《熾熱之夢》書評

《熾熱之夢》書評

十九世紀,密西西比河上,梭巡著所有行船人夢想中的蒸汽輪船,夜霧中的她仿如幻象,亦是馬許船長心中最美的景象。
 

  因冰災而損失慘重的馬許船長,得到一位神秘且資金充足的合夥人,蒼白俊美的喬許亞約克的合作,打照一艘華美的外輪汽船:烈夢號。馬許船長雖心寄於烈夢號於密西西比河上的表現,冀望這位河上佳人能超越同期大船日蝕號。卻也對約克驚人的夜視能力,那口味渾濁、令人做噁的飲品,以及他與朋友從不於白日出房門等感到好奇,然而真正引發他憤怒的,卻是約克擅自延誤船期卻不加以解釋的行為。
 

  而在密西西比河的下游奧爾良,住了一群神秘的人物,農場的主人朱利安及朋友靠著吸吮鮮血,特別是美人的鮮血,維生。渴望也成為不死者的僕人酸比利小心翼翼地伺候著他們,但詭異的謠言和逐漸緊縮的荷包,卻讓他們的生活無法這樣下去。
 

  而隨著烈夢號兩位船長的氣氛逐漸緊繃,約克不得不說出他的身分,還有他們一族的秘密……而危機,也隨之到來。

 

  老實說,這個故事就是河上版的吸血鬼故事。
 

  嗯,不是說吸血鬼故事不能發生在河上啦,其實外表光鮮亮麗,內底卻充滿階級意識、藏污納垢的奢華大船也很適合做為吸血鬼這種(很大成份上是貴族性質的)生物的舞台,比起高聳的陰森古堡,寂靜月夜的河上,一抹嗜血的黑影,除了詭譎外,也為怪談多了股隨時會逼來的脅迫感,畢竟古堡是封閉空間,而船隻卻是來往不定的,密西西比河的過往盛況,更讓小說多了股動人的懷舊氣息。

  況且《熾熱之夢》還是喬治馬汀寫的,那個在《冰與火之歌》發便當不手軟,故事寫實中帶絲殘酷的陰謀醜惡,角色書寫細膩,人物關係錯綜複雜,雖然是奇幻小說,但魔幻氣息卻潛藏地深沉,表面仍是情愛與權力慾望交織出瑰異圖錦。龐大格局更是讓讀者深深害怕小說有沒有結束的一天。雖然《熾熱之夢》是他年輕時的作品(1982年),但沒關係,照作者的功力來說不可能不好看。
 

  結果還真的很好看。
 

  雖然說故事的殘虐程度不及《冰與火之歌》(可能是年輕時還比較善良XD),但該狠心的時候喬治馬汀還是本性不改,馬許船長的人生在故事中後部瞬間下摔,雖然不致到跌落谷底,但對烈夢號的美好想像與執著難捨,令過往就如想忘也忘不了甚至努力要撈回的水中月影,讓他固執追尋,直到過去找上了他。
 

  而小說的背景是設立於南北戰爭前後,黑奴問題也一併放入吸血鬼與人類(牲口)間的關係來談,吸血鬼不是人類的變異,只是長相類似的物種,而小說的議題放在人是否只是牲畜而形成兩派說法,而結合了時代和美國南方的環境,弱肉強食也不單只是吸血鬼與人類的關係,定論雖因故事走向而自然明確了些,卻也不讓深度失了根。小說的正反兩派雖不難分辨孰善孰惡,卻也不因過於分立而變得輕浮失色。而酸比利這名企望成為不死者的角色,也將人類中的醜陋、慾望、無知一面給表露出來。
 

  吸血鬼故事以新型態出現,卻又以老式的敘事呈現,這種新舊交梭的風光,與密西西比河流域於船運尚未被鐵路取代的美好時代,各船間的商業競爭與驚險的賽船,人們追求聲譽的俗麗,一個頹廢的年代就此展開。而紐奧良在炎熱的天氣下,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繁華和平,與蠢動的種族情結,也在喬治馬汀的筆下有了滄桑之感。小說在後半段那寫實而挫敗的反擊過程,暗沉中有了堅毅之美。小說標題Fevre Dream,不單是蒸汽輪船之名,更代表一個夢想,一個在絢麗中蒸騰的年代,熾熱但終究會成為時間的餘燼。人與吸血鬼,各有其美麗或醜陋的夢想,富貴與貧賤,流金拾夢和河底暗礁,都是燃燒著歲月的光輝,哀淡的愁緒就在小說的結尾有了往昔不存的默然感傷。

 

 

來源網絡

http://blog.roodo.com/lucialucy/archives/9683733.html

0 留言於 "《熾熱之夢》書評"

留下評論

名稱:


輸入以下驗證碼:

你的評論:
Note: HTML碼不會被轉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