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與哀愁:第一次世界大戰個人史》書評

《美麗與哀愁:第一次世界大戰個人史》書評

  「第一次世界的大戰」這幾個字,在我探索日本時代臺灣生活史中,反覆出現,是一個很鮮明的時代切分線。跨過此線,舊式遠去,新物撲來,文明大步奔向現代。

  尤其,一戰可說是全球現代女性的原點。男人上了戰場,女性替補了角色遺缺,千年不變的附屬身分地位開始翻轉。開戰第二年,在臺灣就可以看見報紙指出,女性助戰,始於英國,陸軍部召用了三百名女職員辦理事務。女性也當起醫生、護士、郵差、公車車掌,甚至女記者。百業中,當時似乎只有獸醫無法攻陷,因為獸醫學校不收女生。報紙還說,才二十年前的光景,愛丁堡女生上學,會被丟臭雞蛋,現在沒有人敢再如此輕浮戲弄了。

  一戰於一九一八年底結束,一九二二年,艋舺就有位叫蔡嬌的十七歲女生,跑去警察局請求發駕照,說她要開車。二○年代的臺灣女性也開始「改頭換面」,頭髮剪短,脖子和前臂露出,小腿不再藏在長裙裡,挺胸穿起絲襪和高跟鞋。

  一戰對臺灣來說,也是景氣的等義詞。臺灣在日本統治之下,與日本經濟息息相關;一戰到了第三年,報紙喜孜孜說,日本經濟好,雖然沒有美國那麼「大好況」,但是,「亦有意外之幸福」。臺灣經濟發展曲線到了戰中,如加了燃料的火箭,線型都是向上衝。

  臺灣經濟怎麼好呢?譬如說,一戰當時,飛機處於幼稚階段,飛行員還露在外,沒有所謂的機艙,輪船仍挑運輸的大梁。交戰國大量向外借船,甚至借到臺灣來。租金行情好到不行,據報載,租出去一個禮拜,跟跑臺灣航線一年的收益一樣。又譬如說,臺灣最高學府「總督府國語學校」應屆畢業生還沒離開校門,就被商家全部預約走了,多數學生還是進了板橋林家的林本源第一房;報紙又喜形於色了,說這是「唱賣一聲。便得盡售。可喜之現象也」。

  一戰帶來的繁榮,還有極誇張的一景。當年板橋林家一位高層主管的兒子曾回憶說,經濟好到生意人賺了錢,跑到風月場所「藝旦間」,用一圓紙鈔當菸點。臺灣人在小學當老師的月薪才十幾圓,那時候的一圓絕對大過現在的一千元。

  然而,然而,臺灣所感受到一戰,只是狂潮末端再末端的變形漣漪,並不是真正的一戰。真實炮火下的歐洲戰場,必須用腥風血雨、滿目瘡痍、慘絕人寰才足以形容。歐洲各國最終雖有勝敗之分,生靈塗炭,並無不同。

  真實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什麼?

  整整一百年前的夏天,奧匈帝國的皇太子到了隔壁新併吞的波士尼亞,被另一個鄰國塞爾維亞的年輕學生槍殺。歐洲這條街坊的鄰居,過去數年或數十年積累滋生的宿怨細菌,這下全被挑起來,一大堆人衝出來揮拳喊打。

  接下來幾個月的情勢,我喜歡梁啟超簡練的描述,「忽然而奧塞戰,忽然而奧俄戰,忽然而俄德戰,忽然而法英比日土門皆戰」(按,門指「門的內哥」王國,即今巴爾幹半島小國蒙特內哥羅),不到一行字,已可嗅知這是一場大混戰。

  最後,歹戲拖棚,打了四年多。

  而且,更多國家加入戰局。

  而且,造成四大帝國滅亡,其中包括戰敗的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鄂圖曼帝國,以及站在戰勝一邊的俄國;沙皇在戰爭中就被推翻了,俄國蛻變為世界上第一個共產國家。

  而且,國際勢力因此消長。美國戰前欠歐洲一卡車的錢,戰後反轉為歐洲的債主。戰敗的德國則被狠狠痛扁,所有過去搶來的海外殖民地,現在換另一批豺狼就地分食了。

  更嚴重的,德國深受恥辱,二十九歲的希特勒忿恨難消,決定成為政治人物,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根從這裡開始發芽。

  以上的描述,偏向一戰的國際政治史,若選搭兩張世界地圖,一張一戰前後歐洲領土的變化,一張列強在世界的勢力分布,最是恰當。

轉自誠品讀家書評

0 留言於 "《美麗與哀愁:第一次世界大戰個人史》書評"

留下評論

名稱:


輸入以下驗證碼:

你的評論:
Note: HTML碼不會被轉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