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

《迷宮》書評
二O一O年五月三日晚上九點三十分,十一歲女孩瑪格達從家中神祕消失!警方調查從原本的犯罪綁架案到女孩父親-出版界頗負盛名的編輯馬汀被列為嫌疑犯,生活周遭與之其人際有所交集互動的三人-心理治療師妻子歐莎、網路創業家同事湯姆和湯瑪的詩人女友卡娣雅,以自己的方式試圖了解發生什麼事,然而在調查案件線索的同時卻又因各自過往的心結枷鎖意外引發連鎖因果,人心的震盪綿延終導致命運的分崩離析,造成更多難以挽回的悲劇。   作者席格.艾克倫德作品的發想取自於二OO七年備受矚目的英國女童馬德琳神秘失蹤案,從國際失蹤兒童日的訂定到大幅上升的驚人數據、到近幾年以此為主題的影視作品,可以看出這類失蹤兒童事件在世界各地的嚴重性,《迷宮》雖以此為取材,情節中不乏媒體輿論的炒作風波、家人在一連串面對過程所遭受的不安恐懼與精神折磨與親子互動的教養議題等,但小說裡失蹤女童的形象與存在其實是很曖昧模糊的,更重要的角色作用反而是擔任核心鏈結點,驅動觸發所有事件的伴隨效應。   「迷宮」被賦予了多重的意義內涵,從外在的書寫形式看起,交錯的敘述手法帶出錯綜複雜又懸念未解的故事,就像小說裡的書中書〈迷宮〉所提及把語言比喻為迷宮的想法,閱讀過程讀者就像置身某種曲折的迷宮之中陷入層層迷霧裡,女孩失蹤的真相、四人關係的影響,隨著章節以交替不同的視角轉換、錯落重疊的時間軌跡架構出如骨牌般接踵而至..
前一陣子阿德勒成為顯學,書店上充滿了以阿德勒為名的書,通常這種一窩蜂的我就不想看,所以一直等到熱潮有點退了之後,才來看這本。這本書是以對話的方式進行,是一個對現況有著不滿的年青人跟一位哲學家的對話。因為阿德勒其實也沒有留下書,他就是不斷的跟人對話,讓人開始思考,來傳達他的理念,所以作者也用對話的方式將阿德勒心理學的重點傳達給讀者。 這本書的中心思想是什麼呢?就是人如何獲得幸福。這是大部份心靈書籍都會提到的議題,但是每本書講的結果都不一樣,就像書上提到弗洛依德的結果論就跟阿德勒是不一樣的推論。阿德勒認為人為什麼會不快樂?原因都是「人際關係」(這讓我想到冷讀術啊),因為想要符合別人的期待,所以會出現自卑情結或是自負情結,想要解決人際關係的問題有兩件事,第一個是要相信自己能改變,第二個是要能分離課題。所謂的分離課題就是要能分清楚自己能做的跟自己不能做的。自己能做的去改變,自己不能做的就不用強求。這讓我想到之前在<人生很長,最重要的是自己>裡的「自我優先思考法」,其實也是類似啊。 但是課題分離本身就是一大難關,因為這是要從獲得別人認同,跨到自我認同。舉例來說,你在公司地上看到垃圾會撿起來,你可能是期望看到的人會稱讚的,這是別人認同。那今天如果課題分離後,你抽掉別人認同這件事,那你還會不會撿?也許有人就不會了吧。那這時的會不會撿取決於什麼?是你的價值觀。所以我覺得這裡..
《人魚之書》書評
人魚,一般被認為是半人半魚傳說中的水生生物,正因為它帶點謎樣的色彩、易吸引人們好奇,所以根據人魚故事改編而成的作品其實不算少,然而就算是講給孩子們聽的童話《人魚公主》、日本著名的八百比丘尼傳說,還是古希臘神話裡以歌聲魅惑水手的海妖等,大部分故事總還是逃不離不幸悲劇的命運,作家愛瑞卡.史維樂的小說處女作《人魚之書》如果說中文書名是全書的主題思想,企圖以歷久不衰的話題獲得關注,那麼原文書名《The Book of Speculation》就是富含變化的靈感肌理,小說裡巧妙營造的秘密、厄運會讓你不斷沉思臆測,同一主題不同時代卻能有全新風格的詮釋,賦予迥異創造可能的人魚物語。   因為《人魚之書》並不是不切實際只存在想像國度的奇幻文學,取其「人魚」的形象意涵,更著重在「書」的懸念歷史探索,這本小說其實是以新舊時序和不同視角拼湊而成帶有魔幻寫實的家族書寫,作者利用自己在紐約長島北岸出生、喜好游泳與逛巡迴馬戲團等經驗,塑造出這個古老詩意中卻又沉重哀傷的故事,全書以兩條主線並行:其一是於現在時間圖書館員西蒙收到一本古書,無意中發現家族女性皆溺死於同一日期而展開調查,其二則帶出了古書中的內容,揭示十八世紀時代某個巡迴馬戲團的日誌紀載。看似平行敘述的交替章節卻逐漸有了交集,擔心妹妹的西蒙只剩十天找出謎團,打破圍繞他們之間的詛咒。   故事題材裡融入了多個迷..
《蟲林鎮:精綴師》書評
習慣在閱讀書籍前先概覽作者背景簡介的讀者,可能會很訝異的發現《蟲林鎮:精綴師》是由大衛.鮑爾達奇David Baldacci所創作而成,談起這位至今在全球作品累銷破一億冊的美國小說家,最著名的莫過於被改編成電影<一觸即發>並曾獲許多獎項的出道作《絕對權力》,出版過許多暢銷懸疑、推理類型的作品,卻不甘於只滿足固定的寫作模式,《蟲林鎮:精綴師》就是大衛.鮑爾達奇少數為青少年讀者所書寫的奇幻冒險作品之一,保留犯罪小說曲折的故事情節、推理創作懸念的謎團設計,還融入了奇幻文學天馬行空的想像元素,打造出了別有味道的作品風格。   故事要從十四歲女孩薇嘉居住的村落蟲林鎮說起,重要的是圍繞在“蟲”“林”鎮四周的不僅只有廣闊無際、高聳深邃的大片樹林,還有幽暗危險、血腥噬人的怪物橫行其中,這裡是魁格―像套索般包圍村落,進入意味著死亡的可怕地域。曾學習過歷史上的野獸之役,居民從小就被反覆教導天地之間只有這兩個地方―蟲林鎮和魁格,魁格之外一片空無,只有蟲林鎮是世界僅存幸福安全之地,然而就在薇嘉驚愕目睹恩師被追捕遁入魁格的那個清晨,接踵而來的祕密訊息與驚人發現卻讓她意識到現有的一切原來建構在謊言之上?!   《蟲林鎮:精綴師》雖然是高達六百多頁的奇幻鉅作,讀來卻不覺得枯燥冗長、反倒新奇有趣,關鍵其一在於故事開章就開門見山、巧設懸念吸引讀者-魁格的另一邊是?蟲林鎮的..
《沙瑪基的惡靈》書評
作者沙棠在首次的長篇作品中,就以系列作的方式撰寫,主角是「督察唐聿跟刑警李武擎」,這兩個人小時候就是同學關係,書上也透露出他們的過往,有著大好前程的唐聿其實有著黑暗的過去,靠著李武擎走出來。而兩人在工作後直腸子的李武擎,因不知名的原因正被停職規定在家休假,唐聿正幫他做善後的行動。但這些過去的謎團並沒有在這本書中做出交待,這種寫法讓我想到我最愛的偵探加賀恭一郎,也是在不同的系列作中,因為主軸的案件而慢慢揭露出有如謎霧的過往。 故事是說李武擎因為犯錯被迫在家休假,卻突然不告而別跑到小琉球 ,唐聿發現他走之前查了一個十四年前在地調所發生的馮銘湖意外死亡舊案。唐聿到了小琉球 找到李武擎,在因颱風停駛接駁船如同孤島的小琉球 上,他們遇到了發生在白燈塔 的離奇命案,顧之彬在沒有被鎖死的白燈塔 中窒息死亡,而地上除了留下了一攤奇怪的水外並沒有其它明顯讓他死亡的因素,這個白燈塔 在以前曾經流傳著日本兵的鬼故事。接著他們又在烏鬼洞發現了觀光局長毛仰祺的屍體,而那裡也是小琉球 曾經傳出原住民被荷蘭人殺害後,有鬼出沒的地點,這些殺人案件跟這些過往傳說有著什麼關聯呢..... 把旅遊跟推理小說結合,我覺得景點的特色跟民族性是很重要的,我之前看<催眠>裡的場景就是東京灣觀音,書上有描寫那裡的風景很漂亮,可以看海還可以看機場,我那時想說這個景點怎麼都沒什麼人提到過,後來問了常去日本的同..
《愛是謊言》書評
作者白石一文的父親白石一郎在1987年以<海狼傳>獲得日本直木賞,而白石一文跟隨著父親的腳步成為作家(他的雙胞胎弟弟白石文郎也是作家),在2009年以<不可或缺的人>也獲得了直木賞,可以說是一門英傑啊。而一般提到白石一文,常常會拿來跟春上村樹、吉本芭娜娜做比較,我個人覺得原因大概是因為三個人的作品都是有一種形而上的感覺,讀的不是文字而是氛圍啊。 這本書是由五個短篇所組成的,分別是<思念黑夜的人>、<兩人的水池>、<河底的人>、<我的有錢>、<傷痕>、<星星和小偷>,一般短篇小說會以其中一篇當成書名,但是這本書卻用了另一個<愛是謊言>當書名。這五個短篇講的都是愛情故事,而每一個故事裡的主角選擇的永遠都不是世俗認同的那條路,比如<傷痕>裡的志摩明明有著家世、工作、個性都很好的未婚夫,但是卻會想要跟著沒講過幾句話的總部長拋棄身份隱姓埋名,這種行為是因為愛嗎?或是說,這世上有這種愛嗎?所以看完這五個故事後,心中可能會有一個疑問,愛到底是什麼?作者為這五個故事下的結論就是:<愛是謊言>。 有人評白石一文的作品,是需要經過一些人生歷練後才會覺得好看,我個人覺得也是如此。年輕人可能無法了解,這些主角為什麼要選著物質生活不優渥、被人誤會、甚至背負罵名的道路..
《穴之牙》書評
你很難想像這是一九六八年出版的作品,土屋隆夫不愧為日本當代傑出的推理小說大師,近五十年前的創作不因年代久遠而顯違和感如今看來仍充滿魅力令人嘆服,雖然作者的作品風格在於兼具邏輯推理與文學性,但閱讀《穴之牙》的過程令個人更拍案叫絕的地方在於其帶點幻想怪誕的意象賦予和黑色幽默的人生故事,短篇連作集篇幅不大卻角度獨特、飽滿精巧,讀後有種微妙的餘韻後勁。   《穴之牙》是由七則獨立短篇故事串起的作品,精湛出色的經典短篇小說何其多,如果單看每個篇章本書或許有趣卻不獨特,《穴之牙》畫龍點睛的亮點在於結合書名給予的同主題意象,想像一下某個晦暗無底的黑洞猛然間張開了布滿獠牙的血盆大口!《穴之牙》裡即便有「他」和「她」的出現,背後主角卻都是「穴」,作者賦予其擬人化手法,甚至在每個故事開始前都來段[穴的獨白],「穴」不僅表露內心自白還得肩負起故事旁白的任務,藉由其鮮明冷調的口氣與態度,栩栩如生的形象躍然於紙上,奇妙詭異中有種聳動駭人的真實。   而七則篇章名稱也皆以「穴」為發想,本次試閱章節為〈埋進穴中〉、〈穴之上下〉和〈穴之眠〉三篇故事,故事中有因偶發不幸事件而被退職的前刑警、安分守己全心為家庭付出的幸福人妻,還有脾氣很臭鎮日酗酒的市府員工,他們都是社會中的小人物,但無關乎醜惡良善,卻一個個成為「穴」的掌心獵物慘遭冷血掠食!以看似隨機、無差別的角色對象,來凸..
初次看到簡介感覺很是特別,並不是因為它帶點直白坦露令人臉紅心跳的文字,而是作者是三浦紫苑,印象中似乎還沒有看過這位日本當紅新生代小說家這樣類型的創作,《木暮莊物語》以欲望情感為主題,故事字裡行間總逃不離對性慾的露骨描寫,那些我們平常羞於啟齒的私密欲求,到了三浦紫苑筆下有種很獨特的個人味道,就像她作品中那些常見看來普通又不起眼的社會小人物、細數人生歷程裡的困窘與瑣事,不色情稀罕反而顯得日常生活。   想像一下跟隨著攝影鏡頭的觀看方式取景運鏡,這棟距離車站徒步只要五分鐘、建築年數不明,看似快要倒塌的兩層木造老舊公寓掛著生銹招牌「木暮莊」,試著再把視角推進一點,裏頭有隻中型灰狗在長滿青草的庭院追逐飄落花瓣,主建築六個房間裡只有四間有住人,一樓住著覺得玩遍所有男人其實就跟吃飯差不多的女大學生和渴望在死前再做一次愛的七十多歲老房東,二樓住著會和前任、現任男友三個人一起抓著手睡覺的花店店員,還有老愛從天花板洞口窺視女大生活春宮的男性上班族,場景移動拉遠,畫面裡還有正為月台木柱長出酷似男性「那話兒」怪東西而困惑的寵物美容師,和每週二必定會去買花、聲稱能從料理味道感覺出做菜人有無做壞事的女子。   本書就是這樣的故事,有著七則短篇的小說連作,以木暮莊為中心背景,房東、房客和相關人為獨立的敘述視角轉換在每篇章節,雖然主要是以人物各個視點為結構,整體情節間卻..
「是彼特.馬歇爾在海邊發現了露西赤裸的身體,就在搖搖馬路的盡頭附近。」這就是本書開頭的第一句,「搖搖馬路」是原文書名《Rocking Horse Road》,是犯罪的命案現場、也是這整起故事開始的起點,然而對於作者卡爾.尼克森這本頗有個人味道的小說,個人想從中文書名《夏日死亡紀事》拆解談論起,雖然從字面來看有著曲折離奇的推理犯罪色彩,但令人印象深刻更有感觸的則是它帶有的濃厚細緻文學性與緬懷追溯的深沉情感。   小說世界藉由人事時地物關係的基本架構變化,就可以生成一篇篇千奇百怪的精采故事,所以這本書的中文書名如果再從這五個方向去考慮切入點,“夏日”大致可以看做概括了時與地的場景,事件時間就在八0年代早期兇殺案還不普遍的聖誕節前後,這個日子不僅是以基督教文化為主流的西方國家的年度宗教盛事,也兼具了文化喜慶與家庭團聚的意義,作者用這個特殊節日的歡樂氛圍與悲劇創傷形成強烈反差,不意外!但再考慮到故事的發生地是位於南半球的紐西蘭就相當特殊,有別於傳統冰天雪地的形象,這裡的聖誕節酷熱高溫也躁動不安,伴隨著臨海小鎮黏滯腥臭的氣息。   “死亡”則帶出了故事的關鍵事件,年輕漂亮的十七歲少女被性侵勒斃,赤裸的屍體還被拋入了深海!誰是兇手?一群少年以傾慕美好的少女為重心,集體記憶、展開調查,然而隨著追查線索的浮現,那小心珍藏不肯示人的回憶似乎與現實有所矛盾,..
好的小說有很多成功要素或技巧,閱讀《無臉之城》的過程有點像是揭開多層次遞進的驚喜,從開章的遣詞用句可以先察覺作者紀昭君的特殊筆調,感官描寫的細膩詳實,營造出鮮明印象與共鳴情緒,多重意義的隱喻象徵,則傳遞出情節訊息與文本內涵,所以個人對於本書的初步感受應該是其帶有文學性的書寫風格,然而不能否認這樣調性的語言文字用多了還是難免影響到節奏進行,可是正當感覺疲乏拖延時,多重視角的輪述手法又注入了新的活力。   章節分別融入了台灣曾經的社會新聞報導,以不同人物視角為觀點帶出其各自的過往經歷、思想情緒與傷痕秘密,事件因為取材改編自現實生活曾發生過案例,加上小說故事以近代台北為背景舞台,所以體現出濃厚的在地感與真實性,有趣的是情節裡多所性與暴力的描繪又以幻覺夢境為呈現,勾勒出一種虛無飄渺的詭譎圖像,隱晦虛實間也讓記憶陰影因為這層薄霧而稍加遮掩了其血腥暴烈,每條故事線又都揭示了每段人際面向裡的某種缺憾,令人唏噓感嘆。   在多重人稱視角各自表述下,每則章節可以當作獨立短篇閱讀,但更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是作者藉此技巧運用在整體結構上的關聯性,讓整本小說頓時又形成完整全面向的延續連貫,全書分為六個章節,前五章故事線結尾不僅皆穿插了另條截斷的支線事件作為變化,除此之外隨著情節的推動、訊息的獲取,會發現原本互不相干的段落忽然有了鏈結,各篇人物巧妙結合成錯綜複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