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熾熱之夢》書評
十九世紀,密西西比河上,梭巡著所有行船人夢想中的蒸汽輪船,夜霧中的她仿如幻象,亦是馬許船長心中最美的景象。     因冰災而損失慘重的馬許船長,得到一位神秘且資金充足的合夥人,蒼白俊美的喬許亞約克的合作,打照一艘華美的外輪汽船:烈夢號。馬許船長雖心寄於烈夢號於密西西比河上的表現,冀望這位河上佳人能超越同期大船日蝕號。卻也對約克驚人的夜視能力,那口味渾濁、令人做噁的飲品,以及他與朋友從不於白日出房門等感到好奇,然而真正引發他憤怒的,卻是約克擅自延誤船期卻不加以解釋的行為。     而在密西西比河的下游奧爾良,住了一群神秘的人物,農場的主人朱利安及朋友靠著吸吮鮮血,特別是美人的鮮血,維生。渴望也成為不死者的僕人酸比利小心翼翼地伺候著他們,但詭異的謠言和逐漸緊縮的荷包,卻讓他們的生活無法這樣下去。     而隨著烈夢號兩位船長的氣氛逐漸緊繃,約克不得不說出他的身分,還有他們一族的秘密……而危機,也隨之到來。     老實說,這個故事就是河上版的吸血鬼故事。     嗯,不是說吸血鬼故事不能發生在河上啦,其實外表光鮮亮麗,內底卻充滿階級意識、藏污納垢的奢華大船也很適合做為吸血鬼這種(很大成份上是貴族性質的)生物的舞台,比起高聳的陰森古堡,寂靜月夜的河上,一抹嗜血的黑影,除了詭譎外,也為..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村上海賊的女兒》書評
說起海盜,腦海中立馬浮現戴著黑色眼罩、手持長刀的驃悍形象。 印象最深刻莫過於頑皮的小男孩彼得潘在《永無島》(Neverland)與獨臂的虎克船長所率領的海盜們一同戰鬥的驚險畫面。相對於男孩的純真幼稚與膽怯,海盜的形象彷彿成人世界的縮影:勇於冒險、機智過人、必須掌控船上所有動向、隨時會面臨不可預測的危難與風險、為了傳說中的寶藏征服四海、與敵人拼搏到底寧死不屈,那是男孩心中永遠的童話,也是所有人夢想的偉大航程。 .海盜冒險故事是許多人童年的珍貴回憶 關於大海冒險和海盜故事,相信很多人對於《海王子》、《北海小英雄》、《金銀島》這些卡通並不陌生吧,它是許多五年級、六年級童年的共同記憶,小時候每星期守在電視機前面,就是為了要跟著主角一起去衝浪去冒險。 《海王子》(原名:海のトリトン)是導演富野由悠季改編自手塚治虫原作的動畫作品,將海洋的想像發揮到極致,賦予神秘和動人的美麗篇章;《北海小英雄》改編自瑞典作家Runer Jonsson 的童書《維京海盜小威》是一部日本與德國合作的卡通,小威總是在千鈞一髮的危急時刻用他的智慧解決了麻煩,而夢工廠動畫製作的《馴龍高手》系列似乎也延續了維京人海盜的主題,其故事內容則改編自Cressida Cowell 於2003年所作的同名童書《如何馴服你的龍》。 《金銀島》(原名:宝島)改編十九世紀蘇格蘭文學作家史蒂文生的暢銷小說Treasure I..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書評:《後(來)事》
某年某日,好像是我的新書發表會,我在講台上。結束後人群散去,一名白亮高大的男孩到前面來跟我說:「嗨,妳好奇怪。都不像作家耶。」他身邊跟了個瘦小的短髮女孩。會覺得他高大,應是跟兩人產生的對比有關,因為後來熟了,發現他並不高,中等身材而已。 這人是周紘立。他說他是東海的學生,問我:「妳要不要來東海演講?」我答應了,去評了東海的文學獎。這一屆,紘立的〈扭蛋森林〉得獎。公佈之後他不住說: 「這是我第一次寫小說呢。」似乎覺得整件事很奇怪。不是驚喜,而是錯愕,好像看到自己身上突然多出了一隻手或臉上多了一個鼻子。 我後來叫他紅利。紅利是周芬伶的學生。芬伶的弟子中不少人都成為優秀寫作者。會去上芬伶的課,猜想紅利內在或許也想過要做作家,不過他成「家」的方式,無論內在或表象,都與其他人很不一樣。 他從來沒有很嚴謹的去閱讀名家的作品,讀完了也沒什麼鄭重的評論。他偶而會說他讀這個讀那個,聽名字都是擲地有聲的,但是隨之就轉到算命,減肥,哪裡東西好 吃。現在流行什麼。我從來不知道他從馬奎斯或莒哈絲書裡讀到了什麼,看他寫作的筆路,感覺他應當是得到了某些大師的滋養的,但是他喜歡誰,奉誰若神祇,一 概不知。他送我蘇打綠的CD。因為主唱很帥所以喜歡他的音樂,或者相反,因為喜歡蘇打綠的歌所以覺得主唱很帥……,他把張愛玲和張惠妹並列,談蘇打綠同時 談駱以軍,感覺他的閱讀十分紊亂,完全混搭。而且他還畢恭畢敬的..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導因於一宗中世紀修道院謀殺案,這位比福爾摩斯早出生數百年、卻晚創造出來的偵探英雄,掀起了歐美文學排行榜的持續熱潮。     《玫瑰的名字》沒有《好萊塢妻妾》那樣的美女、金錢和醜聞,而能置身於暢銷書之列,是一個意外,卻也實至名歸。     為了追求「被禁制的知識」而遭殺身之禍的僧侶,並不是第一個面對「真理/信仰」難以兩全僵局的人,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負責調查發生在神秘修道院之詭異謀殺案的方濟各會修士威廉就曾經這麼說:「或許愛人之人身負的任務是教人嘲笑真理,嘲笑真理,因為唯一的真理是讓我們學會擺脫盲目追求真理的熱情。」     這種懷疑的老調並非安伯托.艾可(Umber Eco)設置在《玫瑰的名字》裡唯一的「主題」。因為這位符號語言學大師的敘述策略使本書的意旨形成了一部遠比書中隱藏「禁制知識」的迷宮圖書館更為複雜的網路,它們相互辯證、顛覆、纏崇。於是當威廉為我們「偵破」了一連串的謀殺案之後(「一連串」顯然不免是由於威廉的介入),世故的讀者也會因「元兇」的哲學信念而輕微感動或強烈震撼。然而,富於深邃智慧的論述課題,並不會讓比較天真的讀者感覺索然乏味或枯燥晦澀──即使讀者對中世紀歐洲政教紛爭、神學議論或文化儀式無了解之誠意,他仍然可以從《玫瑰的名字》中獲取許多「追隨福爾摩斯推探線索」的偵伺奇趣。另一方面,沉浸於寫實規範..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覺醒的年代》書評
英國小說家葛林(Graham Greene)曾經這樣寫道:「總有那麼一個時候,某扇門會打開,讓未來進來。」  一本與眾不同的書  這個富哲思的句子,似乎就是替本書作者韓第所著的《覺醒的年代——解讀弔詭新未來》而準備的最佳註腳。這本書不嘗試教人如何追求卓越,也 未企圖討論成功的組織管理,而是開啟未來的一扇門扉;讓人在回顧過去、迎向未來的過程中,透過對金錢、工作、組織、生活、經營型態等各方面的整體反省,而 重建價值和意義。這位英國牛津大學和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讀哲學出身的管理專家,這次的確寫了一本十分與眾不同的著作。它所提供的,乃是一種指向未來的視野。 在這個充滿了變亂、淆惑、由於不確定感而心理普遍不安,甚至徬徨虛無的時代, 本書便像書裡最後所說的:「在黑暗中點燃自己的小小火焰」!  想要了解本書的寓意,讀者或許可從此書原著那個比較玄奧的書名著手:《中空雨衣——替未來尋找意義》(The Empty Raincoat: Making Sense of the Future)。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市的露天雕塑公園裡,陳示著由奚爾所作的大型雕塑,題為「無言」。這件雕塑作品由三部分組成,主體即是一件銅 雕雨衣。它空空洞洞的矗立著,中間沒有人。韓第由這件作品裡所看到的,是它隱喻的意義:「中空雨衣」是人們的處境——一種願望和決定失去了立足空間後的窘 境..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哲學是個追問 WHY (為什麼)和 WHY NOT (為什麼不)的腦部活動。換句話說,每當你問自己 「為什麼XX是這樣」,或者「為什麼XX不是那樣」的時候,你就處在哲學狀態。而從小到大天天在問自己「為什麼這樣」、「為什麼不那樣」的那種人,就是「哲學家」;別人看他/她像神經病,好像不管吃飽還是吃不飽都沒其他事幹,只會問「為什麼」和「為什麼不」。 千萬不要小看了這種能力,人和貓狗、大猩猩的最大不同,就是人有能力問「為什麼」和「為什麼不」。倘若有一天你遇到一個像外星人的東西,要測試它究竟是比人強還是比人差,最快的辦法就是看它是不是比人更會問「為什麼」和「為什麼不」;如果它比你還差,那它一定是低等的外星人,它坐來的飛碟,一定是另外一種高等生物提供給它的。同樣的道理下,如果一個「富二代」比你還不懂得追問「為什麼」、「為什麼不」,那他將來作為一個人的成就一定比你差;只有當他的追問能力比你強的時候,你才需要擔心他與生俱來的財富(XD)。 自古希臘以來,一群哲學家不斷追問為什麼這樣和為什麼不那樣,人類的知識和自我理解就這樣的累積了;每當某一類領域沈澱了足夠的成果之後,這個領域就脫離「哲學」,自立門戶。今天你看到的所有知識領域,最早都來自哲學活動;對人體的知識夠了,「醫學」就出現了,對無生命的自然現象的知識夠了,就出現「物理學」,對星星的觀察夠了,就出現「天文學」,對群體生活的理解夠了,..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七年之夜》書評──當人生吹起逆風 當《七年之夜》實體書來到我手中時,我心中湧起了非看不可的想法,不為別的,因為這是本韓國小說,目前還算台灣書市的珍稀品種。 翻開書本,第一頁就是詳盡的地理位置圖,繪出一個如女人般玲瓏曲線的水壩,附近聚落一間間房子都細細標示,我馬上明白這位作家鄭裕靜的精準度必然過人。 翻開文字第一頁,果不其然,文字精準細膩,好像作家親臨現場紀錄一般。令我更想拜讀了。 《七年之夜》有個強而有力的開頭──父親遭判死刑,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主角崔瑞元回憶他十二歲那一年,父親在世靈湖犯下足以被稱為「瘋狂殺人魔」的罪刑。據說他「扭斷一個十二歲女孩的脖子,還用錘子擊殺女孩的父親,甚至把自己的妻子也殺了,棄屍在世靈江。最後打開水庫的閘門,造成四名警察和一個村莊一半以上的的居民都被淹死」。 如此令人髮指的罪刑!從此以後,瑞元背負著「殺人魔的兒子」標籤,親戚把他當成皮球踢來踢去,他只得輾轉投靠一位沒有血緣關係的叔叔,而每當他進入一間學校,學校就會收到報導瘋狂殺人魔的雜誌,使他被迫在各間學校轉來轉去,最後定居在偏僻荒涼的燈塔村,隱姓埋名過日子。 某天,一幫潛水客不顧勸告,堅持出海,發生意外,瑞元下海救援,因而再度被媒體挖出他的來歷。隨後,叔叔失蹤了,取而代之的是瑞元收到的一個神秘包裹,裡面裝著叔叔寫的世靈湖災難小說手稿,隨後又來一個包裹,裡頭裝..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其實你沒多難忘——住在回憶之塔的六位男女 第二屆馥林都會小說獎進入決選階段,四絃的《其實你沒多難忘》是唯一一本進入決選的作品。她已經證明自己在所有參賽者中,是表現最優異的一位。照理說,她應該已經準備上台領取首獎獎盃,獲得殊榮加冕,不過因為馥林都會小說獎是全台灣絕無僅有以「出書後銷售量決勝負」的賽制,《其實你沒多難忘》仍然需要達到三個月在博客來、誠品、金石堂三大通路售達一千五百本的門檻,才能奪得首獎。可想而知,四絃目前一定處於緊鑼密鼓的備戰狀態,據說是在密切修稿中。 我拿到《其實你沒多難忘》的樣書,期待得眼睛大概都漾滿了金色的星星。都會小說畢竟是我最嫻熟的文類,市面上翻譯作品已經不少,我卻更希望看到本土創作的質量提升。 什麼是「都會小說」呢?你或許想問。簡而言之,都會小說是近年在歐美蓬勃發展的新型態女性小說,代表作包括《穿著Prada的惡魔》、《BJ單身日記》、《慾望城市》等。從前的女性小說以羅曼史為最大宗,此種文類必定男俊女美、男強女弱,劇情以男女相遇為始,幸福結局為終,情節緊扣男女交往的過程,除此之外一概不寫。不過,時代變易之後,現代女性更有自主意識,更重視工作,不以愛情為唯一,更不見得要婚姻,這種思維滲透入文學創作,萌發了「都會小說」這種新文類。在都會小說中,女主角可以醜,可以胖,也可以比男主角強,劇情固然有愛情,但友情、親情、工作也會一併述及,甚至描寫失婚、..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文/劉惠安(輔仁大學德文系副教授)   一個多年前自殺而死的父親,由二個已經成年的女兒帶著其遺骸,與雇用的保加利亞司機,三人共乘一車,踏上由德國斯圖加特出發開啟往父親原鄉索菲亞的旅程。      故事的主軸為沿途的見聞,東南歐國家今日的風貌、特別是德國與保加利亞人文景物和歷史的歧異鉅細靡遺地展現出來,但父親的亡魂顯然也加入了行列,他的鬼魅如影隨形地跟著,幼時至今幾乎已模糊的父親形象卻無時無刻地出現在旅途中,迫使二姊妹回憶父親的身形五官、衣著、言語、工作以及如季節性常抑鬱、偶寡歡變化多端的情緒起伏,從而勾勒出主角對父親的不解和不滿,連帶也不放過任何一個不對父親家鄉保加利亞進行嘲諷的論斷。隨著旅途的持續,父親的陪伴與嚴厲的話語和眼神也循環再現,彷彿指責主角的亂下妄語。      其實這一切應歸於在大環境偷生小人物的自保之道:保加利亞過去的滄傷史頁,尤其在蘇維埃共產政權的壓迫統治時期,造成保國民眾亦不得不臣服而腐化其下,其深遠的影響,不僅抹滅人性,且刻畫在主角人物父親和其族人的生命歷程,也在現今居民的生活面向處處可見:扭曲規定下的言語和行為,僅能暫時躲避生活的困頓,汲汲經營個人的優勢與小利。      辛辣的描寫或可表達出自己對父親與其祖國的不滿和憤怒,但旅途中滿腹的牢騷抱怨和毫不留情的批評終敵不過近鄉情怯的羞腍;完全地否認卻也無法平..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14天的約定》書評
《14天的約定》書評──如何墜入情網? 如果你在深夜的台北市,遇到一位被政府要求遷離的老宅居民。他拿著手槍指著自己的頭,因負擔不起龐大的經濟壓力而打算扣扳機自殺,你會怎麼做? 都柏林的克莉絲汀選擇上前勸說。居民握著手槍,邊說邊揮舞,克莉絲汀強忍趴下來閃躲的衝動,努力安撫他。有一度她成功哄得居民放下手槍,但是就在即將可以放鬆的當頭,她不曉得自己說了怎樣的一句話,居民拾起手槍,射穿了自己的頭顱。 這件事讓克莉絲汀大受震撼。她決定停止假裝,想要誠實對待自己,於是她回到家,把老公貝瑞叫醒,告訴他兩人的婚姻已經結束了。 這個決定讓身邊所有的人都不諒解。貝瑞沒有做什麼錯事,雖然他面對離婚的反應是大吼大叫、窮追猛打、幾至騷擾,不過至少在離婚前他是個正常的丈夫。 然而,克莉絲汀的厄運還沒結束,情迷於各類《如何……》教學書的她,隔天在辦公室不小心把《如何解雇員工的六個訣竅》掉到她最得力的秘書腳旁,惹得秘書奪門而出,現在全辦公室的人都不理她了。 想想看,如果你是克莉絲汀,在這樣的倒楣運中,走在大街上,又看到一個男人想要跳橋,你會怎麼做? 克莉絲汀何其熱心,宛如補償似地,她這回加倍努力上前挽救那個男人的性命。她緊緊從後面抱住他,向他保證一切都會改變。男人設下這個保證的期限,就是他下次的生日,他要看她能如何能在生日前說服他,否則他保證會再度自殺。 算算,那是..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讓愛靠過來》書評──超前時代三十幾年的神奇愛情小說 這是一本讓我大吃一驚的小說。 這麼說吧,你能相信一本女主角能跟剛認識的男人火速上床、隔天又跟另一位剛認識的已婚男火速上床的愛情小說,竟是出版於一九七八年的日本? 別想歪了,它不是黃色小說,是正經的愛情小說喔!說實話,如此前衛的情節,要不是我看到主角還在用「電報」聯絡,打死也不會相信。 《讓愛靠過來》是日本文學名家田邊聖子的作品。田邊聖子號稱與山崎豐子和河野多惠子並稱最能代表當時時代的三大名家,獲獎無數,更曾獲頒日本文化勳章。如此高的地位讓人望之卻步,致使我一度以為是什麼嚴肅文學,因此本月挑選推薦書籍時,我先讀了一本在好讀網榮獲4.2星高分的《冰與火之歌》走向的刺客小說,再讀了一本即將躍上好萊塢大螢幕的女王為主角的小說,最後在不抱什麼希望之下,試讀一下《讓愛靠過來》,不料一試成主顧。最後決定讓《讓愛靠過來》出線,我和編輯都始料未及。 《讓愛靠過來》雖是三十多年前的作品,撇除電報情節,其實充滿現代都會感。要跟現代小說放在一起,非但不突兀,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女主角玉木乃里子是在事業上擁有一片天的創意人,她的設計作品在百貨公司展售,擁有許多粉絲。故事的開始是乃里子的摯友美美被男友甩了,為了教訓這爛男人,乃里子陪同美美假懷孕之名去勒索前男友。 前男友也不是一個人赴約,他帶了一個身材健美、衣著體面的美男..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寫有關談判的內容,我真的覺得談判是每個人都該學會的生活技能之一,因為不僅能讓我們得到更多,有時在討價還價的過程也能增添許多樂趣,之前有提過,當業務就是在學做人,只要做人做得好,業務自然做得好,相對的談判就是在學說話,只要話說得好,談判自然談的好,所以要如何談的開心,談得愉快,讓彼此都達到雙贏境界,這就是我們需要好好學習的地方。 這邊要再強調一個重點,其實談判並不是一種厲害、刁鑽的獨門武功,它其實是一種高度同理心展現的互動模式,藉由互動了解彼此所需為何,大家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因為有許多人都會問到說,那只要學會談判,是不是就可以輕鬆的殺價,是不是每次買東西都能買到最划算的價格,其實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因為有時只要能讓老闆得到他要的價值(可能不只是這次的消費),那麼他們可能也會提供相對應的價值給我們(折價或送東西),所以談判不是要利用言語上的火力來強奪豪取,做個人人都討厭的奧客。 作者Gavin Kennedy是一個談判專家,不僅設立談判顧問公司,也藉由書籍的方式來傳承他高深的談判技能,這本書是以較為白話的方式來說明,每一個章節都以故事及問答的方式來呈現,減少生澀理論的說明,我覺得還蠻適合大家當作進入談判學門的敲門磚,以下就以書中最後的結論來提出我的看法,與大家分享:  1.釐清目的的根本為何? 想清楚你為什麼想要得到你想要的..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1982年,約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tt)撰寫了他最知名、最暢銷的著作《大趨勢》(Megatrends),為了撰寫這本書,他做了十年研究,這本書讓他獲得了「未來學」(或趨勢學)領域的聲望,也連續兩年高居《紐約時報》暢銷榜,全球各版本銷售1400萬冊。後來他又撰寫了若干趨勢學領域的著作,而最近的一本是《全球大變局:南環經濟帶將如何重塑我們的世界》(Global Game Change: How the Global Southern Belt Will Reshape Our World)。■文:章雋 在《全球大變局》中,奈斯比特提出了一個概念:南環經濟帶(GSB)。所指為地理上偏南部的國家,即籠統的「非西方」國家,近似於今天語境中的「新興經濟體國家」。 奈斯比特的觀點是,新興經濟體崛起的局面已經形成,破除了過去長時期西方國家在政治經濟上的統治地位,新的格局正在形成,這就是「全球大變局」。 新興經濟體整體實力上升,以及這些經濟體之間共同利益最大化、經過互相之間的合作結成「板塊」、怎樣協同這個板塊,使過去的「西方中心」局面成為各國地位及發展機會更為平等的新格局--在我看來,這是奈斯比特在本書中最有價值的觀察及「預測」。 從香港看「一帶一路」 過去一年中,即便是與中國內地有一關之隔的香港人,也已經漸漸熟悉了「一帶一路」這份中國的新藍圖。一帶,絲綢..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書評人:李丹         因《達·芬奇口令》而紅遍全球的美國作家丹·布朗歷經六年案頭研究和精心構思,終於推出了自己的最新力作《失落的符號》(TheLostSymbol),原名曾為《所羅門鑰匙》(TheSolemnKey)。小說由美國蘭登書屋出版,首印650萬冊(美國版500萬冊,英國版150萬冊),創下了蘭登書屋首印的歷史最高紀錄。首賣當天,《失落的符號》的精裝版和電子版便在美國、英國和加拿大賣出了100萬冊,其火爆程度再一次預示了全球解碼狂潮的到來。     《失落的符號》是丹·布朗的第五部文化懸疑小說,仍以哈佛大學符號學專家羅伯特·蘭登教授為主角,講述了一段在12小時內為解救人質而探尋“共濟會”古老秘密的冒險經歷。小說一開始就是羅伯特·蘭登受其好友兼導師彼得·所羅門之邀,趕往美國國會大廈的雕塑廳發表演講。然而,抵達目的地之後,他發現那裏根本就..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葛亮是當代華語小說界最可期待的作家之一。他早期的《謎鴉》、《七聲》,有世故練達的故事,也有簡單清純的敘事,已經可以看出一位青年小說家的造像。2009年,他推出第一部長篇《朱雀》,縱寫南京現代史裡的兒女情事,細密纏綿,並且點染出宿命色彩,是近年少數關於城市歷史的野心之作。 葛亮新作《北鳶》耗時七年完成,描寫民國的風雅和動盪,人物細膩典雅,情節錯落有致,收放之間,恰如貫穿全作的風箏意象。如同《朱雀》,《北鳶》仍然充滿傳奇色彩。家族的興衰、時代的動盪、亂世的情愛無一不備。不同的是,抒情意境大為提升。葛亮這回沉住氣,寫出一種想像的民國丰采,暗藏其中的凶險,以及終將來到的歷史嬗變。以淡筆寫深情,他的努力躍然紙上,必須給予肯定。 全書男女主角兩條線索交錯展開。比較起來,文笙部分比重稍重,因為設定這一人物內斂寡言,更需要作者的慧心,凸顯他經歷轉折的動機和情緒。尤其是他在校左轉的部分。仁楨是理想的民國女子,她聰慧大度的「範兒」,寫來是要讓讀者心嚮往之的。  文笙、仁楨兩人的因緣當然動人,但就像故事篇首暗示,他們注定歷經滄桑。《北鳶》後半段的節奏由徐而蹙,呼應了時代的脈動。尤其到了上海部分,故事急轉直下,戛然而止,留下許多線索。事實上,細心的讀者在小說的開端部分,已經可以意會到文笙、仁楨日後的遭遇。小說結尾呼應小說開端文笙個人出生的背景,不容錯過。 《北鳶》的故事完..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污名:管理受損身分的筆記》Stigma: Notes on the Management of Spoiled Identity 高夫曼(Erving Goffman)著‧曾凡慈譯 群學出版,2010年7月   在人類文明中,「污名」(stigma)這個詞彙有相當長遠的歷史。早在希臘時代,它就被用來稱呼奴隸、罪犯或叛徒身上被刀刻或烙印的特殊標記,以區辨出這些人的卑微或低劣。到了1963年,美國社會學者高夫曼(Erving Goffman)出版了經典著作《污名:管理受損身分的筆記》,迅速地在各種研究領域和議題上引發廣泛回響(例如1995-2001年間出版的學術期刊中,運用污名來討論的相關研究主題便高達十五種,並分跨醫療、性別、族群、犯罪等領域)。更重要的是,它已超越學術的範疇,成為社會生活中普遍運用的語彙之一。 標示「正常」的界線 究竟什麼是「污名」?根據高夫曼的定義,「污名」是一種令人遭到貶抑的屬性。它所指涉的範圍非常廣泛,幾乎可以說,任何不為主流文化所接受、或被視為較劣等的特質、行為或身分,都可能成為產生污名的元素。換言之,是否產生污名的關鍵並不在於屬性本身,而在於某些元素破壞了一般人對「何謂正常」的刻板印象與預設,才會使得具有這些屬性的人被看輕或遭受貶抑。 舉例來說,在台灣社會裡,來自東南亞的移工或新住民配偶經常..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作者麥可‧艾斯柏格因為舉辦「看對眼聯誼」的契機,開始研究關於眼神的傳遞及發散,對於人際關係的相關影響,也因此發現眼神其實是情感傳遞的橋樑,舉凡親子、兩性、商業、或是演講等關係,若能善用目光的情感傳遞,就能建立彼此的良好關係。 眼神不敗術所傳達的重點,其實在於全心付出,每每眼神的接觸,即使只有短短的幾秒鐘,都要真心以對,眼裡只有對方,沒有其他事物,透過眼神的溝通,就能讓對方感受到我們的誠意。 原始同理心  有沒有發生一種狀況,在我們身邊的朋友,往往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他們就能明白我們的心意,會發生這種心意相通的現象,其實這是因為大腦內的鏡像神經元在作用,我們的大腦會針對臉部的表情進行感測,尤其是針對眼睛的部分,大腦可以從眼角周圍肌肉的收縮,到瞳孔的縮放等線索來辨識對方的情感。 所以我們也可以藉由這個機制,來與對方建立關係,只要能在交流之前,先建立設身處地的同理心,這樣一來,在眼神的交流或是談話的過程,對方就能感受到我們的誠意,也因此就能與對方建立非凡的鍵結。 單純用眼神來傾聽   有很多時候,我們會遇到非常積極的業務人員,他們的情感有時太過於豐沛,反而會導致我們產生一些壓力,藉由各式言語表現及進攻欲十足的目光,讓我們有時也會承受不住,進而產生反感,也因此會想要盡快地逃離現場。 這樣的狀況,其實對於雙方來說,都是一個雙..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美國文學院最受歡迎的23堂小說課》書評
  You have been in every prospect I have ever seen since – on the river, on the sails of the ships, on the marshes, in the clouds, in the light, in the darkness, in the wind, in the woods, in the sea, in the streets.   (妳存在於我所看到的視野中──在河上、在船帆裡、在溼地裡、在雲端、在黑暗中、在風裡、在樹林裡、在海上、在街道上。)   狄更斯在《遠大前程》這本小說中,以令人驚奇的文字,寫下男主角皮普對愛慕女性艾絲特拉的激烈示愛。這些內心的話語,不但點出這本十九世紀小說驚心動魄的情慾,也寫下百年來感染讀者的深情記錄。這令人動容的語言,激起了讀者深藏內心的情感,也建立了讀者與小說間親密的聯結,這就是小說的魅力!   閱讀一本十九世紀小說往往耗費時日,也得不斷接受作者文字與觀念的挑戰,而讀者願意接受小說家這般的挑戰與折磨,其實正是這種「魅力」的牽引。湯馬斯․佛斯特這本《美國文學院最受歡迎的23堂小說課》就是要協助我們讀者解開這個「魅力」的祕密。   作者一開頭就點出了小說的永恆價值:不斷為讀者創造驚奇,不斷引導讀者發掘小說世界所帶來的可能性與創意!..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美與殉美》書評
 對詩的迷信始於我青春的十八歲。從鄉下北上的青年進入歷史系時,似乎對所有的知識都抱持高度的好奇。在怎樣的情況下,我開始坐在文學院的窗口捧讀詩集,如今已不復記憶。只記得那時空氣裡傳染著潮濕的氣味。天空壓得很低,那種稍微帶著憂鬱的顏色,非常貼近體內的血液。讀詩之餘,覺得那種氣候引發我無窮的想像。開始讀第一行時,便覺得詩把我帶到非常遙遠的地方。那是我從未到達過的情境。而我相信,詩人確實是從那遙遠的地方帶回訊息給我。我從未預見那些詩行已經開始改造我生命的版圖,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秋天,置放在我手中的那本詩集,就是余光中的《蓮的聯想》。   詩人所創造的形式,無論是聲音、節奏、顏色、腔調,似乎都在嘗試打開我封閉的靈魂。青春歲月的成長,恐怕不只是身體的變化,精神層面的啟蒙,恐怕比知識的誘惑還要強烈。詩人告訴我如何看待愛情,而我接收到的信息則是更進一步去探索古典世界。那冊單薄的詩集,對年輕心靈造成的衝擊,超越了我魂魄所能承受的。一個歷史系的學生,正在接受體制一般的史學訓練,嘗試分辨史料的真與偽。那種嚴謹的文獻閱讀,顯然與讀詩的經驗全然兩樣。歷史不斷提醒我要尋找事實、發現事實、解釋事實,但是詩,則為我開啟迷茫的天地,容許我浪漫狂想,鼓勵我遨遊太虛,縱容我面壁虛構。兩種不同的取向,形成我日後在詩與歷史之間的無盡拉扯。   詩的閱讀占據我生命裡太多的時間。不計其數的詩行,陪伴我度過困難而苦澀..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
  在我所有的著作中,或許除了較晚近的《永遠的園丁》之外,《完美的間諜》一直是我最喜愛的一本小說,我嘔心瀝血,因此也報償最豐。   即至彼時,我的寫作生涯始終揮之不去的是我未曾表白的回憶:異於常人的童年,以及我那位異於常人的父親所帶給我的折磨與偶有的樂趣。我虛構的瑞克•平恩,也就是我的英雄馬格納斯的父親,正是我父親曲折離奇生活的寫照。在真實生活裡,認識家父的家族成員倘有機會讀過這部小說,多半都會對我筆下所描繪的他感到很有趣,也很寬慰,儘管我們每個人都知道還有黑暗的一面,在小說中隱晦不明,但時至今日仍糾纏著我。   不算太久以前,《永遠的園丁》甫完成之際,我曾經湧起一個後來胎死腹中的構想:我要寫一部自傳,實驗性質的那種。整本書左右對照。左頁,我會寫出我現在所記得的生活點滴,包括我們記憶中的種種逃避與自我辯白——相信我自己的記憶也必然如此。而右頁,我會記載所有能找得到的歷史記錄,因為我父親留下許多鮮明足跡可供追蹤:從他第一次定罪的法庭記錄與剪報,到遠及新加坡、印尼、香港、瑞士與奧地利的警方與監獄記錄。除此之外,還有尚待挖掘的他人回憶,包括那些為數不少懷念他、愛他的人,以及為數甚眾、因他而蒙受財物損失的人。這些人不盡然是不同的兩批人,因為他們必然都同意:羅尼•康威爾是最迷人、也最具說服力的行騙藝術家。   如是之故,我長期聘請兩位獲高度肯定的私家偵探,因為我覺得他們比我..
0 在文章留言 - 觀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