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有鬼03

出版社︰ 知翎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352215
作者: 七麒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6-11-09
頁數: 368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6.7 HK$78.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本書特色:
◎不只鬼屋凶宅,還有各式各樣的靈異景點,絕對大呼過癮!
◎道家、佛家等各類手法的抓鬼驅邪,鬼魂超度!

內容簡介:
在星期五有鬼終於人氣看漲之時,
竟出現了模仿他們的山寨版節目──星期六有鬼!
不過徐浪不太把那看起來沒啥本事的節目成員放在心上,
而是專心準備新一期的節目內容:一一四站牌的幽靈公車。

開往陰間的幽靈公車,這是常見的靈異傳說了,
可上了車的徐浪卻發現,
車上除了剛死的新鬼和鬼差,竟還有黑無常范八爺坐鎮!
難道此事與有人連續打劫鬼差搶陰魂有關?

於是正宗的星期五有鬼節目班底們,
此番不僅得替范八爺把四散而逃的新鬼們全數抓回,
更要和那位鬧事之人在陰間鬥智鬥法!
可沒想到一向冷靜處事的李一靈卻在意外的衝動之下著了道,
在奈何橋上喝下了傳說中的孟婆湯……

內容試閱:
第一章
灰姑娘這期節目,多是我的敘述,可提供的拍攝畫面太少,相信的人不多,但都對這期故事懷有極大的好奇心,對於夢境,魔魘,伯奇,各有各的闡述,還有許多小女孩在我的形容下喜歡上了伯奇,更有無數的貓迷開始在全城尋找玄貓。
有人驚呼,什麼全面啟動,弱爆了有木有?原來咱們老祖宗對夢境早就有研究,更能用法術實踐,這真是個神奇的故事。也有人對紅桃Q母子報以同情,直言如今的世界的確是太冷漠了,甚至還有一家影視公司留言,說這是一個很好的驚悚故事題材,要我的聯繫方式。
更有許多朋友提出了疑問,比如那些鴿子是怎麼被操控的,以及黑桃J如何出現在現實世界中的,紅桃Q又是如何溝通夢境和現實的,遊戲為什麼能夠即時互動,那個神祕的QQ群又是怎麼回事?……
五花八門的問題也正是我想知道的,尤其是魏玉華說過手機是關鍵,可到底怎麼個關鍵卻是半點頭緒都沒有,遊戲自動刪除了,QQ群自動解散了,似乎一切的痕跡都不曾存在,只留下了我的故事,以及魏玉華家中那個城堡的模型。
節目沒有我想像得慘澹,反而掀起了一個高潮,出現了許多考據黨,把關於夢境與現實之間種種科學上的依據,玄學上的依據,一條條地列在節目的留言裡,回覆的人也很多,當然裡面也少不了星期六有鬼的水軍和噴子,我就當沒看見,羅越卻是刪帖刪了個不亦樂乎。
節目受歡迎,我也是鬆了口氣,對於星期六有鬼和它的水軍噴子,我是眼不見心不煩,公司都沒轍,我能怎麼辦?
節目播出之後,意味著就要為下一期節目做準備,點開郵箱,我就開始忙碌,各種各樣的素材都需要時間去辨認,琢磨。
找題材看似輕鬆實則十分累人,節目要保持點擊率,就要有點新意,不能老是凶宅,風水的,但真正鬧鬼的又多是這種傳聞,時間很快就過去,又到了第二個星期六。
早上我剛起床,趙興來了個電話,看樣子很生氣,對我道:「小浪啊,星期六有鬼太不像話了,山寨咱們的節目就算了,竟然還一個星期一播,來跟咱們搶收視,我琢磨著,咱們是不是也縮短節目的播出時間,能不能也一個星期播出一期?」
說實話,錄製這種靈異節目,半個月能湊一期,已經很不容易了,畢竟人就這麼多,我,李一靈,張六六,我們要尋找素材,拍攝,後期製作,事事都要操心,每一期都要去鬼宅,凶地,體力消耗大,精神消耗也大,不客氣地說,就是個玩命的活。
半個月一期,已經逼得我苦不堪言了,竟然還要一個星期一期,這是要搞死誰嗎?我很窩火,卻還是耐著性子跟趙興道:「主任,靈異節目拍攝難度有多大,你也知道,我這邊就三個人,半個月能湊出一期,還要有看點,已經很不容易了,一個星期一期,我沒那個本事,要嘛你另請高明,要嘛就還半個月一期。」
趙興聽出我話中的怨氣,急忙道:「我就是問問,你說得也對,咱們跟他們比節目品質,不跟他們比數量,還按照咱們原來的走,小浪啊,不是我不給你增添人手,而是靈異節目招人實在是太難了,你這節目又是實打實的真撞鬼,那就更不好招人,你要是有什麼合適的人選就跟我說,我能給你解決的都給你解決了。」
掛了電話,我有點哭笑不得,這麼大個公司,對一個山寨節目毫無辦法不說,還讓我去和星期六有鬼拚播出數量,這叫什麼事?好在哥們堅持住了,否則傳出去,還不得被其他做節目的笑話死。
生悶氣倒也不至於,就是感覺星期六有鬼比較膈應人,抽了根菸,深吸了幾口氣,也就扔到腦後去了,繼續點開郵箱尋找素材,素材不少,能用的卻不多,我挑出了幾個,琢磨著回頭跟李一靈商量下,看看用哪個比較好。
剛給李一靈打完電話,羅越來了個電話,很是激動,對我道:「浪哥,最近出了點稀罕事,我得跟你說說,可是個好線索啊。」
「羅隊長,什麼新鮮事,快說說!」我精神一振,羅越提供的素材一直是品質的保證,他這麼說一定有好素材,羅越神祕兮兮地在電話那頭道:「浪哥,最近這些日子好多人看到了幽靈鬼車!在一一四站牌下,最後一趟車據說是開往陰曹地府的,你不知道這事?」
「別賣關子快說!」我大聲催促,羅越這小子學壞了,竟然賣起了關子。
羅越嗯了聲,道:「我也是聽來的,據說有個叫江鈴的小白領,晚上兩點半下夜班,本來是想搭車回家的,可那天挺邪性,來來往往的竟然沒有計程車,即使過來那麼一兩輛也都是載著人的,因為站牌的燈光比較亮,江鈴就站在一一四站牌下面等……」
等車是很無聊的,江鈴等了半天也沒等到一輛計程車,拿出手機刷微博,這也是現代人的一個習慣,不管到哪都帶著手機,幾乎離開手機就快不能活了,就在她剛發了一條這麼晚下夜班賣萌的消息,一輛公車突然就停在了她面前,這個時間還有公車?江鈴覺得有些奇怪,一一四就在她們公司樓下,所以她知道最後一班車應該十二點半就停了。
今兒這是怎麼了?江鈴是有點害怕,往車裡一看,竟然還有乘客,司機顯得很不耐煩,看了她一眼就要關門,計程車左等右等的也不來,要是再錯過這班公車,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去了,江鈴見車上有人,也就上了車。
公車上也就四五個人,除了司機,前面位置上坐著一個面色陰沉的大姐,中間左右交錯著坐了三個年輕男人,幾個人給江鈴的感覺非常奇怪,他們面目都很模糊,似乎看不太清楚,不過車廂裡面的燈光並不明亮,江鈴也沒太往心裡去。
倒是最後一排坐著個很威嚴的三十多歲的男子,黑黝黝的臉龐,大眼睛,穿著身工人一樣的衣服,座位旁邊豎著一個麻袋,裡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是行李還是什麼,斜著眼睛看江鈴,嘴角帶著一絲笑。
車開了兩站,停在了站牌下,上來兩個人,不,確切地說應該是三個人。因為在那兩人中間還架著一個,上車後三人一句話也不說,被架著的那個人更是披頭散髮一直垂著頭,像是喝醉了,另外兩人則穿著樣式古怪的長袍,很有點清朝衣服的樣子,臉色泛白。
江鈴有點害怕,一琢磨,附近有個影視城,沒準是剛拍完戲的人喝了點酒,也就沒往心裡去,大概又過了三四站,路上依然很靜,風依舊很大,上車的人卻越來越多,幾站的工夫,車廂坐了十幾個人,卻是只有上車的,沒有下車的。
江鈴覺得有些不對了,但車開到這離她家還有七八站的距離,現在下車有點早,而且路上的車越來越少,不光是看不到計程車,就連別的車都看不到影子了,江鈴更不敢下車,就在她拿不定主意下一站是不是該下車之際,後排的那個黑臉大漢搭訕道:「小姐,這是剛下夜班啊?」
對於陌生的搭訕男子,江鈴一般是保持著戒備的心態,可眼前這個黑臉大漢,卻讓她在車裡有種莫名的安全感,點點頭道:「是啊,加班了。」
男人笑笑:「妳要是經常加班,最好自己買個小車,最近的路上不太平啊。」
「我一個小白領,除了租房的,也就夠生活的,買不起車啊!」兩人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說來也是奇怪,有黑臉大漢陪著說說話,江鈴竟然感覺不害怕了。
不知不覺地又過了兩站,那黑臉大漢突然嘆息著對江鈴道:「丫頭,這站下車吧,我也就帶妳到這裡了!」
話說得有點莫名其妙,江鈴剛要問為什麼,那黑臉大漢悄悄對她道:「公車裡面沒有一個活人,全都是死人,不信妳看看他們有沒有影子!而且他們也沒有腳啊。」
黑臉大漢話剛說完,就從車窗外面颳來一陣陰風,吹拂在前面上車那兩個清朝裝束的人身上,掀起了長袍一角,江鈴忍不住去看,果然就像黑臉大漢說的那樣,這兩個人根本沒有腳,而且車上所有的人都沒有影子。
江鈴畢竟是個女孩子,驚嚇之下,差點叫喊出聲,卻被黑臉大漢一把拽住了,嗓子啞住了似的沒喊出來,黑臉大漢對司機喊道:「停車,讓這姑娘下去。」
還沒到站牌呢,司機會聽黑臉大漢的話停車?但今天晚上的經歷超出了江鈴的想像,司機竟然真的停車了,然後那個黑臉大漢拽起江鈴把她從車上推下去道:「聽我的話,這幾天要是上夜班,最好自己找輛車。」
車子開動的一瞬間,在路燈的光芒下,江鈴突然發現這個黑臉大漢同樣沒有影子,而且她突然想起來,車開了幾站後,上來了不少人,卻沒有一個人敢坐到後面的座位,如果車上的人都不是人,那跟自己說話的黑臉大漢是誰?
路燈下,江鈴恍惚看到車牌血紅血紅的,開頭是個冥字,後面是44444, 江鈴心中猛然一驚,知道碰上靈異事件了,嚇得都忘記拍照了,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急忙跑回了家,把見到的發了微博,江鈴是第一個遇到一一四最後一班車的,後面幾天,越來越多的人都說看到過詭異出現的最後一班公車,傳聞隨之不脛而走。
對於這樣的傳聞,我秉持半信半疑的態度,幽靈車的故事早就有了,比如傳說比較廣的首都三三○公車事件,當初也是傳得沸沸揚揚,還被好事者列為中國十五大靈異事件之一,故事基本上沒怎麼變,無非是結局不一樣,三三○公車是全車人都死了,江鈴是被黑臉漢子趕了下來。
我已經不是當初的菜鳥了,雖然還算不上是靈異界的資深人士,起碼也是圈子裡的人了,一般來說,人死之後,有自己走上陰陽路的,有被鬼差押到陰陽路的,那得看你是怎麼死的,壽終正寢,一般都是自己走上陰陽路,先到土地爺那報到,再走上陰陽路,橫死的一般都有鬼差押解。
何況死了成鬼,那都是用飄的,沒了身體的重量,還坐什麼車啊?不過時代在變,沒準地府也在變,誰知道是不是陰曹地府越來越人性化,頭頭們一開會,秉承著執政與鬼,與鬼服務的態度搞出個冥車來,那也是沒準的事。
一琢磨,還是不太對,冥車要有早就該有了,為什麼最近一段時間才出現?我突然想起吳老六的話,城隍的鬼差已經很久沒有勾到魂索到命了,難不成冥車是出事之後地府採取的措施?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那出現的冥車就是真事了,這個噱頭還真不錯,關係到城市的每一個人,大家應該會感興趣,現在人的胃口是越來越刁了,一般的靈異事件還真引不起注意,主要是近幾年靈異小說,靈異故事,靈異電影,太多,該寫的都寫了,該演的都演了,以前那些什麼深山老林,古廟小村的,基本是老調長談,觀眾已經感覺不到恐怖和新意了,反倒是這種發生在都市中跟他們切身相關的,比較有吸引力。
是不是真有這事,去看看也就知道了,又不費什麼事,真有就做一期節目,沒有也耽誤不了什麼,我本來想給李一靈打個電話,轉念一想他傷勢還沒好利索,何況就是個冥車,有我和張六六足夠了。
有備無患,我還是畫了幾張黃符,準備好雙截棍,給張六六打了個電話,讓他來我家找我,晚上一起去江鈴出事的一一四站牌下等著,拍攝下一期的節目。
張六六倒是聽話,沒吃中午飯就來了,一頓狠吃,又吃了我二百塊錢,我看著拉麵吃得稀裡嘩啦的張六六,頭疼道:「六六啊,以後再來找你哥我,在公司吃完飯了來,要不你哥的工資不夠你幾天吃的。」
張六六哎呀道:「俺咋就沒想到給你省點錢呢,中,以後俺吃完飯再來。」
不過就是個小插曲,來都來了,也不能再讓他回去,我倆準備好特殊的鏡頭,下午開始養精蓄銳,張六六睡沙發,我睡臥室,震天的呼嚕聲中強睡了會,醒來天都黑了,張六六又吃了半箱泡麵,熬到一點,我開著外景車,帶著他直奔江鈴公司下面的一一四站牌。
要是往常,這個時間段早就沒人了,今兒卻不一樣,今天是星期六,一幫子浪男浪女們,好不容易得個空,個個打扮得都跟花大姐似的,各個夜場,KTV亂竄,快兩點了,還有人開著車大呼小叫地路過。
站牌下面卻是沒人了,我和張六六來得有點早,就在站牌下面抽菸,閒極無聊我問張六六:「六六,你家房子還差多少錢?」
「再幹三年差不多能搭起架子來了,浪哥,當初你招俺的時候不是說有獎金的嗎?啥時候能給啊,俺娘等著俺往家寄錢蓋房子呢!」
我點了根菸,遞給張六六一根,深吸了一口,耐心對他道:「六六啊,你也知道,你哥我就是個主持人,說白了也就是個打工的,你看到沒有,咱們節目真正幹活的就咱倆,那真是起得比雞早,睡得比雞晚,可工資呢,一點也不見漲,說好的獎金也沒見著,我估摸著是趙興那個趙扒皮把咱倆給忘了,等星期一上班的時候,你去他辦公室問問,橫點,要不給漲工資發獎金,砸他個杯子什麼的,但別打人啊……」
我慫恿著張六六去找趙興鬧事,問問獎金漲工資的事,畢竟張六六是粗人,誰也不能真跟他較真,要是哥們去,還真有點拉不下臉來,誰知道張六六琢磨了會,甕聲甕氣地問我:「浪哥,你咋不去問?讓俺去幹啥,趙興對俺還不賴,俺這麼能吃,他都沒說過俺,俺要是找上門去,砸了他杯子,他要是不用俺了咋辦?」
哎呦臥槽,張六六啥時候腦袋開竅了?不是說傻子是天生的嗎?於是我更加耐心地跟他解釋,趙興那種人吃硬不吃軟,你不去難道讓我去?何況咱不是說好的我讓你幹啥就幹啥嗎?
繞了個彎,張六六腦子就有點不夠用了,在那琢磨聽我的跟去要漲工資之間因果的關係,哥們掐了下時間,想看看他到底什麼時候能琢磨過味來,十分鐘後,張六六還沒琢磨明白,這時候電話響了,我好奇地掏出手機一看,李一靈打來的,開口問我:「浪總,在哪了?」
「我靠,大晚上的不睡覺,你思春啊,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我挺納悶,這個時間了李一靈怎麼還沒睡,他怎麼知道我出來了?
「睡不著,想著找你玩會SF,QQ上給你彈窗也不回,丫幹嘛去了,泡妞去了?跟誰啊?」
李一靈沒什麼朋友,最親的人也就是我了,說句不客氣的,生死與共了這麼多回,我們倆除了不是一個媽生的,基本不差啥,他無聊騷擾我,那也是正常,我也沒瞞他,告訴他羅越給了個線索,把事情前因後果地說了一遍,說是出來做節目。
李一靈立刻就精神了起來,電話裡氣急敗壞地罵道:「浪總,他媽怎麼不叫上我?不知道我最近閒得身上都生鏽了啊。」
「你神魂受損,不養個月餘的根本恢復不過來,又不是什麼特別大的事,我和張六六自保有餘了,你多休息兩天,要是出什麼事了,解決不了再給你打電話。」
「靠,你小子在哪……」李一靈不依不撓,看來是真無聊了,我看了看錶,馬上就兩點了,要是真有冥車,他趕來冥車也早就到了,既然丫這麼無聊,溜他一趟玩唄,就把地址告訴了他。
剛把地址告訴他,李一靈就把電話掛了,還挺心急,我掛了電話去看張六六,還在那皺著眉頭琢磨呢,我不由得直樂,張六六心思單純,像個長不大的孩子,跟他在一起總是歡樂多多。
不記得誰說過了,歡樂總是短暫的,這話真他媽沒說錯,眼見著快到了兩點半,對面開來一輛中巴,車燈挺亮,直直照著我和張六六,我忍不住罵了句髒話,以為車也就開過去了,誰知道中巴慢了下來,停在了一一四站牌旁邊,車燈一關,藉著路燈,就見車身上打著幾個字,星期六有鬼!
接著從小巴裡下來三個人,一個是穿著西裝,精神抖擻,打扮得油頭粉面的于祖權,一個是外景指導大柳丁,另一個是個年輕人,扛著攝影機,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很顯然于祖權也得到了關於冥車的線索,帶人出外景來了。
我懶得搭理他,裝作看不見,于祖權見到我和張六六,眼睛卻是驟然一亮,臉上堆出笑容,跟見了親爹似的,掏出盒菸來,大步走過來,道:「呀!呀!這不是星期五有鬼的主持人浪總嗎?你好,你好,很喜歡看你的節目。」
山寨貨見了正宗,還顯得這麼熱情,這人的臉皮是怎麼長的?我真心煩他,也沒接他的菸,裝作驚訝道:「呦呵,這不是于總和大柳丁師父嗎?怎麼著!親自出外景來了?」
「是啊,是啊,哎,節目剛開始,千頭萬緒的,總得我操心……」于祖權不知道是沒聽出我的諷刺還是城府深或是臉皮厚,壓根沒往心裡去,還湊了過來道:「瞧瞧,這就是緣分不是,星期五有鬼跟星期六有鬼一塊做節目,兄弟節目啊,小弟剛接手這個節目,以後少不了要跟你請教……」
什麼是虛偽,這就是虛偽啊!丫的山寨了我的節目,還雇水軍噴我,想要炒作,見了我還裝得這麼熱情,我也很是無語,不過對方太熱情了,我竟然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好在這種情況沒有維持多長時間。
就在于祖權叨叨個沒完的時候,車燈一下就打了過來,晃得我什麼都看不到,接著聽到嗤一聲放氣的聲音,眼前突然就多了一輛大巴,車門緩緩打開。
大巴看上去似乎跟普通的公車沒有任何區別,卻從車廂裡散發出若有若無的陰寒氣息,駕駛位上司機戴著個鴨舌的帽子,看不清楚頭臉,隱約地收音機裡還傳來飄渺的歌聲,側耳一聽,倩女幽魂,車廂裡的燈光很昏暗,窗口坐著幾個人。
來之前我是開了陰眼的,看得車裡面坐著的是些陰魂,看了下錶,正好是午夜兩點半,張六六摘下了鏡頭蓋開始拍攝,我沒拿定主意上不上車,本來打算是能拍到冥車就算完成任務了,畢竟這玩意是裝鬼的,萬一給拉到陰間去,可就得不償失了。

作者簡介:
七麒,男,現居河北石家莊,2013年開始在起點中文網創作小說,目前已累計創作四百余萬字,作品風格走懸疑靈異風,代表作品有《鬼宗師》《與鬼廝混的日子》《星期五有鬼》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