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有鬼04

出版社︰ 知翎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352222
作者: 七麒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6-12-21
頁數: 368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6.7 HK$78.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不只鬼屋凶宅,還有各式各樣的靈異景點,絕對大呼過癮!
◎道家、佛家等各類手法的抓鬼驅邪,鬼魂超度!

為了調查相親節目的靈異事件,
上節目當嘉賓的徐浪和李一靈竟意外受到觀眾歡迎,
挾著高人氣順利進入下一輪的戶外環節階段──天晴度假村。
包含兩人,此階段共有五男六女參加,
但出乎徐浪意料的是,
竟有人看穿他和李一靈上節目的真正目的,並提出了交易。

然而事情總是計畫趕不上變化,
雖然兩人事先布置了防範的符陣,且又多了內應幫忙,
可那個在背後搞鬼害人的傢伙卻也提早出手了。
先是李一靈落入陷阱消失無蹤,接著意外頻出,接連有人死亡,
對方使出的手段奇詭,竟是讓徐浪疲於奔命,難以招架!

幕後之人究竟是他們當中的誰?
在所有嘉賓幾乎都有嫌疑的情況下,為了抓出那人,
徐浪決定召集在場的眾人,玩一個招鬼遊戲……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我眼睜睜看著巨大的看板砸在袁弘身上,和他的距離卻至少有十五公尺,根本來不及做什麼,我心中一驚,急忙朝樓頂上看去,同時掏出道黃符向上甩出,但突然而起的旋風此時消弭無蹤,黃符感應不到陰邪氣息,在空中晃蕩兩下隨著清風靜靜飄落。
尖叫聲響起,開始有人注意到了袁弘,報警的,看熱鬧的,很快圍聚了上來,我把目光轉向袁弘的屍體,鮮活的生命在眼前消失,那種感覺讓人很無奈,很快圍觀的人群就把袁弘圍住,我甚至連袁弘的屍體都看不到了。
回了回神,給李一靈打電話:「小哥,袁弘死了,死於一場意外,在袁弘出事的時候多了一股旋風,我沒感覺出什麼來,你那邊是個什麼情況……」
電話那頭沉默了半晌,李一靈沉聲道:「咱們在你家樓下的咖啡店會合,見面說吧。」
李一靈的語氣依舊是那麼冷靜,似乎沒有半點波動,但我認識他的時間太長了,還是敏銳地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心裡不由得一驚,難道李一靈盯著的四號男嘉賓也出事了?
似乎沒有這種可能,李一靈身手和道術都是數一數二的,可如果四號男嘉賓沒出事,李一靈絕不會這麼快要跟我會合,掛了電話,我出了會神,警車已經來了,我留下也沒什麼意義,伸手招了輛車直接回到我家門口的咖啡店,李一靈已經等在裡面了,他應該是早就來了,甚至已經幫我點好了一杯咖啡。
慵懶的午後,喝上一杯咖啡,聽一曲舒緩的歌曲,本來該是很有情調的一件事,我卻絲毫感覺不到舒適和溫暖,坐到李一靈對面,李一靈手指夾著根菸,青煙冉冉的飄蕩在玻璃窗前,他的表情很平靜,我卻看出了無奈。
我伸手從桌子上抽出根菸來,同樣點著了,深吸了一口,沉聲問道:「小哥,發生什麼了?」
李一靈吐出個煙圈,聲音有些飄渺:「李楊死了!」
李楊是四號男嘉賓的名字,雖然我早就預料到會是這個結果,心中還是忍不住一沉,問道:「怎麼死的?」
李一靈無奈地搖搖頭,道:「李楊比袁弘晚五分鐘出來,我跟在他身後一直小心保護,李楊家離得比較近,沒有坐計程車或是公車,而是步行,過了兩個街口,進了條小路,路不算太寬,前面不遠處有人在裝修施工,鐵架子搭得很凌亂,我感覺有些不對勁,急忙跟了上去,跟李楊也就兩三步的距離,可沒想到李楊轉身進了一家店。」
「我正在猶豫是不是該跟上去,李楊手裡拿著一瓶礦泉水出來了,這個時候樓上像是有人在吵架,一個花盆凌空砸下,關鍵時刻我在店門口及時推了一把李楊,花盆砰然落地,就差那麼一瞬,李楊就得慘死在花盆下。」
「我似乎感覺到有股陰沉的力量在頭頂上方,抬頭去看,什麼都沒看到。我救了李楊,他立刻就認出我來了,感謝我的同時,問我怎麼也在這,我就說隨便瞎溜達碰到了他,李楊並沒有多想,很感謝我,說是中午了要請我吃飯,我琢磨著正好跟他算是認識了,也能時刻不離地保護他,進而觀察,就沒拒絕。」
「李楊非要請我去吃烤魚,我說不用,都這會了隨便吃點得了,李楊看起來不算很富裕,帶我找了家拉麵館,要了幾個涼菜,兩瓶啤酒,餐廳很小,路邊開的那種,店面也就十幾坪,只有一個窗戶,光線也不足,屋頂上點著盞一百瓦度數的燈泡。裡面擺了幾張簡易桌子,屋子後面用木板隔了一個工作間,裡面爐火燒得正旺,一個身上繫著白圍裙的大胖師傅汗流滿面地正在忙活。」
「靠近胖師傅前面離一張飯桌不遠處的屋頂上有一個老式的吊扇在『嗡嗡嗡嗡』轉動,已經並不靈活的扇面,散發出還算強勁的風。」
「來吃飯的人並不多,只有四五個人零散坐在兩張桌子旁。我倆找了個空桌子坐下,趁著飯菜還沒端上來,李楊跟我聊起了關於上節目的事,也沒什麼新鮮的,全都是埋怨,說什麼沒車沒房沒錢的,上這種節目就是找虐之類的。」
「我一邊敷衍,一邊想著先前花盆掉下來的事,我感覺到了一股陰暗的力量,卻看不出這力量源自何處,李楊出事的時候正是中午,天地間陽氣最盛的時候,今天又是個大晴天,什麼陰邪東西敢在這個時候出來害人?」
「我很是有些納悶,就在出神的時候,李楊越說越鬱悶,拿起筷子比劃,竟然把一根筷子比劃到地上去了,我們坐著的簡易小桌子本來就不高,當他低頭撿筷子的時候,另一根筷子並沒有放下,右手攥著豎著立在桌子上,彎腰去撿,恰巧地上有一片油,那是桌子上裝辣椒油的碗裂開了一條縫隙流出來所致,而他卻巧得不能再巧地右腳踩到了辣椒油上,不由得俯身向下一栽。」
「我又感覺到了那股陰邪的力量,本能地一驚,來不及多想,伸出胳膊架住了身體不受控制的李楊,此時他眼珠離豎起的筷子只有一指的距離,接著那股力量就消失不見了,這一幕將李楊嚇得不輕,顫抖著話都說不出來了。」
「就在他愣愣出神的時候,胖廚師端出一碗拉麵,加好湯放上香菜要端出來。許是現在不是很忙,店裡只有他一個人在忙活,他在加湯的時候鍋蓋沒有蓋上,一股巨大的蒸汽頓時騰空而起,蒸汽帶著一團白煙升騰到屋頂,被屋頂擋住後迅速四散,把個老式的吊扇衝擊得一陣搖晃。」
「吊扇已經有些年頭,不是很牢固,蒸汽一起,吊扇再也承受不住這股衝擊,上面固定吊扇的管子猛然脫落,連帶著裡面的電線一起斷開,吊扇帶著風聲向下面的桌子上砸去,下面桌子上正好有一個玻璃酒杯,電扇猛然落下砸碎玻璃杯,風扇卻餘勢未消,扇葉仍然轉動,帶動被砸碎的幾小塊玻璃如同子彈向李楊和我激射了過來。」
「事發的一刻,我突然感覺不對,本能地向後一倒,正是這種本能使得玻璃碎片還沒有被彈出,就已經發覺到危險。我帶著凳子身子向後一仰,正好躲過玻璃碎片的一擊,雖然躲過去了,但玻璃碎片就在我喉嚨邊上擦過,如果不是這一仰,恐怕喉嚨就被玻璃碎片擊穿。」
「『啪!』玻璃碎片打在牆上一聲脆響,我出了一身冷汗,只覺得喉嚨間冷颼颼的一陣冰寒,再看李楊,他的喉嚨已經被碎玻璃擊碎,頹然跌倒砸碎了身後的桌椅,我知道待下去麻煩多多,趁著沒什麼人注意,轉身溜出了麵館。」
李一靈說得很詳細,甚至有些繪聲繪色的,臉上卻帶著一絲狠戾,我知道他是生氣了,李一靈心高氣傲,卻接連遭到挫敗,不服氣是肯定的。
我沉默著沒說話,腦子卻轉個不停,李一靈比我強多了,他至少幫著李楊躲過了兩劫,第三次卻沒躲過去,我分外注意的是,這三次意外李一靈都感覺到了陰暗的力量,但這股力量卻像是一個訓練有素的殺手,只在殺人的時候出現。
第一次,陰暗力量出現在高處,花盆落下的時候,李一靈推李楊,就沒時間觀察上面的情況。
第二次出現在兩人身邊,但是直到李楊有危險李一靈才感覺到,卻同樣因為救人,而沒有時間追查陰暗力量的來源。
第三次就更邪乎了,那股力量竟然把李一靈都算計在了裡面,李一靈要是躲不開,那就多了一起意外,躲開了,這個時間足夠那股陰暗力量遠遁,可這到底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又是什麼樣的法術,竟然能如此邪乎?
李一靈都看不出是什麼樣的陰暗力量,也找不到源頭,說明這種致人死地的法術是能遠端攻擊的,本人不必親自動手,雖然這樣的法術有很多種,但符合我們遇到的這種情況的只有詛咒術了。
所謂的詛咒術,是使用黑暗或邪惡的力量來完成自己的願望的一種方法或手段。詛咒有很多種方式,主要有巫蠱,召邪。詛咒用的巫蠱有很多種,比如苗疆的毒蠱或蟲蠱。
還有一種方式與苗疆巫蠱有些類似,在小罐裡養著招來的邪靈,並用自己的鮮血進行飼養,在需要的時候,罐裡的邪靈會以主人希望的形態出現,執行主人交付的任務。召邪主要是通過一定的儀式召喚含有怨氣的孤魂野鬼,使用他們的怨氣得到力量,並加以利用,以達到自己的願望,還有一些血咒,自殺前發出強烈怨恨的氣息,許下的誓言……這些都是詛咒。
上面這些詛咒起作用,一般的咒罵,基本上浪費口水,沒有個屁用,除了詛咒術,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邪術能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忍不住問道:「小哥,你說會不會是詛咒術?」
李一靈搖頭苦笑:「我看不出來,法術不管是正的邪的都需要時間布置,李楊死得太急促了,看不出任何蛛絲馬跡,那股子陰暗力道不同於邪靈厲鬼,陰邪氣息並不明顯,不太像是詛咒術。」
李一靈沒把話說死,看得出他也有些迷惑,我喝了口咖啡,回想袁弘死亡的瞬間,看板早就存在危險,早晚得掉下來,卻偏偏掉在了袁弘的腦袋上,很像是一起意外,可我和李一靈都知道絕不是意外,也不可能有人提前布局,畢竟看板早就存在了,這就太玄乎了,對方怎麼知道袁弘一定會走那條路的?又怎麼知道他一定會走到那樣的位置?
是他暗示了袁弘,還是早就做好了安排?死亡接二連三發生在參加緣來是你的節目嘉賓身上,目的又是什麼?
我和李一靈腦洞大開都沒琢磨出來,更疑惑的是,對方為什麼偏偏留下我倆?難道他不知道我倆會是他策劃這一切的最大阻礙?
「別琢磨了,既然開始了,就不會很快結束,既然咱倆都進入了下一輪,那就繼續參加節目,對方一定會再出手。」
事到如今也只能是如此了,我倆離開咖啡店,回到我家開始畫符,這次的符都是保身的符和攻擊性的符,對方陰險,多準備總是沒有壞處,接下來趙興接到了袁弘以及李楊的死亡消息,打電話問我進展得怎麼樣了。
電話裡面趙興顯得很焦慮,說警方再一次向公司提出了停播的要求,公司沒有答應,正在扯皮,但這肯定是最後一期了,如果我和李一靈解決不了這件事,緣來是你不會再有下一期。
我把和李一靈親身經歷的兩起死亡跟他說了一遍,讓他最好找私家偵探查查競爭對手,從目前的情況看,背後使手段的人針對的不會是某一個人,那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想把節目搞垮,我還跟趙興說一定要保證我和李一靈能夠參加戶外環節,不管趙興使什麼手段。
接下來沒什麼好說的,一連三天,我和李一靈各自準備,準備配合著節目準備進入下一輪的戶外環節,令我想不到的是,我和李一靈在網上的呼聲相當高,節目播出之後,網上又是一片喧囂,尤其是對李一靈的表現,點讚的那是大大的有,我的表現還算一般,李一靈就太出格了,緣來是你甚至呈現出了火爆的程度。
畢竟李一靈的顏值高,那麼有個性,幹著一份外人看起來很神祕的工作,比起以往油滑的男嘉賓來說,另類的李一靈,刺激了現代追求個性化的年輕人,只是一期節目,就把先前緣來是你的話題人物給蓋了下去。
尤其是投票環節,星期五有鬼的粉絲瘋狂湧入緣來是你節目的留言板,強烈支持我和李一靈,彷彿這是一場盛會,那票數漲得遙遙領先,更有粉絲留言:只要浪總和小哥出現的地方,一定有靈異事件,會不會是緣來是你發生了靈異事件?否則為什麼浪總和小哥要參加這麼一個沒啥品味的相親節目?
我不禁為這位ID叫做我愛玄貓的網友悄悄點了個讚,還有的人說,緣來是你播出了這麼多期,就屬這期節目最好看,浪總和李一靈是他們見過最不做作的嘉賓……
趙興根本沒來得及幕後操作,我和李一靈的票數就已經遙遙領先了,進入下一輪戶外環節一點問題都沒有,總之網上吵得很熱鬧,但幾個嘉賓的死卻一直沒有洩露出去,估計公司也是花了大代價,隱瞞了下來。
翻看著緣來是你的留言版,我很為自己和李一靈能有這麼高的人氣感到驚訝,一條條的看下去,我突然看到一個ID叫做愛恨恢恢的網友留言,只有短短的一句話:(*變字形*)虛偽的節目,虛偽的人,參加節目的嘉賓都要死!(*變字形*)
這算是一個詛咒嗎?我急忙給班小賢打電話,讓他幫忙查查愛恨恢恢的確切地址,掛了電話,我死死盯著這條留言,很是疑惑這位叫愛恨恢恢的網友為什麼要留下這麼一句話?難道他就是凶手?
我仔細看著上面的ID和發帖時間,上面顯示的是手機留言,留言的時間是節目播出後的兩分鐘以內,但很快就被其他帖子壓了下去,並不顯山露水,甚至連回覆的人都沒有。
如今是個鄉民橫行的世代,很多人平時生活很不如意,喜歡在網路上找優越感,所以不管什麼節目都有人噴,大家也是見怪不怪了,這樣類似詛咒的話也不少見,誰也不會當回事,只有我知道內幕,才會對這條留言上心。
我不是駭客,除了會安裝系統,別的就一竅不通了,只能是等班小賢的回覆,一等就是一上午,直到下午班小賢才回過來電話,說是找到了點線索,對方是在一家電信營業廳的展示櫃檯上,用讓客戶體驗的手機發的,連ID都是當時註冊的,沒什麼線索。
我對班小賢的辦事能力提出了質疑,從跟他們接觸以來,調查什麼是方便了不少,但一說線索之類的,總是在調查中,班小賢苦笑著對我道:「浪哥,我們學的是正常的刑偵,你接觸過的案子都是不正常人類幹的,甚至不是人幹的,太有難度了!」
我一琢磨,也是這麼個道理,但還是忍不住埋怨了幾句,掛了電話,一個人愣愣出神,總感覺這次事件不同於以往,看似沒什麼了不起的,感覺卻更加的凶險,因為我和李一靈壓根就看不出對方的手法。
沉思之際,夏涵打來電話,讓我和李一靈下午去著名的天晴度假村會合,參加節目的拍攝,他不敢給李一靈打電話,讓我代為通知,我給李一靈打了電話,讓他來找我,開始研究我們要去的度假村。
戶外環節中,每期節目都會找個山清水秀的度假村或是旅遊點作為拍攝地點,為期三天,天晴度假村位于海拔七百八十公尺的山上,空氣清新,負氧離子含量極高,無任何污染,讓來自城市的人們享受難得的自然和清新的空氣。
度假村建築基本上是按中國古園林的布局來設計的,依山就勢,順勢而為,曲徑通幽,移步換景;建築物看上去錯落有致,有虛有實,有藏有露;色彩含蓄隱藏;裝飾簡潔明瞭,為了將山地建築推向極致,度假村的建築、裝飾和傢俱是用統一的手法設計,這就是「宜粗不宜細,宜拙不宜巧」。
相當的高大上,比起龍騰山莊來,還要風景優美,富麗堂皇,如果不是跟緣來是你的節目組入住,我和李一靈絕對捨不得花錢到這玩上幾天,看著電腦上度假村美麗的景色,我忍不住嘆了口氣,經歷了如此多凶險的靈異事件,這次應該算是環境最好的一次了,難不成是老天爺見我哥倆不容易,給的特殊照顧?
李一靈來得很快,開著靈車,我琢磨了下,既然要與眾不同,就不如玩得大點,乾脆開著靈車,帶上張六六,準備好一切,直奔天晴度假村,兩個小時後,到了天晴度假村門外,現在不是暑假,度假村內的遊客不算太多,大門上掛了個橫幅──歡迎緣來是你在度假村選景拍攝。
節目和天晴度假村配合,可以說是雙贏,對節目來說到這樣的地方拍攝,顯得節目很有格調,何況租金也不算貴,畢竟對度假村來說是一次免費的廣告,而且一整期的節目都在度假村內拍攝,各種景象和設施都能展現出來,雙方各取所需,就是不知道要是這期緣來是你死的人太多,度假村的負責人會不會把腸子都悔青了。
夏涵在門口接我和李一靈,見到李一靈開著靈車,臉上那叫一個精彩,很是尷尬又有些畏懼,想要說什麼,張張嘴愣是忍住了,乖巧地給靈車找了個偏僻的地方停放,我和李一靈施施然進了度假村,到現在還是沒有看到節目的導演和製片。
要說這二位也真是夠小家子氣的了,上次錄製節目兩人就躲了起來,節目湊合著錄製的,這次仍是沒有露面,這是把我和李一靈當作對手了,我倆心裡都有點不痛快,本來就是冒險的活,背後殺人的人邪術又厲害,導演和監製不配合無疑更是增加了難度。
但人家就是不露面,躲著你,那也是沒有辦法,琢磨了下,我讓張六六跟著我拍,乾脆就把這次節目當成星期五有鬼的節目做,其餘的愛怎麼怎麼地,盡人事聽天命!
夏涵帶我倆進了度假村內,環境最好卻最偏僻的飯店內,一人一個標準間,我和李一靈張六六的緊挨著,接著給我們倆一人一個身分牌,上面顯示我倆是緣來是你的節目嘉賓,可以憑著身分牌去吃飯,消費,酒水,食物都是免費的,最後由節目組結帳,其他的花銷就是自己的了。
安排完讓我倆休息一下,晚飯後七點半到度假村的休閒中心集合,開始按照節目進度拍攝。

 

 

作者簡介:
七麒,男,現居河北石家莊,2013年開始在起點中文網創作小說,目前已累計創作四百余萬字,作品風格走懸疑靈異風,代表作品有《鬼宗師》《與鬼廝混的日子》《星期五有鬼》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