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照不宣02

出版社︰ 知翎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365642
作者: 蝴蝶藍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02-15
頁數: 368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3.3 HK$75.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全職高手》、《近戰法師》、《天醒之路》作者蝴蝶藍最經典幻想作品。

葉凡為尋找父親,進入了神祕的「術」的世界,
從此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原來在現代,竟然還有一個真實武俠世界的存在!?

為了及早得到父親下落的線索,葉凡加入了血色黃昏。
第一個接到的任務,就是去當富豪許夕的保鏢。
原以為這個給他實習用的任務應當不會太難,
沒想到富豪的世界根本不是普通人所想的那麼簡單!
又是財產相爭,又是兄妹鬩牆,
不過是普通人出身的他,
一口氣有了山路飄移飆車、襲警、持械殺人等種種違法體驗,
究竟誰是同伴,誰是敵人,
他已經完全搞不清楚了啊啊──

就在葉凡感覺一切似乎都已不由自己掌握,
不之前路該如何行走的時候,
他失蹤已久的父親,竟主動聯繫了他!

內容試閱
第一章
許家,四人一起待在客廳裡。剛生的事端把傭人們都嚇了個半死,但此刻看到老闆還是這麼平靜,都慢慢放下心來,有條不紊地收拾著東西。
許夕突然想起什麼,向一旁一個保鏢揮揮手道:「小鄭,去看看警衛那邊怎麼樣了。」
小鄭跑了出去,小揚此時坐在一旁,一直擺弄著他的PDA。一封郵件被發了出去:「林組長,要麻煩你一下了。」
對面很快有回覆:「什麼事?」
小揚發送:「我這邊任務出了點岔子,老闆的妹妹被人綁走了。」
回覆的人很是驚訝:「怎麼會,你這次不是C級任務嗎?聽說還有術者給你當助手。」
小揚回應:「世事無絕對嘛,你看看你救援組的兄弟有沒有在這邊的,調那麼十個八個的給我吧!」
那邊很快回覆:「十個八個,你怎麼不去死?你先等著,我幫你查查看。」
小揚剛要回個「多謝」,那小鄭匆匆跑了進來道:「老闆,葉先生和小姐回來了。」
「真的?」許夕驚喜交加。
小揚這下也是著實吃了一驚,連忙PDA發了個郵件:「哎,不用了,我那助手已經把人救回來了。」說完伸長脖子朝門外張望著。
對方卻還在回覆郵件:「喲,這麼看你那助手有兩下子啊!」
小揚隨手回覆:「大概踩著狗屎了吧!」
「叫什麼名字,哪個組的?」
「黑色潛伏組的葉凡。」
「代號?」
「可能會是:白牙!」
葉凡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院門口,許妍被他橫身抱在身前。一行人匆匆出門迎上。許夕一瞅葉凡懷裡的許妍一動不動,緊張地道:「她怎麼了?」
葉凡道:「應該是昏過去了。」
在眾人的簇擁下兩人進了屋,許妍被放到沙發上。葉凡起身道:「我去弄點水來。」
小揚愣道:「弄什麼水?」說著上前掐了掐許妍的人中,不一會工夫,許妍已經悠悠醒轉過來。
葉凡一愣,不由想起自己為了弄醒個人,淋濕了她整個上半身的情形。
醒來的許妍秀眉微皺,一手揉著脖子一邊道:「好痛。」說著眨眨眼,看清周圍的人後,驚喜地道:「我還在家啊,我還以為我被人抓走了。」
許夕笑著說:「妳是被人抓走了,但還好有葉凡,我們還沒反應過來呢,妳就已經又回來了。」
許妍望著葉凡笑咪咪地道:「謝謝你啊,又救了我一次。」
葉凡長出了口氣,也終於發自內心地笑了出來。小揚過來撞撞他道:「臭小子,行啊!」
這時傭人湊過來道:「老闆,那些怎麼辦。」說著一指地上被小揚擊斃的三具屍體。
許夕揉了揉太陽穴道:「小鄭,你找人來收拾一下吧!」
小鄭領命而去,傭人又問道:「老闆,還吃飯嗎?」
許夕望了望眾人,很是高興道:「吃,當然吃,大家都沒事,怎麼不吃!」剛說完這話,突然臉色一黯:「只是可惜了大李。」除了葉凡和許妍,其他人的表情都跟著黯然了一下。
之後的飯吃得也相當沉默,桌上沒有人說話,只聽到筷子輕觸碗碟的聲音。直到大家都吃完,傭人撤下了東西,許夕才向葉凡道:「怎麼樣,葉先生?吃得還習慣吧?」
葉凡笑了笑說:「菜太多了,有點不太習慣。」
眾人笑。許夕對許妍道:「小妍今天嚇壞了吧?早點去休息吧,明天我叫李醫生過來給妳檢查檢查。」
許妍長出了口氣,笑道:「檢查就不用了,不過累是真有些累了,那我就先回房了。」說著跳起身,向眾人點了點頭,末了又特意向葉凡揮了揮手,轉身上了樓。
許夕又道:「我也有些事還要處理,先回房了。」
小揚一笑道:「拉著許先生打了一下午麻將,沒耽誤你正事就好。」
許夕笑了笑,也轉身上樓,那兩個保鏢急忙起身跟上。
葉凡有些狐疑地打量三人離去,望向小揚道:「咱們不跟著嗎?」
小揚搖了搖頭道:「咱們這種臨時請來客串一下的保鏢,有些事還是不方便知道的。你跟我來吧!」
小揚帶著葉凡來到了監視室。裡面大大小小的監視螢幕讓人眼花繚亂,地上的血跡似乎猶自未乾,風輕輕地從百葉窗吹入,血腥味早已經被吹散。
小揚踢給葉凡一張板凳道:「坐吧!」
葉凡坐下,順眼朝面前的螢幕望去。整間屋子,包括這個院子內的每一個角落全部盡收眼底。不僅如此,甚至還包括院子外數十公尺內的情況。監視器中,葉凡看到許夕回到他的房裡後,坐到了一張寬大的辦公桌後,翻閱著桌上的一大堆資料,時不時擺弄一下電腦,對著身後的兩名保鏢吩咐幾句。
再看另一個監視器裡,許妍回到房間裡坐了一會,去衣櫃翻了件衣服,拎著進了房內的一個小房間。葉凡繼續在各監視器裡尋找,旁邊的小揚笑起來:「別找了,那是許妍房裡的洗手間,整棟屋子裡所有的洗手間都沒有安裝監視器。你別以為當保鏢就可以毫不留情地偷看人家洗澡了。」
葉凡臉一紅。他絕不是動了這個心思,但顯然和小揚解釋只會越描越黑,於是也懶得再說什麼。
小揚身子向後一靠,兩條腿搭到了身前的桌上,點起了一根菸,深吸了一口後道:「這次的這個任務,我感覺有點問題。」
「有什麼問題?」葉凡轉過頭來望著他。
小揚道:「先說下午被殺的大李。我進來時,大李已經倒在地上,是眉心中彈。殺手是從這裡用狙擊槍殺的他。」小揚邊說邊點了點某個監視器的螢幕,正是從監視室的窗戶望出去的地方。
葉凡嘆息:「他不應該開窗的。」這件事他已經有所耳聞。
小揚卻搖頭說:「這並不是關鍵。殺手想射殺監視室裡的監視人員,第一要做的,就是要找到監視室是在這屋內的哪個房間。但是……」小揚話一頓,又伸手點了數個螢幕道:「看到這些監視器了沒有?如果有人想在有效的距離內觀察這棟房子的話,被發現的首先就是他們自己。而且,這間用來當監視室的房間是百葉窗,如果不打開,外面不可能知道這間屋裡是幹什麼的!」
葉凡先看了看那數個螢幕,都是許宅周圍的樹林之類。忽然葉凡一愣,他在這麼多樹林中神奇地發現了一條道路,就像那大門外的臺階一樣,直通向許宅而來,連忙伸手一指,激動地道:「你看,這裡還有一條路。」
小揚瞄了一眼,罵道:「廢話,你以為許家連個車都沒有嗎?那是從車庫到公路上的車道啊!我說,你聽我剛才說的話了沒有。」
「聽了聽了。」葉凡連忙點頭說:「你接著說。」
小揚清了清嗓子道:「我說到哪了。」
葉凡也點了點那數個監視螢幕道:「說到這些監視器和百葉窗。」
「對,這些監視器,呃……這些監視器怎麼了?」小揚顯然自己先把自己說過什麼給忘了。
「這些監視器讓我們可以先發現那些想觀察這棟房子的人。」葉凡沒好氣地說。
「不錯,我就是看你聽了沒有。」小揚說得大言不慚,「你既然都聽清了,我都說到這分上了,你還沒明白我的意思嗎?」
葉凡問:「你什麼意思?」
小揚站起身來,來回走了幾步後一指窗外道:「你現在坐的就是大李當時坐的位置,在看著監視器,有人從這個方向射擊你,但擊中的卻是你的眉心。」
葉凡愣了愣,小揚接著走到他旁邊,一指那窗外景象的螢幕道:「你看,大李就是因為突然看到了這裡,立即已經發現了窗外有人埋伏,但就是一轉頭的工夫……」「噠」一聲,小揚伸指彈出了菸頭,擊在牆上,火星四濺。
葉凡抬頭望向窗外,有一些發怔。
小揚卻沒理會,接著道:「在這麼多監視器的監視下,殺手想不為人所察地就找到這個正確的狙擊地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這也是我為什麼沒有十分強調這窗戶的開關。但現在,殺手偏偏就成功一舉出現在了這個地方,射殺了房裡的人。你如果說是大李當時注意力不集中,沒有在專心監視,他當時又怎麼會發現窗外的異常?」
葉凡此時已經隱約感覺到了什麼,望著小揚,期待著他繼續說下去。
小揚已經又點燃了一根香菸,在煙霧繚繞中悠然道:「所以說,是有人把這訊息告訴了殺手。殺手完全不需要在屋子周圍觀察找這監視室,因為他已經知道這個房間在哪,最佳的狙擊地點,沒準也早有人告訴他了。」
「你是說,有奸細。」葉凡倒吸一口涼氣,如今無間道真的是很流行。
小揚點頭道:「不錯,而且我懷疑,是個大奸細。」
「會是誰?」葉凡沉吟,「許家光傭人就有好幾個,另外還有那兩個保鏢!還有早上那一幫人,大概都知道這個房間的位置吧?」
小揚道:「那些人倒不會知道,這個房間是他們離開後重新安排的。」
「那範圍不是小了很多。」葉凡激動。
小揚笑了笑說:「的確小了很多,首先,這兩個保鏢當然是不可能了。如果是他們,要殺許夕輕而易舉。」小揚說著朝螢幕呶呶嘴。螢幕裡兩名保鏢此刻就分站在許夕身後左右,的確如果他們中的任何一人在此時下手的話,那就是神仙下凡也難救了。
「不是他倆?那是哪個傭人了?」葉凡努力回憶著自己印象中看到過的幾名傭人。
小揚卻已經搖頭道:「也不是傭人。許家任何一個傭人和老闆的親密程度都遠超你我,個個深受信任,如果是這些人中有人要下手,也像這兩個保鏢一樣,咱倆根本防不住。」
「那還有誰?」葉凡嘀咕,忽然大驚失色道:「原來是你。」
小揚狠掐自己額頭,一副悲天憫人的無奈表情:「當然更不是你我了。」
葉凡徹底懵了,說來說去誰都不是,是自己在哪個地方想漏了嗎?當下自嘲地笑道:「都不是啊?難道會是許夕自己不成?」
小揚居然在此時露出了笑容,輕鬆地道:「我的確是這麼認為的。」
葉凡的嘴張得已經合不上了,口水眼看就要流出,連忙伸手把嘴推上。又瞪了半天的眼,這才驚呼道:「許夕自己要殺自己?然後又請了保鏢來保護自己?這是什麼?有錢人的遊戲嗎?」
小揚搖了搖頭道:「你細想一下,殺手要對付的目標,也許並不是許夕。」
葉凡愣了愣,這個問題他倒是轉得很快:「許妍?」
「沒錯。」小揚非常肯定的點頭。
葉凡繼續保持驚訝:「你是說,許夕找殺手,來殺自己的親妹妹?」
「滅絕人寰,慘無人道,人面獸心,衣冠禽獸……是不是?」小揚連說了幾個成語,讓中文系出身的葉凡都有些犯暈。
小揚又道:「目前我還只是猜測,但我覺得可能性已經是相當大了。」
「你等等。」葉凡突然道:「如果是殺許妍,許妍早就可以死了,尤其上午我趕到的時候,那些人完全有時間殺了她。還有之前進屋那次,對方有工夫捉走她,還沒時間殺她?」
「正是因為還沒想通這一點,所以我才沒說可能性是百分之百。」小揚道。
「那現在怎麼辦?」葉凡問。
小揚點燃了他進房間後的第三根菸道:「明天許夕還是要照常去公司的,我當然是要陪同前往。不過今天出了這麼幾件事,許妍肯定也要有人保護,那個人當然就是你了。你就趁這個機會,試試看能不能打探出什麼。」
末了立刻又提醒道:「但許夕的房間千萬不要碰,如果有什麼特別的防範措施,你顯然是應付不了!」
葉凡點頭,小揚問道:「還有沒有什麼問題?」
葉凡立即問道:「可不可以我跟許夕出去,你在屋裡打探?」
「不可以。」小揚回答得乾淨俐落,「你已經救了許妍兩次,而且你們年齡相仿,比較有共同語言,所以你打探起來方便些。」小揚的理由有些牽強,卻讓葉凡無可辯駁,他自己也可以感覺到許妍對自己的另眼相看。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美男計?
葉凡四下打量了一下,沒有在房間裡發現鏡子。
「現在!」小揚伸了個懶腰道:「你先盯一會,我睡一會,到後半夜再來換你。」
「就這麼一直盯著?」葉凡已經可以預見,現在自己雖然還有點新鮮感,看著這麼多螢幕覺得有意思,但過不了多久絕對是要厭倦的。
小揚冷笑了一聲道:「你以為保鏢生活就是多麼激情澎湃嗎?大部分時間就是在這樣的枯燥中度過的。作為一個專業的保鏢來說,他寧可是這樣枯燥著,一激情,就意味著有可能要玩命。」
「你怎麼還沒睡?」對於小揚的說教葉凡沒有太多的好感。
「我已經睡著了。」小揚說著躺倒在了角落的長沙發裡,須臾鼾聲輕起,不知道是不是假裝的。
葉凡盯著眼前螢幕,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越來越覺得矇矓,等到再一次清晰看到它們時,正覺得身體遭到一記重擊。
葉凡驚惶失措地從地上爬起來,看到小揚正扶著額頭無奈地瞪著自己。半晌後才道:「大哥,你這樣還保鏢呢?自己都保不了!讓你監視你睡著就算了,拜託你睡著的時候有點警覺性好不好?這要不是我,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葉凡暗叫慚愧,這一天折騰的,他的確也是有些累了。但嘴上依然頑固:「我這不是沒有警覺性,是相信懂不?我是相信有你在,一切都沒問題。」
小揚沒有理會他的馬屁,自顧自地又點菸去了。葉凡揉揉脖子道:「該換班了?那你盯著,我去睡會啊!」說著就朝沙發一路小跑。
小揚剛點著的菸直接朝葉凡頭上扎來,嘴裡罵道:「換個屁班,天都亮了。」
葉凡一愣,監視室的門被人推開,一名保鏢站在門外道:「小揚,老闆說可以走了。」
小揚點了點頭,走出房間去,葉凡傻乎乎地跟在後面。房間外大廳中,許夕和他的兩個保鏢都已經收拾得西裝革履,精神奕奕。小揚也穿起了他的西裝,人模人樣地加入到了他們的團體。許夕看到葉凡,主動走過來道:「葉先生,這邊就麻煩你了。」
葉凡點頭,心裡卻在犯愁。這人全走了,自己豈不是要二十四小時蹲在監視室了?
許夕卻又繼續道:「聽小揚的安排,還是調派了一些人手過來。不過這些人只會在莊外,絕對不會進來……」
「所以,你的主要使命就是貼身保護好許小姐就行了。」小揚突然又冒出來,接過了許夕的話頭,「除了一些不方便的地方,她走到哪你跟到哪,監視室也不用去理會了,這樣更萬無一失吧?」小揚邊說邊朝葉凡擠眉弄眼。
「有葉先生的貼身保護,我也很放心。」許夕採用精神上支持的方法。
說罷,這四人浩浩蕩蕩地出了門,偌大的客廳,突然就剩下葉凡一個人。傭人們時不時鬼魅一般地閃出,抹抹桌子擦擦地的,弄得葉凡一時之間不知所措。半晌後才反應過來自己是幹什麼的,揪住一個傭人問道:「許小姐呢?」
傭人們對葉凡的態度倒頗為尊敬,畢恭畢敬地回答:「小姐剛剛起來,馬上就下來吃早飯了。」話音剛落,葉凡已經聽著頭頂上有人叫道:「葉凡!」許妍正從樓梯上蹦下來。
吃過早飯,許妍捧了本書在客廳裡翻看,葉凡百無聊賴地坐在一邊。心裡自然還記得小揚交代的任務,卻不知道從哪裡下手的好。
許妍書看得顯然也不對胃口,稀里嘩啦亂翻了數分鐘後,四下瞅瞅,望著葉凡道:「好無聊啊!」
葉凡笑了笑。想來這許妍也是高三的學生,換作是普通人,這個時候顯然應該是一分鐘都掰成兩半花,往死裡看書學習。哪裡會像她,一邊看著閒書,一邊嘟囔著無聊。
許妍眨了眨眼,忽然道:「葉凡,我會算命哦!」
葉凡一愣,心道這似乎是某些男追女時所用的老套手段了。究其目的,也無非是打著看手相的招牌,藉機牽牽對方的小手罷了。想不到自己也有身臨其境的機會,看來許妍對自己真的有那麼一點意思,至少,也是有些好感的吧!葉凡不免有些自鳴得意,忘了回應許妍。
許妍接著道:「我來給你看看怎麼樣?」
葉凡當然不會拒絕,反正自己也是閒著無聊,順便也看看有沒有打探消息的可乘之機。葉凡已然發覺,小揚交代給自己的任務,比起單純的保護來說太有難度了,完全是腦力勞動。
算命都講究什麼男左女右,葉凡正準備把自己的左手交給許妍,許妍卻霍然起身叫道:「你等著啊!」說罷跑上了樓,把葉凡一個人扔在了樓下。
葉凡還在發怔的工夫,許妍已經從樓上跑了下來,手裡捧著一個做工很是精緻的小盒。這讓葉凡不由地有些發毛。這玩意顯然是許妍算命的道具了,這麼漂亮的盒子裡面,裝的顯然也非凡物了。想不到這丫頭居然是來真的。
風水算命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本不會讓一個新時代的大學生信服,但葉凡自身就體會過「術」這麼神奇的東西,自然會用另外的眼光來看待這個世界。一看許妍這排場,暗自嘀咕這丫頭該不會也掌握著什麼祕術吧!比如說,巫術……葉凡硬是把自己嚇出了一身冷汗。
許妍已經在此時坐到葉凡旁邊,打開了她那個精緻的小盒。
沒有像傳說中的寶物現世一樣華光突現。葉凡冷眼望去,盒子裡似乎是一疊紙牌,忍不住問道:「是什麼?」
「塔羅牌啊!」許妍歡快地笑著。
葉凡暗罵了一句,想不到讓自己大為緊張的原來是這小女生們的玩意。塔羅牌,說起來葉凡倒也沒接觸過,不過早在高中的時候就聽得班上有女生嘰嘰喳喳地議論過。果然天下女生是一家,葉凡暗自嘀咕。
許妍已經將牌從盒中取出,交給葉凡道:「你來親手洗三遍。」
葉凡接過,許妍在一邊繼續叮囑:「要認真啊,心誠則靈呢!很準的。」於是葉凡認真地洗了三遍。轉手交回給許妍。許妍樂呵呵地問道:「你想算什麼?」
不等葉凡回答,許妍已經替他下了結論:「算感情吧,就這個有意思,別的沒勁。」
葉凡望著許妍滿是期待的目光,只能點頭。
許妍立刻拉開架式,一副塔羅牌被她迅速在桌上排出了一個奇怪的陣勢,彷彿傳說中的八卦一般。葉凡正瞪大了眼睛,許妍已經開始指揮,一會叫葉凡翻這張,一會叫葉凡移那張,還聲稱必須要本人動手,否則就不靈了,葉凡一一照辦。
對於翻出的每一張牌,許妍看在眼裡,卻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只是不知從哪裡摸出一本厚如字典的冊子,拿了枝筆在上面勾畫著。如此擺弄有近半個鐘頭,葉凡眼前全是花花綠綠的一片圖案。雙手已經麻木,只是機械地聽從許妍的指揮。
「好了,就這樣行了。」許妍的話讓葉凡長出了一口氣。他摸了摸額頭,覺得都有些冒汗。倒不是翻牌有多累,只是許妍總是不住地在耳邊叮囑「一定要認真」、「一定要全心全意」,弄得自己不由地就集中精神,每弄一張牌恨不得要發動氣息。


 

作者簡介: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3.3 HK$75.0
(9折)
HK$83.3 HK$75.0
(9折)
天醒之路07驚天一劍
HK$83.3 HK$75.0
(9折)
HK$83.3 HK$75.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