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照不宣04

出版社︰ 知翎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365666
作者: 蝴蝶藍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04-11
頁數: 416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3.3 HK$75.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本書特色:
《全職高手》、《近戰法師》、《天醒之路》作者蝴蝶藍最經典幻想作品。

葉凡為尋找父親,進入了神祕的「術」的世界,
從此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原來在現代,竟然還有一個真實武俠世界的存在!?

內容簡介:
葉蘋被綁回葉家了!?
身為葉家的叛徒,葉蘋這一次恐怕有去無回。
為了救回葉蘋,葉凡不惜與國家術者合作,
取得葉家所在地後,隻身前往!
可他畢竟還是太嫩了,
自以為聰明的計策,實際上卻是自投羅網!
幸好有熟悉的故人即時出手相助,
總算有驚無險的離開了葉家。

只是這個術者的世界對葉凡來說,實在太複雜了。
他以為是夥伴的人,其實是敵人;
他以為是對手的人,結果是同陣營;
再想想他加入血色黃昏的原因,其實是被烏鴉逼迫的啊,
那麼他現在,有必要對這個組織忠誠嗎?

內容試閱:
第一章
立賓飯店的客房中,剛剛玩過高空彈跳的小揚被扔到房間角落。雙手只是被隨便的捆著。對於這樣一個不是術者的人,身手再了得,在術者眼中也是不值一提。
敵人對自己的輕視讓小揚很滿意,他覺得這讓自己有機可乘。大腦正在高速運轉時,對方的老大穎夜忽然走到自己身前:「你認不認識我?」
「白牙的弟子穎夜,黃昏裡誰沒聽過。不過今天我算是認識本人了。」小揚說。
穎夜笑著搖了搖頭道:「原來都不記得我了。」
「怎麼?」小揚疑惑。
穎夜突然曲起拇指、食指相扣,做了一個歪歪扭扭的近似「OK」手勢。
小揚看到這個手勢,卻是大吃了一驚,仔細打量穎夜後道:「你……你……」
「難道我變化真的很大嗎?」穎夜的表情有幾分鬱悶。
「很大!」小揚明確的點頭,「有了你的提示,我還是認不出來!」
穎夜無奈地笑了笑。
「那你,見過小青了嗎?」小揚試探性地問道。
「當然見過了。」穎夜答道。
「他難道認得你?」小揚問。
穎夜搖頭笑道:「我試探性地問了下,他對我全無印象。」
「我就說嘛,你變化真的太大了!」小揚又上下左右細細打量了一遍穎夜。
「小青現在在黃昏裡擔任什麼職務?」穎夜忽然問。
「他?他還在黃昏嗎?我不知道啊!」小揚驚訝。
「什麼?你不知道?你們難道不是一直在一起嗎?」穎夜也驚訝。
「當然不是,我們也是不久前才遇到的。」小揚說,「你被選中離開後不久,小青被組織放棄了。」
「他被放棄了?!那他後來是怎麼接受到葉城指點的?」穎夜驚訝。
「葉城?當年黃昏頭號高手葉城?他指點過小青?」小揚不甘示弱,兩人的驚訝一浪高過一浪。
兩人對視,良久後,突然異口同聲:「到底真的還是假的啊!」
說完後啞然,穎夜嘆道:「看來這些年大家都是各顧自己啊!」
「我從來沒想到你居然會成為白牙的徒弟。從那時失去你的消息後,我們當你已經死了。」小揚說,「不對,現在我不應該說是失去你的消息,穎夜的事蹟我們常有耳聞,只是絕沒想到那會是你而已。」
「當然,以我的資質,原是不可能成為殺手之王的弟子的。」穎夜說。
「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小揚問。
「起初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直到很久以後,師傅才告訴我。他雖然號稱殺手之王,但他需要的徒弟是一個能完全控制殺意的人。聽起來很玄幻是吧?但他說,殺人殺到他這個年齡,還能保持頭腦清醒的,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他需要的接班人,就是一個能像他一樣的。」穎夜說。
「這麼說來你就是了?」小揚笑。
穎夜也只是笑了笑。
「喂,我說,大家都是老朋友了,還捆著我幹什麼,快放了我。」小揚嚷嚷。
「是朋友還和我計較這個,就先委屈你一下!」穎夜說。
「你到底想幹什麼?」小揚問。
「那個葉凡究竟是什麼來歷,你清楚嗎?」穎夜問。
「不清楚。」小揚說。
「他怎麼和小青扯上關係的?」穎夜又問。
「我怎麼知道。」小揚說。
「看起來應該不是我們當初那批人裡的吧?」穎夜說。
「應該不是,他的年齡比我們要小上一些。」小揚說。
「那你呢,你跟著他在幹什麼?」穎夜問。
「這還用我說嗎?我想你早該猜出我的立場。」小揚說。
「你也是烏鴉的人!」穎夜說。
「沒錯!」小揚大方地承認了。
「為什麼?」穎夜問。
「什麼為什麼?」小揚反問。
「你幫烏鴉,說白了也是叛變黃昏,這難道不需要個理由嗎?」穎夜道。
「當然有理由,我只是想早點退休罷了。烏鴉開的薪水高,我就幫他幹。反正我是不打算長久從事這工作。」小揚說。
「想退出黃昏,不是那麼容易的!」穎夜說。
「所以我在全力幫助烏鴉,他能成功,我的退休才沒有後顧之憂。」小揚說。
「這麼說來,我現在將要做的事對你太不利了。」穎夜說。
「可惜我也無力阻止你。」小揚說。
「你想阻止來著,可惜失敗了。」穎夜笑。
「我失敗也不代表你一定就能成功。」小揚說。
「不過有了你的幫忙,起碼葉凡他們那夥人不大敢輕舉妄動了。」穎夜說。
「如果他們還是有所舉動呢?」小揚望向穎夜。
「希望他們不要。」穎夜說。
「我是說如果。」小揚說。
「沒有如果,只有發生時,我才會去想答案。」穎夜望向他。
小揚也望向穎夜。穎夜雖然說沒有想答案,但小揚已經可以感覺出答案會是什麼。

葉凡聯繫到了烏鴉,說出了自己的計畫。
「這個計畫很有創意!不會是你想出來的吧!」那一端的烏鴉道。
葉凡望向劉青,這主意的確完全來自於劉青。但劉青向他一點頭,已是完全授權於他。於是葉凡也就毫不客氣地道:「當然是我想出來的。」
「是嗎,看來我一直小瞧你了。」烏鴉說。
「沒什麼,大家本來就不是很熟。」葉凡說。
「戲子死了,知道嗎?」烏鴉問。
「當然。」
「那好,現在起,你就是黑組副組長,這件事就由你來負責吧!可供你調派的人手,我會傳送給你,這些人絕對可靠。」烏鴉說。
通話結束,葉凡還有些茫然,望向眾人傻傻地道:「我是黑組副組長了!」
「恭喜,下面我們研究一下計畫細節吧!」眾人說著走開,根本沒把葉凡的話放耳裡。唯有五個手下,看到老大未動,也繼續一動不動地呆立著。

轉眼已過一個星期,立賓飯店的客房裡,小揚的手依然被銬著。但卻已從當初的身後移到了身前。房間裡「嘩啦嘩啦」響個不停,正熱火朝天的打著麻將。
「這把打完,剛剛好八十八圈!」小揚眉飛色舞地道。
「吱啦」一聲門響,穎夜推門而入,三名手下連忙要起身,卻被小揚攔住:「最後一把了,不要分心。」
「分心又能怎麼,打來打去都是輸。」一名手下臉色灰暗地說。三人沒有理會小揚,都起身和穎夜打著招呼。
「又輸了?」穎夜搖頭嘆息。
「不是又,是一直。」小揚說。
「早說過你們不要和他玩,這類玩意他從小就擅長。」穎夜笑道。對於三個手下都未做正事而在這裡打牌,他似乎絲毫不以為意。
突然裡面的房間一人衝出叫道:「組長,有發現了。」
「怎麼!」穎夜衝進房間去。小揚的三名牌友也有一人跟入,另兩人卻是留在原處,寸步不離小揚左右。
小揚唯有苦笑。七天了,自己雖然一點苦頭也沒有吃,但也一點逃走的機會都沒有。甚至一點情報也沒有挖掘到。葉凡那些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小揚暗自罵道。

「出什麼事了!」穎夜進了房間,望著幾名手下問道。
幾人臉上都是掩飾不住的興奮,叫道:「發現可疑的蹤跡了!」
「哦?」穎夜倒是表現得很平靜,慢聲問道:「在哪裡!」
一人運行著桌上的電腦。螢幕上是一張地圖,幾下點擊後一指道:「這裡,剛剛情報說有一行術者從這邊經過。根據氣息活動曲線分析,車內有一人的狀態極不正常,應該是受了重傷,所以我們懷疑就是烏鴉。」
「哦!」穎夜淡淡應了一聲。
「明指前輩留下的這技術真的很好用啊!」幾名手下擊掌相慶。但看穎夜的表情似乎並不怎麼興奮,於是抑制下了立刻開酒瓶子乾杯的衝動,向穎夜道:「老大,還有什麼問題?」
「有沒有繼續追蹤?」穎夜問。
「當然,追蹤器已經成功發出,一會就有信號傳遞過來了。」一名手下說。
話音方落,電腦發出「滴」的一聲,螢幕一閃,自動換上另一幅地圖,而地圖一個閃光的小亮點正快速移動著。「出來了!」手下叫道。
穎夜望著螢幕,略一沉思後道:「準備車子,全體人員出發,跟過去看看。」
「是!」眾人起身應道,立刻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動身。穎夜卻站在窗邊思索著什麼。
「組長,還有什麼事?」一名手下過來問道。
「叫大家都小心些,這很有可能是對方引蛇出洞的圈套。」穎夜說。
手下一怔,隨即點頭:「我知道了。」
正此時,穎夜手機突然響起,拿起一看,無奈地搖了搖頭,接起了電話。來電顯示的是葉凡,這傢伙沒事幹就會打個電話過來,有時一天三四個,弄得穎夜哭笑不得,自己這綁匪當得實在有些失敗。
「喂,穎夜嗎?忙什麼吶?」電話那頭的葉凡問。
穎夜沉默應對,他拒絕回答這種有時一天會被問三四遍的問題。
「叫小揚聽一下電話。」葉凡的口氣像是在扮家家酒。
「你有什麼事!」穎夜問。
「我看他死了沒有啊!」葉凡說。
這還算是個比較合理的要求,卻是葉凡第一次提出。穎夜走出房去,把手機遞到小揚嘴邊道:「是葉凡,你說兩句。」
小揚想也不想,對著電話吼道:「葉凡,你媽的,怎麼還不來救老子!」
穎夜抽回手機道:「怎麼樣,聽到了吧?很精神吧?」
「嗯,挺好,你告訴他,我會想辦法救他的,就這樣。」葉凡說完掛斷了電話。
葉凡的坦白讓穎夜一陣茫然。這傢伙眼裡完全沒有自己這個綁匪啊!
「組長,可以出發了。」幾名手下打點好一切,過來報告。
「嗯,先帶他下去。」穎夜示意兩名手下。
兩人把小揚揪了出去,穎夜望著餘下幾人道:「一路注意偵察,一旦發現跟蹤,格殺勿論。」
一名手下問:「是殺小揚,還是殺跟蹤的人?」
穎夜沉默了片刻後,緩緩道:「都殺。」

一行人離開飯店,分乘三輛車而去。
「其他人都通知到了嗎?」穎夜上車後立刻問道。
「通知到了。」一手下回答。
「氣息活動曲線的分析報告傳送過來了沒有?」穎夜問。
「正在傳。」手下回答。
穎夜點了點頭後問:「其他人位置分布如何?」
一名手下把手裡的電腦螢幕轉向穎夜,一邊道:「二隊和六隊距離目標最近,四隊更在目標移動方向之前,可以進行攔截。」
「分析報告傳送過來了!」一名手下叫。
「我來看!」穎夜接過對方的電腦。
「要不要攔截?」頭一名手下還在請示。
「不要。」穎夜在看完報告後才下令,「車裡都是高手,估計雲風和林俐都在其中。他們攔不住。還有,叫所有人不要跟太近,保持方向一致就行了,林俐的氣息靈敏度很可怕的。」
「明白!」手下應道。
望著螢幕上一閃一閃的移動亮點,穎夜暫時闔上了雙眼。
約兩個多小時後,突然有手下喊道:「目標停下了。」
穎夜立刻清醒過來,湊到螢幕跟前道:「在哪?」
手下一番搜索後回答:「目標現在的方位是A市東面約七十公里,一個叫朱家莊的村子。」
「搜一下這村子的資料。」穎夜說。
資料很快顯示到螢幕上。這實在是一個平淡無奇的村子,包括它的名字,如果不是搜索時注明了方位,將搜出多不勝數的相關資料──叫這個名字的村子實在太多了。
即便如此,最終能看到的資料卻令人哭笑不得。從網上獲取的唯一訊息,僅僅是這村子的方位而已。的確,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小村莊,在網上又能有些什麼資料?
「組長,這麼一個村子,我們這麼多車過去,很容易引人注目啊!」
「你說得沒錯!通知其他人散開,進入可觀測範圍後就立刻停下來,對村子形成包圍監視,然後等我命令。」穎夜說完,繼續緊盯著螢幕。螢幕上的亮點繼續閃爍著,卻已是一動不動。
車子繼續顛簸行駛,一個轉彎後,駛上了村間的土路,朱家莊就在這條道的盡頭。
「不要在路上走了,把車開到樹林裡去。」穎夜看到窗外路邊的樹林並不如何茂密,隨即吩咐道。
車子一轉進了樹林,又繞又顛地繼續行駛著。另外兩輛車也是緊隨其後。
「組長,這裡差不多了。」車駛了一會後,司機回頭道。
「好,望遠鏡!」穎夜伸手索要望遠鏡,起身將車頂的天窗掀開,探出身子後單手一撐,輕輕躍上了車頂。跟著手又一甩,一道繩索從袖中飛出,「嗖」一下竄上樹頂,牢牢扣在樹枝上。
手抓住繩索拉了拉,確認結實後,繩索突然收縮,穎夜的人立刻被拉向樹頂。空中輕巧地避過阻礙的枝葉,臨近樹頂時手腕一抖,繩索已經縮回袖子。藉著慣性手抓樹幹一個側翻,人已經穩穩落在上面。
半蹲著身子,舉起望遠鏡朝已經不遠的朱家莊望去。一眼就看到了村口路邊停著的一輛黑色廂型車,八成就是他們一路追蹤的目標。
正準備拉近鏡頭仔細看看情況,突然一行人從一邊房屋轉角後繞了出來,穎夜來不及拉近鏡頭看清模樣,對方已經悉數上車,車子隨即跟著發動起來。
穎夜一縮身子從樹上落下,從天窗鑽入車內。「他們走了,繼續跟進,通知其他人。」
發動汽車,繼續緊盯追蹤器,一名手下突然道:「他們原路退回來了。」
「先不要出去!」穎夜連忙阻住了正朝樹林外倒車的兩輛車。「引擎全都關了!」
顛簸的土路,無疑車的動靜也會比較大。穎夜等人注意著追蹤螢幕,漸漸耳朵裡都可以聽到對方汽車駛近的聲音。漸行漸近,跟著又漸行漸遠。
「出氣息掃描範圍,可以繼續跟進了。」一名手下匯報。明指這套氣息偵察設備的靈敏度超乎尋常,沒有哪位術者能靠人力達到這個程度。因此,運用這設備,不光可以確保偵察到敵人,反過來運用,就可以保證自己不在敵人的氣息偵察下暴露。
穎夜點了點頭:「通知其他組,繼續保持距離跟進,七隊留下,去村子打聽一下剛才他們在那做了什麼。」
「組長!」一名手下不立刻執行穎夜的命令,突然大聲叫著。
「怎麼?」
「剛剛的氣息掃描結果,車裡似乎少了一人!」
「拿來我看。」穎夜伸脖子過去看掃描報告。幾眼掃過後,怔道:「少了那個氣息狀態極差的人!」
「沒錯!」
「停車!」穎夜叫道,「叫兩個隊繼續跟,其他人保持原地待命。七隊停止接近村莊。」說著打開車門跳下車,指著後面兩輛車道:「你們都在這等,看緊小揚,不能讓他接觸任何東西,尤其是電腦!剩下的跟我來。」
穎夜帶著五人,一行六人步行接近村莊。
其他人都離開,唯獨留下了烏鴉,如此說來,烏鴉是被專程送到這個地方來養傷了。穎夜暗自慶幸,如果不是有了明指提供的這套技術,他怎麼也不可能在這麼一個小村子裡把烏鴉給找出來。
「我一個人進去就行了,你們在村路口埋伏等我消息,烏鴉敢藏身在這裡,村裡一定有他們的人。人多容易暴露。」
眾手下點頭,穎夜鑽出樹林,整理了一下衣物,緩步從村口走進。
此時正值午後。村口一家只開了一個窗口的雜貨店,老闆端著個飯碗扒在窗口呼嚕呼嚕地吃著。轉角路口的大樹下,幾個老頭圍在一起下象棋,此刻正在大聲爭執。
沒有人注意到穎夜突然出現在了窗口。這些人裡會不會有人是烏鴉的人?穎夜想著,打開了手腕上的氣息探測手錶。
穎夜戴的手錶和當初明指向葉凡介紹的正是同一款。雖說濃縮是技術的精華,但在這麼小的空間中施展技術,功率到底不如他們車載的那種大型系列。探測精度也就可以保證一個半徑兩公尺的圓周。
穎夜沒有將自己暴露在村口這些人的眼前,低下身閃到了那雜貨店的牆後面。
以穎夜的經驗判斷來看,如果要安插眼線,這個村口雜貨店的方位實在是再合適不過。靠著身後的牆,穎夜翻開了手錶。曲線顯示範圍內只有一人,當然正是那趴在窗口吃飯的。氣息微弱而又混亂,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普通人。
潛伏黑組擁有太多的普通人,就連副組長也是。在發現眼前這個是普通人後,穎夜反而覺得頭疼,這讓他吃不準這人會不會就是眼線。
可恨眼前這堵牆上連扇窗戶都沒有,讓自己無從觀察。略一躊躇後,穎夜縱身攀上了屋頂,伏下身子四下一望,心頭一喜,這屋頂上竟然開著一扇天窗。
找了一個從屋裡絕不能發現的角度,穎夜開始細細觀察。
室裡陳設簡單,幾個簡陋的貨架上堆著五花八門的生活用品,並無明確的分類。除此以外一張破舊的小方桌,一張破木凳,正坐在那人的屁股下面。那人專心於他的飯碗,對於屋頂上的異動似乎絲毫未察。
穎夜保持不動,耐心地等到他吃完飯,端著碗繞到貨架之後,隱約傳來沖手刷碗聲。水聲停止,那人再度轉回,拉過板凳坐在那方桌旁,靠著牆角,抄起桌面一本書便看了起來。
這個姿勢他保持了半個小時,穎夜就這樣盯了半個小時。
如果說這個人是眼線的話,穎夜都會替烏鴉覺得悲哀。從他開始看書起,他的目光再也沒有轉向過窗外。
穎夜嘴角一揚露了個笑容,一折身已經輕輕躍下房來。
周圍依舊沒有人,靜悄悄。這讓穎夜突然心生異常的感覺,這未免有些太平靜了吧?
想了想後,穎夜繞到了這排房後。這裡總算出現了房間的窗戶,穎夜一扇一扇地窺視過去,終於釋然。
村子會這麼安靜,是因為正好大家都在屋裡吃飯。穎夜看了眼時間,正是大眾化的午飯時間,那個雜貨店的老闆,吃飯是略早了一些。
穎夜重新回到村口,向牆外一瞧,一片空曠,連之前樹下下棋的幾個老頭都沒了蹤跡,估計也回家午飯去了。這正是自己行動的好時機啊!
穎夜一閃出現在村口,緩步來到了雜貨店窗前,敲了敲窗框,那專心讀書的讀者抬起了頭。
「拿包菸。」穎夜遞上錢。
「要什麼菸?」對方問。
「二十塊錢的隨便拿包。」穎夜給的是一張二十的整錢。
「沒有這麼貴的。」對方的語氣裡帶著惋惜。
「哦,那拿你這最貴的給我。」穎夜說。
對方將找的錢和菸一同遞到穎夜手中。
「再拿個打火機。」穎夜一邊嫻熟地拆開菸盒,一邊又甩回去一塊錢。
打火機拿到,點起一根菸後,穎夜問道:「我剛才有開車過來的幾個朋友,你看到他們朝哪邊去了嗎?」
「他們已經走了。」賣東西的人回答。
「我知道,我是問他們在村子裡時去了哪邊?」穎夜問。
賣東西的人抬手一指。穎夜點了點頭道:「謝謝。」
他絲毫沒有懷疑,一個連二十塊錢的香菸都沒有的地方,來這樣開車的一行人無疑地引人注目,就處在村口的雜貨店老闆,沒有理由不注意他們。
給對方留下一個笑臉後,穎夜快步離開,直朝那人所指的方向走去。
這裡同樣是一排房子,和村裡其他房子並無兩樣。
土牆,木門。門裡有寬大的院子,從這裡不可能用手錶探到屋裡的情況。這一排房子,共有八戶人家,烏鴉一定就在這八戶人家之中。
穎夜繞到了這排房的背後,果然不出他所料,這邊又有窗戶,看來這個村子的房間結構是完全一致的。
穎夜小心翼翼地掩飾好了氣息,重傷的烏鴉在這裡躲避,身邊不可能沒有高手相隨。其實他孤身過來,只是想先發現烏鴉的藏身之處,並沒有自大到認為憑一己之力就可以將烏鴉除掉。
穎夜這次沒有再去從窗戶窺視,而是靠在窗臺下面,直接用手錶來探測。
這氣息掃描並不是可以穿透一切障礙,但要越過這薄薄的兩扇窗並不是難事。穎夜一扇窗一扇窗地緩緩移過去,有時可以看到氣息的跳動,有時卻毫無指示。現下已經是第四扇窗,依舊沒有發現術者。
穎夜正朝第五扇窗移動時,突然身後門響,連忙回頭,正看到一人打開院門走了出來。

作者簡介: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3.3 HK$75.0
(9折)
HK$83.3 HK$75.0
(9折)
天醒之路07驚天一劍
HK$83.3 HK$75.0
(9折)
HK$83.3 HK$75.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