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照不宣03

出版社︰ 知翎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365659
作者: 蝴蝶藍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04-06
頁數: 400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3.3 HK$75.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本書特色:
《全職高手》、《近戰法師》、《天醒之路》作者蝴蝶藍最經典幻想作品。
葉凡為尋找父親,進入了神祕的「術」的世界,
從此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原來在現代,竟然還有一個真實武俠世界的存在!?

內容簡介:
為了躲避追殺,葉凡和葉蘋在嚴冰父母的帶領下,
進入神祕的國家術者在A市的祕密基地!
接受父親一身強橫氣息,卻沒有受過正常術者訓練的葉凡,
在基地當中不僅有基礎常識課程可上,
還有測試強度的實戰訓練設備可用!
可雖然嚴父嚴母對他們不錯,
他們一個是血色黃昏的新人,一個是出身葉家的殺手,
在國家祕密基地這種地方,實在不宜久留!

等葉凡好不容易逃出基地,新的任務又發配下來了。
為了拯救重傷的烏鴉,他必須潛入德林中學,
尋找一個名叫「明指」的神醫!
本想以他的年紀,裝個高中生那還不容易,
卻不想,組織給他的新身分,居然是進去當老師!?
媽呀,這種任務叫他要如何完成啊──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喂,葉凡,剛才那個女孩是什麼人?」嚴冰家已在眼前,嚴冰忽然張口問道。
「怎麼?你……啊,那什麼啊?」葉凡對嚴冰進行意會,並不言傳。
「那女孩長得蠻漂亮的嘛,身手也不錯。」嚴冰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
「有空給你細說。」葉凡拍了拍他肩,三人已到了門前。
嚴冰按下門鈴,開門的是嚴母。嚴冰也不管客人優先的禮節,自己先衝了進去。
「葉凡,來了啊!」嚴母主動打招呼。
「阿姨好!」葉凡顯得十分乖巧。
「咦,這個漂亮女孩……是你的女朋友吧?」嚴母已經看到了葉蘋。
「阿姨妳好,我叫葉蘋。」葉蘋的聲音顯得有氣無力。葉凡詫異,葉蘋的字典裡是不應該存在「怕生」這兩個字的啊,怎麼聽她的語調好像很羞澀?
兩人已經走進門來,屋裡開著燈,自然亮堂。嚴母突然一怔道:「葉蘋,妳受傷了吧!」
葉凡急扭過頭,嚇了一跳,葉蘋的臉色毫無血色。再看她胳膊上的傷處,血色殷紅,之前簡單的包紮根本沒能止住血。而她居然這麼若無其事地一道走來。
「快叫那個誰來。」嚴母對嚴冰道。
「誰?」嚴冰問。
「你看現在這裡有誰不在現場。」嚴母道。
「我爸!」嚴冰回答。
「恭喜你,答對了!」嚴母叫道。嚴冰轉身大叫「爸」,葉凡只覺得自己似乎又要吐血了。
嚴父穿著睡衣從房間鑽出,睡眼惺忪。看到葉凡,連忙打招呼:「葉凡,過來啦!」再看到初來的葉蘋,跟著繼續招呼:「喲,這才幾天,都帶上家屬啦!」
葉凡只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比葉蘋先昏厥了。葉蘋有氣沒力的,卻還顧得上回應:「暫時還不是啦!」
嚴父大笑,手點點葉蘋道:「小姑娘謙虛,我喜歡!」
殺氣,葉凡頓時察覺到殺氣,連忙回頭,卻不是葉蘋,殺氣來自於嚴母。
客廳裡各人都是高手,立刻察覺到不對。但以嚴父反應最快,立刻接上文進行轉折:「但也是有代溝存在!」殺氣蕩然無存,葉凡的頭更暈了。
「快過來看看,這孩子受傷了。」嚴母道。
嚴父連忙收起笑容,匆匆跑了過來。葉凡將葉蘋扶至沙發坐定,嚴父上前解開了她手臂上的簡單包紮,倒吸了一口涼氣。葉蘋手臂上的傷口有整整一圈,由於是被鎖鏈所束縛,此時裡裡外外衣服的不少碎片都混入傷口當中,血肉一團模糊。嚴父輕輕動了動衣物,已經引起葉蘋臉上痛苦的抽搐,面色凝重地道:「傷得不輕,必須去醫院!」
「醫院?以他們的處境,不大合適吧!」嚴母忽道。
「要不,就……」嚴父話說一半,直視嚴母。
嚴母似乎在猶豫,片刻後點頭道:「就這樣吧!」
嚴父回頭對葉凡道:「我先替她簡單處理一下,過會就去好好醫治!」
葉凡點頭,卻有些不明白兩人之間那朦朧的對話。
嚴冰給他爹拎來了藥箱,裡面也是和葉蘋那個差不多的裝備,嚴父幫葉蘋簡單料理著傷口。嚴母將葉凡拖到一旁坐定,表情嚴肅。
「阿姨,有事?」葉凡有些忐忑,上次來只是聽嚴父喋喋不休,和嚴母接觸還是比較少,此時還帶著一些拘謹。
「我們是什麼人你知道的吧?」嚴母忽然問道。
葉凡有些茫然,嚴母道:「其實不光嚴冰他爸是,我們全家都是。」
葉凡一愣,驚道:「妳也是特別調查員?你們全家都是特別調查員?」
嚴母回頭望著身後眾人道:「我怎麼聽著這孩子像在罵人啊!」
「是妳自己先這麼說的!」嚴父頭不回,手也沒停地道。
嚴母轉回來,笑了笑道:「沒錯,我們都是。」
葉凡繼續茫然,於是嚴母繼續說下去:「其實在國家而言,對於整個術界都是進行宏觀監視的。術者的存在對社會治安造成的隱患非常大,但想完全消滅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我們也只能想辦法限制他們不要太出格,讓他們知道並不能因為術者的身分就肆意地踐踏法律。葉凡,你殺過人沒有?」
葉凡頓時心慌,心道這一家子人絕不能拿常理來推測。表面對自己極好,莫不是柿子撿軟的捏,要拿自己來殺雞儆猴。但此刻又在幫葉蘋療傷,不像啊……
「和阿姨說實話!」嚴母的表情特慈祥。
「殺……過!」葉凡很艱難地道,「但都是誤殺!」說罷又很快地補充。
「殺過什麼人?」嚴母問,語氣依然慈祥。
「術者,想要殺我的術者!」葉凡道。
嚴母笑了笑道:「其實在我們的潛規則裡,術者與術者之間的糾紛,只要不牽涉到太多的常人,我們就不會追究。殘忍地說,你就算殺了一千個術者,如果沒有打擾到任何一個普通人的生活,那我們就會視而不見。」
葉凡驚嘆:「有這樣的人嗎?」
「有一個!」嚴母道。
「是誰?」葉凡好奇心起。
「你袖子裡這把匕首原來的主人!」嚴母道。
白牙!號稱殺手之王的白牙!明明一個已經結束了生命的老頭,但葉凡卻總是從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方式聽到他的名字。
「白牙作為殺手可以活這麼久,不是沒有原因的。功力自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他一直沒有觸犯到我們這條默認的準則,白牙一生行刺的,全部都是術者,沒殺過一個普通人!這正是他真正聰明的地方。好多術者就是因為過分觸犯這條準則,之後會在一些任務中失敗失蹤。其實都是由我們出面對他們進行了處決!」嚴母道。「而白牙從來不動普通人,這樣即使他殺的人引起了騷動,引發了報案等一類麻煩事,但這些普通的人與事根本對他構不成威脅。而一旦有我們這邊的人介入,查明對方的術者身分,此事基本就不了了之了。就像雙方已經達到了默契一般。」
「阿姨,妳對我說這個……」葉凡摸不清嚴母究竟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一時興頭就多說了,兩口子都這習性,上年紀了嘛!」嚴冰突然插話。
葉凡頓覺釋然,嚴母回頭瞪了嚴冰一眼,回過身來問道:「葉凡,我是想你明白這個規則,不要違背它。因為我和你叔叔都覺得你很不簡單。」
葉凡點頭,很是感激。
「那你究竟是做什麼的?」嚴母忽然問。
「我……」葉凡再度卡殼。
(*換字型*)「你是祕密武器,我不想太多人知道。」(*換字型*)
烏鴉的話迴響在自己耳邊,葉凡略一猶豫,最終道:「這個,不太好說……」總體說起來,烏鴉對自己也算不錯了,這次跑過來身受重傷,其實也是為了自己和小揚這事,自己也總該表現出來一些義氣了。
嚴母也沒有逼葉凡,只是點頭道:「我感覺得出來,這才幾天不見,你的氣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事又涉及到父親,葉凡只覺得更加不能說了。支支吾吾的開始結巴,感覺自己這也不能說,那也不能說,很有些對不起嚴家的意思。葉凡相信嚴家對自己沒有惡意,但這些事,並不只關乎自己一個人,葉凡只得守口如瓶。
嚴母又一次沒有強求,只是嘆息道:「孩子,你現在的處境你知道嗎?」
葉凡愣道:「什麼處境?」
「我們收到消息,葉家、血色黃昏的暗殺組、虛靈的清泠組,這三部分人都在追查同一個人,我們可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會是你。能引起這三大組織共同關注的,大概只有十年前突然失蹤的葉城吧!」嚴母道。
葉凡心中感慨,虎父無犬子,原來這話一點都沒有錯啊!
嚴母看到葉凡無動於衷的反應,問道:「為什麼會這樣,也不能告訴我們嗎?」
再不說點什麼葉凡都覺得說不過去了,於是道:「血色黃昏,大概是因為這白牙匕首;虛靈的人是因為前段時間許家的事;葉家……」葉凡看了一眼半昏迷狀態的葉蘋,沒說下去。這個說詳細了,又把父親給暴露了。
嚴母的眼睛此時一亮道:「許家的事我們正在調查,你能給我們提供什麼線索?」
葉凡感覺自己感恩圖報的機會來了,對於那個清泠葉凡的好感度無限降低,昔日許妍時代的一點交情早已經拋進記憶的深淵,此時十分願意努力地出賣她一把。
當下將許家之事前後大致說了一下,其中不乏一些自己的惡意猜想。
「葉凡,你的氣息水準非常高,但我聽嚴冰說,你的技巧方面似乎還很不足?」嚴母道。
葉凡望了嚴冰一眼,嚴冰向他親切揮手,被這個自己眼中的廢柴做出這樣的評價,葉凡的心情只有自知。但這是事實,葉凡只好羞愧地點了下頭。
「那個誰,傷處理得怎麼樣了?」嚴母突然回頭。
「差不多了。」嚴父應道。
嚴母抬頭看了眼時間,對葉凡道:「過一會才能走,我先去弄個早飯吧!」
葉凡悄悄溜到嚴冰身邊,小聲問道:「一會要去哪啊?」
「國家調查員在A市的祕密基地!」嚴冰道。
葉凡眼中浮現出無數科幻的場景,感嘆道:「太酷了!」
嚴冰連連點頭,道:「那可好玩了,我也好久沒去過啦!」
不一會,嚴父終於弄好了葉蘋的傷口,簡單包紮了一下後道:「這孩子失血太多了,居然能挺到現在,不簡單。體質和氣息練得都很好呢!我還沒見過這麼出色的女術者……」
此時嚴母突然端著早餐從廚房出來,嚴父視若不見,卻拍著嚴冰大聲道:「除了你勤勞智慧的娘!」
眾人吃過早飯,嚴母看了下時間後道:「差不多了吧?」
嚴父點頭:「我帶孩子們先過去。」
葉蘋一時是半暈半醒,早飯也沒吃。現在要她自己行走更是不可能的事,背負她的重擔自然是壓到了葉凡身上。「小心點,不要碰到傷處。」嚴父在旁道。
葉凡忽然想到,自己也是傷者啊!之前和那壯漢交手時,明顯感覺到傷口處有裂開的感覺,現在一想起來,立刻覺得隱隱有些疼痛。自己居然忽略了,這胳膊會不會廢掉,葉凡頓時魂飛魄散。但此時嚴家父子已經出門,葉凡只得連忙跟上,對嚴冰道:「我也有受點傷呢!」
「那正好,去了那裡找專業的醫生醫。說實話,剛才看我爸收拾,我覺得像看電影!」嚴冰道。
「什麼電影?」葉凡問。
「恐怖片加懸疑片!」嚴冰道。
幾人下樓,嚴父從樓旁車庫開出輛車,帶著三人上路了。車沒有如葉凡想像的開向什麼荒郊野地,而是直接駛向了市中心。而且不是一般的中心,是A市最中心的一個十字路口。市中心的標誌往往就是有一家百貨大樓。嚴父開車繞至樓後,被人將車攔下。
「送貨!」嚴父極其嫻熟地回答著,並向對方出示了個什麼東西。
車被讓行了,一路駛進,轉入了百貨大樓卸貨區的地下停車場。
停穩,下車。嚴父在前面帶路,葉凡背著葉蘋和嚴冰並肩而行,時不時打量著四周。一大早來送貨的人很多,卸貨區前排著長長的隊伍,四下東溜西竄的人也不少。嚴父帶路一直穿過人群,來到卸貨區背後的一排電梯前。在第三個電梯門打開後,走了進去。
這一排電梯全是寬敞的貨梯,有專門的電梯管理員。一行人踏入後,管理大嬸立刻不耐煩地道:「這是貨梯。」
「地下三。」嚴父道。
對方一皺眉,再次道:「這是貨梯,下去自己走樓梯去。」
「地下三。」嚴父依舊道。
「哎!你這人怎麼回事啊!」對方急了,「搗亂是不是?」
葉凡望著嚴父,嚴父不慌不忙,執著地道:「地下三!」
那大嬸忽然就閉上了嘴,關了電梯門,按下了B3的按鈕。電梯一晃,立刻直沉下去。
出了電梯,葉凡問嚴冰道:「剛才那是暗號?」
嚴冰撇撇嘴道:「其實連說三句『地下三』就行,他看人家是個女的,就故意多說幾句。」說完這句又降低音量道:「平時我媽管得嚴。」
但嚴父好賴也是術者,這降低音量不過是走個形勢,哪會真聽不到。當下回頭嚴肅道:「那是我尊重你媽!」
嚴冰繼續撇嘴。幾人現在所走的路寬敞得如馬路一般,卻不見一個人。葉凡回頭瞅瞅,看到身後的一排電梯問,遂問嚴冰:「這萬一誰真要送貨到地下三,那不是暴露了!」
「那就送他去地下三唄!」嚴冰道,「這其實是地下四!」
葉凡頓悟。
寬敞的大道越走越是狹窄,終於窄到只容兩人並排橫身通過。道路的盡頭,一扇窄門。嚴父站在門前片刻,門終於是緩緩打開。葉凡跟著進入,最後回頭望了身後一眼,發現門外那通道的燈在這一瞬間已經全熄滅了。
此時的四人已經不再寂寞,有兩人從一旁的小房間內轉出。葉凡可以感覺到兩人身上毫不遮掩的強烈氣息。「嚴教授!」兩人向嚴父行了個禮。
嚴父只是一點頭,道:「開門吧!」
「這兩位是?」對方沒有馬上動,而是望著葉凡和葉蘋。
「這個你們不方便知道。」嚴父道。
對方點頭,但隨後又道:「那得接受檢查。」
嚴家父子望向葉凡,葉凡愣道:「檢查什麼?」
嚴冰道:「通俗說法就是搜身。你身上的東西得拿出來,一會他們再交進去,否則一會你也過不了掃描。」
「那你們?」葉凡問。
「我們的東西都是註了冊的!所以掃描會無視!」嚴父解釋,之後又向那兩人道:「讓他們自己掏吧!」兩人點頭。
葉凡跟著他們進了小房間,嚴家父子跟在身後,葉凡開始摸口袋。
「截氣鐲!」第一樣東西已經引起對方的大叫。截氣鐲是現代科技與術結合的產物,看似就是一個手銬或一個環這麼簡單,實則是一件非常精密的儀器。
第二樣東西對方起初沒太在意,但細看了幾眼後,突然詫異地瞪著葉凡道:「黃昏版PDA!」這下連嚴父和嚴冰都有些驚訝。
第三樣東西對方沒怎麼在意,卻是嚴父吃驚地脫口而出:「血色紅衣使!」
「這個……難道是白牙匕首?」這次嚴家父子沒驚奇,但那兩人的音量明顯拔高。
待第五樣東西掏出後,對方肅然起敬。立正向葉凡行了個禮道:「兄弟原來是自己人,是打入黃昏的密探吧?兄弟是哪個部門的?哦,對不起,我不該多問的!」第五樣卻是當初謝明鈞的特別調查員證件。這東西對對方來說再熟悉不過了,一眼就已經認出,之後也沒打開看,直接就放過了。嚴父和嚴冰的眼珠更大了。
「咦,這個是什麼?」第六樣東西將兩人迷惑,怎麼也琢磨不透。葉凡哭笑不得:「那是我A市師大的飯卡。」
之後的鑰匙、銀行卡之類再沒引起什麼波瀾。眾人驚嘆加狐疑的目光打量了葉凡很久,這才把注意力轉向葉蘋。
葉凡去摸她的口袋,不料葉蘋清醒,突然一揮把葉凡手打開道:「別想趁機摸我!」
眾人暴汗,只聽得葉蘋說了句:「我身上什麼也沒有,幫我把耳環摘下來就行了。」說完又進入半昏迷狀態。
葉凡小心翼翼地去幫她摘耳環,聽得那兩人在議論:「這女孩的警戒心好高啊!」
檢查終於完畢,兩人給四人開了門。這才算是真正踏入了傳說中的祕密基地。就在進門的一瞬間,之前一路給葉凡留下的神祕感覺就蕩然無存了。
眼前一張張的辦公桌擺得也算整齊,但桌上亂紙紛飛,茶杯筆筒電腦電話,人來人往,大呼小叫,分明就像是個尋常辦公室,還是午休時候老闆不在特吵鬧的那種。但看到一行人進來後,辦公室裡立刻安靜下來,有人匆匆來到了嚴父身邊。
「先去醫療室吧!」待拿了門口那邊傳進來的一堆東西後,嚴父道。
看著葉凡將一件件東西重新裝入口袋,嚴冰在一旁感嘆道:「我一直以為你和我一樣,是一個表面上很隨意很平常的人;想不到你真的和我一樣,在尋常的外表下也深藏著這許多實力!」葉凡無言。
四人來到醫療室,看外表也和普通門診沒兩樣。但進了門後,葉凡才發現這間房間裡大大小小的各類醫療設備真是琳琅滿目。自己知道的全有,更多的是自己完全不認識的。
葉凡把葉蘋交給了過來的醫師,嚴父問他:「你哪裡有傷?」
葉凡褪去衣服露出手臂上的槍傷。果然之前打鬥又讓傷口繃裂流血了,嚴父招手又叫過來個人。槍傷算是對方經常處理的傷勢了,熟得不能再熟,三兩下就幫葉凡弄好了。
葉蘋的傷還需大治,三人先行離開,來到了嚴父的辦公室。嚴父道:「小凡啊!別的東西我就不問你了,但你那特別調查員證是怎麼回事,你得和我交代一下。」
葉凡將謝明鈞的事大致說了一下,嚴父道:「我看看證件。」
葉凡遞上,嚴父拿過細細看過,喃喃道:「似乎是真的啊!不過這人不是我們A市調查組的!」按下了桌上的一個按鈕後,嚴父叫道:「小王,進來一下。」
一個年輕人推門而入,嚴父遞過那證件道:「去查一下。」小王領命而去。
嚴父輕敲著桌面道:「小凡啊,我看你現在的氣息很不簡單啊!怎麼樣,有沒有實現我上次和你說的那程度?」
葉凡接收父親的氣息後,的確多次試過嚴父所說的技巧,卻一直沒能成功。此刻搖了搖頭道:「還沒有,技巧性的東西我還比較欠缺。」葉凡已經明白自己的弱處在哪裡。
「沒關係,這段時間你可以先待在這裡。如果你願意,接受一下我們特別調查員的系統培訓怎麼樣?」
葉凡眼睛一亮道:「那要多久?」
嚴父笑笑道:「我們的培訓都是從普通人練起,你的話當然就不用了,理論課就不用上了,直接去參加高級的實戰訓練就行了。」
葉凡有些臉紅,悄聲道:「我想聽一下最基本的理論課講些什麼。」
嚴父愣了一下後道:「你對那個好奇啊?行啊,想聽就聽吧!嚴冰,葉凡想聽什麼,你帶他去就行了,我會打招呼的。」
嚴冰大叫:「我靠,那些基礎理論課我可不聽。」
嚴父嘆息:「你就是這個樣子,不然怎麼會練出個這麼不倫不類的術出來!」
葉凡想起嚴冰的快打旋風,連忙趁機問道:「嚴冰的那術……」
嚴父連連搖頭道:「這臭小子沒頭沒腦,對氣息一點領悟力都沒有。他現在那玩意,是我特意為他想出來的辦法。」
「是什麼辦法?」葉凡問。
「你也看得出,他的氣息水準是相當低級了。氣息量非常有限。他手腕腳腕上的那四個護腕,其實是一個氣息濃縮裝置,是我經過精密計算,將他身體裡的氣息盡可能有效的集中在這四個部位。再加上嚴冰的身體練得還是不錯的,所以在格鬥時能夠以超出正常人多倍的速度出拳出腳。」嚴父道。
「這樣也很厲害啊!」葉凡道。
嚴父搖頭道:「人的正常活動,是以肌肉帶動筋骨。我們術者用氣息也是強化肌肉筋骨帶出更快的速度。但嚴冰這種方法,卻是直接以高濃縮的氣息強行扯動肌肉,達到更快的速度。這種戰鬥方法頻繁使用下去,我保證到不了三十歲他這手腳就要報廢。還有,他用這種戰鬥方式時必須摘去四只護腕,去除護腕後,凝聚氣息的效果最多只能持續四分四十六秒,這就是他的戰鬥時效。」
葉凡道:「這麼說來,嚴冰的問題就是缺少氣息罷了?你怎麼不想辦法傳點給他?」
「傳?」嚴父大笑道,「你以為是武俠小說嗎?傳內力?術者氣息更不相容。就算相同氣息,誰能有這麼高明的操作技巧!」
於是,葉凡又再次虛榮了一把。

作者簡介: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3.3 HK$75.0
(9折)
HK$83.3 HK$75.0
(9折)
天醒之路07驚天一劍
HK$83.3 HK$75.0
(9折)
HK$83.3 HK$75.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