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有鬼07

出版社︰ 知翎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352253
作者: 七麒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04-13
頁數: 368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6.7 HK$78.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本書特色:
◎不只鬼屋凶宅,還有各式各樣的靈異景點,絕對大呼過癮!
◎道家、佛家等各類手法的抓鬼驅邪,鬼魂超度!

內容簡介:
為了對抗那盤拘魂來下的棋局,
李一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此舉果然奏效,
魏老爺子終於親自上門,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
即便會危及性命,但百般猶豫的徐浪最終還是決定下場幫忙,
滿懷熱血地準備來一盤生死棋!

幾經廝殺,敵方陰陽師擺出五芒星陣法,
於是徐浪等人不得不與山童、犬神等式神對戰,
最終化險為夷,協助魏老爺子化解了此番危機。

然而令人驚喜的卻還在後頭,
知名導演竟找上徐浪,希望請他當鬼片的男主角!
徐浪既驚又喜地認真準備拍攝工作,
可意外,卻發生在其中一個拍攝地點──一幢廢棄的精神病院。
這棟因火災而荒廢的精神病院,讓徐浪和李一靈頭痛不已,
畢竟,一般的鬼還好對付,精神病鬼……究竟要怎麼對付?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敲門聲一起,我就一個箭步竄到門邊,索魂牌在李一靈手中,也沒什麼稱手的東西,攥了張黃符,等著對方破門而入,卻等來一句惶急的聲音,魏華鈞的聲音,還說帶他師父來了,那就說明對方沉不住氣了,拘魂起到了作用。
貿然開門還是有點不敢,萬一衝進來幾個人制伏了我和李一靈,把水盆給砸了,一切就前功盡棄了,可不開門,難道就這麼耗下去?我轉頭去看李一靈,卻見他把法壇上的黃布扯了下來蓋在水盆上,又貼了張黃符,把水盆藏在法壇下面,索魂牌對著水盆,對我點點頭,示意可以開門。
我還是不敢大意,站在門邊,深吸了口氣,拽開門往旁邊一閃,什麼事都沒有,門外站著三個人,都是身穿黑色唐裝,當中的一個老者看上去得有八十多了,身材高大,這個年紀了腰板仍是筆直,臉色有些蒼白,頭髮幾乎全白了,一雙眼睛卻亮得嚇人。
在他的身側,左邊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一臉哀傷,眉角向下,跟喪門星似的,倒是右邊的小夥子比較精神,三個人都直直地看著我,我也仔細地看了看他們三個,手裡都沒有東西,顯然不是來砸場子的。
「浪總,我是魏華鈞,今天陪師父到你這來,是想把誤會解開,你不請我們進去坐坐嗎?」
魏華鈞就是那個眉角下垂的中年男人,我見對方沒有惡意,老頭子又七老八十的了,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老頭子對我一笑,連句客套都沒有,邁著大步進了房間,坐到我搬到一邊的沙發,跟到了自己家似的,雙目如電掃了一下房間裡的布置,開口道:「法壇布置得很像樣!」
對於這句開場白,我很無語,敢情到這來是指點後輩來了?裝什麼老犢子啊!咱們現在是敵對方,用不著搞得好像很熟的樣子。
李一靈看到老人卻顯得很動容,雙手抱拳,對老人道:「來的可是發丘將軍,魏老爺子?」
「正是老頭子我,將軍什麼的別提了,那都是江湖諢號,現在就是個等死的老頭子,二位,咱們閒話也別說了,易風公司是我門下的公司,也是我把浪總定在恆昌大廈樓頂平臺上的,至於為什麼這麼做,我會給你們一個交待。」
李一靈再次抱拳,表示洗耳恭聽,我卻真納悶了,還真沒見過李一靈這個模樣過,走到他身邊,小聲問道:「這位老爺子是?」
「發丘派的當代當家。」李一靈回了句,發丘派!我愣了下,那不就是一幫盜墓賊嗎,發丘一派並不是盜墓小說中胡亂寫的,而是真有這麼一個盜墓的門派,發丘將軍到了後漢才有,又名發丘天官或者發丘靈官,其實發丘天官和摸金校尉的手段幾乎完全一樣,只是多了一枚銅印,印上刻有天官賜福,百無禁忌八個字,在掘丘者手中是件不可替代的神物,號稱一印在手,鬼神皆避。此印原型據說毀於明代永樂年間,已不復存於世。
發丘一派與摸金一派的手法接近,技術上稍微遜色,但比較注重眾人合作。古代經常以當鋪的朝奉,古董商等身分為掩飾。不輕易出手,偶爾行動多針對某些大型陵墓,是四派中唯一不忌諱與官方合作的一家。清代因為外族迫害,流亡海外,多活動於東南亞及美洲一帶,曾經在諸多大型古代陵墓發掘隊中發現過他們的身影。
發丘將軍行動多同時邀集多人,做好詳細計畫,對可能出現的情況做出應對措施。然後按部就班,依次進行。因此在掘丘過程中危險性最低。而麻煩多來自事後分贓保密等等程序,因此有所針對地產生了一連串規矩。
對於發丘派我知道的就這麼多,畢竟術業有專攻,抓鬼驅邪跟盜墓是兩個職業,怎麼都沒想到能見到發丘派的當家,怪不得對方有那麼大的本事,能把哥們耍得滴溜溜亂轉,一個傳承了一千多年的門派,至今還存在,流傳下來的祕術肯定是相當的厲害,何況他們是盜墓的,經常會在墓穴中找到些祕術的古本,會的自然多。
可一個盜墓的門派怎麼跟日本鬼子連繫起來了?還湊到一起下起了象棋,我有點納悶,不過魏老爺子到了我家,肯定會有個說法,李一靈很是沉得住氣,並沒有問什麼,可哥們沉不住氣啊,被擺在樓頂平臺當了三天的棋子,任誰也鬧心,開口問道:「魏老爺子,咱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為啥把我魂魄掠去,站在樓頂平臺當棋子?」
魏老爺子看了看我,眼神之中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應該還是有點愧疚的,沉默了半晌,對我道:「從頭說起吧,一切的緣由,都發生在日軍侵華時期。」
魏老爺子的語氣很慢,卻很快帶我進入了那個烽火狼煙的歲月。
一九三七年,也是民國二十六年,偽滿洲國康得四年,日本昭和十二年,七月七日侵華戰爭打響,日本人裝備優良,且早有準備,到了月底,天津和北平就全部都淪陷了。
日本人占領了天津和北平之後,開始搜刮各種奇珍異寶,祕密運往日本,很快日本人的活動就引起了江湖中人的注意,而當時發丘派的老當家,只說了一句話,發丘將軍被人叫了幾千年,現在我要當一回真正的將軍,發下令牌,讓全國的弟子跟收集寶物的日本特務機關周旋。
發丘一門千年的傳承,門下弟子有三百,都有祕術在身,跟日本特務的周旋中,很是占了上風,幹掉不少特務漢奸,搶救回來不少國寶,可一來二去的,日本方面老是失誤,也加強了警惕,在專門收集寶物的特務當中加派了不少日本陰陽師。
如此一來形勢逆轉,有了日本陰陽師的加入,雙方鬥得那就慘烈了,加上日本有軍隊,有槍,有勢力,發丘派在幾次搶奪國寶的對陣中,損失了不少好手,漸漸落了下風,日本的特務又開始張揚了起來,趁機偷運了不少的寶物。
在那個年代,有良心的不光是發丘一派,民間一些門派和祕術高手,開始加入發丘派,幻術、蠱毒、魯班、驅鬼……等等,跟日本的特務機關連場大戰,當年更是在一位強大的人物帶領下,直接幹掉了日本陰陽師的首領,安培小一郎。
受到了挫折的日本鬼子大怒,派了更多的人手來中國,不光是陰陽師,還有殺手和槍手,甚至特務機關可以調動兵力對這些祕密門派進行圍剿,在那個血與火的年代,許多傳承了千年的門派就這樣消失在抗戰中。
發丘的老當家在弟子的保護下,有驚卻無險,可門下弟子卻由當年的三百多人銳減到了只有三十多個人,但即使拚掉最後一兵一卒,魏老爺子都沒有放棄,隨著時間的流逝,戰場情況越來越明朗,抗戰也到了最後關頭,到了一九四五年,這一年美國參戰,扔下了兩顆原子彈,日本投降,但日本特務機關的手中卻掌握了一批相當珍貴的國寶,裡面不光有珍寶,還有一本當年張角的道書《太平清領書》。
相傳這本書乃是神人于吉所傳,裡面演說原始道教教義和方術。其卷帙浩繁,內容龐雜。大抵以奉天法道,順應陰陽五行為宗旨,廣述治世之道,倫理之則,以及長壽成仙、治病養生、通神占驗之術。還有辟穀、食氣、服藥、養性、返神、房中、針灸、占卜、堪輿、禁忌等等方術,同時,還重視符咒,最厲害的據說可以呼風喚雨,撒豆成兵,這樣一本書,要是被日本人帶走,被陰陽師學會,那是災難性的。
日本鬼子雖然已經投降,但還沒到正式的投降日期,這些特務還是想把最後一批寶物帶回日本,並把財寶隱藏在了現在的恆昌二期,以前叫喜良村的一間大戶人家裡面,周邊派了一個中隊的鬼子兵防守。
老當家得知這個消息,立刻派門下弟子給當地的駐軍長官報信,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遲遲沒有人來,老當家讓門下幾個弟子趁著夜色衝擊過祕密據點幾次,卻全都被日本軍人、特務和陰陽師給不聲不響的做掉了,老當家知道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或許天亮寶物就會轉移,在軍隊和陰陽師的保護下,發丘派剩下的這點力量,根本留不下這批珍寶。
無可奈何之際,老當家當機立斷,決定用陷山之術,把門中所有的弟子召集到一起,開始跟地老鼠一樣地在地下挖起了地道,並在那戶人家地下打了個十公尺的深坑,只要最後一擊,就能把整個房子陷落到地下。
老當家擔心房子陷落之後,鬼子兵有時間再挖出來,找來會蠱術的師父,在自己的身上下了蠱毒,要用自己的身體封住整個房子,做完這一切,在老當家的一聲令下,藏著珍寶的房子整個陷落到了地下。

故事講到這,我聽得是熱血沸騰,但有兩個疑點不問不快,開口問道:「老爺子,聽你的意思,用陷山之術時間並不長,幾個小時就把地下給挖空了,就算你們有能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挖出個十公尺的大坑,那些土呢?去哪裡了?對方不可能一點都感覺不到吧?還有,老當家以身當蠱,的確夠悲壯,可就算是整個房子陷落下去,難道周邊的鬼子兵不會再把裡面的東西挖出來?」
魏老爺子聽完我的兩個問題,傲然地看向我道:「發丘一派傳承了千年,幹的就是地下的活,當然會有兩手祕傳的絕活,陷山之術就是其中一種,至於土去哪了,那是本門的祕術,就不跟你詳細說了,至於你說的第二個問題,老當家也早就布置好了。」
「當年的我,十五歲,是發丘一派最年輕的弟子,當天也是在地下挖了三個時辰土的,洞挖完之後,老當家讓弟子趁天色未亮之際,用法術聚集附近的孤魂野鬼,而他本身中了蠱毒,封住了整個房子,他在,蠱毒就存在,有人靠近房子就會中毒,要是鬼子撤了,趕緊填土,埋了房子,也就保住了房子裡的珍寶和《太平清領書》。」
老人說到這,眼眶有些紅,似乎又想起了當年的情形,聲音也低沉了許多,見我點頭,繼續道:「老當家囑咐後代一定要守住這些珍寶,我們出了地洞,老當家陷了房子,再也沒有出來,周邊的鬼子兵聽到動靜趕過來,我們也施展完了祕術,當天夜裡,鬼哭狼嚎,陰氣陣陣,有幾個鬼子兵驚叫地下去救人,立刻沾染了蠱毒,當場身死。」
「周邊的鬼子兵都是些軍人,他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見到房子突然塌陷,迷信的覺得是鬼神作怪,而下去的鬼子兵無一例外中了蠱毒慘死,又有許多孤魂野鬼出現,也就沒有人下去了,甚至覺得這個地方遭到了詛咒,何況鬼子已經投降,就等待後續的安排,誰也不願意再去送死,後撤到了別的地方,而我們就趁這個空檔,用土把整個塌陷的房子埋了起來。」
「當年為了保守據點的祕密,村子裡的人被鬼子殺得差不多了,所以知道這件事的人沒有多少,而我們為了保住這批國寶,同樣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接下來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解放了,我們發丘一派卻一直守著這些珍寶,幾十年過去,我甚至覺得不會再有事情發生了,那就讓這個祕密永遠地保留下去吧,待後世子孫發現,挖掘,也算是留下一份遺產。」
「三年前這裡突然被人買了下來,並且要開發建地,倒也沒什麼,畢竟時過境遷,恆昌一期的建設我並沒有太在意,因為離當年的那個房子距離很遠,但我沒有想到二期緊跟其後,把當年的房子包括在了裡面,這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老了,已經八十多歲了,但我仍然謹記老當家當年的話,要守住這裡,守住這些珍寶,於是我來到了這裡,看到一期的恆昌大廈,我就知道對方是有備而來的,恆昌大廈外觀像是一把尖刀,為的就是抵制二期房子裡面的煞氣。」
「顯然有人知道房子的事,知道裡面有珍寶,在我的調查下,果然是日本的財團出手了,並且已經把二期整個圍了起來,開始建設,甚至動用機器挖掘那個房子,於是我出手了,把所有的弟子都召集來,跟對方很是鬥了幾個回合。」
「對方的手段很強,是日本陰陽師一脈,主持的是佐藤江山,當今日本最著名的陰陽師,這種情況下,我立刻派人通知了相關部門,可不知道佐藤江山用了什麼手段,沒有人管,也沒有人查,反而正常地開發了下去,照這個樣子,地下的珍寶被偷運出去恐怕就是個時間問題,於是我也使出了手段,用祕術鎮住了那個大坑。」
「就在我準備好要跟對方狠鬥的時候,佐藤江山找上門來,很客氣地告訴我,他來的目的,就是那個房子,但他的目的不是珍寶,而是裡面的人,他說裡面的日本軍官中,其中有一個是來華的陰陽師,是他的爺爺,他的爺爺是為國而死,他的要求是帶他的爺爺和其他日本人的屍骨回到日本,供到神社當中,希望我能網開一面。」
「我當然不會答應,當年為了抵抗侵略多少前輩死在了日寇手下,既然你能來侵略,還想屍骨還鄉?我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何況我知道佐藤江山的目的,並不是什麼他爺爺的屍骨,他真正的目的還是那批珍寶,不客氣地說,那批珍寶價值連城,無可估價,只不過,當年被悶死在房子裡面的鬼子,真的變成了鬼,並且煞氣十足。」
「那些珍寶同樣沾染了被悶死鬼子的煞氣,甚至那些鬼子因為珍寶而死,能夠依附到珍寶上面,這些基本上成了煞的日本鬼子,一旦被放出來,害處之大不可想像,不光是對附近周圍的百姓有影響,我想佐藤江山也沒有把握壓制得住,何況還有老當家身上的蠱毒,所以坑是挖了,但他卻挖不出來裡面的珍寶。」
魏老爺子說到這,情況基本明朗了,但我還是不理解他和佐藤整出個棋局是什麼意思,好奇問道:「老爺子,你做的事,我是相當敬佩,既然你跟那個叫佐藤的陰陽師彼此有顧忌,互相使出手段就行了,擺出這麼個棋局做什麼?」
魏老爺子沉默了下道:「佐藤買通了一批人,對於這裡的事無動於衷,此事太隱祕離奇,說出去也不會有人信,而且人家是合理開發,手續齊全,我只能是暗中動用所有的力量來對付他,佐藤也需要時間想出辦法解開這個局,不得不穩住我,所以他的提議是不如雙方下一局棋,他用快成煞的鬼子兵陰魂為棋子,我這邊需要用自己的弟子生魂做棋子,每天只落一子,來一場對決,來解決雙方都覺得棘手的事,如果他輸了,他立刻回到日本不再挖房子,如果我輸了,必須保持沉默,不再管這件事。」
「老爺子,跟他下什麼棋啊,直接調集人手,暗中幹掉這些鬼子不就完了?」
魏老爺子苦笑道:「調集人手?經歷了幾十年前的那場動亂,現在這個社會還有多少人懂陰陽術?就算有人懂,又有多少人願意跟日本的陰陽師以命相搏?只有我發丘一派,我門下弟子雖然不少,可要防止佐藤破解了房子的蠱毒和煞氣偷摸帶走珍寶,不得不派出人手監視,還要擺下棋子。」
「徐浪,明白跟你說了吧,這局棋對佐藤有利,對我沒利,他用陰陽術將悶死的鬼子陰魂召喚出來,當成棋子,殺死我的門人能散解鬼子身上的煞氣,而我卻是用活生生的人命在往裡填,就算殺死了快成煞的鬼子兵,那也是得不償失,殺了一個成煞的鬼子兵,那埋在地下房子裡面的煞氣就減弱一分,挖掘珍寶危險就不那麼大了。」
「我不知道吃虧嗎?可我也需要時間,去找能夠幫助我的人,否則珍寶就會被佐藤江山帶走,老當家的血和我們的血都將白流了。」
聽到這我也是熱血沸騰,感覺胸口有些堵得慌,一場七十年前的戰爭,一群盜墓賊的抗日傳奇,竟然延續到了現在,境遇卻彷彿絲毫沒有改變,仍然是用自己的熱血,自己的能力,去抵抗,去守護,而那些賣地的人呢?他們又在幹什麼?
可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會把我牽扯進來,問道:「老爺子,我很敬佩你,以前的事咱們就不說了,我不明白你把我扯進來幹什麼?我就是個網路綜藝的節目主持人,不知道內幕,也沒什麼本事……」
魏老爺子看著我沉聲道:「徐浪,把你扯進來也是不得已,發丘門下人已經不多了,就連魏華鈞的兒子魏虎,那麼小的孩子都親自上陣了,我能求到的,找到的人都來了,本來也能勉強湊夠一局棋,可前些日子,佐藤下暗手殺了五行門的齊雲,我缺了一個棋子,再也找不到人手了,恰巧看到你的節目,我能看出來你是道門傳人,有些道行,何況你的八字是最好找的,就暫時讓你替上了,這場棋局,我們輸不起,不管是名義上的,還是實際意義上的。」
「徐浪,我的籌碼沒有那麼多,也沒有佐藤那麼有錢,那麼有勢,只能將計就計,藉這個棋局跟他周旋,你要知道,這局棋裡我為將,他為帥,只要我能幹掉他,事情也就解決了,現在你能明白我的難處了嗎?」
「不瞞你說,先前我想只用你當一兩天的棋子,而現在我還是沒有找到能代替你的人,明天晚上的十二點,將是最後的決戰,我估計佐藤想出了辦法解決蠱毒,約我進行最後的棋戰,無非是想借我的手,更多消除鬼子兵身上的煞氣,而他也利用鬼子兵,盡可能的殺害我門下弟子,這樣,我們就沒能力阻止他取箱子裡的珍寶,所以勝負在此一舉了,我來這裡,就是想告訴你真相,更想跟你說,如果你不願意當我棋子,也請你把我的兩個門人的生魂放了,我實在是不夠人手了!」
魏老爺子像是又蒼老了幾分,聲音中帶著無奈,聽得哥們很是心酸,放人肯定是要放的,可讓我繼續當棋子,我卻很猶豫,不是小猶豫,而是大猶豫,內心很抗拒,不是說哥們不愛國,就像魏老爺子說的,我幹掉鬼子兵的陰魂等於幫佐藤江山解決麻煩,鬼子兵幹掉我,還是等於幫佐藤江山解決麻煩,這筆帳怎麼算怎麼不划算。
而且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小白領,這麼重的擔子……其實說白了,就是不想去送死,魏老爺子顯然看出來了,對我道:「不勉強,放了我的門人,我不會再用你。」
魏老爺子的話我當然信,人家畢竟是一派當家,發丘派就算是沒落了,也是底蘊深厚,要真跟我和李一靈過不去,不見得不是對手,何況魏老爺子決戰前夜能到我家來親自解釋,而不是用強,已經說明了一切,可要說不去,我這心裡怎麼還有點不好意思呢?

作者簡介:

 七麒,男,現居河北石家莊,2013年開始在起點中文網創作小說,目前已累計創作四百余萬字,作品風格走懸疑靈異風,代表作品有《鬼宗師》《與鬼廝混的日子》《星期五有鬼》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