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有鬼09

出版社︰ 知翎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352277
作者: 七麒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05-05
頁數: 368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6.7 HK$78.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不只鬼屋凶宅,還有各式各樣的靈異景點,絕對大呼過癮!
◎道家、佛家等各類手法的抓鬼驅邪,鬼魂超度!

星期五有鬼和驚魂一嚇的鬥鬼大賽,正式開始!
徐浪本是信心滿滿,憑他們的班底,
再怎麼樣也不可能輸了比試,
可命運就是如此捉弄人,當輪到他浪總出馬時,卻變故突生,
本要召喚吳老六出場的,沒想到來的卻是馬老星君!

馬老太太剋盡一切的本事可是一等一的,
於是在晦氣的影響下,現場竟突然出現了凌遲鬼,
害得他們不僅只能倉皇結束比試,
還要前去解救被凌遲鬼上了身的韓國道士。

可更麻煩的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正當徐浪一邊忍受霉運,一邊絞盡腦汁,
苦惱著該如何送走馬老星君時,
又發現小青竟招惹了國外的吸血鬼……?!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粉絲見面會後的第三天,我收到了驚魂一嚇的郵件,約定三天後在東南的小倉山北坡比試,時間是午夜子時,也就是十一點,對於驚魂一嚇選擇小倉山北坡,哥們並沒有多驚訝,因為這個地方實在是太適合鬥鬼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很多地方都有所謂的墳圈子,或許是一塊荒地,或許是一塊山坡,約定俗成的死了人都往那埋,小倉山北坡就是這麼個地方,由於離城市比較遠,至今也沒有規劃,現在還有人死了偷偷往那埋。
死人的歸宿,也就成了活人的禁地,所以小倉山不像別的山樹木被砍了個差不多,相反由於大家都忌諱,那的樹木仍然保存完好,樹林成蔭,就更增加了一份陰森,因此也增添了許多鬧鬼的傳聞。
為了防止驚魂一嚇在小倉山動手腳,我和李一靈特意去了一趟,走在北坡上面,墳包是一個接一個,新起的磚墳和老舊的殘墳彼此交錯在一起,一點規律都沒有,轉了幾圈,也沒發現驚魂一嚇有動手腳的地方。
「小哥,驚魂一嚇有那麼大的把握,肯定不是召喚北坡上面的孤魂野鬼,會不會是隨身帶著家養的鬼?跟日本的式神一樣,弄出來跟咱們比試?」
「八九不離十,韓國和日本自古就是冤家,冤家歸冤家,來往得也比較多,還被日本作為殖民地占領過,留下點陰陽術也很正常,韓國人又喜歡把什麼都當成自己的,應該會養式神,沒準召喚出來的就是這麼個東西。」
李一靈跟哥們想得差不多,我有點不理解的是,都隨身帶著鬼了,幹嘛非得找個野墳圈子鬥法?仔細一琢磨就明白了,韓國人的貓膩我們能看出來,觀眾看不出來啊,只要在這地方作法召喚出來了鬼,觀眾就會認為他們本事大,把小倉山最厲害的鬼招出來了,他們也就更能臭屁了,顛倒黑白是驚魂一嚇的老業務了,還不是隨便他們說。
即使知道田忠孝父子打什麼主意我也不多擔心,李一靈找的大鬼肯定不簡單,再加上個吳老六,簡直就是把臉湊過來讓我們打,既然如此,哥們還客氣個啥,狠狠地打唄。
從小倉山回來,我和李一靈又準備了兩天,到了約定的日子找張鑫借了個大巴,接上魏老爺子,帶上要看熱鬧的人,呼呼啦啦地裝了一車,還有點裝不下的意思,加上直播車,陣勢相當的浩大,愛琳娜的T恤已經做好,大家都穿了印著星期五有鬼字樣的T恤,打著小紅旗,跟鄉下旅行團似的。
什麼事都得搶個先機,鬥法更是如此,天一擦黑我們就開車奔小倉山而去,九點多鐘就到了,來得算早的了吧?可人家驚魂一嚇來得更早,估計是上一次被我們搶了先機搞得很被動,早早就來了,看他們的架勢,井井有條的,起碼早來了兩個小時。
雙方約定的地點在北坡下方一塊比較平坦的地方,車能直接開進來,足球場大小,這地方風水比較險惡,屬於凶煞之地,一直沒人占,也不長草,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墳頭,是個鬥法的好地方。
今天晚上沒有月亮,挺陰森的,不過來的人實在太多,我這邊來了六十多個,對方更邪乎,來了差不多一百來號人,開了兩輛大巴。驚魂一嚇是有備而來,生怕拍攝不順利,用大巴士的燈光照射要鬥法的那塊平地,卻不是白晃晃的,而是在車燈上罩上兩個套子,強烈的燈光變得柔和,百多個粉絲都坐在小馬紮上,戴著驚魂一嚇的帽子,前面是拍攝的工作人員,很有秩序。
我們這邊準備得沒那麼充分,誰能想到車燈要戴罩子啊,臨時找也來不及了,何況哥們這邊的大巴士燈是朝對方直射過去的,更沒什麼心理障礙了,心安理得地把車停好,大家就亂哄哄地下了車,隨便找地方坐。
大家亂七八糟地坐了一地,跟殘兵敗將似的,形象上有點不好看,羅越急忙招呼大家坐得整齊點,這時候對方來了一個人,強烈要求我們把車燈的光芒整暗點,人家都開始拍攝了,這點要求不答應就有點無理取鬧了,沒辦法只能是找了兩件衣服蓋上,算是緩解了強烈的遠光。
雙方都坐好了,留出了中間的空地,可時間還早,田忠孝父子和三個老泡菜還沒來,我們倒是顯得有點心急了,而且人太多了,陽氣就顯得充足,附近陰森的感覺破壞了乾淨,知道的我們是來鬥法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開篝火晚會呢。
「浪總,咱們來早了,田忠孝爺倆都沒出現,你和小哥在這晃蕩,丟分啊,不如你倆也上大巴上等著,省得你倆好像晚輩等長輩一樣地傻站著。」
國人講究的就是個面子,這個面子不能栽,我琢磨了一下,對風清揚道:「我和小哥去大巴上等著去,你弄點節目出來,也別乾站著,讓六六現在就開始拍攝,直播,現場的一絲一毫都別落下,對了,不行你找個歌,讓咱們這邊的人唱唱,提高一下士氣。」
「浪總你就瞧好吧,這裡有我和羅越,一定給你辦妥妥的,你跟小哥在車上看著就行了。」
風清揚說得鄭重其事的,從來沒這麼著調過,哥們也就放心地跟李一靈上了大巴,抻著架子等田忠孝父子出現再下車,車上茅山妹子,魯班術妹子,明拉和張志新,愛琳娜也沒有下車,正聊天呢,見我和李一靈上來,問道:「現在就開始了?」
「沒有,田忠孝爺倆沒出現,我和小哥懶得在外頭等他,何況有魏老爺子坐鎮,出不了什麼亂子,我倆就上來待會,你們聊什麼呢?」
「也沒聊什麼,就是聊了聊你和小哥前途,浪總,這次的事鬧騰得不算小,可你們公司愣是連個攝影師都沒派出來,任你們自生自滅,有點讓人齒寒,張導說,不如大家湊點錢,自己搞一檔靈異節目,開發個靈異的APP,你和小哥就能自主了,我們入股,你們掌控,比給你們公司幹強。」
話是愛琳娜說的,她有點心疼我們哥幾個了,其實哥們心裡也不舒服,公司的做法也讓我有點傷心,可給人打工就是這麼個命,趙興能把直播車借給我,都算是對得起我了,想要援助,出錢出力,根本就沒可能,哥們為了星期五有鬼,經歷了多少生死一線,最後也就落個沒下場,我和李一靈也商量過這事,打算多掙點錢,以後自己幹點啥。
真沒想到愛琳娜她們幫我想到了,說不感動是假的,我對大家道:「我和小哥也商量過,就是囊中羞澀,也不能老是仰仗著你們,這件事咱們以後再說,還是先把眼前這關過了,就算真不在星期五有鬼幹了,也得有個詳細的計畫……」
剛說到這,我就聽到外面風清揚的大嗓門喊了起來:「來來來,哥們們,姐妹們,時間還早,兩個小時呢,傻坐著怪冷的,咱們搞點節目,正戲之前搞搞氣氛,為了歡迎韓國友人,大家來合唱一首阿里郎助助興,我起個調,大家一起唱啊。」
「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呦……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呦,預備唱!」風清揚孤苦狼嚎地起了個調,可誰會唱啊,你要說唱個神話什麼的,大家都會,阿里郎那都是老古董的東西了,壓根就沒人會唱,果然,我們這邊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風清揚,他扯著脖子喊,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呦……
然後我就聽到陰風一刀斬對身邊的洛莎道:「這位就是浪總請來的逗比吧?果然名不虛傳!」
我剛想喊風清揚回來,別在那得瑟,讓他起個團結就是力量唱唱,這當口,從對面跳出一個韓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來,也是身上穿著修身的道袍,用蹩腳的中文道:「還有兩個小時比試才開始,大家待著也是待著,不如雙方派個人出來,露上幾手,作為開胃菜,給在場和電腦前的觀眾們瞧瞧。」
我驚訝地看著那個韓國道士,沒想到還有這麼一齣,對方肯定是事先商量好的,正戲上演前,先讓幾個小輩出來挑戰,看看我們的實力,要是贏了我們,當然是好事,說明韓方的道術的確有獨到的地方,如果贏不了,事先也說了就是個開胃菜,就是個小插曲,也不丟人。
對方的道法不說怎麼樣,這算盤打得可是夠精的,前幾次跟田忠孝父子碰面,一直是我們哥幾個,除了魏老爺子,他們就沒見過別的人,而魏老爺子身分特殊,絕不會跟晚輩動手,小青沒來,我和李一靈等待正式比鬥不能上場,覺得勝算很大,肯定是想先給我們來個下馬威。
驚魂一嚇絕對沒有想到,我們這邊,還有茅山妹子,明拉,魯班術妹子,宿擎天,外面的人群裡,還有幾個七星命局的哥們,人手那是太夠了,對付他們太綽綽有餘了,於是哥們微笑著看向了茅山妹子。
甭管是不是賽前的開胃菜,我都不想輸,最好的人選就是茅山妹子,茅山術博大精深,種類齊全,茅山妹子又是親傳,怎麼都不應該輸給一個韓國來的小蝦米,就算輸了,茅山妹子不過是個還在上大學的女孩子,並不多丟人,但茅山派肯定接受不了,那麼大個門派,直播中輸了,你猜茅山的弟子會不會鬧心?
不管輸贏,只要茅山妹子站出來,最後贏的都是哥們,所以我就看向了茅山妹子,茅山妹子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笑呵呵道:「浪總,你是想讓我第一個跟他們鬥鬥?」
「鬥鬥,祝妳打頭陣順利。」彼此之間生死都一起闖過,就沒那個必要客氣,何況這丫頭已經躍躍欲試了,也不推辭,豪爽道:「浪總信得過我,那就鬥鬥,不過,我要是輸了,浪總可別怪我。」
「妳要真是輸了,我和小哥替妳報仇,快去吧,人家都等得不耐煩了,妳再不出去,風清揚該搶頭陣了!」
我話一出口,茅山妹子就從大巴上跳了下去,對那個韓國的年輕道士,喊道:「茅山弟子蕭影凌來會會韓國的道友!」茅山妹子穿著一身運動裝,反手桃木劍,右手還拎了個小小的符袋,那是相當的英姿颯爽,她一出現,我方啦啦隊立刻掌聲響起。
韓國道士沒想到要跟他比試的會是個女孩子,有點不知所措地出了下神,茅山妹子卻朝他走了過去,到了十步左右的距離停住,韓國道士見茅山妹子不像是開玩笑的,開口問道:「妳想比試什麼?」
「遠來是客,比什麼任你挑!」茅山妹子這句話太霸氣了,我方啦啦隊掌聲繼續響起,個個都伸長了脖子等著看戲,韓國道士卻有點拿不定主意了,退了兩步跟身後的一個道士嘀咕了幾句,又站回來道:「跟女孩子動手動腳實在是太難看了,我們比勾魂如何?」
茅山妹子朗聲問道:「怎麼個比試法?」
「妳我遙對相坐,用道術去勾對方的魂魄,誰的魂被勾了,誰就輸了。」
我以為茅山妹子出戰,兩人得桃木劍,黃符的朝著對方招呼,沒想到韓國道士比鬥的方法還挺人性化,也比較文明,不過勾魂可比起劍對劍符對符的難度更大,畢竟都是修煉的人,神魂穩固,何況誰也不知道對方的八字,全憑自己的本事,用法器、符籙、手訣、咒語,去勾動對方的神魂。
哥們手裡有范八爺的索魂牌,勾魂神器啊,只要到了茅山妹子手裡,怎麼也輸不了,茅山妹子那麼聰明,我能想到她也一定能想到,藉著商量的機會,回到車裡,哥們把索魂牌給了她,一切搞定。
沒想到茅山妹子盤膝就坐下了,都沒朝我這邊看一眼,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那哥們就繼續看下去吧,茅山妹子一坐下,單手捏訣,口念咒語:「太微玄宮,中黃始青,內煉三魂,胎光安寧,神寶玉室,與我俱生,不得妄動,鑒者太靈,若欲飛行,唯得詣太極上清,若欲饑渴,唯得飲迴水玉精。都畢也。 」
茅山妹子先念了個安神的咒語,把桃木劍放在前面,劍尖對著韓國道士,做完這一切,從符袋中取出一張黃符,問那個韓國道士:「可以開始了嗎?」
韓國道士也盤膝坐下,修身的道袍站著挺帥,盤膝打坐有點趔襠,姿勢不是那麼自然,扭動了幾下,終於算是坐穩當了,也學著茅山妹子把桃木劍放在身前,開始一邊捏訣,一邊念誦咒語,然後對茅山妹子道:「可以開始了!」
話音剛落一道黃符就朝茅山妹子激射而來,看樣子是打算來個出其不意,韓國道士也不傻,從茅山妹子捏訣的手法中就看出來這丫頭不簡單,不敢托大,可也太不要臉了,畢竟是個女孩子,不讓讓也就算了,竟然搶先出手了。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棒棒無敵了都,棒棒一出手我方啦啦隊立刻就有人破口大罵棒棒無恥,一句話還沒罵完呢,黃符到了茅山妹子桃木劍跟前,那平放在地上的桃木劍突然直立了起來,劍尖對著黃符刺出一劍,「啪!」把韓國道士的黃符刺穿。
這一手太帥了,跟魔術似的,尤其是桃木劍豎起的一刻,還發出嗡一聲震顫的聲響,頗有點奪人心魄的意思,還沒等我方鼓掌,茅山妹子就來而不往非禮也了,一道黃符同樣朝著韓國道士激射而去。
「元始上真,雙景二玄,右拘七魄,左拘三魂,令我神明,與形常存。」咒語聲中,黃符活物一樣的靈動,韓國道士臉色變了一變,見黃符來得急,手忙腳亂地拿起地上的桃木劍就朝黃符上刺。
看到這一幕,不光是我知道茅山妹子贏定了,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茅山妹子贏定了,實在太明顯了,人家茅山妹子的桃木劍刺你黃符,都沒動手,你倒好,沒那個道行,動手抓起桃木劍再刺黃符。
手握桃木劍刺黃符,還沒刺著,茅山妹子甩出去的這道黃符簡直了就,跟活的一樣,到了韓國道士眼前,桃木劍剛刺過來,黃符在空中一翻,懸浮在韓國道士右側,距離兩公尺左右,我都替韓國道士覺得難受了。
一張黃符,就在身側,卻不敢動手去對付,因為還正對茅山妹子呢,對付黃符,茅山妹子就會趁機偷襲,可不對付吧,說不準什麼時候黃符就偷襲了,黃符如此靈動,讓我十分驚訝,扭頭問魯班術妹子:「這一手是妳教給蕭影凌的吧?」
「我倆是從小的朋友,我教過她魯班術,她也教過我茅山術。」魯班術妹子很開心地說,顯得很驕傲,大有好閨蜜一輩子的得意勁,所以說有個好閨蜜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啊。
就在我感嘆之際,茅山妹子接連出手,朝著韓國道士甩出去了六張黃符,搞得韓國道士很狼狽,手中桃木劍刺出去,愣是沒刺中一道黃符,這臉打得都啪啪啪了,要我都不好意思繼續坐著,乾脆就認輸了。
棒棒比較執著,愣是不認輸,大聲念誦著咒語,乾脆連桃木劍都不用了,從懷裡掏出個令旗,朝著茅山妹子一揮,一道怪風朝茅山妹子席捲了過來,茅山妹子著實了得,捏了個定風的手訣,朝著怪風一指,頓時煙消雲散。
七張黃符驟然發動,圍在韓國道士周圍,猛地旋轉,跟移形換位似的動彈起來,你來我往的相當好看,韓國道士臉都變了,令旗揮舞得跟花一樣,怪風不斷颳起,韓國道士還真有點本事,還會呼風喚雨呢,不過道行不夠,道術是對的,令旗所指也真有風,就是風不大,被茅山妹子定風訣給破了個乾乾淨淨。
定風的手訣不太雅觀,中指在前,茅山妹子比劃來比劃去的,怎麼看怎麼都像是對著韓國道士比中指,現在的情形是,韓國道士能支撐下去就不錯了,就別提勾魂了,根本騰不出手來,可他騰不出手來,茅山妹子能啊。
趁著韓國道士冒汗之際,茅山妹子念誦咒語:「天清地靈,兵隨印轉,將逐令行,弟子蕭影凌奉茅山祖師敕令,拜請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張子貴,東方五鬼陳貴先,急調陰兵陰將,火速前來,將眼前之人魂魄勾來!速速領令,火速奉行,茅山祖師敕令。」
茅山妹子召五鬼,哥們在血奴村見識過,那是相當的厲害,也是茅山術五鬼的顯靈法術,咒語聲一起,七張黃符猛地合攏,朝著韓國道士身上的七個方位快速貼了上去,韓國道士怪叫一聲,手中令旗使勁往地上一插,以令旗為中央起了一道風,旋轉開來,跟道小龍捲風似的。
他這道風不起還好點,一起,風中出現五個大鬼,伸手就朝道士抓去,大鬼勾魂,道士驚駭之下,咬了口舌尖血要朝五鬼噴去,這當口七張黃符「啪啪啪……」連串脆響,打在韓國道士身上,愣是封住了道士的四肢和三丹田。
舌尖血都沒噴出去啊,喉嚨裡發出嘎一聲怪響,舌尖血吞肚子裡去了,與此同時五個大鬼伸手抓住了道士的神魂,硬生生地往外拽啊,太不人道了,不過哥們喜歡,韓國道士神魂抗拒之下,身體卻承受不,噗地吐了口鮮血。
眼見著五個大鬼就要把韓國道士的神魂愣拽出來,對方觀戰的人群中,突然跳出來個三十多歲的韓國道士,用蹩腳的中文喊道:「手下留情,我們認輸!」
認輸得太及時了,再不認輸韓國道士的神魂就真被拽出來了,不死也得成廢人,茅山妹子聽到對方認輸,快速捏了個收兵的法訣:「弟子蕭影凌拜請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張子貴,東方五鬼陳貴先,速收陰兵陰將歸法壇。」
五鬼收了法令,鬆開手化作五道陰風消失,鬥法的韓國道士卻是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茅山妹子贏得俐落,贏得漂亮,贏得絲毫不拖泥帶水,這哪還是什麼開胃菜啊,簡直就是大餐,觀眾雖然看不太明白,也看不到五個大鬼,卻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韓國道士的狼狽和受傷,何況茅山妹子一直坐在地上,都沒動地方,太帥了。
於是我們這邊的人就沸騰了,拍巴掌的,吹口哨的,亂成一團,士氣大振,更氣人的是,茅山妹子得了便宜還賣乖,站起來雙手抱拳,對那個昏過去的韓國道士道:「承讓!」
人家都昏過去了,妳承讓個什麼啊?可哥們怎麼就感覺那麼爽呢?跟我們這邊沸騰、熱鬧、士氣如虹比起來,驚魂一嚇的粉絲團雖然強大,人數比我們多一倍不止,卻顯得相當的沉默,沒法不沉默,臉都打腫了,不沉默還能翻天啊?
驚魂一嚇沉默了,風清揚就跳了出來,大聲喊道:「誰來戰我?」
來之前我就跟這小子說,讓他當預備隊員,老實了沒多久,茅山妹子一出風頭,立刻就忍耐不住了,得瑟地站了出來,右手拿著黑笏,左手在黑笏上輕輕一抹,星陣的光芒閃爍,端的是個好寶貝,他不經意地露了這一手,讓原本有兩個躍躍欲試的韓國道士立刻就老實了,都是有眼力的,也能看得出來風清揚雖然不著調,本事卻是不小。
第一場臉被打得啪啪啪,第二場要是沒有十足的把握,誰也不敢上來試試,剩下風清揚傻乎乎站在原地,沒人搭理他,有挑戰的沒出戰的,也挺沒意思的,風清揚傻乎乎站了會,出了半天的神,臊眉耷眼地退了回去。


 

作者簡介:
七麒,男,現居河北石家莊,2013年開始在起點中文網創作小說,目前已累計創作四百余萬字,作品風格走懸疑靈異風,代表作品有《鬼宗師》《與鬼廝混的日子》《星期五有鬼》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