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有鬼10完

出版社︰ 知翎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352284
作者: 七麒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06-14
頁數: 384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6.7 HK$78.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本書特色:
◎不只鬼屋凶宅,還有各式各樣的靈異景點,絕對大呼過癮!
◎道家、佛家等各類手法的抓鬼驅邪,鬼魂超度!

內容簡介:
被困在鏡子房間裡與血腥瑪麗搏鬥的徐浪和李一靈等人,
驚險萬分地破除了鬼鏡照魂,逃出生天。
而為了給對方一記回馬槍,攻其不備,
一行人還未喘口氣,便又立刻召集其他夥伴們殺回酒吧,
務求徹底解決,以防後患。

原以為輕鬆解決天使酒吧後事情就能告一段落,
可一個徐浪意想不到的人卻突然出現在了酒吧裡──高樂。
更讓徐浪意外的是,
神祕而又強大的高樂,此番竟是前來尋求幫助的。

能讓高樂都忌憚的敵人,絕不會是泛泛之輩,
而直到此時,徐浪才知道原來先前他們經歷過的一些難解之謎,
竟全都出自此人之手。
一個妄圖進行天啟,且能操控旁人意識的,瘋子……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李一靈神魂出竅跟血腥瑪麗搏鬥去了,他又刷新了我對他的認知,啥時候還會神魂出竅了?而且說出竅就出竅了,都不帶猶豫的,要說哥們也神魂出竅過,去地府的時候穿上死人的衣服,被埋在土裡,睡不著李一靈就用板磚拍,費老大功夫才能出竅。
說出竅就出竅,那得多大的本事?哥們都無語了,關鍵時候李一靈總能玩點花樣出來,我對李一靈出乎意料的表現早就習慣了,風清揚卻驚了,咋咋呼呼喊道:「臥槽!小哥還會神遊呢,說走就走了,太牛逼了,小哥你是我偶像,加油,小哥加油……」
「別廢話,咱們三個背靠背,瘋子準備好你那些五穀雜糧,小哥要是有危險就伸把手!」我對風清揚說完,掏出黃符,緊緊盯著鏡子裡面的李一靈,卻發現擔心得有點多餘,李一靈不僅能神遊,動作絲毫不比在外面差,就見他掏出一張黃符對著血腥瑪麗就甩了出去,讓我驚訝的是,李一靈他娘的也沒帶黃符進去,怎麼就扔出黃符來了?
李一靈身上的軍挎是開了口的,我忍不住朝他肉身上的軍挎看了一眼,眼睜睜看著裡面的黃符少了一張,抬頭再去看,鏡子裡的李一靈又甩出去了一張,這都不是詭異了,這是不可思議,真心不明白李一靈是怎麼做到的,我拽了下瘋子問道:「瘋子,小哥玩的這齣也太邪乎了吧?他手裡的黃符怎麼出現的?怎麼軍挎裡的黃符就能到他手上?」
瘋子藐視地看了我一眼道:「浪總,你師父死得早啊?沒教給你什麼叫形神俱妙,與道合真?」
吳老六不僅是死得早,而且非常的沒有師德,可哥們多少也修煉雷法,知道什麼叫與道合真,簡單的說,就是內心和外表裡外合一,神態和形態非常巧妙地組合起來,與真人不相上下。
李一靈都到這個境界了?不會吧?哥們有點不相信,可不管信不信,李一靈的確是做到了,鏡子當中黃符宛如紛飛的蝴蝶,血腥瑪麗也感覺到了黃符的威力,不敢硬接,飄忽著躲閃,從一面鏡子移形換影到另一面鏡子……
這麼說大家可能不太理解,就是血腥瑪麗可以在每一面的鏡子中自由穿梭,一晃就到了別的鏡子裡面,更牛逼的是,既可以不反射形狀在別的鏡子上,也可以瞬間反射出無數個血腥瑪麗在各個鏡子上。
這個技能讓李一靈無可奈何,突然腳下踏起了罡步,一邊踏著罡步,一邊念誦咒語,聲音就在小小的房間裡面迴盪:「北斗七元,神氣統天。天罡大聖,威光萬千。上天下地,斷絕邪源。乘雲而升,來降壇前。降臨真氣,穿水入煙。傳之三界,萬魔擎拳。斬妖滅蹤,回死登仙……」
大北斗神咒,李一靈要發大招了,他一邊踏罡步,一邊捏訣,一邊念咒。這是符、咒、訣、步,四法合一,四法合一威力奇大,驅神役鬼,無所不能,不過這玩意太難練了,想想看,一個人又要念咒,又要踏步,又要捏訣,又要施符,一心四用,比周伯通和小龍女還多兩用,能練成的基本沒幾個,練成的那就太牛逼了。
反正哥們是練不成,只能看著練成的李一靈大展神威,李一靈跟打了雞血似的,幾乎是片刻就完成了整套罡步,隨著最後一句咒語落音,右腳使勁往下一跺,「喀嚓!」一聲脆響,那無比結實的鏡子竟然被他踏出了一條裂縫。
鏡子上的裂縫一出現,鏡子裡面的氣息忽地生出變化,無數黑色氣息從鏡子縫隙中冒出,宛如狂風般朝著李一靈席捲了過去,血腥瑪麗夾在陰風當中伸出鬼爪子,周身的血氣發出暗紅的光芒,鏡子裡面的情景瞬間就變得激烈起來。
沒有任何徵兆,李一靈身上散發出金色光芒,在血腥瑪麗的一雙鬼爪子要抓到他之際,李一靈並沒有閃躲,反而一伸手抓住了血腥瑪麗的手,我清楚看到,他身上的馬甲裡一道黃符跳了出來,朝著血腥瑪麗身上貼去。
哥們馬甲裡的黃符基本上都是雷符,血腥瑪麗被李一靈拽住,想要脫身就不那麼容易,被黃符貼上之後,一陣紫電光芒閃電,擊打得血腥瑪麗身上的血腥氣息四散,同時一聲淒慘的嚎叫響起,顯然不太好受。
挨了一道雷符的血腥瑪麗,身上血紅氣息變得沸騰起來,我感覺整間房間的溫度瞬間就高了幾度,鏡子裡面的景象變得血紅血紅的,李一靈並未受到任何影響,還是那麼冷靜,非但沒有被嚇住,反而使勁拽了一下血腥瑪麗,身體向前一挺,用馬甲朝著血腥瑪麗撞了過去。
血腥瑪麗這鬼娘們估計打從誕生的那一天起就沒遭受到如此沉重的打擊。
活該!在國外嚇唬嚇唬小朋友就算了,竟然敢到中國來得瑟,還碰上了陰陽宗的妖孽李一靈,妳不遭罪誰遭罪?哥們很是振奮,學著瘋子對鏡子裡的李一靈大喊:「小哥,加油,幹掉這外國鬼娘們!」
李一靈狠撞之下,猩紅的氣息炸裂開來,似乎是把血腥瑪麗給撞得魂飛魄散了,這贏得也太沒難度了……哥們高興得有點早,在血腥瑪麗被撞爆裂開來的一刻,所有的鏡子裡面突然血腥氣息大漲,映射得整間房間也變得暗紅暗紅的。
鬼哭狼嚎的聲音驟然響起,鏡子裡面無數白色冤魂出現,個個都是面目猙獰,全都是西方的女孩子,看面目基本上都是十七八歲,超過二十歲的都少,一個個地圍著李一靈環繞,無數的怨氣,戾氣,在李一靈周圍交錯變動。
白色陰魂肯定都是血腥瑪麗害死的西方女孩子,看著鏡子裡面密密麻麻的白色陰魂,這得是禍害了多少個啊?這鬼娘們真真是該死,她這是被李一靈收拾得急了,要發大招了,我真心想幫幫忙,奈何也不會神遊,更跟與道合真八竿子也連繫不到一起,只能是暗暗著急。
李一靈卻是動也不動,跟擺了個造型似的,手指間夾了道黃符,陰沉著不動,任由那些陰魂形成的氣浪在他身邊轉悠,鏡子裡面在無數陰魂的攪動下變得相當渾濁,灰濛濛的,隱然透出一層淡淡死氣。
忽地,在氣流當中,血腥瑪麗詭異地顯身出來,劈頭蓋臉地朝著李一靈的臉上抓了過去,李一靈等的就是她,手指間的黃符甩出去,直奔迎面來的血腥瑪麗,啪一聲脆響打了個正著,血腥瑪麗淒慘大叫,白煙直冒,現出原形,根本不是血腥瑪麗,就是個十幾歲的小女孩。
「小哥,小心啊,那鬼娘們在你身後呢!」我著急地大喊了一聲,在血腥瑪麗分身被李一靈打出原形之際,那鬼娘們從李一靈身後無聲無息地偷襲,也不知道李一靈聽沒聽到我的喊聲,反應非常快,沒有轉身,也沒有臥倒,一彎腰,腳尖一點,朝著後面頂了過去。
這一手玩得太漂亮了,應變得也太快了,危急情況下,根本就沒時間轉身,頂過去的好處卻太多了,畢竟穿著哥們滿是黃符的馬甲呢,再一個血腥瑪麗想不到李一靈會彎腰用後背撞過來,手都伸出來了,五指尖尖,跟九陰白骨爪似地朝李一靈天靈蓋上使勁,不承想李一靈後撞得太快,根本沒反應過來,就被撞了個正著。
被撞飛出去的血腥瑪麗朝著李一靈尖聲狂叫,圍繞在李一靈身邊的陰魂們一起朝李一靈席捲了過去,血腥瑪麗一縱身夾雜在其中,這是單挑幹不過要群毆了,哥們這叫一個著急,跳腳地喊:「小哥,我們怎麼幫你?」
太多的陰魂一擁而上,把鏡面掩蓋住了,我都看不見李一靈了,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聽到李一靈的咒語聲響起:「天地自然,穢氣分散,洞中玄虛,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靈寶符命,普告九天……」
能念咒語說明沒事,就在我著急的時候,瘋子突然拽住我,著急道:「浪總,小哥進鏡子之前讓咱們念淨天地神咒來著,你怎麼這麼不可靠給忘了?臥槽,你要壞事!你對得起小哥嗎?」
瘋子話一出口,我頓時大吃一驚,沒錯,李一靈神遊之前的確是這麼吩咐來著,可哥們心神全都被鏡子裡面他跟血腥瑪麗鬥法給吸引住了,竟然給忘了,李一靈心思縝密,囑咐我倆念淨天地神咒,一定有用處。
怎麼就給忘了呢?而且聽風清揚的意思,全都賴我,哥們頓時大怒對風清揚罵道:「你他媽不也忘了?別廢話,趕緊念誦咒語。」
罵完風清揚,我急忙收斂了一下精神,靜心高聲念誦:「乾羅達那,洞罡太玄;斬妖縛邪,度人萬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誦一遍,卻病延年;按行五嶽,八海知聞;魔王束手,侍衛我軒;凶穢消散,道[氣]常存。急急如律令……」
淨天地神咒出自上清北帝派經典《太上元始天尊說北帝伏魔神咒妙經》。誦北帝神咒,無求不克者,諸魔鬼退散,即生神氣,專志堅固,無諸滯礙,所求合道。持北帝神咒除了可掃除魔鬼、瘟疫、血光穢氣氛氳皆以外,還可以祛除心魔、外備百神,心竅開爽,常獲歡喜願念和合等感效。
李一靈讓我和瘋子念誦淨天地神咒,肯定是對他有所助力,我倆愣是給忘了,也不怪我倆不著調,實在是李一靈鑽進鏡子後,眼前的景象比3D電影還3D,太奪人心魄了,心馳神迷地忘了個乾淨,好在這時候念誦咒語也不算太晚。
我和瘋子急忙念誦咒語,咒語聲一起,跟鏡子裡李一靈的咒語聲遙相呼應,起了奇妙的反應,聲波宛如潮水,衝擊著合圍李一靈的惡鬼,鏡子當中陰氣翻湧,不停地在壓縮,壓縮……我有點為李一靈擔心了,想著是不是拽動手腕上的紅繩,先把他拉出來再說。
剛一抖動手腕上的紅繩,房間裡的咒語聲突然就大了起來,宛如雷鳴,隨著李一靈最後一句急急如律令!響起,轟然一聲響,圍聚在李一靈身邊的女鬼漫天飛舞了起來,漫天飛舞女鬼見過沒有?那景象多精彩就不說了,由於鏡子太多,效果太逼真,我感覺飛舞的女鬼都朝著我和瘋子來了。
事實上也的確是朝著我們來了,陰風陣陣中借勢朝著我和瘋子撲了上來,瘋子怒吼一聲:「鬼谷門風清揚在此,哪容得妳等外國鬼娘們倡狂!著傢伙吧……」大呼小叫地掄起黑笏橫掃了過去,哥們也攥緊了索魂牌拍飛了兩個女鬼。
我和風清揚本事不如李一靈,沒辦法進鏡子裡跟血腥瑪麗幹架,可裡面的惡鬼要是出來,我倆還真是不怕誰,而且被血腥瑪麗禁錮住的惡鬼,其實都是一些被她害死的年輕女孩子,除了本能的凶惡,並不多厲害。
這麼說吧,被我和風清揚打到的,不說魂飛魄散也是虛弱得氣若遊絲,想要繼續跟我倆較勁是不可能了,可惡鬼實在是有點太多,看上去無窮無盡,幾百都得少說了,我估計應該上千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鏡子反射的結果,反正哪都是惡鬼,除了我和風清揚,六六,背靠背的這一塊,整個房間裡陰氣森森,女鬼飄飛。
眼花繚亂當中,哥們左手黃符,右手索魂牌,大展神威,拍散了一個又一個女鬼,可女鬼實在是他媽的太多了,這麼下去,耗也耗死我了,我急忙對風清揚道:「瘋子,用小葫蘆收,這麼下去不是辦法。」
「小葫蘆就帶了一個,在小哥的軍挎裡面,浪總,你幫我抵擋下,我掏朱砂……」
我不由得暗暗叫苦,我是真想幫瘋子抵擋一下,可只要稍微一動,對面的女鬼就會蜂擁而上,我身邊是動也不動的李一靈,要是肉身被女鬼們折騰,實在是騰不開手啊,我只能對瘋子喊道:「哥們抽不出手來,各人顧各人吧。」
哥們一邊喊叫,一邊瘋狂去拍圍攻我們的惡鬼,雙手都舞出花來了,沒辦法,女鬼實在是太多,極度消耗之下,過了沒三五分鐘,雙臂就都開始發麻,再這麼下去,支撐不了多長時間。
本來就快堅持不下去了,瘋子突然怪叫了一聲,哥們心中一驚,忍不住扭頭去看,就見瘋子硬挨了一下女鬼的衝擊,手伸到包裡,掏出個紙袋,見他沒事,我很是鬆了口氣,可這麼一分神的工夫,手上就慢了一拍,被個披頭散髮的女鬼趴在了我胳膊上張嘴就是一口。
被女鬼咬中的感覺,像是被冰凍了一下,又疼又冷,我手一哆嗦,索魂牌都掉地上了,我暗叫一聲不好,卻不敢低頭去撿索魂牌,左手黃符拍飛了女鬼,拍飛了一個,瞬間五六個女鬼就組團奔著我來了,好在瘋子關鍵時刻灑出了從他背包裡掏出來的朱砂。
一片紅霧灑出去,沾染上朱砂的惡鬼,鬼叫連連,身上「嗤嗤──」直冒白煙,朱砂的紅霧,加上女鬼們身上冒出的白煙,房間頓時煙氣蒸騰,倒也好,不用看到那麼多女鬼全方位地朝我們使勁了。
我振奮精神,腳下一點,從懷中掏出兩張黃符,揮舞著念誦咒語:「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遷二氣,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會黃寧。氤氳變化,吼雷迅霆。聞呼即至,速發陽聲。狼洺冱濱,瀆蚓唯盧,椿抑煞攝。急急如律令。」
召五雷咒,哥們也是玩命了,拚命地凝聚精神,讓黃符能發揮最大的威力,當最後一句急急如律令念完,我猛然一跺腳,兩張黃符朝著女鬼們甩了過去,「轟!轟!」黃符帶著雷音,上面流動著紫電光芒,激射出去當真是所向披靡,雷氣震懾得女鬼們紛紛翻湧,我趕緊趁這個工夫,彎腰撿起索魂牌。
索魂牌撿起來,腰都沒挺直,我就憑著感覺朝奔襲來的陰氣拍了過去,一拍卻拍了個空,耳聽得瘋子喊道:「浪總,快看,小哥發大招了!」
又是白煙,又是朱砂的,啥都看不見,李一靈還發啥大招?哥們抬頭一看,卻見到極其不可思議的一幕,就見房間裡的所有女鬼,煙氣,霧氣,宛如慢鏡頭重播,倒退著往鏡子裡面而去。
匯聚點是李一靈面前的小葫蘆,葫蘆就是普通的小葫蘆,十塊錢一個地攤上買的,不同的是,葫蘆上面刻有符籙,我們經常用來收鬼,小葫蘆在絕戶村起了大作用,從那以後,我們每次行動,都會準備一個這樣的小葫蘆。
小葫蘆的四周圍著三張黃符,滴溜溜圍著小葫蘆旋轉,產生吸力,將所有的女鬼,煙氣,甚至朱砂,全都吸引到了小葫蘆跟前。小葫蘆頂端冒著金光,長鯨吸水一般把女鬼往裡面吸,李一靈反手握著金剛杵守著小葫蘆。
沒有了密密麻麻的女鬼相助,一個血腥瑪麗在李一靈的手裡也討不了好去,可血腥瑪麗也不傻,不會看著李一靈把所有的女鬼都收了,就在女鬼哀嚎著倒退被吸進小葫蘆之際,血腥瑪麗那個外國鬼娘們突然出現在李一靈右側。
血腥瑪麗不再是先前那副貴婦的模樣,全身血紅,一雙藍眼珠子變成了血紅色,身上古老的裙襬無風自動,從上面滴答著鮮血,一雙乾枯的手,十指伸出,手指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跟一把把尖利的小刀子似的,悄無聲息地朝李一靈後腦插了下去。
「小哥小心!」我忍不住驚呼了一聲,話音還沒落,李一靈猛地轉身,身軀向後一仰,一腳踹了出去,血腥瑪麗抓了個空,被李一靈一腳踢在肚子上,血腥瑪麗向後就倒,李一靈雞賊地一側身,手中的金剛杵朝著血腥瑪麗的腦袋就扎了過去。
血腥瑪麗被李一靈踹得有點懵,沒等反應過來,金剛杵已經戳在了眼睛上,「噗哧!」一股子血腥氣就冒了出來,一聲淒厲的叫聲響起,血腥瑪麗變得瘋狂起來,揮舞著雙手朝李一靈狠抓,十個指甲都劃出紅光來了。
急了的血腥瑪麗胡亂去抓李一靈,衝著他胸口去了,李一靈這時候動作突然變得遲緩起來,竟然沒有躲開,我看得一驚,隨即就見血腥瑪麗的爪子嗤嗤冒出紅煙,這才想起來,李一靈身上穿著哥們的馬甲呢。
李一靈猛地手縮回來,把金剛杵從血腥瑪麗的眼睛裡抽出,朝著她另一隻眼睛就去了,血腥瑪麗的一隻眼睛已經沒了,剩下血肉模糊的血窟窿,真心有點嚇人了。
李一靈啥樣的鬼沒見過?還真是嚇唬不著他,手都不帶哆嗦的,還是朝著血腥瑪麗的眼睛狠戳了過去,「啊!」血腥瑪麗淒慘怪叫,猛地一低頭,躲開了李一靈一刺,真是急糊塗了,縱身抱住了李一靈張嘴就咬。
李一靈穿著哥們的馬甲呢,真心不怕她咬,不過李一靈也沒讓她咬,左手黃符猛地貼在了張開了血盆大口的血腥瑪麗頭頂上,一股大力湧出,血腥瑪麗倒退著就飛了出去,李一靈一個箭步竄了過去,金剛杵朝著血腥瑪麗的腦袋上就狠戳。
一戳,戳出一股子血煞氣息,血腥瑪麗周身的血腥氣息雖然厚實,可也經不住李一靈這麼戳來戳去的,不一會的工夫,就把她身上的血腥氣息戳得越來越稀薄,除了淒厲的慘叫,連反抗的意識都沒有了。
血腥瑪麗這個外國著名的鬼娘們,敗在了在中國的陰陽先生手底下,而且敗得毫無懸念,就在我以為李一靈要把她戳得魂飛魄散之際,李一靈卻突然甩出一道黃符,貼在了血腥瑪麗腦門上,然後輕聲念誦咒語,快速又掏出張黃符,疊了個三角,把血腥瑪麗封在了黃符中。
血腥瑪麗被收進黃符之後,忽地,所有的鏡子都發出輕微的喀嚓一聲響,每一面鏡子都裂開了縫隙,狗屁的鬼鏡照魂終於破了。
鏡子固然是特製的,可要沒有血腥瑪麗,不會結實到用鐵錘子連個坑都砸不出來,其中的關鍵就在那個著名的外國鬼娘們身上,李一靈收了血腥瑪麗,鏡子不攻自破,裂開一道道縫隙,尤其是門口位置的鏡子碎了一地,露出門來。
有驚卻無險,哥幾個硬是挺了過來,可要不是李一靈道法高深,能神遊到鏡子裡跟血腥瑪麗幹架,恐怕還是凶多吉少,所以說,永遠不要小看你的對手,設置這個局的人還是有點小看我們了。其實也不能算是小看,真要小看,就不用費這麼大勁,短短幾天搞出一個房間都是鏡子的陣法,還把最著名的西方鬼娘們血腥瑪麗也弄進來。說來說去,對方還是沒想到李一靈能這麼妖孽,哥們都小看他了。
鏡子破了,我和風清揚急忙抖動手腕,將李一靈的神魂拽回來,紅繩拽動,鏡子裡的李一靈忽地一下子不見了,我身邊的李一靈卻猛地向前一栽,撲通跪在地上,大口喘氣,差點沒吐出口血來。
李一靈還是沒到與道合真的地步,否則回魂後也不至於是這個樣子,我急忙上前扶起他道:「小哥,怎麼樣?」
李一靈很虛弱,對我道:「給我塞顆九草玉露丸,趕緊離開房間,快走!」我從李一靈口袋裡掏出瓷瓶,倒出顆九草玉露丸塞到他嘴裡,對瘋子道:「瘋子,你開路,六六墊後,趕緊走!」
瘋子舉起黑笏前面開路,我扶起李一靈,六六拎著攝影機,哥幾個朝著門口快步而去,風清揚拉開門,朝外面甩出一道黃符,什麼事也沒發生,出了屋間再也沒有怪事發生,我卻靈機一動,對風清揚道:「瘋子,把門關好。」
風清揚正準備開路,聽到我說,納悶道:「浪總,怎麼個意思?」
「關門,咱們不從電梯下去,從消防樓梯下去,你準備幾張遮眼的黃符,別讓樓下的保全看到咱們出去了,記住,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瘋子也不傻,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回身把我們出來的門反鎖關上,琢磨了一下,又在鑰匙孔塞了點東西,讓人想打開都打不開,哥幾個順著消防梯從十八樓往下走,誰都沒有說話,好在是下樓不是爬樓,可扶著李一靈也是夠費勁的,到了一樓,我已經是大汗淋漓,全身都濕透了。

作者簡介:

 七麒,男,現居河北石家莊,2013年開始在起點中文網創作小說,目前已累計創作四百余萬字,作品風格走懸疑靈異風,代表作品有《鬼宗師》《與鬼廝混的日子》《星期五有鬼》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
HK$86.7 HK$78.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