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分你一半 上

出版社︰ 知翎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467353
作者: 夢溪石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10-05
頁數: 304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0.0 HK$72.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本書特色:
原名《人生贏家進化論》,《成化十四年》、《天之驕女》作者夢溪石勵志經典。

當失敗到底的女魯蛇,遇上豪門出身的高富帥,
撞擊出的究竟是灰姑娘般的夢幻童話,
還是認清現實並自我蛻變的成功進化?

內容簡介:
尤佳從沒想過,自己竟會面臨如此絕望的境地。
交往六年的男友都準備要結婚了,
卻片面對她提出了分手。
六年來她心思和薪水都花在照顧男人身上了,
結果工作職位原地踏步,
銀行戶頭裡的存款,還不夠付下個月的卡債。
還不滿三十歲,鏡子裡的她,
竟已人老珠黃,黯淡無光。

可就在她心灰意冷,到酒吧買醉一場準備自殺之時,
她遇到了一個嘴巴壞得不行的男人──柏澤。
這個一般意義上的高富帥,
一點都不是少女幻想中的溫柔王子,
這傢伙潔癖龜毛又自戀,嘴巴還毒,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給了尤佳一個機會。
一個重新成為人生贏家的機會!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只有經歷過風雨,才能看見彩虹。
——但我每天都在經歷狂風暴雨,估計因為從來沒有放晴過,所以沒有彩虹這種東西吧。
尤佳悲慘地想道。
她現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自殺。
昨天晚上是平安夜,她原本應該有一個夢幻般的美好夜晚,但是在男朋友用買白菜一樣平淡的語氣和她提出分手的時候,這一切就完全改變了。
「……為什麼?」過了好幾秒,尤佳才反應過來,自己應該問這個問題的。
不是她不想偽裝平靜,問題是在此之前她完全預料不到這件事情的發生。
「我們不合適……」
「小佳,妳人挺好的,但是我仔細考慮了一下,我們性格不太合適,我不能耽誤妳……」
「妳還是早點找個更好的……」
尤佳看著男朋友的嘴巴一張一闔,腦袋裡一片空白。
「我上次看到你和市場部的Tina一起出去吃飯,是不是……」
男朋友打斷了她:「那是工作需要!妳這人怎麼老愛胡思亂想?所以我就不喜歡妳這一點,平時沉默內向,什麼事都藏在心裡,也不和我說,我們之間缺少溝通……」
「我錯了,我可以改!」尤佳提高了聲音,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帶上哭音:「你覺得我哪裡不好,我可以改,我們之間有六年的感情啊!是六年,不是六個月啊!」
見她嗚嗚哭起來,郁濤別開了眼睛,視線沒有與她對上。
「小佳,我覺得我們不合適,真的。妳看,我們現在雖然都在IT遊戲行業,還在同一間公司,但是職務不一樣,每天回家,話題也聊不到一塊去,妳難道沒有發現嗎,我們之間的差異越來越大……」
伴隨著他的話,尤佳的心已經變成冰涼一片。
他們是大學同學,大三的時候認識,並且開始談戀愛。
郁濤是電腦專業的,很喜歡玩遊戲,對各種網遊和單機遊戲如數家珍,畢業後進了一家國內知名的IT公司負責旗下某款遊戲的程序開發工程師。四年時間,郁濤從一個普通的程式師爬升到現在該遊戲工作室的主程序,月薪三萬多人民幣。
尤佳是中文系的,她一點也不喜歡玩遊戲,但是她想和郁濤在一起,所以畢業後也進了郁濤的那間公司,所在部門是客服。她從普通組員幹起,如今也還是普通組員,月薪三千多。
十倍差距讓人無語凝噎,但仔細想想,尤佳的學歷不低,雖然一開始是客服,但跟她同一批進去的同事,現在都已經升任客服主管了,有的還調任去了其他部門,薪酬不說比郁濤多,但是一萬出頭也總是有的。
可尤佳把時間花在了伺候男朋友身上,一下班就忙著去買菜做飯,能不加班就盡量不加班,部門培訓也是隨時找機會偷溜。她覺得自己雖然和郁濤還沒有結婚,但是兩人遲早也要走到這一步的,雙方連父母都見了,也住到了一起,就差領證了。
結果就是這臨門一腳,生了變數。
我們從大學一路走到現在,老娘的青春歲月都奉獻給了你,你現在才和我說不合適,你在逗我玩?
尤佳吸了吸鼻子,這一刻她覺得自己真是逗比。
「這麼說你的結論就是我們應該分手?你下定決心,不會因為我的挽留而回頭了?」她問道。
「是的。」郁濤沉默了片刻,回答。
話剛落音,尤佳抄起桌子上的水杯,向對方潑去,郁濤啊呀一聲,躲閃不及,被潑了滿頭滿臉。
她剛才叫的是卡布奇諾,香甜的咖啡味霎時從對方身上散發出來。
這個動靜讓周圍很多人都回過頭來看。
郁濤既狼狽又憤怒,他瞪著尤佳,像是想發火。
但尤佳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郁濤,我從大三的時候就開始跟你談戀愛,一直到現在,我們在一起整整六年!去年我們去見你爸媽的時候,你媽怎麼說的?你媽說,北上廣(注:指北京、上海、廣州)現在房價貴,買房不容易,你現在雖然賺得不少,但是你們家家境一般,出個頭期款也勉強,讓我們結婚後也租房子住,我說沒關係,我能體諒郁濤,我們一起努力,慢慢來,我相信總有一天能夠實現夢想!」
尤佳的音量不小,周圍的人都能聽見,大家看著郁濤的目光開始變得怪異。
郁濤很尷尬,起身想躲開,但是尤佳揪住了他的衣領,又給了他一巴掌!
「你一開始進去實習,工資比我還少,連續一年,每個月只有八百塊,但我從來沒有說過半句,家裡的生活費,我都是用光了自己的,再用你的,為了我們以後的夢想,我連化妝品也捨不得用,衣服也捨不得買,一下班就忙著買菜做飯,就為了讓你加班回來能吃上一頓好的,結果你現在和我說,我們之間有代溝?!」
郁濤驚呆了,連被打了一巴掌也沒及時反應過來。
他從來沒有見過尤佳這個樣子,印象裡她一直都是溫溫柔柔的小女人,連跟人吵架都像撒嬌,但是現在,簡直判若兩人。
尤佳大喊大叫一頓,好像就已經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她鬆開郁濤,直接拎起包包,起身就往外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遠,感覺五彩斑斕的霓虹燈從身邊飛快地掠過,胸腔裡的心臟劇烈跳動,她才停了下來,站在陌生的城市,身處陌生的人群,尤佳忍不住蹲下來,哇哇大哭。
然後時間就回到了今天。
昨晚筋疲力盡,她像幽魂一樣上了通宵的網,在情感論壇上看了一大堆「為什麼我對男朋友這麼好他卻出軌」之類的帖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睡著。
結果今天早上就睡過頭了。
然後就遲到了。
而今天正好開週會。
尤佳進會議室的時候,一眼就看見主管那張比鍋底還要黑的臉。
然後她聽見主管說:有的人仗著自己是老員工,資格老,遲到早退,無視公司規則,難怪這麼多年了還在普通組員的位置上原地踏步。以前我念著同事情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以後我不會再姑息這種違反紀律的行為……BLABLA。
然後啪的一聲,世界清靜了。
所有人驚恐地看著尤佳把桌子上的筆記本拍在主管臉上,聽著她用平靜的聲音道:「任靜,我忍妳很久了,不過以後我不用忍了,妳也用不著煩惱了,我辭職。」
以上,這就是尤佳為什麼現在會在街上遊蕩的原因。
而就在幾分鐘之前,她還接了一個電話,跟父親離異多年的母親要再婚了,讓她抽空去參加婚禮,而尤佳的父親早在多年前就出軌離婚再婚了。
父母離異又各自再婚,各自擁有家庭孩子,尤佳是他們可有可無的親人之一,相戀多年的男友分手,現在連工作也沒了,最悲催的是因為她的工資基本都花在男朋友身上,所以自己的銀行戶頭裡就剩下三位數的存款。
尤佳覺得自己的人生渾渾噩噩,前途一片灰暗。
就算再走下去也沒什麼希望,還不如死了算了。
從前她很瞧不起那些輕生的人,認為那些人的意志力太薄弱了,一點坎坷都過不去,但是現在輪到這些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尤佳真心覺得熬不下去了。
她決定在死之前放縱一下自己。
尤佳來到本市最著名的酒吧街,隨便挑了一間看上去還順眼的酒吧走進去。
從來就沒有來逛過酒吧的尤佳本應很局促,但她現在心如死灰,什麼都不在乎了,也就沒了往日的畏縮,穿過那些布置優雅的沙發座,她逕自來到吧檯前面坐下。
「哈嘍,妳是第一次來嗎?」調酒師跟她打招呼。
「給我一杯酒。」尤佳沒心思和他聊天。
「妳要什麼樣的?」
「能喝醉的。」
「好的。」對方似乎也知道她心情不好,沒有唧唧歪歪問個沒完,轉身就去調酒了。
一杯酒下肚之後,尤佳還想要,那個調酒師說:「這種酒後勁比較大,像妳這種第一次來的人,我建議還是不要多喝,不然單身女孩子有點危險。」
尤佳心想我都要死了,還管危險不危險,連死都不怕還有什麼好怕的?
「再給我一杯。」她不管不顧。
調酒師沒辦法,只得轉身去給她調酒。
這時候一聲嗤笑傳來。
尤佳扭過頭,發現自己旁邊的座位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個男人。
她不想理會對方,就把頭扭過去。
但是對方好像不想放過她,還很嘴賤地主動撩撥:「像妳這樣來買醉的單身女人,要麼是失戀,要麼是失業,不過我看妳這矬樣,應該是兩樣都有。」
尤佳被戳中傷心事,本來已經止住的眼淚好像決了堤一下子又湧出來。
酒入愁腸,她也不像平時那麼內向了。
「你都說對了,我失戀又失業了,但我不明白啊!我們之間有六年的感情,六年啊,不是六天,也不是六個月,是六年啊!」
尤佳嗚嗚哭著,鼻涕眼淚糊了一臉,旁邊那個男人露出嫌惡的表情。
「他為什麼會跟我分手?你說啊,為什麼!」她忍不住趴在吧檯上大哭。
調酒師咋舌,來酒吧買醉的人很多,只不過這個地方稍微高端一點,像尤佳這樣沒品的酒鬼還是比較少見的。
尤佳旁邊的男人閒閒道:「妳想知道為什麼嗎?我來告訴妳。」
尤佳抬起頭,愣愣看他。
男人上下打量,嘖嘖有聲:「妳自己拿鏡子照照妳自己,T恤加牛仔褲,這是多少年前的流行趨勢了,現在連妳外婆都不會這麼穿了好麼親?再隨便去大街上看看,還有比妳更邋遢的女人嗎,連五十歲大媽都比妳好看吧?頭髮跟枯草似的,幾百年沒剪過了?老實說我最討厭妳這種把頭髮束成馬尾就自以為清純的女人,妳也不看看自己那張馬臉,把頭髮攏起來就更長了,跟馬站在一起別人都分不清馬是妳還是妳是馬!」
調酒師苦笑:「柏少……」
男人沒理他,繼續滔滔不絕:「再說妳的氣質好了,呵呵,不用懷疑,妳根本就沒這種東西,人家鄉下剛進城的都比妳有特色!妳怪男人跟妳分手?錯!他就是覺得妳已經人老珠黃了,沒有任何看點了!看點是什麼妳懂不?妳從身材到長相再到打扮,有什麼值得男人喜歡的?看妳這副淒淒慘慘的樣子就知道妳平時肯定是給男人當牛做馬的,結果錢都花在男人身上,這叫什麼?這就叫犯賤啦!把時間都花男人身上,還有精力工作?我是老闆我也要炒了妳啊,告訴我妳是哪間公司的,我要去給妳們老闆送錦旗表揚他的英明決策啊!」
「……」調酒師再度試圖勸說,他覺得再這麼下去,這女人估計得被打擊得要去尋死了。
但他沒有想到,尤佳在進來這間酒吧之前,本來就是打算自殺的。
「你說得沒錯!」尤佳竟然笑了,不過因為眼淚還掛在臉上,又哭得鼻頭通紅,這個笑容有點影響市容。
「我就是這麼失敗,我就是一個人生輸家,活著浪費空氣,死了浪費土地!」她自暴自棄,「所以我準備去自殺了!」
男人點點頭,竟然很贊同:「可以啊,這個決定很英明,妳終於想開了,去吧去吧!」
調酒師:「……」
尤佳很認真地諮詢他的意見:「那你覺得哪種死法比較好?吞安眠藥怎麼樣?」
男人:「吞安眠藥開瓦斯桶什麼的都弱爆了好麼,要死就選轟轟烈烈一點的死法啊!我覺得車禍就不錯,吧唧一聲腦袋開花,當場就去了,不過妳要看準點,撞得夠狠才行,要是撞下去死不了弄了個半身不遂就虧大了!」
調酒師:「……喂喂!」
尤佳拍手:「這個主意很不錯啊,謝謝你!」
男人嗤笑,像是懶得跟她說下去,拿了杯酒轉身走開了。
尤佳喝了兩杯酒,腦袋暈暈沉沉的,她覺得自己已經充分具備了自殺的勇氣,就起身結帳出門了。
這個酒吧可能真的有點高端,進來的時候尤佳沒仔細看,結帳的時候一刷卡,才發現兩杯酒就要去將近兩千,尤佳的金融卡不夠,只能用信用卡,她心想反正自己明天就死了,連信用卡也不用還了,這也是個好處啊!
調酒師似乎怕她真的想不開,拉住她勸說了好幾句,尤佳知道他是好心,不過她覺得自己的心志本來就不怎麼堅定,再被多說兩句估計勇氣又要沒了,也不想聽他囉嗦,直接就離開了。
出了酒吧,尤佳毫無目的地亂逛,尋找適合的撞車地點和冤大頭。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一路看了不少大卡車小卡車小轎車房車甚至自行車,都覺得不太合適。要死也得死得轟轟烈烈一點,怎麼都得對得起自己,找輛好一點的車撞吧?一個人就一條命啊,撞在大眾本田上面不是虧大了嗎,再說人家車主也冤枉,無端端攤上一樁自殺命案,倒了八輩子的血楣。
尤佳決定找一輛瑪莎拉蒂或者藍寶堅尼再撞,這種人一般家裡資產上億,不是富二代就是富二代的爹媽,既不會給對方造成太大麻煩,又值了自己這條小命。
不過她的運氣似乎有點不好,深夜的車本來就少了很多,她走了很久都沒看到滿意的,尤佳覺得自己的腳有點累了,再走下去估計就要喪失自殺的勇氣了,如果沒死成的話,明天還有兩千塊的負債等著她呢。
想到這裡,尤佳覺得自己還是去死一死算了。
這個時候迎面開來一輛車,她定睛一看,是輛Land Rover,而且還是Land Rover裡最貴的攬勝,最好的配置將近三百萬,她也聽說有的有錢人不喜歡玩藍寶堅尼那些,就喜歡開Land Rover。
好吧,Land Rover就Land Rover,沒魚蝦也好,將就了!
她閉上眼睛,瞅準車子越來越近,心一橫,竄了出去。
一秒,兩秒,三秒……
預料中的巨響和疼痛沒有出現,尤佳睜開了眼睛。
車子在她前面停了下來,性能估計不錯,也沒發出什麼刺耳的剎車聲。
不對啊,她剛剛明明看到車速還挺快的,怎麼就沒撞上?
這輛Land Rover的主人從車上下來,破口大罵:「妳是不是想找死啊!想死死遠點,敢跑到大爺跟前來碰瓷(注:北京方言,指騙徒故意讓他人摔壞假貨或是故意製造假車禍,藉以敲詐勒索他人的行為),也不看看大爺是誰……」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跟尤佳幾乎是異口同聲:「怎麼是你?」
柏澤的嘴巴很毒沒錯,但一般他不會見人就噴,只是今天他的心情特別不好。
就在去酒吧之前,他剛剛從父親那裡聽了一耳朵「你看危世卓再看看你大家家境也差不多可他沒有因為家境好就不努力從小到大拿了多少獎學金現在劍橋回來接掌家族生意了而你如何如何」,然後轉頭去朋友聚會,就碰見了他父親口中那個世交家的孩子危世卓。
這也就算了,反正從小到大他跟危世卓兩個人就沒有互相看順眼過,只是讓柏澤受不了的是,這個危世卓明明虛偽又狡猾,偏偏在人前又那麼會裝,結果很得長輩緣,柏澤那個朋友圈的人大多知道危世卓的為人,大家聽說柏澤又被訓了,都很同情他,紛紛給他出主意。有的讓他也把他父親手裡的生意接一部分過來,從實力上打敗危世卓,也有人讓他去泡他們圈裡的女神傅穎。
傅穎是個白富美,家世好,長相好,學習好,現在從國外學了珠寶鑑定回來,接管了家族裡的一部分珠寶生意,還經營得有聲有色,最重要的是她也很會玩,卻從來不跟誰傳出緋聞,出了名的難上手,所以被這個圈子封為女神,柏澤他們一幫富家子還曾私底下打過賭,看誰能先把傅穎變成女朋友。
結果出主意的那個人話剛落音,危世卓就來了,挽著他手臂一起進來的,是傅穎,兩人宣布正式交往。
柏澤本來對傅穎也沒什麼興趣,但是看到危世卓那副故作矜持實則得意的樣子,他就不爽到了極點,好像危世卓生來就是為了剋他似的,處處都要贏他一頭,讓他顏面盡失。
於是他連聚會都不想繼續了,直接就去了酒吧,然後就碰上人生輸家尤佳。
柏澤所謂的倒楣跟尤佳這種走投無路的倒楣比起來,簡直無足輕重,但顯然柏澤自己並不這麼認為,所以在心情極度鬱悶之下,他嘴炮技能全開,直接把人噴得體無完膚。
結果諷刺完人之後,他的心情也沒有絲毫好轉,連酒吧裡主動湊上來的美女也沒有興趣,在尤佳離開酒吧後不久,他也離開了酒吧,開著車四處亂轉。
沒想到陰差陽錯,兩人又碰上了。
柏澤破口大罵:「妳這個婆娘怎麼會在這裡!」
尤佳:「不是你讓我去撞車自殺的嗎,我挑來挑去,就覺得你這輛比較順眼,怎麼樣,再來一次吧?」
柏澤:「……」
尤佳:「咦不要走啊,你走了我怎麼死?」
柏澤:「妳愛怎麼死就怎麼死,別擋我路,妳被我撞死了我還得去警察局錄口供!」
尤佳:「但你不是很無聊嗎,正好給你找點事情幹啊!」
柏澤瞪了她半天,終於憋出一句話:「神經病!」
尤佳:「不然你負責幫我重新挑一輛車?」
柏澤不想再和她說話,轉身就要上車。
尤佳的動作也很快,直接打開車門坐進後座。
柏澤:「……妳別以為我不敢打女人。」
喝酒壯人膽,換了以前尤佳別說上陌生男人的車了,她連跟柏澤鬥嘴都不敢,但是現在,小市民的內心也藏了一隻凶殘的野獸,尤佳已經無所畏懼了,換了一個舒服一點的坐姿之後,尤佳對柏澤懶懶一笑:「親,帶我去找個自殺勝地吧。」
「……」
柏澤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了她三秒,然後還真的開車了。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下來。
尤佳酒勁上頭,還有點沒反應過來,就被柏澤扯下車帶了進去。
柏澤一路把人扯進派出所,對著一個正在值班的警察道:「警察叔叔,這個女人意圖對我不軌,而且精神有問題,麻煩你們把她關起來吧!」
年輕的警察小夥子用一臉很囧的表情看看尤佳,又看看柏澤。
平心而論,無論是從打扮還是從氣質上,男的確實有被騷擾的本錢,女的也確實有騷擾的動機。
「那個,她喝酒了吧?多大點事啊,你們私下解決就行了,我看你也不是制不住她,別跟人家一女孩子一般見識啊,還是說其實你們本來就是男女朋友?這裡不是你們鬧彆扭玩兒的地方!」警察態度挺好的,還充當起和事佬。
柏澤一臉嫌惡:「誰跟她是男女朋友,你也不看看她這副樣子,有男人能看得上?」
一句話戳中尤佳的死穴,她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直接掙脫了柏澤的手,對警察道:「警察叔叔,我要舉報他酒駕!快,拿酒測器來測他!」
柏澤:「……」
警察:「……」
柏澤確實喝酒了,就在之前的酒吧裡,尤佳還記得他一邊諷刺自己,手裡一邊端著個杯子,雖然當時自己也有點醉了,但是記憶是不會出錯的,結果人家警察小夥子拿著儀器一測,酒精濃度還真超標了,不過沒有被當場抓個現行,警察也只能把他留下來教育一通。
不過這樣已經足夠了,尤佳坐在一旁看笑話,覺得心裡特別爽。
柏澤一扭頭就看見她幸災樂禍的表情,冷笑一聲:「失戀。」
尤佳:「……」
柏澤:「失業。」
尤佳:「……」
柏澤:「妳剛才在酒吧那兩杯酒花了不少錢吧,現在是不是沒存款了,還是信用卡被刷爆了?下個月負債多嗎?」
「……」
尤佳覺得自己膝蓋中了無數支箭。

作者簡介:
夢溪石,知名作者,所有作品常年位居晉江文學網銷售金榜,其作品以詳實考據和詼諧文風相結合,而贏得眾多讀者喜愛。其在微博上的逗趣蠢萌與筆下呈現的世界呈現鮮明對比,故有「大王喵」的外號。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3.3 HK$75.0
(9折)
HK$83.3 HK$75.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