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法國媽媽可以優雅喝咖啡,孩子不哭鬧? ─法國式教養,讓父母好輕鬆,孩子好快樂!

為什麼法國媽媽可以優雅喝咖啡,孩子不哭鬧? ─法國式教養,讓父母好輕鬆,孩子好快樂!
出版社︰ 平安文化有限公司
國際書號(ISBN): 9789578038486
作者: 潘蜜拉.杜克曼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2-12-27
出版社: 平安文化有限公司
頁數: 336
語言: 中文
庫存狀態︰ 有庫存
銷售價︰ HK$100.0 HK$90.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跟著法國媽媽重新認識妳的孩子,和妳自己! 連虎媽蔡美兒都佩服:真正令人大開眼界! 榮登亞馬遜書店、週日泰晤士報排行榜雙料暢銷冠軍! 在巴黎生了女兒後,美國媽媽潘蜜拉原本認命地以為從此大概就會忙得沒有自己的時間,為了孩子的需求和發展,媽媽的責任最重大,一刻都不能疏忽! 可是,當她累得想大叫救命時,卻發現法國媽媽們個個光鮮亮麗、悠然自得。她們在身為母親的同時,顯然並沒有忘了自己也是一個女人,一方面照顧小孩,一方面也保有自我,享受自由。 難道法國小孩自己會長大?別懷疑,法國寶寶兩個月大就能一覺到天亮,因為媽媽聽見哭聲會「等一下」,不是等他哭到累,而是讓他學著半夜醒來了繼續睡(其實嬰兒天生就會,只是需要機會練習)。法國幼兒吃的第一口副食品不是沒味道的米糊,而是滋味豐富的新鮮蔬菜泥(別忽視小小美食家的潛力)。法國小孩四歲就獨自參加長達七天的夏令營,學習過自己的生活(請相信孩子不在爸媽身邊時,長大得特別快)。最重要的是法國媽媽疼孩子卻不心軟,孩子儘管開心地玩,但最終仍得尊重「老大」(做決定的永遠是大人)。 看看周遭那些既活潑自信、又超有自制力的法國小孩,潘蜜拉不得不承認「法國式教養」還真是有一套,而唯有父母先感到輕鬆愜意,才能帶給孩子自在快樂! ◎法國媽媽保持優雅的秘密 ●懷胎十月會使女人成為母親,但不該讓女人變得不像女人。 ●靠著「特別留意」的飲食法,法國媽媽產後三個月就恢復了原本的曲線。 ●生兒育女很重要,但不該妨礙到生活中其他層面,法國媽媽喜歡的說法是:母親不該淪為孩子的奴隸。 ●「母親」和「女人」的角色應該自然融合在一起,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妳都是一位母親,但妳同時也是一個女人。 ●法國夫妻生孩子後會思考的,並不是「要不要」恢復浪漫的兩人生活,而是「何時」恢復。 ◎法國式教養的黃金原則 ●對法國父母而言,養育孩子的重點在於「育」。 ●即使嬰兒也是有理性的「人」,可以和大人培養相互尊重的成熟關係。從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親子之間的雙向關係就是法國父母努力的目標。 ●為孩子立下明確的規範,但在界線之內則讓孩子自由行事。 ●法國父母對小孩說的命令語:等一下、停,意思是孩子不能要什麼就馬上有什麼,孩子應該懂得自己打發時間。 ●孩子逾矩時,父母可以想,他們只是在做無足輕重的事而已,就不會反應過度。

作者簡介:

潘蜜拉.杜克曼Pamela Druckerman 就像所有女人一樣,潘蜜拉擁有讓她忙得團團轉,卻也甜蜜快樂的多重身分。 她是個好妻子,有一位深愛她的丈夫;是個好媽媽,有一個女兒和一對雙胞胎兒子;同時,她也是個不忘愛自己的好女人。 身為暢銷作家的她,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碩士,曾任《華爾街日報》外交線記者,替《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美麗佳人》雜誌撰稿,並曾應邀上全美知名的電視節目《今日秀》與廣播節目《晨間新聞》受訪。 從結婚到懷孕生子,潘蜜拉人生的重要歷程都在巴黎度過,而真正把她和法國文化緊緊連結在一起的,則是法國式教養的智慧。法國父母和小孩之間令人羨慕的親密關係讓她明白:只要願意調整對於親子關係的觀念及對孩子的期待,做父母會更輕鬆,孩子也會更快樂。 汪芃 台大外文系畢業,現就讀師大翻譯所,曾獲第一屆「林語堂文學翻譯獎」優選,譯有《夢之湖》、《12.21》、《大亨小傳》等書。 謹將此書獻給所有用心教養子女的父母,包括我最親愛的爸媽。


目錄:

法國小孩不亂扔食物 女兒一歲半的時候,我和老公決定帶她來一場夏日小旅行,我們選了一個濱海小鎮,距離巴黎大約是幾個鐘頭的火車車程(我們住在巴黎,我是美國人,我老公是英國人)。我們訂了一間附嬰兒床的旅館房間。當時我們只有一個小孩,所以請不要嘲笑咱倆的天真想法:帶小孩出去玩有什麼難的? 我們住的旅館提供早餐,但中午和晚上則必須到外面用餐。這座古老的海港小鎮有許多海鮮小餐館,但我們很快就發現,帶著小小孩一天在外頭吃兩頓飯簡直就像下了第「十九」層地獄。小豆對食物會有短暫的興趣,給她麵包或是任何炸物,她都會吃上幾口,但不消幾分鐘她便開始翻倒鹽罐、撕糖包,接著就會吵著要下兒童餐椅,然後開始在餐廳四處亂跑,或三步作兩步衝到危險的碼頭邊。 我跟老公決定採取「速戰速決」策略,因此我們到餐廳一坐下就立刻點餐,然後拜託服務生馬上端麵包給我們,此外開胃菜和主菜統統一起上。接著老公趕緊吃幾口魚,我則盯著小豆,以免她又亂跑被服務生不小心踢到或消失在海邊,接著我就跟老公交接。我們吃完飯後留下鉅額小費表達歉意,算是彌補我們桌子四周扔得到處都是的餐巾紙碎屑和炸花枝圈。 走回旅館的路上,我跟老公發誓這輩子再也不出門旅遊、再也不想笑,也絕對不再生小孩了,這次「度假」證明我和老公在十八個月以前的人生已經徹底結束。真不曉得我們怎麼會沒有心理準備呢? 後來我們又上館子吃了幾餐,我發現周圍的法國家庭看起來卻不像在地獄──非常怪,他們看起來倒真像在度假。那些跟小豆年紀相仿的法國小朋友都靜靜坐在兒童餐椅上,看起來心滿意足,不是乖乖等著大人餵,就是在吃魚,竟然還有孩子在吃蔬菜的,他們既不尖叫也不哭鬧。此外,這些法國人的餐點都是一道道慢慢上,慢慢吃,桌子的周圍也沒有各種神秘的殘骸。 後來我在法國住上了好幾年,卻仍舊無法解釋這種差異。巴黎的餐館裡很少出現小朋友的身影,而且應該說,我也沒什麼觀察他們,因為在生小孩之前,我從來沒注意過任何小孩子,而生小孩之後,我就隨時隨地只能注意自己的孩子了。然而如今我跟老公身處地獄,我不禁發現:法國人帶小孩的方式似乎不一樣。但究竟如何不一樣呢?難道法國小朋友的基因生來比我們的小朋友冷靜?法國的大人會拿什麼東西哄騙(或威脅)孩子嗎?或者法國家長是用那套「囝仔人有耳無嘴」的傳統育兒觀念來治小孩的? 但事情似乎不是這樣,我們見到的法國小孩並不是怯生生的,他們個個開朗可愛,小嘴巴吱吱喳喳說著話,充滿好奇心,而那些法國父母對小孩也既關心又溫柔。然而這些法國家庭的餐桌周圍(或者是他們每一天的生活)都籠罩著一股看不見的文明感──跟我們恰恰相反。 我開始留心法國人教養孩子的不同之處後,赫然發現這種差異不只出現在用餐時間,我腦中開始浮現許多問號。例如我已經在法國的遊戲場度過幾百個小時,為什麼我從沒看過有小孩在大哭大鬧(除了小豆)?為什麼我跟法國朋友講電話時,他們從不會因為要去哄孩子而匆忙掛上電話?此外,為什麼法國家庭的客廳都像正常的客廳,而我們的客廳卻被小朋友的各種遊戲帳篷和廚房組大肆佔領? 還不只如此。為何我認識不少美國小朋友都只吃單單一種食物,例如義大利麵或白飯,或是吃那些選擇少得可憐的兒童食品,但我女兒的法國(小)朋友們卻吃魚吃菜,樣樣都吃?還有,為什麼法國小朋友除了下午的點心,其他時候都不吃零食? 在此之前,我從未想過要一窺法國式教養的堂奧,畢竟法國式教養又不像法國的時尚或起司那般蔚為風行,可沒有人會專程到巴黎向法國人請教養小孩的方法,或請教他們如何克服家長心中力有未逮的罪惡感。而且事實上情況恰恰相反──我在巴黎認識的美國媽媽對法國媽媽的一些育兒習慣頗有意見,例如法國媽媽餵母乳的比例奇低無比,而且不少法國小朋友到了四歲還成天吸奶嘴。 但為何美國人不討論法國嬰兒兩、三個月大就能睡過夜的事?我們怎麼不聊法國小朋友不需大人時時刻刻悉心照料的事?我們怎麼不討論法國小孩聽到「不」這個字為何不會立刻崩潰大哭? 這些問題都沒人點出來,但我卻漸漸看出一件事,那就是法國家長似乎正集體且默默地採用了一種十分成功的教養方式,創造出截然不同的家庭氣氛。每次我的美國朋友帶著孩子登門拜訪,往往從頭到尾忙著制止小孩吵架、裁決誰對誰錯,要不就是扶小小孩繞著廚房中島學走路,或者是坐在地上陪小朋友蓋出一整座樂高積木村莊,而整個過程中,小人哭鬧、大人安慰的戲碼會上演好幾次。反觀法國朋友登門造訪時,我們大人卻可以喝咖啡聊是非,而那些法國小朋友們則自己在一旁開開心心地玩。 二○○二年「國際社會調查計畫」的問題中,有一題描述是「看著孩子成長是人生最大的喜悅」,有高達百分之九十的法國成人回答「同意」或「非常同意」,而美國成人如此回答的比例為百分之八十五.五,英國成人如此回答的比例為百分之八十一.一。因此,法國父母其實非常關心孩子,他們也知道要讓自己的心肝寶貝遠離戀童癖患者、過敏和窒息的危機,並會做一些合理的預防措施,然而他們不會時時刻刻擔心子女的身心靈是否健康快樂。法國家長比較冷靜,因此比較能夠訂下合理的規範,同時讓孩子保有自主的空間。 美國中產階級的育兒方式需要改進,我絕對不是第一個點出這件事的人,成千上百的書籍和文章都針對這個問題仔細地分析批評過了,專家甚至還替這些問題取了術語,像是「過度教養」、「超過度教養」、「直升機教養」(指父母過於關注子女,像直升機般成天盤旋在孩子身邊)等等,還有一個說法我特愛:「孝子孝女」(kindergarchy)。作家約瑟夫.艾普斯坦(Joseph Epstein)表示這個問題是「對育兒過度投入,對子女有害無益」。另一位作家茱迪絲.華納(Judith Warner)則將這種現象稱為「子女至上的文化」(total motherhood),意指社會對於母職的極大化期待,認為一個母親從懷胎起就要竭盡所能增進子女身心靈各層面的福祉,而且隱藏著母親的利益和孩子的利益是相衝突的概念(值得一提的是,華納女士也是從法國回到美國後才開始意識到這個問題)。在美國,「育兒」似乎是含辛茹苦的同義詞,不只專家頗有微詞,就連美國家長自己也不愛。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