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之大罪 第五號小丑(全)

惡之大罪 第五號小丑(全)
出版社︰ 台灣東販
國際書號(ISBN): 9789864750573
作者: 惡之P(MOTHY)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02-02
頁數: 302
語言: 繁體中字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6.7 HK$78.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本書特色:
● 由《惡之娘》小說系列的悪ノP所描寫,粉絲期盼已久的「惡之大罪系列」第三彈!!封面、插畫由負責樂曲動畫插圖的壱加繪製,原汁原味的描繪出華麗壯大的惡之世界!
●「惡之娘」「惡之大罪」系列小說銷量累計突破100萬冊!犯罪組織、魔導師、以及神……「始動」的第四彈!!

內容簡介:
第五號小丑 今天也活躍於黑夜中

身為孤兒的雷米,被美麗的富豪.茱莉亞所收養,成為她的養子。某天夜晚,雷米偷跑進自家倉庫,結果立刻就被放在裡面的紅酒杯吸引住目光——少年與只聞其聲不見其形的少女相遇。命運的齒輪,仍舊不停地轉動。

何謂『第五號小丑』?

「然後由黑轉赤」
2011年6月mothy在niconico動畫發表的樂曲。使用軟體為VOCALOID的鏡音連。『七大罪系列』的樂曲之一,故事主角為女富豪茱莉亞領養的孤兒少年‧雷米。描述雷米身為殺人鬼『第五號小丑』的一生

目錄:
CONTENTS
3    Prologue
6    艾維里奧斯地圖
第一部  第五號小丑
7    第一章 媽媽,當上大總統
57    第二章 第一次殺人
84    艾維里奧斯年代記 紀元前〜一三六年
85    第三章  快找出「第七號魔術師」
116    艾維里奧斯年代記 一三七年〜四九○年
117    第四章 新生「貝諾耶爾」
154    艾維里奧斯年代記 四九一年〜八四二年
155    第五章 有叛徒
182    艾維里奧斯年代記 八七九年〜九九八年
183    第六章 所以我才叫你一起逃啊

第二部  梅里戈德高地的決鬥
201    第一章 前往梅里戈德高地,以及第六號的猛毒
221    第二章 再會與對決,以及憤怒之惡魔
247    第三章 神與惡魔,以及她的結局
273    第四章 冥界,以及「Ma」

288    大罪之器
289    Epilogue
297    Extra Chapter

302    後記
303    繪者感言

人物介紹:
格米莉亞
艾爾露卡的弟子,與她一同尋找【大罪之器】。以前曾化名「海德瑪麗‧羅雷」,效命於國際事務部「尤思堤雅」。
(角色形象藍本.megpoid)

艾爾露卡‧克洛克沃克
受大地神‧艾爾德的委託踏上旅程、尋找【大罪之器】的魔導師,以前曾化名為「漢妮‧羅雷」在修布魯克報社工作。坐著輪椅。
(角色形象藍本.巡音流歌)

茱莉亞‧阿貝拉爾
露西菲尼亞共和國的總統,真實身分是犯罪組織「貝諾耶爾」的首領。收養了身為孤兒的雷米,身邊總是跟著一隻紅貓。
(角色形象藍本.MEIKO)

雷米‧阿貝拉爾
茱莉亞的養子。喜歡惡作劇,頭腦不太靈光。自從在茱莉亞家的倉庫內發現某個「赤紅色的酒杯」後,便開始能聽到某個沒有身體的謎之少女「奈伊」的聲音。
(角色形象藍本.鏡音連)

內容試閱:
從天而墜的雙子,許下了毀滅世界的願望。
一切皆是由此而起。

姊姊的名字是「雷比亞」。
弟弟的名字是「比希莫」。
雙胞胎與舊時代的文明,一同埋葬於地底的深處。
興建於其上的王國,靠著挖掘古文明的財產而得到繁榮。
然而人類卻連不該發現的東西也一併挖了出來。
封印著雙胞胎的方舟――罪。

雙胞胎雖然被封印在方舟內,但仍有少數人類能感應他們的意志。
他們的其中之一最後得到女王的稱號,雙胞胎也被人們奉為神衹敬拜。
――這麼做並沒有錯,但也不是正確答案。

成為虛假之神的雙胞胎,對女王降下啟示。
『吾等打算毀滅世界。若想阻止世界毀滅,就讓吾等轉生吧』
『快讓能成為吾等容器的神之雙子誕生』――。

於是直屬女王的元老院為了創造「神之雙子」,展開了「Ma計畫」。

在第二次的「Ma計畫」中,「神之雙子」順利誕生了。
一男一女。
他們各自被命名為「漢賽爾」與「葛麗特」。

為了紀念此事,女王制定新曆法「艾維里奧斯曆」,以雙胞胎誕生的這年為元年。

◆ ◆ ◆

第一部 第五號小丑
第一章
媽媽,當上大總統

EC(艾維里奧斯曆)六○九年八月十八日。
露西菲尼亞共和國,羅爾德市米拉涅廣場。
萬里無雲、一片晴朗的天空下。
今天,這裡舉辦了新任大總統的就職演講。

站在講壇上的,是一位身著紅衣的短髮女性。
她正是這個國家的新領袖――茱莉亞‧阿貝拉爾。
「――露西菲尼亞,還有這個世界都有了極大的改變。五一○年,露西菲尼亞成為共和國,而明年剛好就是改制後的一百週年。這一百年過得絕不順遂。由我們祖父輩革命建立的這個新國家,現今仍殘留著舊時代延續下來的惡習。因階級產生的貧富差異、因不衛生導致疾病蔓延、以及來自軍國主義國家的威脅……眼前的難題不勝枚舉。然而!今天,我們終於得到跨越這一切難關的力量!!」
聚集於廣場的人們開始瘋狂鼓掌。
茱莉亞在不久前的總統選舉中以壓倒性的差距勝出。她不但是露西菲尼亞首位女性總統,更是史上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以排山倒海之勢湧向她的歡呼聲,顯示了民眾對於這位新任領袖的期待。
雷米‧阿貝拉爾站在人群中眺望母親的英姿。儘管現場為總統的家人準備了特別的席位,但雷米並不想從那種高高在上的位置,而想跟民眾從同樣的角度仰望茱莉亞。母親在其他人眼中究竟是什麼樣子――他想確認這點。
偉大。僅僅兩個字已足以道盡一切。茱莉亞原本就是令雷米自豪的母親,但此刻她更成為受露西菲尼亞全體國民敬愛的存在。
「――革命的英雄,潔兒美諾‧阿瓦多尼亞見到現在的露西菲尼亞會作何感想,這點我們無從確認。但我們一定要創造一個能令她驕傲的國家。這座米拉涅廣場正是露西菲尼亞革命的起始之處。而我宣布,今天我將於此重新展開革命。但這次的革命不是用暴力,而是用露西菲尼亞這個國家的進化來實現!!」
掌聲和歡呼再度響起。
不選在首都露西菲尼安的議事堂,而在羅爾德的米拉涅廣場舉行大總統的就職演說,是自第一任總統沿襲下來的慣例。
如同茱莉亞的講詞所述,使露西菲尼亞成為共和國的那場革命正是從這個米拉涅廣場開始的。革命的最後,身為王國支配者的「惡之娘」,莉莉安娜‧露西芬‧督特里希公主也是在此遭到處決。因此對共和國而言,米拉涅廣場象徵著一切的原點。
喝采源源不絕。聽著這個聲音,茱莉亞滿足地環顧台下的民眾。
――話說回來,真是不得了的人數。雷米不禁心想。
以前的總統就職演講時,不知道是不是也有這麼多人。雷米以前從沒參加過就職演講,所以無從比較。
這時某人突然從背後搭住他的左肩。
「恭喜你,雷米。」
雷米回過頭,只見眼前站著一個身穿軍服的高個兒男人。
「啊啊,謝謝你,加特。不過該恭喜的不是我,而是媽媽才對吧?」
雷米有點難為情地搔搔臉頰回答道。
「對你而言,令堂的榮耀就像你的榮耀。非耶?」
「這……也對啦。」
他是加特‧庫隆。鄰國阿斯莫汀的副將軍。
這個人是母親的熟人,平常也會親切地與年齡差了一輪的雷米攀談。那種有點怪裡怪氣的用詞據說是阿斯莫汀特有的方言;但雷米和其他阿斯莫汀人交談時卻從沒聽過這種說話方式。
「你不待在貴賓席那邊沒關係嗎?」
被雷米一問,加特不禁微微搖頭苦笑。
「護衛宰相的小事交給其他人足矣,應該不會有人選在今日去取那種九流之輩的項上人頭。」
「真是隨興,你就是因為這樣才老是升不了官。」
聽到雷米的調侃,加特只是苦笑兩聲。
「哦?你忘了在下可是堂堂阿斯莫汀國副將軍麼?」
「可是在那之後就沒見你升上將軍了。」
「此乃門第之限所致。阿斯莫汀的威權主義可是比露西菲尼亞更加根深蒂固,娼婦之子能有今日之地位已屬難得。」
「但是,加特的曾祖父是很有名的傭兵吧?我聽說在阿斯莫汀只要立下夠多戰功,就算傭兵也能出人頭地啊。」
雷米記得以前曾聽母親說過,加特的曾祖父是個被人稱為「阿斯莫汀惡魔」的高強劍士。
「的確很有名――然而卻是惡名。」
加特自嘲似地笑了笑。那個人雖然很有名,可是名聲卻不怎麼好――大概是這個意思吧。
講台上,茱莉亞的演說仍在繼續。
「――近年犯罪率不斷攀升,尤其犯罪組織『貝諾耶爾』的崛起更是不可輕忽。但是比起犯罪本身,我們更該思考究竟罪行的成因為何。政治家和商人的貪腐、不斷增加的孤兒、社會福利的缺乏……解決這些問題才是當務之急。如此一來,所有的犯罪都會――」
雷米再次望向講台,與加特一起聆聽茱莉亞的談話。
演說的主題轉為國內的犯罪防治,但雷米幾乎都有聽沒有懂。
既然是針對一般大眾的演講,那麼內容理應不算太難理解才對。
換言之,雷米聽不懂,純粹只是因為他對政治的理解力太差。不過他並不怎麼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沒關係,就算聽不懂也無所謂。
只要知道媽媽很了不起就夠了。
彷彿祝賀著茱莉亞就任總統,天空一片晴朗。只不過風稍微強了點,茱莉亞的頭髮不時被吹得飛起。
髮色――與茱莉亞的髮色不同,雷米的頭髮是美麗的金色。
但沒有任何人對他們母子髮色的不同抱持疑問或批判。至少在雷米的身邊沒有。
大家早就知道了。
雷米不是茱莉亞的親生子。

雷米是個孤兒。

◆ ◆ ◆

雷米不知道自己親生父母的長相。
打從懂事以來,他就是孤兒院的一員。
他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遭人遺棄,抑或是父母雙亡,就這麼一無所知地在那間小小的孤兒院生活著。
孤兒院內還有好幾個跟雷米相同境遇的孩子。他們並非全都是雷米的朋友,大家的性格和長相完全不同。
孤兒院的孩子因為沒有親人,所以大多都很內向。
雷米自己也不是那種會主動親近人的小孩。平時一同玩耍的總是固定那兩、三個人,除此之外的孩子幾乎都不太熟。
鈴是雷米最要好的朋友。她是個跟雷米差不多年紀,臉上有著雀斑的可愛女孩。她有一頭長及雙肩的黑色頭髮,而且跟不擅長認字的雷米不同,既喜歡閱讀圖畫書,唱歌也非常好聽。毋庸置疑,鈴絕對是孤兒院裡最優秀的孩子,雷米也非常喜歡她。
偶爾,有些陌生的大人會造訪孤兒院。大人們會往來好幾次,觀察孩子們的表現,最後將其中一個孩子帶到別的地方去。
那些沒有孩子的大人是來領養孤兒的。
會受到領養的,大都只有文質彬彬的好孩子。雷米一方面心知老愛惡作劇的自己大概永遠不會被人認養,一方面又擔心鈴可能會被人收養,因此每當有不認識的大人來到孤兒院時,他總會坐立不安。
幼小的雷米時常因做惡夢而哭泣。
他夢見自己沉入水中。
某個人站在上頭,俯視著因口鼻進水而痛苦掙扎的自己。
那是個女人,雷米看不清她的長相,只知道她穿著一件露出肌膚的紫色服裝。
好痛苦啊――。
好冷啊――。
無論雷米怎麼吶喊,那女人就是不肯對雷米伸出援手。
最後她拋下雷米,去了別的地方。
――雷米總是在這裡驚醒。
也因為那個夢,雷米一直很害怕水和紫色的衣服。

與茱莉亞的邂逅是在雷米五歲那年。
其實他不確定五歲到底是不是自己真正的年齡。這數字只代表自己來到孤兒院過了五年而已。他的生日是十二月二十七日,但這也僅是他進這間孤兒院的日期。不過,由於當時雷米還是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因此年齡上應該沒有太大的誤差。
她的到來是在雷米生日的前一天,也就是十二月二十六日。
茱莉亞是個明顯比至今為止造訪過的大人更加年輕、高貴,而且美麗的女性。雷米第一眼見到她時,不由得覺得自己似乎曾在哪裡見過這個人。
茱莉亞揹著一個大大的白布袋,然後把袋子放在孩子們面前。
袋子裡裝著許多玩具。當中也有雷米一直想要的發條馬車。雖然自己的朋友尼凱也有一個同樣的玩具,但他從來不肯借給雷米玩。
「自己挑個喜歡的玩具吧。」
聽到茱莉亞這麼說,孩子們一窩蜂全湧到袋子周圍,各自拿起自己中意的玩具。雷米也順利搶到了那個發條馬車。
茱莉亞笑瞇瞇地望著孩子們,接著與院長一同走入孤兒院內側的房間。
而茱莉亞的身後,則悄悄地跟著一隻貓兒。不知那隻貓是什麼時候溜進來的,牠的身上到處是傷疤,多得連那一身長長的紅色毛皮也遮不住。
後來,雷米才知道那隻紅貓是茱莉亞的寵物。

隔日中午,雷米隻身前往院長室。他是被院長叫去的。
院長室裡除了院長外,還站著一位女性。
那是昨天送玩具給雷米他們的茱莉亞。茱莉亞的身後,彷彿理所當然似地坐著那隻紅貓。
雷米一走進房間,院長立刻告訴他。
「我要送你一個降誕祭大禮喔。」
所謂的降誕祭,就是慶祝「神之雙子」誕生的節日。今天正好是那個日子,十二月二十七日,恰巧與雷米的生日同一天。
「我昨天已經拿到禮物了,是那個人送的。」
雷米回答,然後掏出放在口袋裡的發條馬車,拿給院長看。
「說的也是。那今天這個就當作你的生日禮物吧。雷米,你從今天開始就是這位茱莉亞小姐的兒子囉。」
「咦!?」
院長一臉微笑地看著雷米驚訝的表情。
「茱莉亞小姐已經提出領養你的申請了。她的房子比這裡還要大得多,而且無論多少玩具都會買給你。畢竟茱莉亞小姐可是個大富豪呢!」
「呃……」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情況,雷米不禁滿腹困惑。
他當時的心情八成全寫在了臉上。茱莉亞見狀走向雷米,蹲下來跟他交談。
「你不想當我的孩子?」
這個人就算從近距離看仍是那麼美麗,而且好像還很溫柔。雷米心想。
茱莉亞摸摸雷米的頭。
雷米感受著茱莉亞的體溫,再次有種自己「果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她」的感覺,甚至覺得說不定她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當然,那是不可能的。畢竟他們的頭髮和瞳色都不一樣,五官也完全不像。而且兩人如果真的是親子,茱莉亞根本沒有理由刻意隱瞞院長。
雷米搖搖頭。
「不是不想。可是――」
「怎麼了?」
「我不想再也見不到大家。」
與其說是大家,應該說是不想與鈴分開。但因為老實說出來很難為情,所以雷米稍微換了個說法。
「原來如此……可就算是我,也沒辦法一次收養這裡所有人。不然我們可以偶爾回來這裡玩,這樣好不好?」
「……嗯。」
「那就決定了。我明天會來接你,你趁今天把行李收拾收拾。當然也別忘了好好跟朋友和老師道別。知道嗎?」
「知道。」
茱莉亞半強迫地讓雷米同意了這件事。
不過雷米也開始覺得「如果有這樣的媽媽應該也不賴」。她就是如此有魅力的人。
於是雷米聽話地點頭。

但雷米才剛離開院長室,便聽到房間內傳出這段對話。
「――這樣就行了吧,茱莉亞大人。」
「啊啊。」
「可是,真的沒關係嗎?單身女性領養孤兒,這可是前所未聞的事。說不定會招來不必要的流言蜚語,影響到我們『檯面上』的活動……為何要為了那孩子冒這種風險……」
「不用擔心,況且箇中理由你也不必知道。我從以前就一直想要個孩子。但是我的身體無法生育,所以才領養那孩子――除此之外,還需要別的理由嗎?」
「……不。」
「放心,我會好好養育他的。」
年幼的雷米,當時當然不可能正確地理解那段對話的意義。

◆ ◆ ◆

大總統的就職演說順利結束,人潮徐徐從廣場散去。
講台上已經不見母親的身影。演說結束後,她旋即在護衛的陪同下退入講台後的簾幕,大概正在那裡確認接下來的行程。
能被茱莉亞收養真是太好了――雷米打從心底這麼覺得。但那不是因為媽媽當上了大總統,也不是因為她是個有錢人。
茱莉亞對雷米灌注了許多的愛。兩人雖然不是真正的親子,但她的愛卻讓雷米完全忘了這件事。
她平時溫柔,偶爾嚴厲,一手將雷米拉拔長大。雖然他也絕不討厭孤兒院的大人們,但他們卻始終和「親人」有點不同。多虧了茱莉亞,雷米在這八年間切身體會到何謂真正的「親子關係」。
如果自己當時留在孤兒院,現在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他無法想像。可能會被別的大人領養;也可能早就被趕出孤兒院,流落街頭。無論如何,現在的雷米之所以能如此幸福,毫無疑問是茱莉亞的功勞。
他必須報答媽媽。雷米常常思考,希望有天能用某種形式回報她的養育之恩。但究竟該怎麼做才好?至今他仍想不到任何具體的答案。
「好了,那麼在下也差不多該告退了。」
加特望向貴賓席,那裡可見數名來自他國的政要。坐在左邊數來第四個位子上的垂眼老人,就是阿斯莫汀的宰相;加特這次便是為了保護他才來到露西菲尼亞。
「你會暫時留在露西菲尼亞嗎?」
雷米問。加特輕輕嘆了口氣。
「不,明朝即須歸返阿斯莫汀。然此番結束後,在下打算稍微告假偷個閒。」
「休息多久?」
「十日左右。」
「那來找我玩嘛。」
加特一邊微笑,一邊遺憾地搖搖頭。
「你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但茱莉亞大人近日恐怕還得忙上一陣,實在不便叨擾。況且,在下早已有所安排。」
「你要去哪裡?」
「嗯,艾爾菲戈特國的卡爾嘉蘭德……茱莉亞大人的妹妹委託在下辦點事兒。」
「原來是梅拉娜阿姨那裡啊?我也很久沒見過她了呢。連她長什麼樣子都不太記得了。」
雷米說完,加特突然露出有點奇怪的表情。
「……無知便是福也。見到現在的她,或許你反而會嚇著哩。」
「?」
見到雷米一臉不解,加特連忙咳了一聲。
「咳咳。也罷,毋須放在心上。宰相大人似乎在發脾氣了,恕在下告辭。」
只見貴賓席上的垂眼宰相正盤著雙臂,一臉不悅地掃視四周。
「替我跟阿姨打聲招呼喔。」
「嗯。」
加特再次拍了拍雷米的肩膀,轉身返回貴賓席。
(好了,再來該做什麼才好?)
雷米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行程。
雖然也可以去找茱莉亞,但媽媽等等應該還有事情要忙。就算去了大概也沒空理會自己。
雷米跟茱莉亞住的地方就在這個羅爾德市內,距離米拉涅廣場不算太遠。乾脆就這樣自己走回去,等媽媽回家好了。
於是雷米朝自家的方向前進。

(不先去跟茱莉亞打聲招呼?)

某人叫住他。
不是加特。他早已回到貴賓席,正做作地對宰相低頭行禮。
「嗯,在家裡等媽媽就行了,反正她傍晚就會回來。」
雷米如此回應那個「聲音」。
對著自己眼前,空無一人的空間。
(你真笨耶。茱莉亞不是說過?今晚露西菲尼亞宮要舉行就職晚宴,不到深夜八成不會回來喔)
「聲音」回應。
而雷米也繼續回答。
「喔喔,也對,我都忘了。」
(你也有被邀請吧?你的衣櫥裡應該也準備了晚宴用的禮服。回家換上後再去宮殿不就好了嗎?)
「唔――嗯。可是宴會那種場合,我實在不太喜歡。反正只有一堆不認識的大叔大嬸。」
(……我猜得果然沒錯。昨天吃飯的時候,你根本沒把茱莉亞小姐的話聽進去嘛。)
「什麼話?」
(她說你最重要的朋友也會出席晚宴)
「朋友……難道是鈴!?」
(對啦。那個鈴預定要在晚宴上演唱啊)
恰巧經過的中年女性愕然地瞪著不小心大喊出聲的雷米。雷米連忙用手按住自己的嘴。
儘管雷米只是在跟「那聲音」對話,但在那女性眼中肯定不是這樣。她一定是把雷米當成「站在路中間一個人自言自語的怪小孩」了。
因為――能聽見那個「聲音」的,就只有雷米而已。

◆ ◆ ◆

雷米第一次遇見「奈伊」是在七歲的時候。
遇見,這種說法可能不太正確。因為雷米至今連一次也沒見過奈伊的身姿。
奈伊打從一開始就是只有「聲音」的存在,從她的說話方式聽來,肯定是個女孩子。儘管她的聲線感覺和雷米十分相似,但還是有點不太一樣。
沒錯,這絕不是雷米自己的聲音。就算是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人能聽見的「聲音」,那也絕對不是他的幻想或幻聽。雷米一直如此堅信。
――那天,雷米為了惡作劇而躲入家裡的倉庫。
那是在寬廣得孤兒院完全比不上的茱莉亞大宅內,唯一一處被告誡「不准進去」的場所。一旦被禁止,反而令人更想進去看看。
雖然倉庫平時總會上鎖,但很幸運地唯有那天門是敞開的。
擁有倉庫鑰匙的應該只有茱莉亞一人,傭人的菲比平常也無法進入這裡。恐怕是茱莉亞忘了上鎖吧?
手裡的懷錶指著下午一點的位置。這個懷錶是去年生日時,茱莉亞送給自己的禮物。上頭刻有龍的花紋,深得雷米喜愛。
茱莉亞和菲比應該都在房裡熟睡。其實雷米原本也已經上床了,但卻由於平時的那個惡夢而在半夜驚醒。或許是因為夢到自己在水中,他突然覺得很想去洗手間。離開房間,經過倉庫時,才偶然發現門是開著的。
在湧上心頭的好奇心驅使下,雷米忍不住溜進倉庫。
裡頭似乎一直都有人清掃,幾乎是一塵不染。不過因為沒有照明,內部一片漆黑。於是雷米把手裡的燭台拿到倉庫中央。在燭台上的燭火照耀下,雷米總算勉強能看見倉庫的環境。
倉庫裡到處都堆滿不可思議的物品。
有著一顆大頭的八爪動物標本、各種不同尺寸和設計的黑色長袍、畫著星狀紋路的羊皮紙、一整束的紅線和裁縫工具……其他還有很多雷米完全摸不透用途的東西,但似乎沒有能拿來當玩具的事物。雷米雖然有點失望,不過仔細想想,茱莉亞本來就沒必要把玩具藏在雷米碰不到的地方。
因為只要是雷米想要的東西,她全都會買給他。
在比其他架子更高一層的棚架上,放著七個漆黑的台座。台座上各自刻著不同的文字,但當時的雷米還不識字,所以不知道上頭寫著什麼。
台座整齊地橫列著,其中六座台子上頭卻什麼也沒有。唯有從左邊數來的第二個台子上,放著一個紅色的酒杯。
那看起來只是個普通的玻璃酒杯。除了顏色是紅色這點外,其他地方看來就跟茱莉亞平常喝牛奶用的玻璃杯大同小異。
茱莉亞不喝酒,也不太喜歡紅茶。所以她平時只喝牛奶。不用陶杯,而用酒杯喝牛奶是她的風格。
比起其他滿是霉味、感覺歷史悠久的物品,只有那隻紅色的酒杯散發出新品般的光澤。
昏暗的倉庫內,唯有燭火和酒杯的光芒相互輝映。
雷米把臉湊近酒杯,在玻璃上看見自己的倒影。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映在酒杯上的臉彷彿正輕輕搖曳。雖然一開始以為是因為燭光的緣故,但雷米不久便發現那似乎不是自己的臉。
――不是我的,另一個人的臉。
雷米忍不住拿起那隻酒杯。
不知為什麼,他突然被它深深吸引。
一股熱度從握著酒杯的右手傳來。
由於還不至於熱到燙傷手掌,因此雷米並未丟開酒杯――正確地說,雷米根本無法鬆開自己的手。握著酒杯的手無論如何都張不開。
杯子的熱量經過右手,一路傳到雷米的腦袋。雷米一陣頭疼,忍不住當場蹲下,完全無法再站起身。
――我和你,是同類。

作者簡介:

 悪ノP (mothy)
2008年2月以鏡音鈴歌曲『10分之戀』出道成為VOCALOID作曲家。擅長製作故事性豐富的「故事音樂」。其他樂曲當然不在話下,以『惡之娘』、『惡之侍從』為首的『七大罪系列』歌曲更是彼此互有聯繫,構築成了相當壯大的世界觀。
2010年8月開始執筆描寫小說處女作《惡之娘 黃之終曲》。由歌曲製作者親自將歌曲中沒有描述到的故事撰寫成書,這點在當時成了一大話題。2012年春季,《惡之娘》小說系列迎向大結局,現在正執筆描寫《維諾瑪尼亞公爵的瘋狂》、《惡食娘康奇塔》等被稱為「惡之大罪系列」的小說。除了小說外,在歌曲、漫畫原作等方面也十分活躍。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