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協奏曲

一個人的協奏曲
出版社︰ 福地出版
國際書號(ISBN): 9789865707316
作者: 徐瑞蓮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9/3/2015
頁數: 224
語言: 中文繁體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67.0 HK$60.3(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1)人生的逆境在所難免,這些負面的境遇並不可怕,成敗與否往往只在一念之間,自我放棄才是真正的失敗,唯有樂觀向上才能迎向光明。
(2)本書主角令人心疼的不幸遭遇,和最後因為堅持而完成夢想的奇蹟,當能讓讀者體悟到,只要懷抱希望與目標,就能在困境中站起來,幸與不幸,全掌握在自己手裡。
(3)人性有許多光明面,也有陰暗面,戒除自私、自利和驕傲、自負,才能避免在不經意間傷害他人。培養謙遜的溫和內涵,能幫助自身獲得更多人際資源,也能保持心境的平和、喜樂。
(4)學習任何才藝,除了天分,主要還是依靠後天的努力與不間斷的練習,在熟能生巧後,才能爐火純青。

◎國小中、高年級以上適讀

失去你的那天起,美好人生也從此變了調……

曾經的幸福合奏,驀然成了一個人的協奏曲。
空盪盪的琴室,訴說著天堂隕落的悲歌,
我一個人就著勇氣和大提琴,譜下未完待續的樂章……

就算成了折翼天使,音樂依舊是我遠離孤單的解藥。
我不知道天堂有多遠,只知道懷抱希望,總有一天能讓夢想起飛……


妮妮出身音樂世家,父親是知名的交響樂團指揮家,母親是鋼琴家,她自己則拉得一手絕佳的大提琴,並獲獎無數。同學和朋友對她完美的家境相當羨慕,向來視她為「人生勝利組」。
這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妮妮曾來不必為生活瑣事費心,只要好好上學、努力練琴。父母原本打算高中畢業後送她到國外的音樂學院深造,豈料在某次前往演出的路上,一場致命的車禍,徹底粉碎了幸福的家庭和即將實現的音樂夢。
素未謀面的叔叔,突然在父母的告別式中現身,成了妮妮唯一的法定監護人,也理所當然奪走屬於她的一切。妮妮被迫遠走他鄉,忍受失去一切的悲痛,以及叔叔的頤指氣使,最愛的大提琴也成了遙不可及的想望。
爸爸留給她的,只有一份尚未完成的樂章,每當夜深人靜,用心靈默默跟著旋律無聲的演奏,成了妮妮唯一的安慰。從失去大提琴的那刻起,絕望如影隨形,她該如何完成父親遺留的樂曲?

◆本書有學習單,歡迎至福地出版資訊網http://www.winfortune.com.tw/下載。

作者簡介:

  徐瑞蓮
淡江大學大傳系肄業,曾任新聞雙周刊社會組記者、女性雜誌採訪編輯及企畫主任、電視兒童節目編劇、企畫顧問公司編輯、戲劇演藝公司企畫等。
出版過四十餘本作品,涵蓋愛情小說、散文、小品、勵志等書籍。
興趣是養盆栽和寵物、素描、大提琴。
小時候以為長大會成為演員的我,最大的心願是成為動物保育人員,到世界各地去居住。

著有:《兔子爺爺愛生氣》、《外婆的雜貨店》、《勇敢的傻孩子》、《追火車的男孩》、《養女的願望》、《牧羊的孩子》、《灰姑娘的天空》、《月亮下的思念》、《來自天堂的音符》、《聽見花開的聲音》(福地出版)、《散漫公主管家婆》(文房文化出版)。

得獎記錄:《追火車的男孩》——第61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
以及行政院新聞局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夢花文學獎,第十一、十二屆大墩文學獎。


內容試閱:

人生勝利組

「妮妮,快準備一下,要去練琴了。」
「好啦!我知道了。」
又是千篇一律的對話。
妮妮每天不是上課就是練琴,幾乎所有時間都被占滿了。她不只練一種琴,大提琴和鋼琴都得練。
妮妮的父親是指揮家、媽媽則是鋼琴家,出身在音樂世家的她,從小就被刻意栽培著,爸媽希望女兒將來也能走上相同的路。
原本一家人在國外生活,但在國內一間著名交響樂團的熱情邀約下,加上爸媽也想讓妮妮接受國內教育,才在她小學四年級時舉家回臺。
剛開始妮妮還很不適應,但英文流利的她,很快就和同學打成一片,成為大家的英文小老師。
轉眼間,妮妮已經九年級了,正值青春期,但她大部分時間都還是被音樂所占據,幾乎沒時間跟同學出去。
每次看大家開開心心的出遊,她也不是沒有抱怨。但媽媽總是說:「妮妮,媽媽希望將來送你去國外的音樂學院,可以像爸媽在音樂這條路發展。我們只有你這個女兒可以繼承衣缽呀!」
「媽,要到哪時候呀?到時我的英文都忘光光了。」每當聽到這話,妮妮總會嘟起嘴巴,撒嬌的說。
「快了!快了!」
常常這麼說的媽媽,今天卻意外的提及明確的計畫。
在送妮妮到音樂教室途中,媽媽忽然很認真的告訴她:「等明年你要上高中時,爸媽會開始安排搬回美國的事。聽說你爸已經和國外的經紀人接觸,希望能順利成行。」
「經紀人?是那位馮叔叔嗎?」妮妮睜大了眼睛問。
她本來以為媽媽只是說說而已,原來是真的在計畫著。
「嗯。你還記得他呀?」媽媽笑瞇瞇的摸摸她的頭。
「當然,我還記得小時候馮叔叔很疼我,每次都帶一根棒棒糖來哄我。」妮妮忍不住陷入國外生活的那段回憶。
「這麼小的事你還記得呀!」媽媽聽了忍不住笑。
「當然,我還記得馮叔叔留著兩撇小鬍子,模樣怪滑稽的。」妮妮笑著說:「真懷念在國外那段時光。」
媽媽的思緒也像是飄到了遠處,陷入沉思中。「我們那裡的房子大得多了,還有庭院、花園,你小時候老把庭院當小動物的墳場呢!」
「哪有!只不過埋了一、兩次,那是剛好樹上的小鳥掉下來死了。」妮妮連忙嘟起嘴抗議。
「只有一、兩次嗎?你忘了還有我們養的狗,和鄰居老奶奶的那隻貓。」
「好啦、好啦,媽!你就是會糗人家。」妮妮連忙打斷媽媽的話。
 媽媽摟了一下她的肩膀,溫柔的說:「媽媽知道你很善良,才會做這些事。」
「知道就好。」妮妮俏皮的說。
「是、是,知女莫若母,媽媽知道你有音樂上天分,所以才會格外督促你呀!」
「嗯,我知道。」妮妮點點頭。
「好啦!教室到了,趕快下車吧!媽媽還得趕去樂團談些事情呢。」
「遵命!老大!」
妮妮調皮的一笑,帶著樂譜和大提琴下車。
乖巧的妮妮向來都很聽話,而爸媽對她的照顧也無微不至,家裡特地請了一位阿桑照料一切,妮妮可以說過著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生活,只需要全心放在鑽研琴藝就夠了。
她跟同學唯一的聯繫,也只有音樂──當爸媽有演出時,邀請同學一起觀賞。這也是她感到最驕傲的時刻。
至於什麼時候才能像爸媽,站在臺上和交響樂團表演呢?妮妮對這天的到來充滿期待,雖然她陸陸續續得過不少獎,但這還不夠,如果不能進入專門的音樂學院,永遠也無法成為爸媽那樣專業的音樂家。
只要回想爸媽在臺上的專業演出,她便默默的激勵自己,一定要向爸媽看齊,甚至成為比他們更優秀的音樂家。
 
這天,妮妮一如往常在教室裡待了兩小時後,媽媽來接她回家洗澡、吃飯,吃過晚飯後,繼續上鋼琴課。
但一回到家,便看到爸爸臭張臉走出來,還差點撞到她。
「爸爸!」妮妮連忙喚他。
但爸爸只是心不在焉的點個頭,又轉身回到琴房。
「爸爸怎麼了?」妮妮忍不住問。
「沒事、沒事,你爸爸最近在忙著寫曲。」
「喔。」妮妮望了父親的背影一眼。
雖然妮妮知道爸爸只要一開始創作,就會關在琴房好幾天,卻不曾看他臉色這麼難看過,連晚飯時也沒出來,還得勞動阿桑送飯過去。
妮妮覺得很不尋常,忍不住再問一次:「爸爸為什麼不高興呀?」 
「是……唉!就是親戚的事。」
「親戚?外婆不是在療養院,連我們都不認得了,還會打電話來家裡呀?」妮妮聽了一頭霧水。
「不,不是你外婆,是你叔叔。」
這麼一說,妮妮才想起好像有這麼個人。印象中,很小、很小的時候,她曾見過叔叔一面,當時爺爺、奶奶還在世,有一次過年,這位叔叔帶著剛結婚的嬸嬸突然出現,跟爸爸起了很大的爭執,才不過短短幾秒鐘,她便被媽媽拉到門外。
那是她對叔叔模糊而遙遠的記憶。聽媽媽說,叔叔跟爸爸的關係很不好,只要一見面就會大吵。後來爺爺、奶奶過世時,這位叔叔甚至完全沒有出現。
她曾在爺爺、奶奶法事會場偷聽到大人說,爺爺、奶奶是被叔叔氣死的,還用了很多不好的言語形容他。妮妮猜測,這位叔叔應該是個不好的人,要不然大家不會這麼說他,難怪爸媽刻意跟他保持距離。
妮妮好奇的問:「叔叔又做了什麼事惹爸爸不高興?我們不是沒跟他聯絡了嗎?」
媽媽冷哼一聲,表情有點不屑。
「不知道他這麼神通廣大,竟然拿到了你爸的手機號碼。會打來還不是要錢,你爺爺、奶奶的家產都被他花光了還……」媽媽發現自己話說得太快,連忙打住。「大人的事,小孩子別問這麼多。反正你爸要換電話了,你叔叔應該找不到他了。」
「喔。」看媽媽臉色很不好,妮妮只好閉上嘴巴,不敢再多問。
接著,媽媽像是想起了什麼,說:「對了,這個星期天抽空去看看外婆怎麼樣?我們很久沒去看她了。」
「好啊!太好了,我好想外婆喔!」妮妮開心的拍起手來。
媽媽微笑的摸摸她的頭。「要是外婆知道你這麼想念她,一定會很開心。」
「爸爸也會一起去嗎?」
「不知道耶!要問問他。」媽媽口氣淡淡的說:「最近那位國外經紀人跟你爸要一份樂譜,你也知道,他一開始創作就不喜歡被打擾。」
「我知道了。」妮妮乖乖的點點頭。她心知肚明,爸爸這次應該不會去了。
不管怎樣,能去看外婆,妮妮還是很開心。除了想念外婆,也是因為那間療養院在另一個城鎮,那裡的風景很美。她可以趁此機會暫時出去透透氣,不用整天關在屋裡練琴。
雖然,外婆已經完全失智,連妮妮都不認得了,但她依然清晰的記得小學以前,外婆對她有多麼疼愛,因此還是很愛外婆。
不過,媽媽的感情比妮妮還要豐富,每次去看外婆總是哭得唏哩嘩啦,讓她覺得很不好意思。

轉眼間,週日到了,媽媽開車載著妮妮去看外婆。
這回,爸爸果然無法同行。主要是因為國外的那位經紀人馮叔叔最近還有個邀約,爸爸得出國做一趟演出,要同時準備演出和創作樂譜,天天忙得焦頭爛額。
「媽,你也要跟爸爸一起出國嗎?」路上妮妮問。
「沒錯,媽媽之後也得忙著練琴了。」
「那我可以一起去嗎?」妮妮心中充滿期待,卻被媽媽澆了盆冷水。
「不行,你要乖乖念書。接下來就要升高一了,得進個好學校。還有,全省比賽也快到了,你都不擔心嗎?」媽媽說。
「哎哟!人家也想去嘛!」妮妮嘟起了小嘴,不服氣的說。
媽媽連忙安撫她說:「別急,以後要出國多的是機會。爸媽這次只去一週,一週的時間很快就過了。」
「那我一個人怎麼辦?」妮妮不滿的叫了起來。
「有阿桑陪你呀!更何況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媽媽摟了一下她的肩膀說:「你不趕快學著獨立,以後出國念書怎麼辦?到時爸媽可不能像保母,隨時跟在你身邊喔!」
妮妮聽了,默默無語。
其實,她何嘗不夠獨立呢?即使在臺灣,爸媽也是常常飛到東、飛到西的忙著演出,能陪她的時間少之又少,大半時間,家裡只有她跟阿桑。唯一能陪伴她的,只有鋼琴和大提琴,甚至比爸媽陪她的時間還要多。
她很希望能快點出國念書,可以把全部心思放在音樂上,讓琴藝更上一層樓。
車子轉眼已下了交流道,緩緩通過市區往山上而去。路旁的景色逐漸從高樓變成了綠蔭,還能看到一片片稻田跟果園,讓妮妮的心情逐漸放鬆。
眼看外婆住的療養院就快到了,妮妮暫時把那些繁瑣的念頭放一邊,為即將見到外婆而興奮起來。
外婆住在爸媽刻意挑選的五星級療養院,希望能讓她得到最好的照料、有最佳的居住品質。
療養院的人早已接到通知,等媽媽的車一接近,立刻有員工站在門口迎接。
這間療養院的門禁森嚴,等車子靠近,那扇高聳的黑色欄柵遙控大門才緩緩打開。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花園,旁邊則是整理得乾乾淨淨、綠意盎然的草皮,草地上有幾個護士推著病人在散步。如果不仔細看,不會發現這是療養院,而會以為是富貴人家的養老處呢!
「游太太,你們好!」
接待人員是一位打扮乾淨、素雅的中年婦女,臉上掛著一式的笑臉,有著過分的客套。
「是呀!」媽媽禮貌的笑笑回答,帶著妮妮下了車。
「好久沒看到你了。」
「真不好意思。我媽情況還好吧?」媽媽有些內疚,連忙關心的問。
「嗯,狀況不錯,還是很健康呢!」
雙方寒暄過後,接待人員便領著她們到櫃臺辦理探視手續。
來到後花園時,妮妮一眼就認出了外婆,迫不及待衝向前去。
「外婆!」妮妮一到外婆身旁,便攬住她的肩膀,把臉貼在外婆背上。
「阿婆,你看誰來看你了?」推著外婆出來的看護小姐連忙說。
外婆轉過頭來,淡淡的看了妮妮一眼,傻笑著沒有回應。
「外婆,是我,妮妮呀!」
「喔……是誰?」外婆似乎沒聽懂。
妮妮又重複了一遍:「妮妮,我是妮妮。」
「啊,你好。」說完立刻又轉頭問看護:「她是誰呀?」
看護一臉尷尬,一時之間不知該怎樣回答才好。
媽媽連忙說:「沒關係,這裡我們來就好。」
等看護離開後,媽媽立刻蹲在外婆面前,握住她的手,溫柔的說:「媽,我跟你孫女來看你了。」
外婆笑了一下,眼神卻很空洞,像是望向媽媽,視線卻完全不在她身上。
媽媽臉上的笑容瞬間結了冰,但仍不放棄的又輕喚一聲:「媽,我好想你。」
沒想到外婆根本沒理會媽媽,兀自伸手指向前方說:「那裡的花好漂亮,我想去看看。」
妮妮遲疑了一下,看到媽媽示意的點點頭,於是把輪椅推向前去。走了幾步,發現媽媽沒跟上,她好奇的回頭,媽媽果然又在偷哭。
雖然,這是每回來探視外婆都會上演的橋段,但看到媽媽這樣,妮妮還是忍不住感到心酸。她想著,如果有一天,媽媽也完全不認得她,那時恐怕自己會哭得比媽媽更大聲吧?
「媽,我們一起到前面去。」妮妮貼心的等了一下,媽媽這才趕緊拭去淚水,跟上前來。
「媽,這樹下比較涼,我們就待在這裡好了。」媽媽接過妮妮的工作,把外婆推到樹下,試著跟她多說些話。
但外婆除了傻笑,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這時,兩隻小鳥忽然從樹上飛下來,一前一後的追逐著。
妮妮指著小鳥說:「外婆你看!那兩隻小鳥在交朋友呢!」
外婆終於有了反應,笑嘻嘻的說:「傻孩子,那兩隻是母子啦!」
妮妮跟媽媽同時訝異的對望了一眼,很有默契的笑了出來。
「外婆看來好多了,還能回你的話呢!」媽媽說。
「是啊!我想外婆一定知道媽媽來看她了。」
這不過是妮妮跟媽媽相互安慰的話罷了,其實外婆的情況並沒有好轉,仍然只會癡呆的望著前方,偶而露出傻笑。不過,能看到媽媽止住淚水、露出欣慰的笑容,妮妮就覺得很開心了。
他們陪著外婆在院子裡散步,只是這樣的相處,妮妮和媽媽就覺得很溫暖、很滿足了。
她們待在療養院約莫一個半小時後便啟程回家。路上,媽媽不時露出笑臉,似乎對外婆的狀況很滿意。
「以後我們應該更常來陪陪外婆才是。」媽媽有感而發。
「嗯。我也這麼覺得。」
母女倆相視一笑,卻也帶著幾許無奈的神情。

第二天上學時,夏欣喬忽然跑過來,手中揚著兩張紙。
「妮妮,你看!」
她把手上的東西往妮妮桌上一擺,妮妮這才看出是兩張門票,她好奇的拿起來看。
「是最近很紅的??搖滾樂團演唱會門票,我好不容易才搶到呢!」夏欣喬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這時,旁邊的同學聽到也圍上前來,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
「這票我都買不到呢!」
「是啊,外面喊價都要兩倍價格了!」
「你還買得到,真是太厲害了!」
相對於同學的熱情,妮妮的反應卻很冷淡。
「妮妮,你要不要一塊去?」夏欣喬又問了一次。
「我……我不行耶!那天要練琴。」
「哎哟!練琴哪天都可以去,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喔!」
「是呀!」旁邊的同學羨慕極了,也跟著慫恿:「你不是也很喜歡音樂嗎?」
「是沒錯啦!可是我學的是古典音樂,跟這個不太一樣。」妮妮一臉為難。說實在的,她對那麼吵雜的樂風一點興趣也沒有。
聽妮妮這麼說,夏欣喬只好摸摸鼻子,自討沒趣的把票拿回去。
圍觀的同學也紛紛離開,大家似乎對夏欣喬手中的門票比較有興趣。
「好可惜喔!你真的不喜歡那種音樂呀?」還留在一旁的小芬問。
妮妮搖搖頭,苦笑了起來。「這跟我學的音樂差太遠了。」
「是喔?」
接著,不知那位同學突然大聲說:「對了!我在車站看到你媽媽的鋼琴獨奏會海報耶!」
「是啊,下星期我媽媽就要表演了。」提到這件事情,妮妮眼睛一亮。
「真羨慕你有這麼有才藝的爸媽。」
「只可惜,我們比較喜歡追韓星就是了。」不知那個同學調皮的說。
「是啊!我們這年紀比較喜歡流行音樂,崇拜偶像。」另一個同學也附和。
妮妮無奈的笑笑,望著同學離去的背影,心想,難怪她會覺得學音樂這麼寂寞,因為她所走的,正是跟別人不一樣的路,她所喜歡的音樂,完全不是時下年輕人喜好的。
她心裡其實很清楚,同學會羨慕她,只是因為家庭背景,但那是同學不太接觸、也不太喜歡的音樂領域。要是真在班上賣起媽媽演奏會的門票,大概沒有一個人想要吧?
儘管如此,妮妮還是很堅持自己想走的路,同學也很尊重她。偶而有特別的聚會,大家會邀請妮妮帶大提琴來表演一手,而當妮妮去比賽時,同學還會組成加油團來為她打氣,光是這點,就讓妮妮很感動了。
「對了,我十五號要辦場慶生會,你要不要參加?」小芬手上拿著一本小記事本,一個個輪流問著同學。
「我……還是不行耶!我要──」
「明明知道妮妮下課後都要練琴,你還問?」鄰座的同學忍不住打岔。
「哎哟!人家試試看嘛!說不定……」
小芬說到一半,妮妮卻忽然有了不同的反應。
「你說是哪一天?」
「十五號,就是下下星期五。」
「下下個星期五……」妮妮估算了一下,那天爸媽應該已經出國了。突然間,她改變了心意。「或許我可以。」
「真的?」小芬原本已經轉身離開,又連忙回頭。「你是說真的?」
「嗯。那天我爸媽出國了,也許我應該放鬆一下。」
「太好了!就這麼決定。妮妮要跟我們一起出去了!」沒想到小芬竟大肆張揚,好像發布什麼不得了的新聞。
這下子,同學紛紛回頭搶著要參加小芬的慶生會,看來,大家都很珍惜這次難得的聚會。
妮妮心裡當然也很開心,說真的,她也很希望能多分點時間跟同學在一起,但是爸媽的期望又不能不顧。有時,妮妮也很羨慕其他同學,可以下課後一起去逛街、吃東西。那些再平凡不過的事情,對她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奢望。
難得爸媽出遠門,妮妮想偷偷給自己一個喘息的機會,試著融入同學平凡的生活。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一個人的協奏曲
HK$67.0 HK$60.3
(9折)
HK$66.7 HK$60.0
(9折)
HK$66.7 HK$60.0
(9折)
HK$66.7 HK$60.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