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女好辛苦(下)

出版社︰ 狗屋
國際書號(ISBN): 9789863285038
作者: 畫淺眉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5/09/25
語言: 中文繁體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4.0 HK$75.6(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歷經苦難,他終於得以站在她身邊。
這一世,所求唯她……

 

邊關告急,晏雉拋棄眼前的太平生活,奔赴危城。
支撐她走下去的,不僅是護兄長周全,
更是為了身在不同戰場,同樣奮勇殺敵的須彌。
她明白,在旁人眼中,他與她門不當、戶不對,
雖然她絲毫不在意,但他卻不。
為了能與她站在同樣高度,當初他選擇離開,投身軍旅,
待他立下輝煌戰功的那一日,便會回來風光迎娶她。
未來會如何,她已無法預料……
從她出手改變自己的命運開始,一切不再按照過去的軌跡前進,
這場戰事究竟會有什麼樣的結局,無人知曉,
但她堅信,縱使在兵馬不足、糧草不濟的艱困處境下,
為了信守對彼此的承諾,他們都會盡全力活下去!

 


★本書特色:

 

晏雉抑鬱而終,睜眼竟回到六歲那年,她決心扭轉命運。巧遇良師的她讀兵書、習騎射,眼裡看的不再是小情小愛,今生她不想再當嬌嬌女,她要自立自強!在一場詭異的七月雪中,她撿到了擁有一雙琉璃色眼瞳的須彌,從此改變兩人的人生。作為幕僚隨兄長赴任各地,總是守在她身後的須彌也投身軍旅。他們的重生不只為了再度相遇,也為了大邯的盛世太平。

作者簡介:

畫淺眉
90年生,出生在海邊小鎮,從小看著大海長大,大學畢業後回到老家從事旅遊服務行業。在工作之餘,努力用最溫暖的文字講述最柔軟的故事,一切只為了堅持多年的夢想能夠付諸紙上,得你們的喜歡。


目錄:

第十四章 赴新城
第十五章 時時歸
第十六章 敵來襲
第十七章 戰有功
第十八章 突發難
第十九章 暫別離
第二十章 共戰袍
第二十一章 晚及笄
第二十二章 怒氣揚
第二十三章 良辰時
第二十四章 暗謀劃
第二十五章 風雲湧
第二十六章 人無常
番外  日暖風微南陌頭


內容試閱:

第十四章 赴新城
幾日之後,洪水徹底退去,在盧檀和晏節的監督下,李栝咬著牙答應免了裘家村三年的租稅,盧檀則當即撥了一筆款子,用來重建裘家村。
被洪水沖垮的裘家村,在原址重新修建起來。村子裡的那些田地,因為泡了水,田裡的莊稼都廢了,必須下地將那些廢了的莊稼清除,等土質稍乾一些後,再重新將種子播種下去。 
吞雲江畔的工程不能停,在沿岸的幾個村子都在進行重建的同時,造堰的工程也開始緊鑼密鼓地繼續。
這一回,李栝再無任何理由進行拖延;他如今唯恐官位不保,更是將五曹約束得老老實實,在得知周司兵私自命屠三帶人夜襲晏氏兄妹無果被抓後,更加不敢再表露出任何的不喜。
如此,倒是令晏節和盧檀做事方便了不少。
返回各自村莊的災民很多,卻也有很多家破人亡的,在開始新生活前,只能暫時先依靠救濟。
還有一些父母、家人都在洪水中喪命的孤兒,被盧檀安置在別處,有專人負責照料。
總之,黎焉縣內形勢漸漸轉好,所有的事都按部就班地進行著。
在李栝提心弔膽了好久,終於要放下心來的時候,朝廷來人了。
靳州治所黎焉縣洪水一事,皇帝已經得知,又耳聞了出事之後晏氏兄妹及黎焉縣縣令盧檀的作為,對於事後城裡城外的救災工作,表示滿意;加上隱戶之事,晏節和盧檀也做得並不差,因此加官進爵不過是時間的早晚。
最令李栝心驚的是,來人不光說了晏節和盧檀很快將會升職調走,更是帶了皇帝的聖旨──靳州刺史李栝遷至河間府,任左廂公事。
從靳州到河間府,從刺史調作左廂公事,根本就是實打實地左遷。
李栝接了旨,等人一走,當下將手邊的瓷器砸了個稀巴爛。換作平時,五曹早該在旁你一言我一語,接二連三地勸解起來,可這一回,五曹也遭了難,誰也沒心思在這時候還去討李栝的歡心,一個個灰頭土臉的,面色難看。
皇帝多少因為李栝之妻出身奉元士族的關係,給他留了臉面,並未將證據確鑿的那些罪行公布出來;但對五曹,皇帝絲毫沒留情面,直接將五人罷黜,並下旨終身不得再出仕為官。
李栝和五曹罪有應得,晏節這邊,顯然心情愉快。
朝廷派來的人動作很快,在黎焉城中設了悲田坊,收留那些因為天災人禍不幸殘疾或者生病而無處可去的人;又依照之前承諾的,將那些參與造堰的隱戶都造了冊,併入了黎焉縣的戶籍,等三年過後,這些隱戶就得和普通的黎焉縣百姓一樣,向縣衙交稅。
同時,朝廷派了工匠,幫著一起督造吞雲江畔的堰堤。
半個月後,接任黎焉縣縣令的人到了。而盧檀和晏節遵照調令,一人遷至別處擔任刺史,另一人則因吞雲堰未成,不願離開太遠,因而並未調離靳州,僅從黎焉縣調去了榮安。
榮安是什麼地方?
攤開地圖看,黎焉縣位於掣江支流吞雲江畔,沿著吞雲江和黎焉縣向西不遠,就是晏節之後要去赴任的榮安縣了。
榮安此地,與廣寧府相接壤。廣寧位在大邯疆域的西南邊境,因開化較晚,也因缺少田地種植莊稼,居民大多在山中打獵維生,加以此處山脈與周邊各縣城土地相連,常年發生侵擾周邊縣城的事情。
在廣寧府設治所之前,榮安便是最容易被侵擾的縣;加上榮安土壤並不肥沃,不像黎焉既能種茶又能種出莊稼,以至於榮安時至今日,整體的發展並不好。這樣的一個地方,自然也就常年發生縣衙被百姓砸了,或是商鋪被人一窩蜂哄搶的事。
要治理好這樣一個縣,晏節肩膀上的擔子,要比在黎焉時更重;更何況,他同時還要負責吞雲堰的督工。

 

榮安縣的縣令是個六十來歲的老頭,兩鬢斑白,大抵是因為武將出身的關係,身子骨兒倒還健朗,只是這些年下來,被縣裡的事愁得滿面滄桑,看起來竟是一副年近八十的模樣。
聽聞新官上任,老縣令早早將一切準備妥當,只等晏節一行到了榮安,便將此間事同他交接,之後便帶著妻兒回鄉養老去了。
榮安縣這地方,比起黎焉來說小上許多,更別同東籬比了,縱橫交錯只兩條大街,餘下的皆是寬寬窄窄的巷子,另有一條河渠穿過城中。
榮安雖東西南北各有城門,城牆卻不高,而且那城牆說得難聽一些,絲毫沒有什麼防禦能力;再看守城的那些衛兵,老弱殘兵,看著一陣大風吹過,就能吹倒一片。
唯一還看得過去的,應當就屬縣衙了──四進的院子,外大門便是縣衙的正門,正門後直面縣衙正堂,左右兩邊各有屋子用作辦公,往後又是一道內門,內門後頭便是內衙。
內衙分正房、東西廂房、書房和後罩房。正房住晏節夫婦兩人,東、西廂房分別住晏驦和晏雉,下人一律住在後罩房,跟馬廄在一處。
晏節翻了翻縣衙的名冊,瞧見上頭大片的空缺,他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老縣令在任時候,口碑一直不差,心腸又好,看不得城中百姓受苦。那些還在當著守城衛兵的老弱病殘,大部分都是投奔他的老兵,年紀大了,老家吃不飽飯,就奔著來了。重活、累活幹不了,就給了個衛兵的工作,只讓他們每日在城牆上下巡邏站崗,瞧見不對勁的敲個鑼提醒下。
不過老縣令顯然頭腦還是清楚的,這縣衙編制上空著那麼多的位置,他硬是沒將那些人添進來,足以說明還是分得清輕重的。
晏節揉了揉眉心,打算明日將文書喊來,瞭解瞭解這榮安縣中可有什麼讀書人能用一用的。

 

再窮的地方,總還是會有那麼一、兩戶所謂的世家。在榮安安頓好沒幾日,便有不少拜帖送到了晏節的案上,其中還夾著一份專門送給晏雉的請帖。
送來請帖的那戶人家姓燕,在榮安縣內算是一方的大戶,燕氏本家在奉元城,和熊昊有些親戚關係,算起來,自然與晏雉也能搭上邊。
是以,得知新上任的縣令姓晏,正是東籬晏氏的嫡長子晏節,燕家便動了心思。
榮安這地方有些落後,像樣的馬車實在少,晏雉坐著自家的馬車在燕府門前停下,撩開車簾,她便愣住了。
燕府門前停著一排的牛車,此起彼伏的「哞哞」聲,實在讓她有些驚異。
有燕府的小廝,瞧見從馬車裡鑽出來個面貌姣好的小娘子,再看馬車上懸著的銘牌,清清楚楚一個「晏」字,當即殷切地迎了上來。
「是晏小娘子吧?」見晏雉頷首,那小廝趕緊說:「我家娘子吩咐了,小娘子一來,無須通報往裡走便是。小娘子這邊請。」
燕府的當家主母黎氏本身是個美人兒,當年未出嫁前,媒婆幾乎踏平了黎家的門檻,偏生她瞧上了姓燕的,也不顧辛苦,嫁到了榮安。這些年,內宅爭鬥得久了,再美的人也磨出了幾分滄桑。
晏雉進門,抬眼便瞧見了坐在主座上,正與客座的幾位娘子說笑的黎氏。
「四娘來了。」黎氏開口便笑,伸手拍了拍她身側的席位,請她過來同坐。「說來,咱們兩家也是緣分,妳倒是可以喊我一聲舅母。來,走近些,讓舅母瞧瞧。」
晏雉不慌不忙行了個禮,只往前走了幾步,卻不願坐到黎氏身旁。
走得近了,黎氏眼底劃過驚嘆,面上也露出幾分欣賞來。「四娘倒是生了一副好容貌。」
晏雉的這張臉生得極好。
熊氏的容貌本身就是個拔尖的,晏雉得了熊氏的七分相貌,再加上這些年讀書養出的一身氣質,便是在奉元城,也是十分特出,更不用說來到這窮鄉僻壤一般的榮安縣。
再者這幾年,晏雉也漸漸養出些肉來,十來歲的小娘子自是豐腴些的看著才好。
她這副模樣,一眼看去便瞧得出來,是個被家裡人千恩萬寵捧著疼愛的小娘子。
黎氏當即收起了輕慢的心思──她本是對於丈夫要和晏節交好,命她先與晏家四娘親近有些反感,覺得她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小娘子,絲毫沒有結交的必要。
可如今看來,她之前的想法確實偏激了。
「四娘如今來榮安,可有哪裡覺得不便的,不如同舅母說說?」
黎氏將姿態努力放低,笑著詢問。
晏雉很給面子地叫了一聲「舅母」,然後在丫鬟匆匆搬來安置在黎氏下首的小墩子上坐下,回道:「榮安與黎焉風俗相近,倒也並無不適,只是新來乍到,仍有些陌生。」
見晏雉說話時,儀態得當,不卑不亢,黎氏不由自主地看了看客座上的娘子們。便是這些已經成了婚的娘子們,在面對她的時候,說話還會小心揣測,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似乎是怕說錯了話留下不好的印象;眼前這麼個小娘子,卻神色自若……黎氏想想,覺得到底是境遇不同。
人來得差不多了,黎氏便邀請眾人一道往花園走。園中已經布置了席位、茶果,娘子們坐下,便又說說笑笑閒聊開,只是話題左右離不開晏雉。
不是詢問起新上任的這位晏縣令喜好如何,便是詢問其夫妻感情是否和睦,全然將眼前的晏雉當作了不知事的小娘子。
黎氏神色略有尷尬,咳嗽兩聲。「聽聞四娘親歷了黎焉大水,不知如今百姓的生活可有恢復?」
她話音才落,周圍的娘子們也頓時沒了聲音。
實在是黎焉大水一事,早已傳遍靳州,光是聽人帶回當時的消息,便能聽得人毛骨悚然,而今黎氏突然又提及,難免心底發怵。
晏雉點頭道:「確是親歷。當時山洪洶湧,被洪水捲入吞雲江中的百姓,幾乎無人能夠倖免於難;僥倖留下命的,也大多身上帶傷,只能進城避難。」
有娘子一聽說受難的村民進到城中避難,不由吃驚,掩著口鼻。「那豈不是又髒又臭?難民一下子湧進城中,怕是好長一段日子那裡的百姓要過得不安定吧?」
晏雉看她一眼,疑惑道:「怎會不安定?城中百姓自發為他們搭建了避難處,又有大戶人家的娘子們帶頭捐米、捐糧、捐衣物,不過是那段時日城中熱鬧了一些,並無旁的事發生。」
園中娘子們正說著話,園門外忽然喧鬧起來。
「怎麼回事?」黎氏神色不豫,向著丫鬟使了個眼色。
丫鬟會意,匆匆往園外跑。
不一會兒,人跑了回來。「是大郎聽說來了個沒見過的小娘子,喝多了酒鬧著要來瞧一瞧。」
丫鬟說的大郎,正是榮安燕府的嫡長子,黎氏所出的大郎燕鸛。
「沒人攔著他?」
「被晏小娘子帶來的人打出去了。」
「咳咳……」
晏雉含了一口水,沒承想聽到這話,頓時咳了出來。慌忙間接過旁邊小娘子遞來的帕子,晏雉擦了擦嘴,低聲道:「人……現在怎樣了?」

 

自然被下人給抬回房間躺著了。
晏雉被人請到花園後,因園中多女眷,須彌一個陌生男子實不便留在其中,便一直在園外守著。
那些來來回回的丫鬟瞧見他身姿挺拔,年輕俊朗,難免多看了幾眼,尤其是瞧見他一雙異於常人的瞳色,更是覺得好奇。
須彌倒是習慣了這些目光,只管注意著周邊的動靜。
忽然,聽得不遠處傳來一聲大喊。「聽說家裡來了個好看的小表妹,讓我瞧瞧長什麼模樣!」
須彌循聲看去,一個年約二十五、六歲,身著赭色長衫的年輕男子滿臉通紅,搖搖晃晃地朝著花園走來。
兩旁的丫鬟趕緊行禮,喊了聲「大郎」,下一刻便有個小丫鬟被摸了一把,猝不及防地叫了一聲。
須彌眉心一皺,燕鸛已經滿身酒氣地走到了門口。他沒有說話,只微微動了動位置,將園門擋住,目不斜視。
「你誰啊?」燕鸛喝多了酒,說話有些咬著舌頭。「滾開!別擋道!」
須彌不動亦不語。
    燕鸛氣結。「哪裡來的狗奴才?快給我滾開!」
燕鸛身旁的僕從當即狗腿地跑過去想把人拉開,沒承想,須彌紋絲不動。
「大郎,這人看著眼生!」
燕鸛酒氣還未散去,一聽這話,當即冷笑。「不長眼的東西,讓我好好教訓教訓你!」
話罷,拳頭迎面而去,旁邊的丫鬟頓時大驚失色。還沒等拳頭挨到須彌的臉,丫鬟們便見自家大郎被人一腳踹在腿上,直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這一摔,把人給摔懵了。
燕鸛呆愣愣地坐在地上,看著跟前人高馬大的青年,酒氣上湧,立馬從地上爬了起來,又是狠狠一拳揮了過去。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4.0 HK$75.6
(9折)
HK$84.0 HK$75.6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