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事如易 第二卷 善惡易知,是非難說(3)

萬事如易 第二卷 善惡易知,是非難說(3)
出版社︰ 知翎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5625474
作者: 三月果
釘裝: 平裝
頁數: 368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7.0 HK$78.3(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新唐遺玉》作者三月果歷時三年完成的長篇大作!
奇門遁甲這類學問在此時代竟有如此大用?
且看小女子余舒如何運用精算師頭腦配合易學,谷底翻身、出人頭地!
上輩子,她昧著良心賺錢;
這一世,她要活得乾淨自在!

『二月十三,忌水,殺身之禍。』
知曉大凶在即,余舒想方設法,以求順利渡劫,
可難道人算不如天算?
千防萬防之下,還是因為水筠一句「事關景塵」而誘得她出了門,遭了難。
不承想,原來這「忌水」要忌的,竟不是天算,而是人算──

可一切,原來始於皇子們的爭鬥。
隨著大衍試各科陸續揭榜,
雙陽會上,皇子們也明裡暗裡地持續較勁。
而眼看著死敵已晉為大易師,
余舒能否協助九皇子劉曇力壓群雄,
並在大衍試上一鳴驚人,搶過紀星璇的風頭?

本書另收錄未公開番外<余修與白冉篇>。

作者簡介:

 暱稱果子,性別女,年齡不詳,身高不明,體重不定,說話沒有打字快,患有嚴重拖延症。家有一隻愛貓,現為鏟屎官一名。歡迎關注本人新浪微博——三月果熟了。


內容試閱:

第二十一章

余舒將瞿海交給從供人院買回來的兩個護衛周虎和宋大力看管,他們倒也盡責,把髒成乞丐的瞿海洗刷了一番,換上乾淨衣服,還好心地將他身上的幾處傷口處理了。
於是等余舒再來時,瞿海已經沒了幾天前那一副破破爛爛的叫花子模樣。
余舒背手站在門口,看著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裝死的瞿海,詢問周虎:「他這幾天老實嗎?」
周虎還沒來得及答話,宋大力便氣悶道:「老實什麼,早上周大哥餵他飯吃,他竟不知何時偷偷磨斷了繩子,還拿腦袋撞人想趁機逃跑呢,這幾日就沒有安生過,得虧咱們兄弟兩個力氣大,才把他制住。」
見余舒皺眉,周虎連忙低頭道:「小姐,是小的大意了,今早差點讓此人逃脫,請小姐責罰。」
「這不怪你。」余舒衝周虎笑笑,轉臉看著身形消瘦的瞿海,忽地冷下聲音:「看來他是力氣太多,今天起只晚上餵他一頓飯就夠了。」
不管瞿海現在看起來多可憐,但對於余舒,這可是一個曾經想要她命的人,根本不值她同情。
「你們到大門口守著去吧,我有話要問他。」余舒抬手示意周宋二人。
周虎早上將瞿海綁得結實,不擔心他掙脫傷人,便對余舒道:「那小姐自己留神些,若有什麼不妥,大聲喊小的就是。」說完就拽著宋大力退避到大門口。
余舒將屋門關上,撿了條板凳在離瞿海不到半丈遠的地方坐下,一抬腳,便踹到他小腿上,力道不重。
瞿海閉著眼睛,抿緊嘴巴,一動未動,好像余舒踢的是板凳腿,不是他的腿。
余舒撇嘴,抬腿又是一腳,只是這一回沒留力,狠狠踹在瞿海受傷的那條腿上,連帶著椅子都晃了晃,縱使個子有七尺高的漢子,也不禁當場悶痛出聲。
「嘶——」瞿海猛地睜開眼,怒視余舒,「妳做甚!」
想他瞿海半輩子活在刀尖上,舔著血過日子,到頭來竟然會落在一個牙都沒長齊的丫頭手上,實在可恨!
余舒叉起手臂,翹腿坐著,迎著他憤怒的目光,不溫不火地開口:「我有些話要問你,只要你肯老實回答,我就如你所願,放了你走,隨你愛上哪兒去哪兒。」
瞿海一個重犯,怎麼從牢裡神不知鬼不覺地逃出來,必是有人暗中相助,那麼是誰放了他,放他出來作何?和她有沒有什麼關聯?
瞿海冷笑:「老子年紀都足夠當妳爹了,妳想誆誰?我告訴妳,妳要麼放了我,要麼弄死我,不然等我脫身,妳別想好過。」
這倒是石頭碰上鐵疙瘩了,硬碰硬,誰也不怕誰。
余舒不屑道:「就你現在這副殘廢德性,一個逃犯,我縱使放了你,你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來。」
瞿海臉色鐵青,余舒正好戳到他痛處,自從那九死一生後,他腦袋時常隱隱作痛,不得提用內力,僅餘一分自保之力,若無醫治,這輩子眼看著是廢了。
想到這裡,他臉色忽地黯淡起來,一絲悲慟浮上,被余舒敏銳地察覺。
慢慢搓著指尖,余舒思索了片刻,聲音軟和下來,雙目直視瞿海,「你和我說實話,我即便不放你,也會幫你照顧家人。」
來時路上,余舒仔細想了想,這瞿海是個逃犯,好不容易從大獄裡出來,不說有多遠跑多遠,還賴在京城裡幹什麼,想來想去,必是有所留戀,而這世上讓人留戀的,無非是人和物兩樣。
所以余舒只是隨口一詐,並不知瞿海是否還有親人在世,誰想那瞿海聽了她的話,臉上竟然湧出一層蠟皮似的灰白,瞬間赤紅了雙目,仰起頭,嘶聲大笑起來。「哈哈哈!」
余舒盯著他眼角滾落的淚水,心中動了動,直覺當中又藏有什麼重大的隱情,正要趁機突破,誰知瞿海自己先開了口:「哈哈……我妻兒皆已被我害死,哪來的家人,如今就剩下我一個孤魂野鬼,妳要照顧他們,難道要代替我去陰間陪他們嗎!」
余舒臉色有些凝重,不是因為瞿海的咒罵,而是因為他話裡透露出的訊息——妻兒已死,是被他所害?
這是什麼荒唐話,看他樣子,明明是為親人的死傷心自責,痛不欲生,又豈會是殺妻刃子之人?
「你——」
「不用再廢話了。」瞿海冷言冷語打斷余舒的話,粗著嗓子,警告她道:「我與妳無冤無仇,大可以告訴妳,我的事和妳無關,妳若識相,就不要過多沾惹,免得惹禍上身。」
余舒抿嘴,無從辨別瞿海的話是真是假,想要繼續審問,可是接下來不論她怎麼試探,都不能再讓瞿海開口。
鬱卒中,余舒不由地念起薛睿的好處來,若有他幫忙調查一番,何愁撬不開瞿海的嘴,也不至於這樣無從下手。
無奈,余舒看著天色漸暗,只好今天先到這裡,回去想想,明天再來。

余舒回到城西,一路低頭思索,走到家門口,才注意到她家門前停靠的馬車,愣了下,眼中閃過驚喜。這就拎著袍子角,快步走進院子,直奔打著燈籠亮著燭火的前廳。
「薛大哥!」
這一聲把正在品嘗賀郎中煮的藥茶的薛睿驚了一跳,轉頭就見余舒一陣風似的颳進來,一雙眼睛火亮亮地盯著他。
「總算見著你了,我找你好幾天,你最近忙什麼呢?」
這可是讓薛睿有幾分受寵若驚了,他和余舒認識這麼久,從來都是他盯著她的去向,她何曾這麼主動關心過他的事情。難不成是丫頭忽然開了竅?
這念頭剛一冒頭,就被薛睿自己省略過去了,悻悻地想到:這麼急找他,一定是出了什麼事。
薛睿心裡繞了兩個彎,面上卻淡定,將茶盞換了隻手托著,輕放在茶几上,再對著幾天沒見的余舒勾出一抹分外可親的笑:「都是上頭派下來的差事,不值一提。倒是妳,今天到府上找我了嗎?」
「是啊。」余舒沒被薛睿的笑臉迷住眼,轉頭見賀芳芝還在,有些話不方便說,就道:「乾爹,我和薛大哥有事商量,出去走走,一會兒就回來。」
賀芳芝因著余舒將來是個女先生,不比平常閨中女子,作為長輩,也就不拘泥她的行動,點點頭就讓他們去了。
兩人於是出了門,余舒在前,薛睿落後兩步,出門向東十幾步,走在別人家院牆掛的燈籠影下,余舒略頓了頓腳,扭頭對薛睿道:「薛大哥還記得畢青裘彪那夥賊人嗎?」
薛睿道:「記得,怎麼了,那夥人不是都被處斬了嗎?妳又提起這是作何?難不成還有漏網之魚?」
說到這裡,他表情不由變得嚴肅。
昔日余舒姐弟兩個上京,和商隊結伴,卻誤上賊船,領頭的商人和護送的鏢手頭子兩個人是明道暗娼,為了船上財物,和一夥水匪裡應外合,害了一船商客的性命,只有余舒幾人命大,僥倖逃脫。後來余舒在薛睿的幫襯下,將那一夥惡賊一網打盡,砍頭的砍頭,關押的關押。
余舒看他一眼,搖頭道:「不是他們,是另外一個,就是我們抓人的那天,他們不是另外買了一個殺手追到家裡來暗害我嗎,人是折在景塵和你的手上了,被判了十年,你消息靈通,最近可有風聲聽到,那人怎麼樣了?」
薛睿神色微變,停下腳步,皺眉道:「是了,我前陣子忙昏了頭,竟忘記和妳說這件事。」
余舒趕忙追問:「何事?」
薛睿道:「那個姓瞿的……在牢裡撞牆自盡,死了。」
余舒傻愣住,「死、死了?」
牢裡的瞿海死了,那被她關在小院裡的又是哪個,難不成是鬼?
「嗯,死了。」
「……」不對,瞿海明明活著,她總不至於是人是鬼都分不清。
薛睿看到余舒臉色陰晴不定,便停下向前的腳步,一轉身,低頭問她:「何事讓妳這樣驚慌?」
余舒舔了舔嘴唇,皺著一雙柳葉彎刀眉,衝他搖了搖頭,「那瞿海沒有死,我昨天在街上見到他成了乞丐,就把他抓了。」
這下換薛睿變了臉色,「沒死?怎麼可能。我早早就讓人盯著,未免獄中有人作梗,一聽聞瞿海死訊,我便派人去牢中查問,確認瞿海是撞牆斷了氣,被棄屍到城郊亂墳崗上,他怎麼可能又活了,除非——」
薛睿自言自語到一半,突然停住,回頭看余舒,也是一臉驚疑未定,兩人幾乎同口脫聲:「假死?!」
片刻沉默,余舒猜測道:「這瞿海倒是夠狠,為了從獄中逃脫,竟然想出撞牆假死的法子,我以前聽景塵說過,江湖上有一種名叫龜息功的武學,可以閉塞心脈,想必他是有類似的本領,才能夠掩人耳目,瞞過獄卒視線。」
對於余舒的話,薛睿不置可否,想了一下,接著便回過神,皺眉問她:「妳剛才說妳把人抓了?怎麼這麼大膽,明知道他是亡命之徒,妳還——」
余舒一看他要念叨自己,只怕挨訓,連忙舉手辯解:「我可沒有一個人,我到供人院買了兩個護衛帶著一塊兒去的,現在瞿海被關在我過去住的那間小院裡有人看著,原本我就打算先找你商量商量,就是一直找不到你人。」
說到這裡,她還噘噘嘴巴,表示委屈,薛睿倒不好再說她什麼了,無可奈何瞪她一眼,道:「妳今天先安心睡一覺,明天一早帶我過去,此事大有蹊蹺,那姓瞿的又不是死犯,卻拚了死要往外逃,當中必有隱情,說不定還與妳有關,我們要弄個明白,以防不測。」

余舒第二天帶著薛睿一起到回興街,去見關在小院裡的瞿海。
薛睿昨晚回府後派人去打聽瞿海的事,今早還沒有消息回來,他和余舒一樣,對瞿海此人知之甚少,除了他曾是秋桂坊長青幫的副幫主,身手了得之外,其餘一無所知。
瞿海顯然對薛睿有些印象,知道他和余舒是「一夥」的,想要來套他的話,不等薛睿開口,便直接道:「我還是昨天那句話,我什麼都不會說,你們也不要白費力氣,要不就放了我,不然就殺了我,如果你們將我送回衙門,我自有方法一死了之。」說完就把眼睛嘴巴一起閉上,這是擺明了軟硬不吃了。
其實薛睿大有法子讓嘴硬的人開口,可是一想到瞿海是如何假死逃獄的,便非要用些重刑才能叫他就範,看瞿海這半死不活的樣子,只怕一個不留神就把人弄死了,便歇了心思。
薛睿沒有多問瞿海一句廢話,扭頭對余舒使了個眼色,兩人一起走出去,避開周虎和宋大力。
「先讓妳的人看牢他,等我那邊得了消息,總有辦法讓他開口。」薛睿道。
余舒點點頭,和薛睿一樣的打算。
於是兩人沒在小院多做逗留,余舒又留了點錢給剛收的兩個手下,叮囑了幾句,便和薛睿一起離開了。

兩人走到街上,薛睿說他要去忘機樓,問余舒要不要一塊兒去坐坐,吃個午飯再回去,余舒正在為她前幾日卜出的「厄卦」提心吊膽,一時半會兒沒心情上哪玩兒去,便推辭了。
「大衍試已經開始揭榜了,還不知考成個什麼樣子,我得回去琢磨琢磨日後的生計,你要是不忙,就繞個彎把我送到家門,要是忙著,我到前頭雇一頂轎子。」
坐轎子要比坐馬車省幾個錢,余舒這幾天使出去的銀子多了,又心疼起錢來。
薛睿一笑:「哪差那麼會兒工夫,走吧,我送妳。」
兩人坐上車,薛睿先倒了一杯清茶,遞到余舒手邊,又問她道:「我看妳一個早上愁眉苦臉的,如果是因為我昨晚上說的話,大可不必擔心。瞿海的事,的確大有蹊蹺,但是我剛才見他的情形,根本不像是衝著妳去的,只是剛好被妳遇見了,妳又何必杞人憂天。」
薛睿這是看出來余舒藏有心事,所以出言開導她。
聽了薛睿的寬慰,余舒反嘆了一口氣,搖搖頭:「大哥有所不知,我煩的不是這個。」
薛睿面露疑惑:「那是何事,說出來我聽聽,好幫妳排憂解難。」
余舒抬頭,迎上薛睿飽含關切的眼神,原本還猶豫著要不要講,忽就有了一小股傾訴的念頭,想和眼前這個人講一講她的煩惱,這念頭一冒出來,便蹭蹭往上漲,就好像夏末地裡的瓜秧子,壓都壓不住。
「我……我前些日給自己卜了卦,查出自己將有禍至。」
薛睿看著余舒猶猶豫豫地說出這兩句話,稍一遲疑,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余舒的脾氣,他很是瞭解,雖說有時愛扯謊胡謅,但正經的時候從不開玩笑,這會兒她說出這樣的話來,想必她這「禍」八九是料準了,而且還不小。
余舒見薛睿沒有插話,抬手喝了一口茶,濕了濕嗓子,輕輕蹙起秀氣的眉毛,道:「這事還要說到上回去公主府赴宴,回來我擔心十一皇子尋我晦氣,就給自己卜了幾卦平安,便知凶相未褪,一直暗暗警惕著。初二那天我在雙陽會上看到紀星璇身影,心裡有些疑慮,第二日便在街上抓了瞿海,你說這事兒是不是有點邪門?」
薛睿哭笑不得,這還真有些巧了,難怪她疑心病,換了是他,也要多幾分小心。
「我這人,你是知道的,過不了幾天安生日子,若論倒楣,我說第二,沒人敢講第一。」余舒滿嘴自嘲,臉上卻寫著認命。
薛睿嘴角可疑地動了動,心中附和著她的話。
「我擔心是有人要針對我,回去後就好好給自己卜算了一回。我同你說過,我那一手六爻奇術,所求甚準,加上我買了一小盒龍涎香所助,費了好大精神,才算出個大概,卦上講——這個月十三,我恐有殺身之禍。」
薛睿眼皮跳了一下,盯著余舒略帶沉重的臉龐,一時沒有作聲。
倒是余舒,把堵在心裡好幾天的包袱抖了出來,一下子輕鬆不少,將手裡的茶喝完,輕輕放在桌子上,轉頭看著薛睿,想聽聽他有什麼說法。
「會不會是妳算岔了?」薛睿一問完,便抬起手,制住了要說話的余舒,聲調平穩地告訴她:「七皇子和十一皇子那裡,我敢大言不慚保證,絕不會對妳下手,至少雙陽會期間不會。而瞿海那裡,妳也看到,他那副模樣,又能奈何妳。除此之外,妳並無別的仇家,又是哪裡來的殺身之禍,我想是妳草木皆兵了。」
聞言,余舒沒急著辯解,而是回憶起半年前的一起舊事,沉著嗓音對薛睿提起:「去年我從義陽城北上,途中那場大禍你曉得了,我卻沒對你提起過,出事之前,我就曾以六爻卜算到我將有大禍臨頭,由於當時所學並不精湛,只是同大哥你現在一樣,以為是自己太小心了,誰知道竟險些死在那裡,九死一生才逃脫掉。其實這次我會格外驚恐,並非沒有緣故,只因那六爻卜我,算出的一道凶卦,同我當日在商船上卜出的——乃是同一卦。」
記起那個死裡逃生的夜晚,被血洗的商船上,滿眼的屍首,奔流的江濤,淹沒人的冰冷,余舒忍不住打了個寒噤,眼中漸漸凝聚起一團陰影,臉色有點發白。
「阿舒?」
冰涼的手背覆上一層暖意,余舒恍惚回神,對上一雙黑的發亮的眸子,她模糊的視線才又清晰起來,輕吸了一口氣,扯動嘴角,牽強笑道:「至少我經歷過一回,怕是不怕的。」
薛睿卻一點都笑不出來,剛才分明是從她眼中窺到了一絲怯弱,看著她逞強,只覺心疼,想著這丫頭為了別人承擔那麼多,又有誰來替她分擔。
這一刻由不得他遮遮掩掩,覆在她手背上的手掌緊緊握住,說不出許多安慰的言辭,但有一句:「有我幫妳。」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