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空庭春欲晚

寂寞空庭春欲晚
出版社︰ 春天
國際書號(ISBN): 9789865607104
作者: 匪我思存
出版日期: 2016/1/5
頁數: 320
語言: 中文繁體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6.7 HK$78.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古代言情經典  書迷十年引頸期盼
詭譎的宮廷鬥爭  虐心的情感糾葛
華文文壇神秘天后.電視劇女王匪我思存筆下最動人的盛世情錯!
同名連續劇由劉愷威、鄭爽主演.20162月首播


●改編電視劇為繼《琅琊榜》後備受期待古裝劇電視劇,講述清朝皇帝康熙與浣衣女琳瑯剜心虐戀。2016年2月1日於浙江衛視、深圳衛視聯合播出。

●匪我思存是大陸原創愛情小說知名暢銷作家,網路書店單本3,000,000銷量紀錄保持人。在女性讀者中備受歡迎。《迷霧圍城》、《星光璀璨》、《佳期如夢》、《來不及說我愛你》、《千山暮雪》、《東宮》、《裂錦》、《寂寞空庭春欲晚》電視劇版權已相繼售出,筆下的故事題材多樣化,在國內業界素有「電視劇女王」之美譽。

●《寂寞空庭春欲晚》是作者成名作之一,被譽為古代文藝小說經典之作。是最能代表匪我思存工筆劃般細膩文筆的作品,皇族規矩、嬪妃服飾、古代風俗……作者都做了細緻的研究與考究,參考數百萬字歷史資料,寫就這一部盪氣迴腸的帝王情殤,筆力通透、情節跌宕起伏,譜成古代文藝小說的瑰麗樂章,也成為古代言情的必讀經典。

誰曉得那一夜,不過是一曲簫,
便惹來了這許許多多,歲歲年年的愛戀、惆悵,與牽掛……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清聖祖仁皇帝玄燁,年號康熙。

康熙十八年,在保定行圍之夜,皇帝偶聞一曲簫聲,派裕親王探察吹簫之人,欲賜婚給喪妻的納蘭容若。然而裕親王卻發現這名女子名喚琳琅,才貌兼備,於是便將琳琅送至皇帝跟前伺候,另選一名出身高貴的宮人許配納蘭。殊不知,納蘭與琳琅自幼青梅竹馬,又情牽琳琅已久,對裕親王的安排無法接受,上摺欲請皇帝收回成命……

出身高貴的琳琅因受大案牽連,自小便在納蘭家成長,與表兄納蘭容若有著一份隱隱的情愫;琳琅入宮後本為沅衣宮女,蕙質蘭心,楚楚可憐的她被裕親王相中,安排到皇帝身邊;很快地,皇帝開始留心琳琅,漸漸傾心,然而琳琅與納蘭的過往,卻為一切添上變數……

作者簡介:

悲情天后第一人 匪我思存

對於在網路上追小說的人來說,「匪我思存」是個重量級的名字,筆耕至勤,短短數年已出版十八部小說,累積銷量已經獲得千萬讀者的肯定,也是網路書店單本三百萬銷售紀錄保持人。她卻仍堅守原本的會計工作,將現實與小說世界的一切分得很清楚。她是這樣說的:「無關乎名利,我只是喜歡徜徉在作品裡的純粹,一如讀者。」

許多人認為網路小說良莠不齊,產量多往往與劣質畫上等號,但匪我思存是個例外。匪我的人物飽滿,情緒及場景的描摹細緻,牽引力十足,不管連載多久,總是能讓網友追著讀完。文中場景器物,一釵一鈿,一裙一袂都詳加描摹,其仔細的程度,每當她的小說要改編的電視劇時,都會讓道具人員咬牙切齒!

《如果這一秒,我沒遇見你》是作者再以「愛情裡的委屈」為題,打動讀者的經典代表大作。華文最大中文購書網站當當網的單書頁面有659則讀者評論,平均4.5顆星,口碑熱烈,部落格超過兩千萬網友追捧。無怪乎有讀者會說:「匪我思存的故事,會讓人恨不得立即拋下繁冗瑣事,飛奔去談一場戀愛。這種情懷彌足珍貴,超越身分與權勢,可遇不可求。」。代表作有《佳期如夢》《千山暮雪》《來不及說我愛你》(以上由圓神出版)以及最新作《愛你是最好的時光》等書。


內容試閱:

己未年的正月十六,天色晦暗,鉛雲低垂。到了未正時分,終於下起了雪珠子,打在琉璃瓦上沙沙輕響。那雪下得又密又急,不一會兒工夫,只見遠處屋宇已經覆上薄薄一層輕白。近處院子裡青磚地上,露出花白的青色,像是潑了麵粉口袋,撒得滿地不均。風刮著那雪霰子起來,打在臉上生疼生疼。玉箸連忙轉身放下簾子,屋子中央一盆炭火嗶剝有聲,她走過去拿火鉗撥火,不想火鉗碰到炭灰堆裡,卻是沉沉的觸不動,不由笑著說:「這必又是誰打下的埋伏,成日只知道嘴饞。」 

  話猶未落,卻聽門外有人問:「玉姑姑這又是在罵誰呢?」跟著簾子一挑,進來個人,穿一身青袍子,進了屋子先摘了帽子,一面撣著纓子上的雪珠,一面笑著說:「大正月裡,您老人家就甭教訓她們了。」 

  玉箸見是四執庫的小太監馮渭,便問:「小猴兒崽子,這時辰你怎麼有閒逛到我們這裡來?」馮渭一轉臉看到火盆裡埋著的芋頭,拿火鉗夾起來,笑嘻嘻地問:「這是哪位姐姐焐的好東西,我可先偏了啊。」說著便伸手去剝皮,炕上坐著拾掇袍服的畫珠回頭見了,恨聲道:「只有你們眼尖嘴饞,埋在炭灰裡的也逃不過。」那芋頭剛從炭火裡夾出來,燙得馮渭直甩手叫哎喲。畫珠不禁哧地一笑,說:「活該!」 

  馮渭捧著那燙手山芋,咬了一口,燙得在舌尖上打個滾就胡亂吞下去,對玉箸說道:「玉姑姑,畫珠姐姐是出落得越發進宜了,趕明兒得了高枝,也好提攜咱們過兩天體面日子。」畫珠便啐他一口:「呸!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我沒有那好命。」馮渭往手上呼呼吹著氣:「妳別說,這宮裡頭的事,還真說不準。就拿那端主子來說,還沒有畫珠姐姐妳模樣生得好,誰想得到她有今天?」 

  玉箸便伸指在他額上一戳:「又忘了教訓不是?別拿主子來跟咱們奴才混比,沒規矩,看我回頭不告訴你諳達去。」馮渭吐了吐舌頭,啃著那芋頭說:「差點忘了正經差事,諳達叫我來看,那件鴉青起花團福羽緞熨妥了沒有?眼見下著雪,怕回頭要用。」玉箸向裡面一揚臉,說:「琳琅在裡屋熨著呢。」馮渭便掀起裡屋的簾子,伸頭往裡面瞧。只見琳琅低著頭執著熨斗,彎腰正熨著衣服。一抬頭瞧見他,說:「瞧你那手上漆黑,回頭看弄髒了衣服。」

  馮渭三口兩口吞下去,拍了拍手說:「別忙著和我計較這個,主子的衣裳要緊。」畫珠正走進來,說:「少拿主子壓咱們,這滿屋子掛的、熨的都是主子的衣裳。」馮渭見畫珠搭腔,不敢再裝腔拿架子,只扯別的說:「琳琅,妳這身新衣裳可真不錯。」畫珠說:「沒上沒下,琳琅也是你叫的,連聲姐姐也不會稱呼了?」馮渭只是笑嘻嘻的:「她和我是同年,咱們不分大小。」琳琅不願和他胡扯,只問:「可是要那件鴉青羽緞?」 

  馮渭說:「原來妳聽見我在外頭說的話了?」琳琅答:「我哪裡聽見了,不過外面下了雪,想必是要羽緞—皇上向來揀莊重顏色,我就猜是那件鴉青了。」馮渭笑起來:「妳這話和諳達說的一樣。琳琅,妳可緊趕上御前侍候的人了。」 

  琳琅頭也未抬,只是吹著那熨斗裡的炭火:「少在這裡貧嘴。」畫珠取了青綾包袱來,將那件鴉青羽緞包上給馮渭,打發他出了門,抱怨說:「一天到晚只會亂嚼舌根。」又取了熨斗來熨一件袍服,歎氣說:「今兒可正月十六了,年也過完了,這一年一年說是難混,一眨眼也就過去了。」 

  琳琅低著頭久了,脖子不由發痠,於是伸手揉著,聽畫珠這樣說,不由微笑:「再熬幾年,就可以放出去了。」畫珠哧地一笑:「小妮子又思春了,我知道妳早也盼晚也盼,盼著放出宮去好嫁個小女婿。」琳琅走過去給熨斗添炭,嘴裡道:「我知道妳也是早也盼晚也盼,盼有揚眉吐氣的一日。」畫珠將臉孔一板:「少胡說。」琳琅笑道:「這會子拿出姐姐的款來了,得啦,算是我的不是好不好?」她軟語嬌聲,畫珠也繃不住臉,到底一笑罷了。 

  申未時分雪下得大了,一片片一團團,直如扯絮一般綿綿不絕。風倒是息了,只見那雪下得越發緊了,四處已是白茫茫一片。連綿起伏金碧輝煌的殿宇銀妝素裹,顯得格外靜謐。因天陰下雪,這時辰天已經擦黑了,玉箸進來叫人說:「畫珠,雪下大了,妳將那件紫貂端罩包了送去,只怕等他們臨了手忙腳亂,打發人取時來不及。」畫珠將辮子一甩,說道:「大雪黑天的送東西,姑姑就會挑剔我這樣的好差事。」琳琅說:「妳也太懶了,連姑姑都使不動妳。罷了,還是我去,反正我在這屋裡悶了一天,那炭火氣熏得腦門子疼,況且今兒是十六,只當是去走百病。」 

  最後一句話說得玉箸笑起來:「提那羊角燈去,仔細腳下別摔著。」 

  琳琅答應著,抱了衣服包袱,點了燈往四執庫去。天已經黑透了。各處宮裡正上燈,遠遠看見稀稀疏疏的燈光。那雪片子小了些,但仍舊細細密密,如篩鹽,如飛絮,無聲無息落著。隆福門的內庭宿衛正當換值,遠遠只聽見那佩刀碰在腰帶的銀釘之上,叮噹作響劃破寂靜。她深一腳淺一腳走著,踩著那雪浸濕了靴底,又冷又潮。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87.0 HK$78.3
(9折)
HK$80.0 HK$72.0
(9折)
HK$80.0 HK$72.0
(9折)
HK$83.0 HK$74.7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