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的數字-韓國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

憤怒的數字-韓國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
出版社︰ 希代
國際書號(ISBN): 9789863612872
作者: 新社會研究院
釘裝: 平裝
頁數: 336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126.7 HK$114.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強勢的發展隱藏了危機,憤怒的數字背後是悲哀!
看見韓國,回望台灣:穿透韓國的社會實象,台灣也必須明白領悟。
不婚、不育、不養、不活,沒有未來的韓國與台灣。
對於韓國,你無須羨慕;憤怒是為了改變,吶喊是為了幸福。
彭明輝教授作序〈血淚交織的韓國奇蹟〉,郭秋雯教授〈憤怒是為了守護幸福〉專文導讀!
在韓國,在冷血的競爭之間,不管你再怎麼努力,99%的人生活也不會變好。
在韓國,企業經營者和股東們霸占了大部份的經濟市場果實──利潤。
在韓國,屋奴、薪貧族、教育奴、貧窮銀髮族、婚奴、孩奴才是社會常態。

「如果你認為韓國經濟比台灣強,只能說 你看到的只是金字塔頂端的1%。如果你認為韓國比台灣落後,只能說,你沒看到台灣的弱勢族群。那麼,你還能說你了解韓國嗎?你真的了解台灣嗎?到頭來,我們將明白,原來我們都只看到我們想看到的東西,不想面對那些會讓我們心痛的現實。『憤怒的數字』不再只是因為這些數字的無情而憤怒,但『憤怒的數字』也提醒我們,我們可以為守護自己的幸福而做些什麼的,只要我們願意站出來。」

                        〈憤怒是為了守護幸福〉——政治大學韓文系系主任 郭秋雯
   旅遊只看見片面的韓國,韓劇呈現了美化的韓國;從三歲開始,韓國的不平等現象就滲透了全民。本書製作詳細的圖表,藉由具體的數據直接展現韓國人民的生活品質。從小孩到老人,根據人生各階段來解釋:
1.發生了什麼不平等事情
2.相關的具體原因為何
3.解決方法是什麼
韓國,35.1%的家庭體驗過貧窮,低收入戶家庭負債是年收入的2倍,家庭負債是OECD國家的 2倍,教育水準最棒,幸福指數最低,女性10人中4人為低薪勞工……這才是韓國。
    這本書細微地觀察了一般韓國人的「生活」,並努力透過簡易的數字來傳達韓國人親身感受到的社會問題,更提出解方。我們可知使韓國社會「從搖籃到墳墓」的不是福利,而是不平等現象的壓榨。「新社會研究院」這本《憤怒的數字--國家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從數字揭露了韓國的真實:貧富不均、新階級分化、自殺率、社會安全網的破洞與各式的不平等,韓國民眾從出生到年老,絕大部分的人受著各式巨大壓力,本書指出的韓國,也是台灣社會的縮影與借鏡。
  本書透過剖析韓國的經濟面、政策面及社會面向,從男女老幼面臨的生活困境,揭露韓國進入新自由主義世界的經濟秩序後的社會分化動盪;另外,本書可看出在憂心忡忡之外,韓國的研究機構與社會觀察家依舊秉持「夢想著嶄新的韓國」的強大意志力,他們並不放棄「變強」,而更期待社會能在強盛的路上,以追求「幸福」的可能性喚醒社會,並以警言照亮並指向國家的未來,而這正是當前台灣最最需要的。
■救救衰亡消失的孩子們
  人們沒錢的話,就不得不放棄生育,孩子出生後到大學畢業為止,平均要花超過3億韓元(約新台幣833萬元)。
■追求經濟第一,兒童及家庭福利卻最後一名
  韓國的兒童及家庭福利 支出只占GDP的0.8%,屬於OECD國家中的後段班。2009年OECD國家的兒童及家庭福利支出水準平均占GDP的2.2%,這要高出韓國許多。
■選擇死亡的人們
  韓國正背負著自殺率世界第1名的臭名,自殺率之高到被公然稱為「中斷生命的社會」。
■朱門酒肉臭, 1%股市富翁擁有81.8%的市價總值
全部股票的市價總額是1,263兆韓元中,外國人持有32%,一般企業法人是24.5%、金融機關15.89%,還有占了總投資人98%的個人投資者持有剩下的24%市價總額。
■有龐大的收入,卻沒有龐大的稅金
 即使企業的營業利益增加,稅金卻未增加的原因在於,政府實施有利於大企業的抵減稅額或是下調法人稅率等減稅政策。
■大企業是剝奪人民幸福的巨獸,勞動者代價高
   大企業壟斷經濟成長利益的現象主要往兩個大方向前進著,一個是減少了勞工薪資,另一個是霸占中小企業、包商、供應商的利潤。必須打破「大企業的神話」。
■居住正義何在?
  買了房子反而更窮。2012年末為基準,首爾地區的公寓平均年租金達到2億7,000萬韓元(約新台幣750萬元),是當時平均1人實質所得的18倍。
■醫療保障性低,嚴重的醫療商業化
  韓國發生的健康不平等現象之中,最大的原因是健康保險的保障性太低。韓國人民連「健康」都不平等,儘管全國民都有健保,但連全部醫療費中的60%都無法保障,個人必須負擔的部分超過了40%。
■手術大國,癌症大國
韓國女性甲狀腺癌症發生率是美國的5倍、日本的15倍之多。每年約2萬名的韓國人被診斷為甲狀腺癌症。從2006年到2010年間,在韓國手術件數成長率最高的依序是甲狀腺手術、膝關節置換手術、一般脊椎手術。例如手術成長率最高的甲狀腺手術,從2006年2萬3,119件到2011年4萬4,234件,5年間增加了91.3%。
■生而為奴,不同世代的多重壓力
  因為買房時的貸款和住宅費用,所以過得很貧窮的叫「屋奴(House-Poor)」;不管做什麼工作也很難脫離貧窮的叫「薪貧族(Working-Poor)」;為了支付孩子大量教育費而生活拮据的「教育奴(Edu-Poor)」;無法準備晚年生活而老的時候很貧窮的「貧窮的銀髮族(Silver-Poor)」;因為結婚花費而貸款的「婚奴(Wedding-poor)」;為了養孩子而背債的「孩奴(Baby-Poor)」等,這些各種貧窮階層在韓國社會裡像傳染病一樣地漫延開來。

目錄
前言 韓國社會的不平等與憤怒的數字

第一章 三歲開始的不平等到何時?
在紅心女王的國家裡活下來
出生率最低的社會
兒童及家庭福利處於OECD後段班
生下小孩到上大學的錢 3億1,000萬韓元
 教育水準最棒,幸福指數最低
青少年死亡率,10人之中3人自殺
第二章 青春殘酷史
 媽,我沒能成功,對不起
 累積學費的大學 總預備金11兆7,000億韓元
 青年成為居住貧民
 20歲世代青年聘用率55.8%,問題不在眼光高
第三章 勸人當薪貧族的社會
 努力工作還是很窮的理由
 中小企業勞工的薪資連大企業勞工的一半都沒有
 208萬8000名勞工連基本工資都沒有
 臨時工比率23.76% OECD最多
 工會組織率10.3% OECD最低
 多做325小時的大韓民國勞工
第四章 作為女性,妳幸福嗎?
 在韓國作為女性勞工的生活
 兩性薪資差距37.4%
 女性10人中4人為低薪勞工
 結婚的同時一起消失的女性經濟活動
 雙薪家庭,家事由女性做?
第五章 家庭負債是定時炸彈
 某對父子的晚餐
 低收入戶家庭負債是年收入的2倍
 家庭負債是OECD國家的 2倍
 50%家庭向金融中介機構借錢
 賺平民錢的生意 貸款行業光利息就2兆8,000億韓元
第六章 餅越來越大,卻不分人吃
 我家附近巷弄景色
 有錢的企業、貧困的家庭
三星電子高層年薪是勞工年薪的的137倍
 沒落的自營業
 1%股市富翁擁有81.8%的市價總值
第七章 大企業共和國
 甲與乙的誕生
 十大大企業的現金金庫有123兆7,000億韓元
 國民繳稅金,大企業拿福利
 三星智慧手機10台中,1台是韓國生產
 4年間增加2倍以上的企業型超市
第八章 這奇怪國家的房價
墜入谷底的無殼蝸牛
 光存錢買房就要花27年
 公寓年租金成長率是收入成長率的2.5倍
 低收入戶負擔的住宅費是高收入戶的6倍
第九章 您健康嗎?
 貧窮的您,連生病都不行
 低收入戶負擔的醫療費是高收入戶的10倍以上
 健康保險盈餘的秘密
 大韓民國是手術共和國
第十章 被逼到盡頭的社會,貧窮就是罪
 自食其力的競爭社會
 35.1%的家庭體驗過貧窮
 極度危險的社會安全網之死角地帶
 高收入戶低稅金,低收入戶少福利
 保險市場全球第2名,給付率只有一半
 10人中有7人不信任社會
第十一章 沒人照顧的晚年生活
 這國家並未替老人著想
 老人自殺率全球第1名
 工作最久,退休生活也是最窮的
 女性老人的貧窮率是 74.9%
 對老人而言最致命的是老年基本年金的倒退
後記 2020年的大韓民國

推薦序
血淚交織的韓國奇蹟:序《憤怒的數字》
                                                   彭明輝
   韓國人常說:「進了三星上天堂,不進三星下地獄。」三星亮麗的業績背後,是99%韓國人的血淚。對於那些主張要學習韓國經濟奇蹟,不惜代價地培植明星產業並猛推各種FTA的人而言,這本書讓我們看見韓國奇蹟背後「不可承受之重」的代價,以及「一將功成萬骨枯」的真相。
    這本書用涵蓋各種社會面向的統計數據,無偏頗地完整呈現韓國經濟奇蹟背後的社會代價——經濟成長的果實盡歸極少數人,1%的股市富翁擁有市價總值的81.8%;經濟成果是所有人共同努力出來的,但絕大多數人卻只得到苦果;被韓國奇蹟犧牲的不是少數人,而是88%韓國人(無法進入大企業的上班族和人數可觀的自聘僱人員);在看似耀眼的GDP成長率下,是大財團對中小企業、中產階級、與勞工的冷血剝削,令人髮指的所得不公平分配,以及大到讓人想自殺的升學壓力與社會壓力。
    這本書讓我們看到,除非能兼顧合理的所得分配與大小企業的均衡發展,否則經濟成長與社會成長的總目標將背道而馳,明星企業將變成社會的惡性腫瘤。

1%人的天堂,99%人的煉獄
    韓國在2012年成為全球第七個20-50(人均所得兩萬美元且總人口五千萬人)的國家,而且進口與出口總額皆達到全球前七名,成為全球七大經濟強國之一,以及台灣人錐心刺骨地嫉妒的對象。
    另一方面,韓國卻有更多統計數字在34個OECD 國家中敬陪末座(也就是說,比希臘、墨西哥、智利、捷克、波蘭、匈牙利、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等國家更遜色):自殺率世界第一,老人自殺率全球最高,臨時工比率OECD第一,所得差距OECD第二,社福支出OECD最低,工會組織率最低(10%),工時第二長(僅次於墨西哥),兩性薪資差距全球第一,教育水準全世界最高而幸福指數卻最低,民間教育經費支出(補習與私立學校學費)為OECD最高;在極端扭曲的升學、就業、生活壓力下,年輕人不願意生孩子,韓國的出生率從原本OECD最高變成了OECD最低。
    跟這些痛苦的統計數字成對比的,是大企業資產的迅速暴漲。韓國十大財團的總資產在2003年時僅值GDP總值的48%,2012年卻變成84%!

明星企業乎?癌症腫瘤乎?
    大企業壟斷經濟成長利益的現象主要是仰賴兩大手段,一個是減少勞工薪資,另一個是掠奪中小企業、包商、供應商的利潤。
    拜各種FTA之賜,大企業的供應鏈與工作機會外移極其嚴重:每10隻三星的智慧手機之中,只有1台是在韓國生產,使得大企業一邊擴張營業一邊裁減員工數。此舉間接導致失業人口上升,許多失業者淪為收入極低的自聘僱人員(佔總就業人口的29%),其中有五分之一的人年收入低於一萬美元,不到韓國人均所得(33,629美元)的三分之一。由於韓國物價約為台灣的一倍,這些人的實質收入大約只有台幣15萬元。
    另一方面,大企業又逼迫國內供應商降低價格(比照落後國家的水準),以致韓國許多中小企業必須採取低薪策略,才能勉強保持損益平衡。非典就業在韓國中小企業裡非常地普遍,5~10人的企業裡非正職員工的比重佔了58.3%,而未滿5人的企業裡更高達 79.5%。結果,許多勞工(約佔總就業人口的50%)只能爭取到約聘僱的職缺,其工作內容跟正職一樣,但薪水卻只有正職的51%,而全國臨時工人數更高達就業總人口的24%。
    這種強欺弱、大欺小的惡劣競爭,跟新自由主義以及FTA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尤其跟李明博執政時期(2008-2013)的各種措施有關。
    韓國的大財團是二次大戰以後就存在的,但是大財團擠壓中小企業和勞工的生存空間卻始於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在1985~1997年期間,韓國製造業在實質工資成長率為10.4%,比工業生產增加率(9.7%)還要高了0.7%。但是金融風暴之後的1997~2011年,實質工資成長率僅3.5%,比工業生產增加率(7.6%)低了4.1%。
    以2010年為例,韓國家庭的實質所得只成長了3.2%,企業的實質所得卻增加了25%——經濟成長的果實盡歸三星和現代等大財團的口袋。因此,即便歷經了2008年的金融風暴,2012年時韓國十大財團的總體流動資產仍高達123.7兆韓元,足足是2006年時的4.5倍;而韓國4大企業三星、現代、LG、SK的資產在2008年占了韓國總資產的18.5%,到了2012年時大幅增加到了25.6%。
    大財團資產暴漲的另一個原因,是政府慷慨地地對大企業減稅。2012年韓國總減稅規模是9.5兆韓元,其中一半由53間大企業拿走,平均每家大企業獲得886億韓元。
    為了捍衛政府各種偏袒大財團的政策,三星設立了45億美元的賄賂基金,用以買通行政、立法、司法部門的各種高層。
    韓國的大財團不再只是韓國人的榮耀,他們同時也已經變成韓國社會的惡性腫瘤,吸乾了經濟上的養分,讓其他中小企業和勞工無以為生。


劫貧濟富的社會,飢寒交迫的中下階層
    在強凌弱、大欺小的叢林法則下,小企業所能付出的薪水遠低於大企業:員工300人以上的企業薪資是九人以下小公司的兩倍。然而大企業聘僱的人數卻在下降,1995年有18%的韓國人受雇於大型財閥企業,到2010年卻降為12%。對於那些沒有能力擠進前12%的上班族而言,生活簡直是一場看不到盡頭的惡夢。
    就家庭收入最低的20%家戶而言,他們在2010年的負債是年收入的1.43倍,到2011年時更擴大為2.02倍。此外,根據麥肯錫顧問公司的報告,韓國的家庭負債在2012年時已達到GDP的84%,高於意大利的46%、法國的50%、日本的66%、美國的81%與西班牙的82%。
     然而,大企業獨占經濟成果的同時,又買通政府對大企業減稅,其結果是社會安全網的大破洞——而低水準的社會安全網,則成為社會不安和競爭激烈的原因。
    由於政府對弱勢的福利嚴重不足,入不敷出的家庭只能靠高利貸過活:2010年上半期最高利率曾經高達49%的。2013年修改了「民間融資法」,將民間融資企業及金融機關的最高利率降到34.9%。
    受害的不僅僅只是所得最低的20%家戶,韓國家庭中體驗過貧窮的竟高達35%!

代價高昂且複製階級的升學競爭
    在這種貧富差距兩極化的社會裡,人人為了生存而不惜一切代價地爭擠明星企業,或者至少擠進聘僱人數只佔總就業人數12%的大企業裡。這股生存競爭更往下延燒成激烈的升學 競爭,以及高不可攀的補習費、學費、大學生的房租與生活費。
    據保守估計,每個韓國人從出生到大學畢業要付的平均養育費超過了3億韓元(約新台幣833萬元),教育費支出甚至占了家庭收入的33.1%,其中光是補習費就高達教育總花費的58%。
    所得兩極化的現象更通過教育資源的兩極化而複製了階級,使韓國越來越像是世襲的社會:月均收入未達100萬韓元的低收入家庭,補習費的支出是6.8萬韓元;而月均收入在700 萬韓元以上的高收入家庭,補習費的支出是42.6萬韓元,幾乎是前者的七倍。
    此外,韓國大部份的學校財團把經營大學當作賺錢的事業,並且以學生的學費作為事業的主要收入,因此私立大學的學費非常地昂貴,2011年時高達938萬韓元(約新台幣26萬556元)。
    除了學費之外,高昂的房租更是大學生承受不了的負擔。2013年首都圈的大學宿舍人數總容納量只有13.5%而已,而高麗大學、延世大學等十多間學校的單人房宿舍費用超過50萬韓元(約新台幣1.4萬元)。江南Tower Palace是一棟住商混合的高級摩天樓,其中的公寓租金卻只有大學周邊雅房的78%。
    面對高昂的學費和房租,有160萬名大學生被迫必須申請學貸,總額在10兆韓元以上(約新台幣2,777億元),其中9萬名大學生更承受每年20%以上的高利息學貸。
    然而繳完學貸後的大學畢業生卻不一定有能力償還貸款:2013年時,10名年輕人中只有6名找到工作(青年聘用率55.8%),而且大部份的工作不是低薪就是約聘僱。由於職缺太少,許多企業甚至以招募「青年實習生」為名,榨取免費的勞力。
    這是一個工作貧窮的社會,很多年輕人越努力越貧窮,再怎麼努力都看不見未來!

不婚、不育、不養、不活,沒有未來的台灣與韓國
    雖然韓國的頂尖企業比台灣的頂尖企業更亮麗,但是兩國的上班族卻是命運同等悲慘的難兄難弟:同樣是以工時超長(超過日本)著稱,同樣是在活在劫貧濟富的體制下,同樣是被迫過著「四不一沒有」的非典型人生。
     然而,有些地方台灣社會甚至比韓國更悲慘:我們的房價負擔比遠高於韓國,而政府的服務則遠低於韓國——2015年政府總支出僅佔GDP的13.9%,遠低於韓國的31.8%(2013年);其中中央政府的社福支出佔GDP的2.6%,遠低於韓國的9.8%。
    可悲的是,許多評論者迄今仍只看見韓國的金玉其表而看不見敗絮其中,主張要集中所有資源去發展少數明星產業,以便跟全球一較短長——好像大家都已經忘記兩兆雙星與五大產業如何變成「五大慘業」。媒體更以威脅、恐嚇的口吻勒索全部台灣人:除非不計一切代價地跟韓國拼 FTA,否則台灣將會成為全球經濟圈的孤兒——好像媒體從來都不知道韓國社會為他們一系列的 FTA 付出過多大的代價。

嚴肅面對低度成長下的所得分配
    解嚴以來台灣一向的經濟政策都是只求GDP成長而不顧所得分配,甚至犧牲所得分配來成就GDP成長率。在過去的高度經濟成長中,台灣的中低收入者還勉強可以分享到一點點經濟成長的果實。然而如果繼續這樣的經濟發展模式,將會把台灣帶向動盪不安,甚至自我毀滅的途徑!
    由於全球經濟復甦無力,以及欠缺促進產業升級的策略,台灣的經濟將邁向零成長,甚至負成長。如果在這局勢下還罔顧財富重分配的必要性,底層社會入不敷出的窘境將日益惡化,而年輕人更將會從「看不到未來」變成「放棄未來」。
問題是,當年輕人紛紛放棄未來時,台灣社會還會有未來嗎?

前言:韓國社會的不平等和憤怒的數字

  開創新社會研究院(以下簡稱新社研)在2012年韓國總統大選之年時出版了《Reset Korea》,為了克服韓國社會的兩極化,我們在書中提出所得增加的政策、經濟民主化、社福普及化、打造東亞共同體、活絡社會經濟等。但是當選總統的朴槿惠總統丟掉了當初「經濟民主化」、「福利」等最重要的政見,並且進行著「公家機關民營化」、「大企業為主的經濟政策」等典型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她又再次回歸自己的「降放立稅制」(降低稅收、放寬規定、立法)拿手本領。這政策使拒絕生小孩、不論男女老少都選擇自殺的韓國社會更走向絕望的深淵之中。
 如果是上了年紀的獨居老人的話,應該會想到什麼時候才能過得不錯、什麼時候才能有希望等這些煩惱。韓國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中期,還算是過得不錯的時期。那時月薪上漲、工作崗位變多,努力工作就可以買到房子,也可以供孩子上大學,甚至人們認為連退休生活都可以先準備妥當。之後韓國加入了OECD,認為自己可以成為先進國家一員,那時真的充滿了希望。可是1990年中後期因為掀起金融危機和大規模解雇潮,韓國社會充斥著「只要我和我的家人活下來就行」的氣氛。2002年曾一時流行過的「請成為有錢人」、「誰都不會記得第2名」等廣告文案,我們可以透過這些了解當時氣氛如何。但是在冷血的競爭之間,不管你再怎麼努力,99%的人生活也不會變好。直到1990年代中期為止,99%人的收入占GDP的75%,現在卻掉到60%左右。現在朴槿惠政府的政策很有可能使99%的人收入掉到GDP的60%以下。
  韓國社會的不平等現象惡化於1990年代中後期的金融風暴。金泳三政府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帶來了金融開放,結合了大企業擴張的野心,因此掀起了前所未聞的金融風暴事件。金融風暴將韓國經濟轉型成新自由主義,完全朝向與之前不同的方向發展,為韓國經濟發展分水嶺。
  這樣的變化可以透過以計算國民所得不平等的「吉尼係數」來確認。吉尼係數越低,表示國民收入分配越平等,簡言之,數值是0的話,表示全國民收入平等。1990年代初韓國的吉尼係數維持在0.250左右,但是金融危機之後1999年攀升到了0.288。2008年世界金融海嘯時0.294、2009年0.295,韓國國民收入漸漸不平等。
 在工資與生產關係上也有類似的兩極化現象出現。韓國的製造業在金融風暴以前(1985~1997年)實質工資率(10.4%)比工業生產增加率(9.7%)還要高了0.7%。但是金融風暴之後(1997~2011年)實質工資率(3.5%)比工業生產增加率(7.6%)低了4.1%。生產上持續以過去相同的比率在增加,相較下,實質工資的成長反而更不顯眼。勞工們無法拿到同等勞動代價的薪水,是因為企業正霸占著那份錢。企業家逐漸變成有錢人的同時,許多人家境也跟著變窮的根本原因就在此。
企業必須擴大僱傭和對社會的投資,並將賺到的錢分配給勞工當工資與國家的稅金。可是現今2014年韓國社會裡,企業經營者和股東們霸占了大部份的經濟市場果實──利潤,所以無法有效地擴張利潤的投資與人資聘用。像現在這樣企業堆積的財富如果不流向社會的話,大眾的消費能力會減少,造成經濟停滯不前。使這些內需市場問題直接影響國家輸出和金融泡沫的因素就在於那陣子實行的政策,政府獎勵人民借錢買房、投資股市、增加消費,此外為了獎勵大企業的輸出,而促進勞動市場彈性化和大企業減稅政策。如此主導輸出成長策略和資產泡沫的政策是綁在一起的「連體嬰」關係。
  大企業獨占利潤的同時又產生另一個問題,那就是福利的短縮。企業的利潤一邊付給勞工當工資,另一邊為了建設國家的社會安全網而繳交稅金。不過韓國的企業卻不將利潤分配給勞工、國家當薪資與稅金,其結果造成社會安全網的破洞。勞動市場裡未能得到足夠薪水的人們,在面臨要繳交居住費用、醫療費、教育費等大筆費用時,容易墜落成貧窮階層。居住、醫療、教育、托育等是國家必須保障的社會安全網領域,與韓國經濟規模相似的國家,大多是通過稅金來保障公共的社會安全網。但是韓國的企業與高收入層繳太少稅金了,這是使得韓國社會安全網不得不成為最糟水準的核心原因。低水準的社會安全網正成為社會不安和競爭激烈的原因。
 
  不平等阻礙了經濟成長,「市場萬能論」是指高收入層過得好的話,多餘的錢也會流到下層,雖然鼓吹著可以讓99%的人也能過好日子的「下滲式經濟學」,但是在世界各地都無法找到這種現象出現。不平等現象不只壓垮了99%人的消費能力,企業的投資在對未來不樂觀的市場裡也無法獲得更大的利潤。無法期待內需和投資出現的情形下,現在經濟趨勢走向要放棄下滲式經濟學,並且必須重新分配財產和收入。只有韓國的政治家和經濟學者們一直在裝糊塗,不對,他們已經不是在裝傻,而是在逆向行駛,這就是現今韓國社會的模樣。
  韓國社會不改變的話,「憤怒的數字」搞不好會進化成「絕望的數字」。人們受不了更多的不平等和激烈的競爭,進而走上自殺一路,絕望的濃霧正籠罩著整個韓國社會。2012年高齡的社會學者史蒂芬‧黑塞爾擠出最後的力氣大喊「憤怒吧!」。本書同樣地也是在詢問大眾,看到這樣的不平等現象你能不生氣嗎?我們希望那怒火不只停在怒火的階段,如果你感受到憤怒的話,請必須馬上在你所在的位階上做出任何行動。已故的金大中總統曾說過,「即使對象是牆壁,至少也要罵罵髒話」意指再膽小也要拿出勇氣做點事。希望這本書在各位做出選擇時能有所幫助。
  本書是新社研研究員們花了2年將發表的「憤怒的數字」系列文章編輯而成,並以出版為契機,補充最新的統計資料,也將字詞修飾得更簡單易懂。如果沒有新社研研究員們平常的努力的話,可能無法提供這麼多具體的數據資料,特別是為了讓讀者們感受到實際感覺,研究員們費盡心思製作了每張圖表。多虧韓國東方出版社的編輯們和字體排版設計師們的細心、勤勞與耐心,才能使這本書發光發亮。如同某部人氣電視劇的經典台詞一樣「大師的精神一針一線縫製而成」,再次向努力付出的東方出版社編輯和字體排版設計師們表達謝意。
                                    2014年春天    新社會研究院  院長 鄭泰仁

《憤怒的數字--國家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摘選本書部分內容)
出生率最低的國家
  從「高出生率、高死亡率」到「高出生率、低死亡率」,以及最後「低出生率、低死亡率」為止,這是所有國家在工業化時必經歷程,韓國也不例外。低出生率和低死亡率的國家正遭到勞動人口比率驟減的問題,其中韓國的變動更為劇烈。和OECD主要國家的出生率變化做比較的話,可以發現韓國從出生率最高變成出生率最低的國家。1970年代的4.53名到1990年的1.57名,20年來都低於OECD的平均值,2005年更是達到最低紀錄1.07名。2012年1.3名到2012年1.3名,2000年代以後一直維持在平均1.2名左右。

 低出生率成為社會問題的原因在於扶養人口逐漸增加的同時,勞動生產人口減少而加重扶養費的負擔。也就是出生率低的話,勞動人口會不足、扶養人口增加,使得勞動人口承受更多經濟負擔。但是即使馬上增加出生率,也無法解決隨著高齡人口增加而帶來的扶養費問題。因為若試著提高出生率來增加勞動人口的話,至少需要花上30年。此外因為勞動人口不足或扶養費問題,而主張必須拉高出生率是件不合理的事。雖然有點岔開話題,但是考量到地球的生態環境,無條件增加人口規模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地球有一定的人口負載量,再加上把女性當作生產道具並要求她們必須生小孩的想法是不正確的。

想生孩子也無法生的現實
 那麼韓國的低出生率為什麼會造成社會問題呢?大多數的人不是因為不想生孩子,而是這環境下很難養孩子,所以被半強迫地放棄生小孩。根據首爾市女性家庭財團的研究,首爾市25~44歲的已婚男女希望生下的孩子平均為2.01名,這數值與出生替代率相似。出生替代率是指維持人口均衡的出生率。但是現在韓國社會出現了放棄戀愛、結婚、生育的「三拋世代」,我們期望的子女人數與實際出生率差太大,現實是我們想生孩子也無法生育。


P. 22-25

  人們沒錢的話,就不得不放棄生育,因為生下小孩後要付一大堆養育費用。孩子出生後到大學畢業為止,平均要花超過3億韓元(約新台幣833萬元)。政府表示會負擔養育費並勸人民生小孩,但是政府只補助一部份的費用,所以並沒有減少父母的負擔。韓國的社會福利支出排在OECD國家裡後段班,意思是在幼教領域的補助並不多。2014年全部幼教領域的預算約5兆3,000億韓元(約新台幣1,472億元),與2013年的4兆1,000億韓元(約新台幣1,139億元)比起來增加了27.5%,可是出生率仍原地踏步。
 最根本的問題是在人們不安於養育孩子一事和家庭的未來,孩子一生出就被推進激烈的競爭社會,而少數的人能在競爭之中存活下來,這個社會就連能拯救競爭失敗者的社會安全網都沒有。如此的情況下,父母們盡可能只生一名小孩,或是乾脆放棄生孩子。因為不穩定的未來,而不願生孩子的社會,這就是韓國面臨的問題。
是誰把孩子逼到盡頭?
 為什麼韓國的小孩不幸福呢?在瞭解孩子們如何渡過一天後,我們就可以推測出大概了。韓國青少年政策研究院的「青少年的生活時間調查」結果顯示,韓國孩子的學習時間在國際上算很長。根據其報告內容,韓國學生一天平均唸書7小時50分,比OECD平均5小時要高出1.5倍。其中韓國小孩一天平均補習時間是78分鐘,與只有6分鐘的芬蘭與比利時差了13倍,像是加拿大12分鐘、英國18分鐘、日本24分鐘,一天平均補習時間都比韓國要短很多。和一天平均唸書4.5小時的芬蘭比較下來,韓國小孩花了2倍以上的時間在唸書,但是兩個國家的學業成就感分數相似。相反地,韓國小孩感到日常裡沒什麼空閒時間或和朋友玩的時間,同時睡眠時間、運動時間都是全球最短,隨著學年的增長,現象越明顯。
  雖然這是老調重談,在韓國,必須踩著別人才能往上爬的競爭心態使孩子們更加不幸。對於大部份時間在學校渡過的青少年而言,學校又是另一個社會。但是在學校教育重心不在於理解同齡朋友、反省自我,反而大多集中在國語、英語、數學科目上時,各科上課時間也會更加拉長。
 即使和教育競爭激烈的日本、中國比起來,韓國小孩的幸福感還要更低。在「各方面都幸福嗎?」的問題中,11%的韓國小孩回答「非常幸福」,這比日本(32.3%)和中國(39.1%)低很多。即,韓國小孩的主觀幸福指數低並不只是因為唸書時間太長,而是他們為了必須考上好大學,而生活在只有好成績才能存活的社會裡,要嘛踩著別人往上爬,要嘛在競爭中成為淘汰者,當然孩子們是不會幸福的。
 這樣的現象與等級化的大學名校、學歷影響工作等問題不是沒有關係。「要畢業於好的大學才能找到好工作,進到好的公司才能賺很多錢,我們才會感到幸福」這樣的價值觀主導著韓國社會,並一味地強求青少年只能專注在學業上。從嬰幼兒時期開始灌輸小孩競爭心態,在一定要打贏別人的環境之下,就連父母也變得不幸。我們必須深思是誰把孩子逼到盡頭。

 

選擇死亡的孩子們
 韓國正背負著自殺率世界第1名的臭名,自殺率世界之高到被公然稱為「中斷生命的社會」。大部份國家的自殺率是位在高年齡的老人層,儘管韓國社會走向高齡化,但是卻沒有為老人打造結實的社會安全網,大多老人也因為經濟、精神上沒準備好而得憂鬱症。
 但是韓國特別不只是老人家自殺率高,連10幾歲青少年的自殺率也非常高。過去20多年間,OECD國家的青少年自殺率有大幅降低的趨勢,但是韓國的青少年自殺人數卻持續增加中。對比一下2010年與2011年各年齡層自殺增減率變化,70歲以上高齡人口的自殺率減少了4.3%,反而是青少年自殺率增加了5.8%。根據統計廳「死亡原因統計」的報告,2010年15~19歲青少年之中死亡人數905名,其中自殺的人有289名,可見自殺人數占了韓國青少年總死亡人數的31.9%
(註:自殺率:世界衛生組織(WHO)將故意性的自殘而導致死亡的行為稱之為自殺。自殺率是測量每10萬人之中自殺死亡的人數。2011年韓國的自殺率是每10萬人中33.3名,在OECD 33個國家之中最高。自殺是人們生活走上絕路後的最後悲慘選擇,因為社會資本、貧困、憂鬱症等等多樣的原因。但是韓國的自殺率卻是世界最高,這與他國逐漸減少的趨勢相比,韓國卻是增長情勢。還有,比起個人問題,嚴重的貧困或缺乏社會支援等社會問題更是自殺的核心原因。)

什麼事害死了孩子們?
 青少年自殺的原因很複雜,青春期是孩子們在身體、精神、社會上轉大人的過程,在學會獨立自主的同時,父母、同儕、學校老師對他們的影響也很大。這時期的青少年們會因為朋友、家人、家境、學業成績等多重影響而企圖自殺。以2010年「青少年健康狀態網上調查」數據為基礎,可得知青少年試圖自殺的主因在於「家境困難」。2011年韓國青少年政策研究院實行的調查結果顯示,想自殺的原因中,占居最高的是學業成績35.1%,接著是家庭不和睦22.1%、朋友間糾紛13.5%、經濟困難2.6%。一般學業成績是青少年最大的壓力來源,單親家庭或隔代教養家庭裡長大的青少年們,多是因為家庭不和睦或經濟困難而想自殺。

需要預防自殺的專案
 曾有一時芬蘭因為高自殺率而被稱為「自殺共和國」,曾在1990年時,每10萬人之中有20.1名的高自殺率,但是到了2008年時掉到只有11名。這是因為他們採用了全國性預防自殺專案,以「心理解剖學」詳細地分析過去自殺案件,並提早做好預防策略。所謂的心理解剖學是指調查自殺死亡的人的醫療紀錄,再透過和其家人、朋友、學校老師、職場上司等親朋好友面談後,分析其自殺的原因。因為心理解剖學可以證實自殺的危險因素,所以調查特定案件的異狀,再將其資料統計化後,就可以有效預防自殺的發生。
第3章  勸人當薪貧族的社會

差別待遇的另一個名字,約聘職
 努力工作還是很窮,對工作的勞工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工資。對勞工而言,工資是提供他們勞動後的代價,也是維持生計、享受其他休閒、也可以再次工作的源泉。月薪隨著工作的量和勞動時間的差異而有所不同,資歷較久的勞工可以升職,也可以領到更多的薪水,這是一般常識。
 但是在韓國,隨著企業的規模不同,勞工的工資有很大的差異。根據統計廳的資料顯示,隨著企業規模,月薪最多有2倍以上之差。不只工資而已,社會保險補助、貸款利息率等對中小企業勞工很不利。中小企業和大企業工作的環境差異也越來越嚴重,中小企業裡工作的內容就不得不拿出來談了。即使青年聘用率非常的低,中小企業找不到人的理由不是只因為年輕人眼光太高。
 根據聘用型態是正式職員和非正職人士的不同,兩方薪水有著顯著差異。2010年,在蔚山和牙山的現代汽車工廠工作的約聘員工們,因要求轉成正職員工而抗爭。因為約聘員工們站在同一條生產線,在固定時間裡做著同樣的事情,可是只領得到「正職」的50~60%薪水,其中有人吐露了這種薪資差別和遭到管理人員的人身攻擊。臨時工、派遣工、彈性工時員工等,這其非正職員工的勞工們因為聘用制度不穩定,可能隨時遭到解雇,即使做同樣的工作,薪水卻拿得比正職員工還要少。韓國的非正職員工比率將近快全韓國月薪制勞工人口的一半。

即使工作也很窮的薪貧族
 中小企業、非正職的勞工們即使做同樣的工作,也只能拿到比大企業、正職員工還低的薪資,這不平等的現象也是增加低薪勞工的原因。薪貧族──也是直接造成有工作卻還很窮的原因在此,努力工作也只能在中小企業上班的理由、成為非正職員工的理由,卻不得不面臨低薪和低標準的社會保險福利。嚴重的話,也有連基本工資都拿不到的情形。2013年最低時薪是4,860韓元(約新台幣135元),當時未達最低時薪的勞工就超過200萬人,也就是說月薪制勞工人口裡,超過10%之多的人連基本工資都領不到。當然公寓警衛等從事監控、管制工作的勞工裡,也有領著低於基本工資薪水的情形,但是中小企業、非正職員工或難就業的青少年、中高齡、女性勞工們,多數情況都是領取著違反基本工資制度的微薄薪水。
 韓國的勞動市場裡,不遵守「同工同酬」的原因在於企業過渡追求利潤。企業為了得到更多的利潤,而試圖將薪水最少化,因此降低正職員工的人數,聘用更多的非正職員工。做同樣工作的勞工們被分成正職員工、合作廠商職員和非正職員工,公司以減少正職員工的方式在降低他們需要支付的薪水責任。連最基本的「同工同酬」原則都不遵守,無差別地只追尋利潤的話,企業持續這樣下去,像是「安穩」這樣的勞工們不管再怎麼工作,也無法從貧窮中脫身的慘酷現實將惡化下去。

薪水少又沒福利
 我們利用韓國統計廳2013年3月「經濟活動人口調查」的附錄資料,試著計算了各企業規模的月薪制勞工平均一個月的薪水,公司員工未達10人的中小企業勞工之月均薪資是連300名以上大企業勞工月均薪資的一半不到。從事300名員工以上大企業的勞工們平均一個月薪水是356萬7,000韓元(約新台幣9萬9,083元),員工未滿5人的中小企業勞工月均薪水是129萬9,000韓元(約新台幣3萬6,083元),兩者差了2.75倍。而5人以上未滿10人的中小企業勞工月均薪水是171萬8,000韓元(約新台幣4萬7,722元),則相差2.08倍。
 如此的薪水差距是因為中小企業勞工的薪水過低而出現的現象。以2013年時薪制為準的調查,未滿5人中小企業的30.2%勞工,以及14.9%的5人以上未滿10人的中小企業勞工都低於當時最低時薪的4,860元(約新台幣135元),其中連從公司那都沒得到社會保險補助的中小企業勞工比重更大。未滿5人中小企業的31.6%勞工、60.4%的5人以上未達10人中小企業勞工有從公司獲得健保援助。而28.3%的未滿5人中小企業勞工、56.6%的5人以上未達10中小企業勞工有從公司獲得國民年金補助。接受公司勞保補助的未滿5人中小企業勞工是29.5%,5人以上未達10中小企業勞工是57.8%。相反的96.4%的300人以上大企業勞工都有接受公司的健保援助、95.2%有國民年金援助、76.7%有勞保補助。
 月薪制勞工之中,就職於300人以上大企業的人只不過占了11.9%而已。反之,就職於未滿5人中小企業是19.0%、 5人以上未達10中小企業是17.3%。比起大企業勞工們,更多的中小企業勞工們領著低薪,甚至公司都未給予社會保險的補助。

 

天差地遠的中小企業
 中小企業勞工們面臨的這些問題和他們工作型態有密切關係。在未滿5人中小企業裡的勞工之中,非正職員工的比重占了79.5%,而5人以上未滿10人中小企業的非正職員工有58.3%。與只有15.3%非正職員工的大企業相比,中小企業的非正職員工比率太高了。
 不只大企業勞工和中小企業勞工間有差距,中小企業內的正職員工和非正職員工間也存在差異。中小企業內的非正職員工連正職員工的60%薪水都領不到。未滿5人中小企業裡的非正職員工月均薪水是111萬9,000韓元(約新台幣3萬1,083元),是正職員工月均薪水200萬1,000幣(約新台幣5萬5,583元)的55.9%。5人以上未滿10人中小企業裡的非正職員工月均薪水是130萬9,000韓元(約新台幣3萬6,361元),是正職員工月均薪水229萬韓元(約新台幣6萬3,611元)的57.2%。

想減少差別待遇的話,該怎麼做
 考量到中小企業的非正職員工比重較大的事實,減緩對非正職員工的差別待遇以及努力減少非正職員工人數的方案,多少可以發揮效果解決中小企業勞工面臨的問題,同時也需要支援包含正職員工的中小企業勞動條件及營運。儘管中小企業正職員工的薪水或社會保險福利比非正職員工要多,但是比不上大企業正職員工,甚至不少情形比大企業非正職員工的薪水、社會保險福利要低。
 周休二日制、育嬰假等基本工作條件、工會加入率或團體協約覆蓋率等基本勞工權利上來看,中小企業勞工們也正遭受差別待遇。另外大企業將拿到的絕大多數中小企業貨品大降價或是搶奪他們的技術,又或是將工作都推給子公司等,因為這些大企業的橫行,所以許多中小企業不採取低薪的話,很難繼續經營公司。改善大企業占便宜的橫行之政策,或根絕大企業掠奪中小企業的政策等,我們必須透過這些政策使中小企業能自行改善勞動環境。政府為了改善薪水、社會保險、工作環境等相關問題,要徹底管理接受補助的企業,並藉此減少中小企業勞工們面臨的差別待遇。

 

作者簡介:
《憤怒的數字--國家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 作者簡介:新社會研究院(簡稱:新社院╱Corea Institute for a New Society) 本書作者群: 姜世振 都市工程學博士,最近正傾心研究非營利住宅的政策及活絡其社區的問題。本書裡負責撰寫居住領域。 金炳權 新社院的副院長,非常關注整個經濟領域,其中他不停地研究經濟民主化議題; 在本書負責撰寫所得不均與經濟民主化部份。 金修賢 完成經濟學博士課程,在新社院裡研究勞資關係與勞動經濟政策。本書裡負責勞動領域。 呂炅勳 完成經濟學博士課程,曾在新社院裡研究總體經濟學及金融政策。現任國會全順玉議員室的小工商業者及中小企業政策負責人,在本書裡負責撰寫家庭負債及經濟領域。 李秀姸 經濟學碩士,在新社院裡研究經濟社會學,在本書裡負責所得不均和經濟領域。 李垠京 中醫醫療產業學博士,也是中醫師。在新社院裡研究保健醫療、老人福利、照護服務、福利財政等社會政策。是本書的總執筆人,負責撰寫健康、貧窮、老人領域。 林耿志 行政學學士,負責本書的企畫及撰寫青年領域。現為「無殼鍋牛聯盟」工作,為了保障青年居住權及改善居住不平等而四處奔波著。 鄭泰仁 新社院的院長,完成經濟學博士課程。跳脫出主流經濟學的侷限,全力研究社會經濟、公共經濟、生態經濟。本書裡負責總檢查經濟領域部份。 陳南榮 新社院的副院長,不動產學博士。在新社院裡研究研究不動產和居住政策,本書裡負責撰寫居住領域。 崔貞恩 地域學碩士,在新社院裡研究兒童、女性、老人等與家庭相關的社會政策,本書裡負責撰寫兒童與女性部份。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