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醫學:終結絕症×訂製基因×永生不死,迎接無病新世紀

明日醫學:終結絕症×訂製基因×永生不死,迎接無病新世紀
國際書號(ISBN): 9789862488140
作者: 湯瑪斯.舒茲(Thomas Schulz)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90606
頁數: 344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140.0 HK$126.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推薦語錄:

「如同一部關於未來醫學的機遇與風險、令人驚心動魄的大片。」——《健康與照護管理》網站(Health&Care Management)
「對於未來即將到來的巨變,舒茲讓讀者得以了解其背後的真相,以及這些技術成真的可能性。」——《科學畫報》(bild der wissenschaft)


作者簡介:

湯瑪斯.舒茲(Thomas Schulz)
一九七三年生,擔任《明鏡週刊》(SPIEGEL)駐美特派員逾十年:二〇〇八年起派駐紐約,二〇一二年轉駐舊金山,並設立《明鏡周刊》矽谷編輯辦公室。自二〇一八年初起,舒茲以《明鏡週刊》報導記者身分,撰寫科技發展的風險與機會,以及數位革命對於社會、政治與文化影響相關報導。曾獲亨利・南恩獎(Henri-Nannen-Preis)、霍茨布林克財經報導獎(Holtzbrinck Preis für Wirtschaftspublizistik)以及年度記者獎。二〇一五年出版個人著作《Google:未來之鏡》(Was Google wirklich will),這是本眾所矚目,且獲高度評價的經濟類暢銷書籍,由DVA出版社出版。


目錄:
引言——數位醫療時代正式啟動

第一章:數位生物學——細胞如何轉換成軟體,以及矽谷為何掀起對抗阿茲海默症之戰

第二章:機器醫學——人工智慧與演算法的力量如何改變醫療系統

第三章:科技巨擘的進擊——Google、蘋果、微軟、Facebook之輩為何紛紛湧向醫療產業

第四章:遺傳學世代——如何操控DNA來創造更好更健康的人類

第五章:抗癌之戰——醫師與病人均翹首期盼的新療法

第六章:合成生物學——列印而出的肝臟、人工精液,大腦數據機如何維修及擴建我們的身體

第七章:活到兩百歲——如何活得愈來愈長壽,矽谷夢想家打算如何永生不死

第八章:數位病患——為何未來醫學將愈趨個人化、更加精準且更可預期

第九章:二〇三〇年醫療展望——為何德國還沒準備好面對這場醫療革命,而現在又該做些什麼
 

內容試閱:


第一章:數位生物學
細胞如何轉換成軟體,以及矽谷為何掀起對抗阿茲海默症之戰

矽谷這波榮景簡直勢不可擋,不僅前途一片看好,資金也有如天上掉下來般滾滾而來,而這時若提到那些新創公司,更會讓人大吃一驚。那些以為新創公司還等於車庫、披薩外送盒與IKEA書桌的人,恐怕要大失所望了。如今,一間成立不到兩年的新創公司,有可能是這種光景:玻璃宮殿般的工作場所,一間間光鮮亮麗的實驗室,沿著白色長廊兩旁一字排開,埋首工作的一百位研究人員,多是來自各領域的佼佼者。造價兩百萬美元的核磁共振光譜儀,在一扇玻璃門後隱隱作響。
這些位於舊金山灣周邊地區的新創公司,工作人員所孜孜不倦的可不是app的開發,而是一場對抗阿茲海默症的戰鬥,這病症已堪稱西方世界發展最迅速的國民病。人類的壽命一代比一代長,因此大腦退化的情況也愈來愈顯而易見:記憶力衰退,自我意識崩壞。這種神經退化性病症——尤其是阿茲海默症——在日漸老化的西方世界裡已成為一種宿敵:失智症患者人數這些年來激增,因為目前並無有效的治療方式。數十年來的實驗並未帶來轉機,曾經投入了上億上兆的研究資金也幾乎一無所成。
但如今,僅僅懷抱著改變此現狀的期望,就能讓金主們送上無法想像的投資金額。當然,那背後所醞釀的絕不僅止於期望而已。「機會終於來了。」治療阿茲海默症、帕金森氏症與其他神經退化性疾病的有效藥物已經呼之欲出,德納利生物製藥公司(Denali Therapeutics)的創辦人兼營運長亞歷山大.舒特(Alexander Schuth)如此說道,相信他的人更不在少數。二○一五年一月,短短幾天之內,他與另外兩位創業夥伴就募集了第一筆約兩億兩千萬美元的資金。不到一年之間,德納利公司就蛻變成一隻獨角獸——通常大家都這麼稱呼一間罕見又年輕的公司,石破天驚般的竄起,員工只有小貓兩三隻,但其價值卻在成立後不久便超越一億美元。Facebook花了三百九十六天突破億元關卡,而德納利公司用了三百九十天便辦到了。
舒特跟創業夥伴原本只是想試試水溫,想知道他們的構想與研究計畫是否會引起興趣,沒想到,錢就這樣從四面八方滾了過來:從Google、從阿拉斯加州投資基金,以及比爾.蓋茲(Bill Gates)那裡。這位微軟公司的創辦人,原本就積極支持醫學多方領域的研究,日前更把阿茲海默症升級為主要研究項目。「此症造成非常大的問題,愈來愈嚴重,簡直是人類的大悲劇。」蓋茲說。他手中的基金會不僅投入大量資金於失智症的研究上,蓋茲本人也拿出私人財產進行投資,例如挹注五千萬美元於失智症探索基金(Dementia Discovery Fund),該創投基金希望能藉此整合國家與私人研究機構的資源。他是很「樂觀」的,認為只要聚焦並擁有充足的資金,一定能找到該症的創新療法。這位微軟創辦人還特地飛去與舒特及其夥伴碰面,花了兩個小時聽他們解說那個前景大好的科技,藉以確認他花的錢有這個價值。而一如往常,只要是蓋茲親自參與的會面,通常都是最高機密。他的安全人員會事先檢查環境,並提出飲食需求:一份起士漢堡,謝謝。而且,除了舒特之外,沒人知道來訪者是何方神聖,所以當他的同事發現站在身旁一同解放的人竟是比爾.蓋茲時,差點沒跌到小便池裡去。
還有很多場類似的會面,都是以歡喜收場,德納利公司沒有因為缺乏資金而夭折。矽谷有的是捧著大把大把鈔票等著投資未來的金主,他們支持著研究人員往前衝,共同承擔種種實驗可能會有的財務風險。正因如此,在柏林完成醫學院學業的舒特,才不想繼續待在柏林夏里特醫院(Charité)當醫生。他於九〇年代末期前往美國,為的就是學習與研究,並開啟他在基因泰克的專業生涯。基因泰克是首屈一指的生物科技大集團,身價上兆美元,專門研發新一代抗癌藥物。
舒特當時擔任神經相關疾病發展部門主管,因此認識了該集團的首席科學家馬克.特希爾-拉維涅(Marc Tessier-Lavigne),他是知名的神經學家,在大腦發展與修復領域為領先全球的佼佼者。他曾在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擔任教授,之後任教於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在這段期間對於人類神經系統的生物原理與迴路,有著非常徹底的研究與發現。但在基因泰克擔任研發主管期間,即使花費以兆計數的預算、動用上千位科學家,在他竭盡一生心力所研究的神經退化性疾病領域,尤其是阿茲海默症與帕金森氏症,仍找不到對付它們的必殺絕技。
或許,把這任務交給一個小型、機動性高的新創公司,由幾位頂尖聰明的人士聚焦於某些前瞻性的想法,會更可行?這念頭在特希爾-拉維涅與舒特腦中打轉了好些年。直到二○一五年初,時機終於成熟,多年來的研究不僅已有具體的方向,而且也有豐沛的管道足以網羅人才,於是,他們共同成立了德納利。當時,特希爾-拉維涅是紐約洛克斐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校長,該校是美國著名的研究型大學。這顯然只是他學術生涯的中繼站之一:二○一六年初,特希爾-拉維涅轉任史丹佛大學校長——在此數位霸權時代,此校堪稱全球最具領導地位與影響力的大學。
史丹佛可說是矽谷眾多人際網路的樞紐,研究人員、公司創辦人、投資人與集團老闆通通聚集在此。廣闊宏偉的校園就坐落在太平洋岸邊的常綠山丘旁,一望無際的棕櫚樹一字排開,三千三百一十公頃的校區洋溢著西班牙殖民風味。優雅的校舍中庭草坪修剪平整,矗立於此的羅丹(Rodin)雕像作品耀眼懾人,即使是一月,空氣中仍飄逸著花香。史丹佛的研究學者在許多方面領先群倫,資訊、數學、物理、生物與醫學都是他們的強項。而他們也順應了這樣的優勢,坐擁北美此處的經濟主導地位:史丹佛的學生每年成立無數新創公司,校方也有計畫的設立持有股份的分拆子公司(Spin-off)。這種模式並不是新概念,只是過去十幾二十年來的運作方式更上一層樓。其實早在一九三○年代就已有這種風氣,工學院院長、學生與教授在學術研究之餘,同時也成立自己的公司。惠普(Hewlett-Packard)與Google就是這麼來的,創辦人賴利.佩吉(Larry Page)與謝爾蓋.布林(Sergy Brin),當初都還是史丹佛的博士生。
身為醫學與生物科技專家,特希爾-拉維涅在此時機點被遴選為史丹佛大學校長,絕非偶然。因為,矽谷與史丹佛早已著手為下一波科技高峰做好準備。特希爾-拉維涅如此說道:「我們正處於疾病研究的黃金時代,這都要拜人類基因排序以及強大科技能力之賜。」又瘦又高、兩鬢斑白,以及臉上高聳的顴骨,是特希爾-拉維涅的註冊商標,讓人一望就油然生出敬畏之心。他回答起問題來,也非常鏗鏘有力。對於未來,他的看法如下:「只要投入必要的資源,我們就能了解腫瘤如何擴散,知道神經系統如何運作,並且解開免疫系統之謎。而這些知識,都有助我們征服癌症、戰勝失智症,以及研發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疫苗。」特希爾-拉維涅並認為,科技進步促使「科學與經濟方面的發展機會大好」,其所背負的是一種社會責任,更是國家該有所作為的時刻,一如他在美國國會中所強調的:「為了善加利用這波生物醫學的黃金時代,我們須投入必要的資源,並在相關結構條件上做些調整。」
不過別忘了,在人類歷史上,所有與醫學、技術、數位化相關進步的期待背後,向來還意味著一件事:科技也是一種權力工具,工業霸權往往主導了社會的走向。深諳個中道理並能開創出正確發展條件的人,便會比他人更有成就。而全美國沒有比矽谷中人更身體力行此道,並從而造就此地在經濟與文化發展上的優勢。
總之:只要與史丹佛有密切關係,馬上就會在數位世界的企業競賽中搶得先機。而這家由史丹佛校長親自參與的新創公司,更是毫不意外地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德納利的創立資金高達兩億一千七百萬美元,而且這筆金額的投入只是為了讓他們可以動工,很瘋狂吧,即使收到這筆錢的人是知名科學家也太誇張。這對於科學家本人來說,也是前所未有的紀錄,並在二○一五年轟動一時。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