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經典45週年新版)

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經典45週年新版)
國際書號(ISBN): 9789571378220
作者: 諾齊克(Robert Nozick)
釘裝: 平裝
頁數: 480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183.0 HK$164.7(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作者簡介:

諾齊克(Robert Nozick, 1938-2002)
美國哲學家,曾任哈佛大學教授。他生於紐約布魯克林區,父親是來自俄羅斯的猶太人企業家。諾齊克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牛津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是全球哲學界的重要人物,對政治哲學、決策論和知識論,都做出重大貢獻。他最知名的著作是1974年撰寫的《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本書以自由意志主義的觀點出發,反駁同系教授羅爾斯(John Rawls)在1971年出版的《正義論》。


目錄:

第一部 自然狀態理論,或如何自然而然地追溯一個國家
第一章 為什麼要探討自然狀態理論?
政治哲學∕解釋性政治理論

第二章 自然狀態
保護性社團∕支配的保護性社團∕「看不見的手」的解釋∕支配的保護性社團是一個國家嗎?

第三章 道德限制與國家
最小限度的國家與超小限度的國家∕道德限制與道德目標∕為什麼是邊際限制?∕自由主義限制∕限制與動物∕體驗機∕道德理論的難於確定∕限制的根據是什麼?∕個人主義的無政府主義者

第四章 禁止、賠償與冒險
獨立者與支配性保護機構∕禁止與賠償∕為何要禁止?∕懲罰的報復理論與制止理論∕交換利益的劃分∕恐懼與禁止∕為什麼不一律禁止?∕冒險∕賠償原則∕生產性交換

第五章 國家
禁止個人私自強行正義∕「公平原則」∕程序的權利∕支配性機構可以如何行動?∕事實上的獨佔權∕保護其他人∕國家∕對於國家「看不見的手」的解釋

第六章 對國家論證的進一步探討
停止這一過程?∕先發制人的攻擊∕在這一過程中的行為∕正當性∕所有人懲罰的權利∕預防性限制

第二部 超越最小限度的國家?
第七章 分配的正義
第一節:權利理論∕歷史原則與目的:結果原則∕模式化∕自由如何攪亂模式∕
斯恩的論證∕再分配與所有權∕洛克的獲取理論∕洛克的條件
第二節:羅爾斯的理論∕社會合作∕合作的條件與差別原則∕原初狀態與目的:結果原則∕總體與個體∕自然資質與任意性∕肯定的論據∕否定的論據∕集體的資產

第八章 平等、嫉妒、剝削及其他
平等∕機會平等∕自尊與嫉妒∕有意義的工作∕工人自治∕馬克思主義中的剝削∕自願的交換∕慈善∕對影響你的事情的發言權∕非中立的國家∕再分配如何進行?

第九章 民主化
一致性與平行的例證∕功能更多國家的引出∕假設的歷史

第三部 烏托邦
第十章 一種用於烏托邦的架構
模式∕投向我們現實世界的模式∕架構∕設計手段與過濾手段∕作為烏托邦共同基礎的架構∕共同體與國家∕發生改變的共同體∕全面控制的共同體∕烏托邦的手段與目的∕烏托邦產生什麼結果?∕烏托邦與最小限度的國家

致謝
注釋
參考書目


內容試閱:

機會平等
機會平等在許多作者看來是最低限度的平等主義目標;如果有問題的話,問題僅在於這一要求是否太弱。(許多作者也注意到,家庭的存在如何阻礙這一目標的充分達成。)有兩種試圖提供這種平等的方式,一種是直接削弱那些機會較好者的狀況,另一種是改善那些機會較差者的狀況。後者需要使用資源,所以也涉及剝弱某些人的地位:他們被取走一些持有,以改善別人的地位。但是,這些人擁有權利的持有可能是不可以被奪取的,即使這是為了提供他人的機會平等。在缺少魔杖的情況下,還剩下達到機會平等的唯一手段,就是說服人們自願貢獻一些他們的持有。
為了獎金而賽跑的例子,常被用來討論機會平等。某些人的起點比另一些人更靠近終點的賽跑,是不公平的。同樣地,某些人被迫背負重物或鞋裡放石子的賽跑,也是不公平的。但生活並不是我們都參與競爭以獲取獎金的賽跑,並不存在任何統一、由某人裁判速度的賽跑。相反地,生活是不同的人,分別給別人不同的東西。那些給予者(時常是我們每個人)通常並不關心應得的問題,不關心對方所遇到的障礙;他們關心的只是他們實際上要得到的東西。沒有任何集中的過程來裁判人們對其機會的使用,這也不是社會合作與交換的目的。
有一個理由可以說明:為什麼某種機會的不平等看來是不公平,而不只是某些人什麼機會也沒有的不幸(有時真是這樣,即使別人並不因此有較大的利益)。有權轉讓的持有人,沒有一定要把它轉讓給某個人的特殊願望,這相對於遺贈財物給孩子或送禮物給某人的情況。這個持有者願意轉讓給滿足某一條件的人(例如,能提供他某種好處或服務以作交換的人,或能做某種工作且能付薪水的人),他也同樣願意轉讓給滿足這一條件的人。是某人得到這一轉讓,而非另一個較少機會滿足轉讓者之條件的人得到這一轉讓,這不是不公平的嗎?既然給予者並不在乎他轉讓給誰,而只要接受者滿足某個一般性的條件;所以作為一個接受者的機會平等,在這種情況下將不會侵犯到給予者的權利。它也不會侵犯有較多機會者的權利。當機會較多者對他持有的東西擁有權利時,他並無權利一定要其所持有的東西多予別人,但如果機會較少者有一平等的機會豈不更好?如果有人能如此增加他的機會,而不侵犯別人的權利,他不是應當這樣做嗎?這不是更公平嗎?如果這將是更公平的,這種公平能不能證明逾越某些人的權利,以獲得資源來援助那些機會較少者進入較平等的競爭地位是正當的呢?
這一過程是競爭性的,就像下面這樣:如果機會較多者並不存在,轉讓者就可能和那些本來機會較少者交易,這些人在這種情況下就變成可以交易的最好人選。這不同於下述狀況:在其中,沒有聯繫但是相似的存在物生活在不同的行星,面臨不同的困難,並有不同的機會實現他們互異的目標。在那裡,一個存在者的狀況並不影響另一個存在者的狀況,雖然若條件較差的行星得到比它現在要好的條件是較好的事情(如果條件較好的行星得到比它現在更好的條件,那也是較好的事情),但那不是較公正的。它也不同於下述狀況:在其中,一個人雖然能夠,但不願意去改善另一個人的狀況。在我們討論的這種特殊情況中,如果某個機會較多者不存在,機會較少者的狀況就會變得好些。我們不僅可以把機會較少者看作是生活較好的人,或不願助他人的人,還可以把他視為是阻止或妨礙機會較少者處境變好的人。這種阻礙另一個人成為較具吸引力的交易夥伴的情況,固然不能直接削弱(例如經由偷竊)別人的地位相提並論,但是機會較少者也不能合理地抱怨,他被另一個並不應得較好機會,以滿足某些條件的人所阻礙嗎?(暫且不談另一個機會更少者,可能對這個抱怨者做出類似的抱怨。) 雖然我們可以感受到前面兩段所提出的問題的力量,我還是不相信它們能推翻一種徹底的權利概念。如果那個後來成為我妻子的女子,因為我而拒絕另一個求婚者(若不是因為我,她將會和他結婚);且這種拒絕是由於我的敏銳智力和英俊相貌,而這兩個優點並不是我努力掙來或應得的;那麼,那個智力和相貌稍遜的被拒絕者,可以正當地抱怨說這不公平嗎?我對別的求婚者贏得女性歡心的這種妨礙,是否證明我取走某些資源,為他做美容手術、進行特殊的智力訓練,或者發展他的某些我沒有的優越特徵,以使我們被選中的機會平等是正常的呢?(我在此已假定那種直接削弱機會較好者的地位,以達到機會平等的方式是不允許的。這種方式在這個例子中表現為使機會較好者破相,或藉由注射藥物、製造噪音,而使他不能充分運用智力。)沒有這樣的結論可以被推演出來。(這個被拒絕的求婚者將對誰、對什麼事,有合理的抱怨呢?)如果不平等的機會是來自於人們隨其意願行動,或轉讓其權利的累積結果,情況也沒有什麼不同。至於那些不可能被合理地指責,對第三方有妨礙結果的消費品,這種論證甚至更為容易。如果一個孩子在有游泳池的家庭長大,他每天使用,即使他並不比另一個家裡沒有游泳池的孩子更應得它,這是不公平的嗎?這樣一種狀況應當被禁止嗎?如果不應禁止,為什麼就應當反對經由遺贈把游泳池轉讓給一個成年人呢?
有人說,每個人對諸如機會平等、生命都有權利,並可強行這種權利;這種說法的主要缺點是:這些「權利」要求某些事物、物質和行為作為基礎,而其他人可能對這些東西已經擁有權利。對於那種需要使用別人擁有權利的事物或活動的東西,任何人都不對它擁有權利。其他人對特殊事物、那枝鉛筆、他們的身體等權利,以及他們選擇使用這些權利的方式,形成任何個人及他能用的資源的外部環境。如果他的目標需要使用別人擁有權利的資源,他必須求得他們的自願合作。甚至,他決定怎樣使用自己擁有的東西的權利時,都可能需要其他人擁有的權利資源(例如使他生存的食物);他必須把其可行的方案與他人合作,聯結起來。
特殊的人對特殊的事物有著特殊權利,各人也有與他人達成協議的特殊權利──只要你和他們都有達成協議的資源。(沒有人必須提供給你一支電話,以便你可以和另一個人達成協議。)在這種與特殊權利基礎的衝突之中,並沒有任何權利存在。既然任何純粹達到一個目標的權利,都不可避免地要和這種基礎發生衝突,因而沒有任何這樣的權利存在。對事物的特殊權利填滿了權利的空間,而沒有給在某種物質條件下存在的一般權利留下餘地。而與此相反的理論,則只想把這種普遍持有、欲達某些目標,或在某種物質條件下存在的一般權利作為其基礎,以便決定所有其他的權利;但就我所知,還沒有人認真地嘗試去敘述這一相反的理論。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