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世界史解讀4大國際議題:南海主權X中東戰亂X人權意識X全球暖化背後的故事

出版社︰ 木馬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5829551
作者: 池上彰/增田由利亞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6-11-16
頁數: 208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83.3 HK$75.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正真的國際觀不是只看國際新聞,而是了解新聞背後的世界史脈絡。

熟悉世界史,就能理解現代國際新聞;反過來說,從現代國際新聞追本溯源,學習世界史也會讓人覺得特別有趣……我高中時代要是有類似這本書的書籍,說不定我就會喜歡上世界史了。
                        ──池上彰 本書作者

在我執教二十七年的生涯中,每年和學生的對話,不外乎世界史有很多外來語,地區和人名難以區分;再不然就是該如何背誦比較有效率等等……那一年春天我離開教育界,終於有了重新反思的時間。碰巧有人找我和池上彰先生共寫一本世界史,幫助讀者了解國際新聞,所以才有這本書的誕生。
                        ──增田由利亞 本書作者

每次看國際新聞,心中總是浮現這樣的疑問:「為什麼會發展成如此?」「這國家和那國家之前有什麼其他紛爭嗎?」國際新聞沒有交待的背景故事,這本書都說明清楚了!不只讓你看懂國際新聞,更能全面掌握和預測國際議題的趨勢。

南海主權、中東戰亂、人權意識、全球暖化四大國際議,涉及當今最重要的亞洲勢力的布局、文化衝突、追求公平正義之社會,以及關乎人類存亡等重大事件,經常出現在國際新聞版面上,若沒有相關議題的世界史概念,很難充份了解事態的演變。

本書由「連中學生都能聽懂他所講解的國際新聞」的著名NHK人氣記者池上彰,以及擅長世界史的歷史老師增田由利亞,針對當今最重要的四件國際議題,分別說明它們過去的脈絡以及如今對世界局勢的最新影響。本書深入淺出,透過世界史,我們可以更完整了解這些重大議題的來龍去脈;透過最新時事,我們也會發現世界史鮮活了起來。

無論是學習世界史,或是理解當今國際議題,這本書必定帶給你最大的閱讀樂趣和知識收穫。

目次
前言
第一章 南海問題與中國的野心:重返大航海時代的榮耀
從鄭和了解中國的海洋戰略
池上彰 中國競逐海上霸權是效法鄭和?
增田由利亞 中國比哥倫布早一百年航向世界
第二章 理解中東局勢的關鍵:鄂圖曼帝國的瓦解
民族紛爭的背景在於鄂圖曼帝國
增田由利亞 細說鄂圖曼帝國
池上彰 影響現代中東的鄂圖曼帝國
第三章 人權意識和政治抗爭──法國大革命讓法國成為政治避風港
改變世界的法國大革命
增田由利亞 法國大革命的契機
池上彰 法國大革命對世界的影響
第四章 全球暖化和物質富裕的生活:工業革命帶來文明的進步與威脅
工業革命對現代有何影響
增田由利亞 成為世界工廠的英國
池上彰 刻不容緩的抗暖化政策
後記

前言
中東的敘利亞內戰打得如火如荼,戰火甚至波及到鄰國伊拉克。成為內戰焦點的組織自稱「伊斯蘭國」(ISIS),似乎打算在現代復興「哈里發制度」。
這時候,我們要有世界史的知識才能看懂國際新聞。哈里發和伊斯蘭等名詞,在高中的世界史課程都有學過,照理說不難理解才對。但大多數人只記得以前好像有學過,卻忘了具體內容。
我在高中時也很不擅長世界史,因為專有名詞太多、涉及的範圍也很廣泛。我根本不懂各個時代和地區的事件之間究竟有怎樣的關聯。世界史的課程,是我用來補眠的時間。
對我來說,哈里發和伊斯蘭都是很遙遠的世界和時代。
不過,等我開始接觸世界新聞後,才發現要了解現代的國際新聞,必需掌握那些事件的時代背景。我真的很後悔當初沒有好好學習世界史。
相信不少人也有同樣的念頭吧?最近書店有愈來愈多關於世界史的書籍,或許就是大家漸漸有需要重新認識世界史。
熟悉世界史,即可理解現代新聞。從現代新聞追本溯源,世界史學起來也特別有趣。
本書就是從這種觀點出發的。增田由利亞女士長年來在高中教導歷史,由她來為各位說明簡單易懂的世界史,接著由我來闡述那些世界史和現代有什麼樣的關係。全賴編輯的點子,這部作品才得以問世。
這樣說也許有自賣自誇之嫌,但我高中時代要是有類似的書籍,說不定我就會喜歡上世界史了。
想理解現代新聞的讀者,或是正在學習世界史的學子,都歡迎來閱讀這本書,不曉得各位閱讀後的評價又會如何呢?

二○一四年九月
記者 池上彰


第一章 南海問題與中國的野心:重返大航海時代的榮耀

從鄭和了解中國的海洋戰略

二○一四年五月,中國在南海的越南排他經濟水域,展開了採掘海底油田的試驗。這件事引起越南的強烈不滿,試圖保護漁場的越南漁船,被中國海洋警察(相當於日本的海上保安廳)的船艦撞沉。
另外,菲律賓和中國也為南海島嶼的所有權而持續對立。
為何中國主張南海是自己的海域呢?更進一步說,中國暗懷什麼樣的海洋戰略?要了解這些問題的答案,我們不妨從歷史抽絲剝繭,關鍵字就是「鄭和」。
這話怎麼說呢?最近的新聞和世界史的知識又有何種關聯?請各位繼續看下去。

池上彰 中國競逐海上霸權是效法鄭和?

中東杜拜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最大都市,發展十分迅速。杜拜在沙漠中建造了龐大的運河,運河旁林立的渡假旅館間,還有阿拉伯風的水上巴士可供代步。遊客可以搭乘水上巴士,前往一家名為「鄭和」的中華餐廳。
世界各國的觀光客,都很喜歡那家典雅的高級餐廳。
為什麼在這樣的地方,會有一間取名自中國偉人的餐廳呢?因為「鄭和」曾經率領艦隊長征至中東,實現了中東和中華的交流。
最近中國開始競逐海上霸權,在東海或南海一帶,也和周邊國家產生各種摩擦和問題。尤其中國宣示南海全域是「中國的領海」,不買帳的越南因此和中國之間衝突不斷。

不過,中國自有一套邏輯,其關鍵就在於「鄭和」。

習近平表示:「從鄭和時代起南海就是我們的。」

二○一四年五月,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中國國際友好大會暨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成立六十周年的紀念大典,並發表了下面的想法。
他表示近年來隨著中國的高度發展,世界各國開始擔心中國走向「國強必霸」的道路。有些國家還鼓吹中國深具威脅性的論調。對於這樣的觀點和看法,是許多人在認知上的誤解,還有一部分的人則是抱有根深柢固的偏見。

中國人在兩千一百多年前開通絲路,促進東西洋的平等文明交流,成功留下了互惠雙贏的足跡。周邊各國的人民,也獲得了極大的利益。六百多年前,中國的鄭和率領當世最強大的艦隊,七次航行於太平洋和印度洋,造訪超過三十個國家和地區,不僅沒有占領一絲一毫的土地,更留下了友好交流和傳播文明的美談。中華民族的血液裡,沒有侵略他人以求稱霸世界的基因。中國人不接受國強必霸的論調,我們誠心希望和世界各國人民和平交流,進行和諧的發展。(內容出自「中國網日語版」〈將中國政府的主張傳播到海外的網路媒體〉五月十六日)

最近中國競逐海權的邏輯,就是以這樣的歷史認知為基礎。
當然,習近平的「中華民族的血液裡,沒有侵略他人以求稱霸世界的基因」一說受到越南的強烈反對,因為越南過去就多次受到中國的侵略與支配。
尤其在一九七九年,身居中國權力頂峰的鄧小平,就以「懲罰」的名義出兵越南,理由是越南槓上了和中國關係密切的柬埔寨。這次出兵史稱「中越戰爭」,雖然中國在這場戰爭中傷亡慘重而退兵,越南對中國卻始終抱有難以釋懷的恐懼和敵意。
中國總是記恨自己被他國侵略(日本),就是記不住自己對他國(越南)的傷害。

南海關係持續緊張

中國在南海的行動,和周邊各國發生了無數的摩擦。
南海是香港、中國、台灣、菲律賓、汶萊、馬來西亞、越南、印尼之間的海域名稱。日本稱為「南支那海」,中國稱為「南海」,另外越南稱為「東海」,菲律賓則稱為「西菲律賓海」。
菲律賓過去一直採用「南中國海」這個國際稱謂,自從和中國之間的紛爭不斷,就改稱「西菲律賓海」了,因為南中國海聽起來很像中國的海域,他們無法接受。
南海中有南沙群島(英文稱Spratly Islands)、西沙群島(英文稱Paracel Islands),以及中沙、東沙等群島,為爭奪這些島嶼的所有權,周邊各國互不相讓。
南沙群島大約由一百個島嶼組成,地理位置上離中國很遙遠,但一九七○年代後期發現有海底油田後,各國就爭相主張所有權了。如今中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汶萊、台灣都宣稱那裡是自己的領土。
中國和越南在一九七四年和一九八八年,曾為了南沙群島的所有權發生軍事衝突。八八年的軍事衝突造成越南軍隊六十四人死亡,中國占領了部分的島嶼。
西沙群島本來也是越南管轄的,但在一九七四年被中國侵略占領了。中國在這裡建設港口,持續掌握實際的支配權。
二○一四年五月二日,中國大型企業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CNPC)在南海的西沙群島周邊海域,設置了鑽油平台。
這片海域位於越南主張的排他經濟水域(EEZ)之中,因此受到越南的強烈反對。多數的越南漁船前往周邊海域護漁,受到中國船艦的阻擋。
對此中國的外交部主張,中國企業的資源探勘是合法正當的舉動。中國海事當局還發出通知,禁止船隻出入鑽油平台周邊三海浬的海域(約五·五公里的距離)。
後來中國船艦和越南漁船經常在現場發生衝突,越南漁船在五月二十六日被中國船艦撞沉了。
附帶一提,出現在這種地方的中國漁船,上面載的不是單純的漁民。他們表面上是漁民,實際上卻是政府雇用的准士兵,受過初步的軍事訓練。平時他們接受軍部指示,佯裝成民間的漁民行動。
中國一連串的行為在越南激起民憤,五月十三日到十四日發生了大規模的排華暴動,導致中國人傷亡,然而受到襲擊的工廠多半是台灣企業。

小專欄:排他經濟水域(EEZ)
領海是指沿岸外圍十二海浬(約二十二公里)的海域,沿岸外圍兩百海浬(約三百七十公里)的海域則是「排他經濟水域」。既稱為「排他」,其他國家就不能在該區域進行經濟活動,這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的。
領海外圍的海域屬於公海,其他國家的船隻可以自由航行,捕漁、海底資源探勘、挖掘則必需經過該國許可。

中國加強周邊海域的警戒,六月下旬到七月上旬扣留了兩艘越南漁船,共計十三名船員被捕。
當時中國表明探勘作業要持續到八月,但在七月十五日就結束探勘了,被捉拿的漁民也統統獲釋。
相對地,中國外交部在七月十六日主張,西沙群島無疑是中國的固有領土,反對越南無理妨礙中國企業的活動,並嚴正批判越南船隻在周邊海域的抗議行為。
中國雖然表示,提前結束作業是探勘順利的關係,外界卻認為主因是即將在八月十日於緬甸召開的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地區論壇(ARF),以探討南海問題等議題。中國在會前結束探勘,顯然是想緩和摩擦。也許對中國來說,越南的不滿遠超出他們的想像。
中國看似退了一步,其實她並沒有失去野心。

菲律賓也很煩惱中國的態度

中國和越南的紛爭,菲律賓總統貝尼格諾·艾奎諾都看在眼裡。他在二○一四年五月十九日,批評中國的行動違反了二○○二年的「南海行為宣言」。
中國和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的十個加盟國,在二○○二年簽署「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宣誓和平解決問題,收歛一切促成緊張的行為。這份宣言中,規定不得在所有權有爭議的岩礁上,建造新的建築物。
對此,中國外交部否決菲律賓的抗議,主張他們有在國家領海內建設的權利。
中國甚至批評,菲律賓也在南沙群島上建設,卻反過來譴責中國的舉動,這種行為未免太過偽善。而對於菲律賓實際管轄的中業島,中國指稱菲律賓違法占領中國的南沙群島,逕自在島嶼上進行建設,卻對中國合法的建設作業發表了不負責任的發言。
菲律賓之所以同情越南,也是因為在南海議題上和中國產生了矛盾。
二○一四年五月,菲律賓政府懷疑中國在南沙群島的赤瓜礁建造跑道,並將現場的照片公諸於世。照片顯示岩礁被大量的砂石填平,變成了類似水泥製的基地建築。
赤瓜礁過去是越南管轄的,中國在一九八八年以武力強奪,掌握了實質的支配權。越南當然主張其所有權,菲律賓也主張那是在自己的EEZ之內。
可是,菲律賓的人口和軍力都比不上中國,艾奎諾總統的態度也漸趨軟化。二○一四年五月,艾奎諾總統在接受英國經濟雜誌「經濟學人」的採訪時表示,菲律賓有必要盡量說出實話,但極力避免刺激中國也同樣重要。
因為來自中國的觀光客和貿易量增加,中國已是菲律賓得罪不起的國家了。
在這次採訪中,「經濟學人」記者對於中國主張南海主權一事,發表了下面的看法:

最難以置信的是,中國從不說明他們的主張有何根據。
這一次中國進行石油開採的地點,他們可能視為海南省EEZ的一部分,畢竟大家都認同海南省屬於中國。或者,他們認為那個地方是一九七四年間,從南越手中奪走的西沙群島的一部分。
還有一個單純的可能,也許那裡是在中國主張的「九段線」之內。這條看起來像舌頭疲軟下垂的曲線(又稱「中國的赤舌」),也出現在以前中國繪製的地圖上,所以他們主張中國自古就擁有南海的大部分所有權。(摘錄自「經濟學人」二○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號)

「九段線」是中國主張領海的根據

中國主張整片南海都是自己的領海,把這個主張畫成地圖,就彷彿一條牛的舌頭在品嘗南海,故又稱為「中國的赤舌」。
這代表遠從中國本土到越南、菲律賓、汶萊等國的海岸線附近,全都是中國的領海。這到底是哪門子道理呢?
中國的主張是,這地方畫了一條名為「九段線」的歷史性界線。
他們推出十五世紀的明朝人物鄭和,作為這個理論的依據,大家對鄭和這個名字還有印象嗎?
「大航海時代」可不是歐洲的專利,鄭和也曾開創大航海時代,遠赴南海。中國主張明朝曾在南海確立了行政權。
談到這裡,我們就必需了解大航海時代與鄭和的歷史知識了。關於這一點,我們交給增田女士說明吧。
簡言之,中國的意思就是,在歐洲各國來到亞洲以前,南海是明朝管轄的,因此南海是屬於中國的啦!
用這種歷史觀來說明主權,我們也無話可說,真正的問題是出在現代。一九四七年,當時的中華民國在地圖上畫了十一條虛線圈住南海,宣稱這片大海是中華民國的領海,而世界各國也沒有表示意見,這便是現今中國的主張。大家或許很想反駁說,那只是世界各國沒注意到這種偷雞摸狗的宣言吧。擅自在地圖上畫幾條虛線,根本分不清哪邊是領海的界線。
一九四九年,中國大陸上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們主張承接了中華民國所有的領海。
當時的中國和鄰近的越南(當時還是北越),同屬社會主義的友好國家。於是中國從十一條虛線中,分了兩條給越南,其他九條則是區隔他國領海的分界線,這就是中國主張的「九段線」了。(以上內容,摘錄自「人民網日本語版」二○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另一方面,越南和菲律賓有不同的主張,亦即中國沒有明確公布九段線的座標,簡直像在地圖上隨意塗鴉而已。
根據越南的說法,位於中國九段線內的數十個島嶼,越南當初宣稱所有權時,中國也沒有反對。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一九九四年生效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一九九六年批准了。按這條國際公約,領海最多不得超過領土外的十二海浬(約二十二公里)。
假設中國的主張成立,即使南沙群島或西沙群島是中國領土,整片南海也不是他們的領海。
中國享有海洋法公約承認的排他經濟水域兩百浬(約三百七十公里),卻不遵守十二海浬的領海規定。
對中國這樣的行為,也只能奉勸他們「遵守自己參與的海洋公約」了。

在南海配置航母

中國在南海配置航母「遼寧」,加強南海的支配權。
這艘航母前身是蘇聯的「瓦良格」,約六萬七千噸,建造於一九八五年蘇聯統治時期,算是一艘老舊的船艦了。
一九八八年曾經下過水,船內設備的安裝作業進行到一半,蘇聯就瓦解了。後續接管的俄羅斯海軍缺乏資金,就放棄了這艘船。
蘇聯瓦解後,有造船工廠的地方只剩烏克蘭,這艘船就歸烏克蘭海軍了。
不過烏克蘭缺乏經濟實力,沒辦法持續建造航母,本來想當成破銅爛鐵賣掉,結果一家澳門的「民間休閒企業」出面,說要買來當成海上賭場,就以兩千萬美元的價格購入了。據說烏克蘭交船前拆掉了船內機件,以免被拿來當成航母使用。
沒想到,這家「民間」企業的老闆是中國的退役軍人,企業本身也是空殼公司。從烏克蘭拖曳的船隻沒有進入澳門,反而在二○○三年三月開入中國本土的大連港。想當然,船艦停留在大連港,也沒被改裝成賭場。後來開始了大規模的改裝工程,變成了中國海軍的航母「遼寧」,整個過程跟間諜小說一樣。
中國在改造「瓦良格」的過程中,也致力研究航母的構造,嘗試建造新的航母。這種模仿他國產品的生產行徑,也很符合中國的行為模式。
中國國防部的發言人表示,保有航母是要防衛國家安全和海洋權益。那麼什麼叫「防衛海洋權益」呢?也就是威脅鄰近各國「這是我國的海域,你們都不准接近」的意思。
相信大家也知道,中國主張東海的釣魚台是他們的領土。可是,他們不只染指東海,甚至連南海的大片海域都想併吞。一九九二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了「領海法」,宣稱東海的釣魚台周邊和南海,都是中國的領海。中國沒有和周遭國家協議,就制定成自己國家的法律了。
南海離中國本土很遠,要派遣中國海軍的軍艦或漁業監視船並不容易。但在南海配置航母的話,艦上戰機可以巡防周遭海域,威脅周邊各國隨時發動攻擊。
主翼折疊式的戰機,搭乘航母更為有利,這樣能夠容納更多的數量。因此中國正在開發國產戰機「殲十五」,如此一來中國就有能力守護「海洋權益」了。

「珍珠項鍊戰略」

過去鄭和穿越印度洋前往中東,確保了印度洋的交通路線。這也是現今中國效法鄭和的戰略,號稱「珍珠項鍊戰略」。
這是中國利用援助各國的手段,來開發讓中國船艦停泊的港口,以確保通往南海、麻六甲海峽、印度洋、波斯灣、蘇丹港的航道。
若把印度看成人臉,這條航道就像「珍珠項鍊」一樣。對中國來說印度也是假想敵,雙方曾經發生過中印戰爭。所謂的珍珠項鍊,也是用航道圈成的印度包圍網。
中國已在緬甸的實兌、孟加拉的吉大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巴基斯坦的瓜達爾、馬爾地夫的馬拉歐島、肯亞的拉姆確保停泊港口了。
也難怪和中國素有親交的巴基斯坦,會在瓜達爾建造大規模深水港了。外界認為,這是將來中國在印度洋和波斯灣進行海戰的戰略踏板。
中國是世界第三大的石油進口國,通往非洲蘇丹或中東石油生產國的石油運輸路線,是中國的生命線。這條生命線稱為「海上交通線」,確保海上交通線,在日後獲得充分的海軍防衛能力,這就是中國的長期戰略。
沒錯,這也是過去鄭和行駛的航路。

中國近年來,能源消費的海外依賴度節節升高。有關海上能源輸送安全的風險因子,對中國能源安全的影響也愈來愈大。對此抱有高度的危機意識、防患未然,是確保中國海上能源輸送安全的必要手段。
首先,中國先從建設「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著手,作為和沿岸國家締結良好關係的新樞紐。這些沿岸國家,是位在中國海上能源進口航路上的必經國家。建設「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對中國海上能源進口的安全,將形成一股有利的國際環境和氣息,加強中國的海上能源安全屏障。
具體措施如下。中國近來大力提倡,要重視友好誠摯的互惠關係,貫徹周邊外交理念。活用六百多年前鄭和下西洋之際,和平開發海洋的歷史傳統,不帶任何私心和雜念,秉持誠心和海上絲綢之路的沿岸國發展互惠關係。對於海上絲綢之路的沿岸國,要讓他們知道中國重視友好和協調的開闊胸襟。
日本利用海上能源輸送的沿岸國,來牽制中國的發展,撕裂中國和這些國家的關係。可是只要中國的「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推行得宜、實踐徹底,中國將再次展現六百多年前、鄭和造訪西洋各國時所展現的泱泱大國風範。如此一來,小日本狡猾的手法必將不攻自破(摘錄自「中國網日語版」二○一四年四月三日)

旁若無人的中國,究竟在打什麼主意呢?鄭和曾經從南海通往印度洋,遠征至中東和東非。
再次重現那段輝煌歷史,就是中國的野心。


 

作者簡介:
池上彰 一九五○年生於長野縣。應慶義塾大學畢業後,加入NHK擔任記者,採訪各種事件、事故、災害、消費者問題、教育問題。一九九四年到二○○五年間,在「周刊兒童新聞」中飾演熟悉新聞的父親角色,二○○五年獨立開拓事業。二○一二年擔任東京工業大學教授,四處前往海外採訪,持續執筆寫作。著作有《表達力》、《成人教養:我們從何而來、又將何去何從?》等等。 增田由利亞 一九六四年生於神奈川縣,國學院大學畢業。近三十年來在高中教導世界史、日本史、現代社會,同時擔任NHK廣播和電視的播報員。在日本電視台「全世界最想上的課」之中也飾演歷史和地理老師。對於日本和全世界的教育問題,持續進行廣泛的採訪和研究。主要著作有《新的教育貧富差距》、《在移民社會法國生存的孩子》等等。 譯者 葉廷昭 文藻外語學院畢業,現為專職譯者。譯有《律師教你能攻能守的回話術》、《禪教你不做多餘的事》等書。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