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田三代-幸綱、昌幸、信繁 橫跨戰國時代的武將家族傳奇

出版社︰ 遠足-遠足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351232
作者: 平山優
釘裝: 平裝
頁數: 400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120.0 HK$108.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NHK2016大河劇〈真田丸〉歷史考據平山優 人氣力作
想了解草刈正雄所扮演的真田昌幸、堺雅人扮演的真田信繁
父子倆如何在亂世中憑藉智慧與武功 絕處逢生
在大國夾擊下 怎樣保全自身 為家族續命

★同紙雙面書衣設計,一次擁有兩款封面+上田城超大版海報:
日本知名電玩繪師諏訪原寬幸封面插畫X 燙金六文錢珍藏版
★繁體中文版獨家作者後記

眾所周知,真田一族從信濃國真田鄉發跡,在戰國時代力求生存,到了近世以大名的身分執掌信濃國松代藩。真田一族在幸綱(幸隆)、昌幸兩代打下基礎,昌幸之子信幸(信之)與信繁(幸村)兄弟繼承了他們的基業,大大活躍於豐臣政權時代。但是當關原之戰爆發之時,兄弟兩人分道揚鑣,兄長信幸選擇了延續家業之路,守護祖父與父親傳下的真田家,並在江戶幕府旗下以大名身分延續血脈,弟弟信繁則繼承戰國的遺風,選擇如落櫻一般壯烈犧牲之途。

真田一族在戰國時代如彗星般登場,跨越過了許多滅亡的危機,終於成為近世大名。本書的目標是縱觀剖析真田的歷史,並聚焦於幸綱、昌幸、信繁三代。也許會有讀者抱持著「振興近世松代藩真田家的不正是信之嗎?」的意見,但本書選擇將真田第三代的焦點,放在明知可以保全生命,卻勇敢選擇走向滿布荊棘之路的信繁。

本書所描述的真田三代,是近年來受到注目並且擁有高人氣的戰國武將。真田三代的人氣看似是受到小說、電視、電影、漫畫、遊戲的影響,但其實他們(特別是信繁)在江戶時代初期就備受矚目,其後在明治、大正、昭和時代也掀起好幾波的「真田熱潮」。正表示真田氏的歷史可以跨越時空以及世代,具有緊抓住日本人之心的魅力。

不過真田三代的歷史有許多虛實未定的傳說色彩,相信有許多人分不清究竟哪些是史實、哪些是傳說吧!在日本眾多探究真田氏歷史的研究書籍當中,以知名學者豬坂直一的著作《真田三代錄》(理論社,一九六六年出版)為先驅。如同該書的副標「從傳說到史實」所示,到目前為止,學界對於真田氏的研究焦點,可以說都圍繞在史實以及傳說的區分。現在的學界也延續這個傳統,努力從第一手史料中發掘,描述真實的真田氏歷史。而本書也遵循這個研究的潮流。

特別是近年對於戰國時代、織田豐臣政權時代的歷史研究,進展之速令人瞠目,加上許多新史料陸續被發現,使得真田氏的研究結果需要重新檢討。然而遺憾的是,至今尚未有真田三代的通史,能夠詳實地引用史學研究成果、並且重新檢討通說。有鑑於此,本書將盡可能地用淺顯易懂的文字來敘述真田三代的歷史。

此外,關於真田幸村這個響亮的名諱,本書將統一採用史實資料所能考證的名字——真田信繁。基於尊重史實的立場,本書特意不使用史料上沒有紀錄的「幸村」之名。

受到敵人的攻擊而失去領地真田鄉,不得不亡命他鄉求生存,失去擁有的一切之後從零出發的男子漢——真田幸綱;受到武田信玄的寵愛,並且讓豐臣秀吉、德川家康刮目相看的小信玄——真田昌幸;明知不可而為,選擇跟豐臣氏迎向終點的悲劇武將——真田信繁。本書將聚焦在這三個人,嘗試陳述他們的生存之道,並且闡明他們為何能在日本戰國時代留名青史。他們究竟是如何從零開始,躍身成為大名,其事蹟又是為何能夠流傳到後世。如果能這些內容傳達給讀者,將是本書無上之喜。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真田氏的興起

1...真田氏之祖「滋野一族」的真相
滋野一族的來歷
為信玄、勝賴所用的滋野一族及其影響力

2...真田氏誕生於何時何地
真田氏的系譜
真田幸綱的出身

第二章 真田幸綱奪回根據地

1...苦難的開始
武田、村上、諏訪聯軍侵入小縣郡
流亡於上野國時期的真田幸綱
放逐武田信虎與關東管領上杉氏的動向

2...臣服於武田晴信
武田晴信擴展勢力
武田氏與關東管領上杉氏斷交
幸綱臣服於武田氏
幸綱展開行動
幸綱臣服於武田氏旗下時的居城
戶石崩——信玄生涯中唯一的指揮失誤
幸綱智奪戶石城

3...真田幸綱收復根據地
村上義清被逐至越後
川中島合戰爆發以及收復根據地的宿願
第三次川中島合戰
真田幸綱在第三次川中島合戰時的動向
武田軍的迎戰準備以及戰後處理
幸綱贈送太刀賀禮給長尾景虎
真田昌幸的初陣.第四次川中島合戰
特例拔擢——幸綱在武田家中的地位

4...經略上野國
武田信玄在上野國構築據點
與昔日恩人長野業正為敵
武田軍開始侵入上野國
武田軍緊縮箕輪城包圍網
幸綱在上野國戰線的功績
幸綱進入岩櫃城
「幸綱」或是「幸隆」
長野氏滅亡
真田一德齋攻略白井城及隱居

第三章 真田昌幸的飛躍

1...擔任武田信玄近侍
從人質成為近侍
令信玄刮目相看的洞察力
成為武田一族.武藤家的當主
率先交戰之功

2...兄長信綱之死及繼承家督
信玄及父親一德齋相繼辭世
勝賴近侍身分的昌幸
長篠之戰
昌幸繼承真田家督

3...武田氏侵入上野以及真田的飛躍
御館之亂以及甲相同盟決裂
昌幸策動上野國的北条氏領地
要衝沼田城開城
北条包圍網的建構
肅清反真田派系

4...武田氏滅亡
武田勝賴建築新府城
織田信長攻打武田及淺間山爆發
真田昌幸獻策被駁回
勝賴滅亡
從屬於織田信長

5...天正壬午之亂
本能寺之變與武田遺領的混亂
昌幸奪回沼田、岩櫃城
從屬於北条氏直
歸山之虎
昌幸妙策協助上杉氏進攻侵入信濃
保科正直奪回高遠城
胞弟.加津野昌春於幕後活躍
德川家康經略甲信
家康的危機
昌幸投誠德川方
昌幸大敗北条大軍
德川、北条締結同盟

6...北条與上杉之間的攻防戰
平定小縣郡
德川家康出陣甲斐
築城上田
覬覦上野國真田領地的北条與上杉
真田向北条展開反擊
小牧長久手合戰,德川與上杉較勁

7...真田昌幸自立
昌幸暗殺計畫
昌幸從屬於上杉景勝
上田合戰
擊敗德川.北条聯軍
昌幸與秀吉接觸
家康在信濃的大半領地為秀吉所奪
秀吉與家康和解
滅亡或是赦免
家康、昌幸接連上洛

第四章 「犬伏訣別」與上田合戰

1...東國的火藥庫被點燃
北条氏臣服於秀吉
東國的火藥庫——沼田領地問題
名胡桃城事件
秀吉向北条宣戰
真田昌幸出陣
秀吉統一天下

2...豐臣大名真田氏
秀吉政權下的真田氏
成為大名的兄長信幸、受到秀吉重用的弟弟信繁

3...關原之戰及上田城攻防戰
秀吉之死
石田三成舉兵
「犬伏訣別」
對石田三成的交涉手腕
上田城攻防戰
降伏

4...真田昌幸之死
真田信幸的懇求
在流刑地的生活
昌幸逝世

第五章 真田信繁的悲劇

1...真田信繁的雌伏
添上傳說色彩的真田信繁
父親昌幸的遺言
九度山的蟄居生活

2...大坂冬之陣
信繁進入大坂城
不被信賴,信繁可悲的命運
激戰冬之陣
真田丸攻防戰
暗藏謀略的談和

3...大坂夏之陣以及真田信繁的結局
秀賴決心再戰
家康出兵大坂
道明寺合戰
最終決戰
是什麼讓信繁的戰術功虧一簣

真田三代略年譜
主要參考文獻一覽
後記
台灣版後記

【內文選讀】:

台灣版後記
當聽到拙作《真田三代》翻譯為繁體中文版上市時,身為作者的我,至今仍然記得當時的驚喜之情。特別是我個人與台灣頗有淵源,這一點更加深了我心中的喜悅。但同時我腦中也浮現出一個疑問「這本以真田氏為主題的書,海外的讀者真的能接受嗎?」我曾聽說德川家康、武田信玄,這兩位武將在華文圈中相當有人氣,有許多熱情的支持者。這兩人的共通之處,就是他們與真田一族的關係非常緊密。前者是真田氏在戰國時代的強敵,後者則是庇護並力挺真田氏的主家。可能因為這些關係,真田氏在華文圈的知名度與人氣日漸提高,近年來特別受到注目。
不過在日本,真田氏的人氣自古以來就居高不下。大坂之陣結束不久,真田信繁被譽為「日本第一兵」,當時在日本的西洋人記下「民間風傳,真田保全性命流亡到薩摩」。因此信繁的遺族特別受到禮遇,信繁其中一個女兒,與東北豪傑伊達政宗的重臣片倉氏成親。
大約在信繁戰死六十年後,以戲劇性筆法描述大坂之陣的講談本《難波戰記》問世,風靡於許多平民百姓之間。雖然當時德川幕府的政權已堅若磐石,還是有不少百姓對幕府政權不滿。以真田信繁為原形的「真田幸村」,儼然成為代替百姓向幕府吐一口怨氣的英雄。幸村的智謀可比擬諸葛孔明,他運用許多奇謀異策阻撓德川家康,甚至逼得家康陷入絕境。幸村拚死奮戰以守護年輕的豐臣秀賴。日本人素來同情為理想奮戰不懈的悲劇英雄,幸村如此的英勇形象因而超越了時空,緊緊抓住日本人「扶弱鋤強」之心。
當然,講談本中真田幸村的活躍事蹟多屬虛構,但角色的原型真田信繁,在史實上的確曾將家康逼入困境。江戶時代的講談說書、淨琉璃人偶劇、歌舞伎等傳統藝術表演,造就了真田高居不下的人氣。近代出版了一套名為「立川文庫」的歷史小說,創造了十位輔佐幸村的有能豪傑,人稱「真田十勇士」,受到人們的熱烈歡迎及喜愛。二戰後日本又數次掀起真田熱潮,一次又一次地為真田增添新的風采。而近年的真田熱潮,遊戲的影響力又比電影、小說更為強烈。
提到真田氏,我期盼各位讀者能掌握以下重點。真田氏只是信濃國小縣郡的弱小武家,他們是如何蓄積實力,與周遭的強敵周旋並延續家族血脈。不只如此,真田氏竟然還能不斷擴張勢力,在主君武田家滅亡的五年之後,扶搖直上成為大名。在弱肉強食的戰國亂世,初代真田彈正忠幸綱(一德齋幸隆)、二代安房守昌幸、三代左衛門佐信繁,他們正視自己的處境,如何領軍作戰、如何成長茁壯。身處於現代社會的我們,透過了解他們的生平,學習他們的優點,應該可以得到許多收穫與教訓吧。特別是小國(真田),竟能堂堂正正地與大國(德川、北条、上杉)分庭抗禮,可見真田巧妙地運用當代的「國際」局勢外交折衝,如此優秀的處世之術,實在值得各位讀者注目。海外的讀者對真田氏可能稍嫌陌生,如果讀者能夠透過拙作,明瞭真田氏如何在戰國時代的角落發揮巨大的影響力,本人將感到十分欣喜。

二〇一七年一月三日  筆於能眺望富士山的寒舍
平山 優


第四章 「犬伏訣別」與上田合戰
3.關原之戰及上田城攻防戰
「犬伏訣別」
真田昌幸、信幸、信繁父子為了與德川家康會師,率軍前往宇都宮,在下野犬伏紮營過夜。石田三成派遣的信差,於當晚抵達真田陣營,並將七月十七日發布的「內府違命事項條列」與三奉行(長束正家、增田長盛、前田玄以)的連署狀送交給真田昌幸。據傳昌幸召集信幸、信繁兄弟進入陣所密談,並且嚴命其他人不得進入。不過真田父子抵達犬伏的時間,並沒有明確的定說,有七月二十日、二十一日這兩種說法(《滋野世記》所記載的七月十日明顯有誤)。昌幸兩度回信給三成,而信中記載的時間是二十一日,因此推斷應為二十一日。
回到正題,據說真田父子密談時,昌幸表明要支持石田三成,信繁也立即表示贊同,但信幸卻面露難色,認為這麼重要的決定不能如此輕易定案。關於密談的內容,雖除了後世編撰的軍記物之外,沒有可信的史料,不過內容大同小異,在此概括整理重點如下。
根據《滋野世記》記載,信幸勸諫父親昌幸「雖說家康未曾施恩義於真田家,但如今我們已奉家康的動員令出兵,若在此時反悔,豈不讓人恥笑我們不義嗎?」
對此昌幸回答「信幸所言確實有理。但身為武士,不能只拘泥於小節。對真田家來說,不論家康或是秀賴均未施予什麼恩義。既然身為武將,面臨這樣重大的機會,最重要的是要如何趁機壯大家業。」並表達自己的決心不會動搖。昌幸命家臣坂卷夕庵說服信幸回心轉意,不過夕庵知情後,認為信幸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就難以動搖,因此辭退主命。於是,真田父子就此決定踏上分道揚鑣之路。
在《長國寺殿御事蹟稿》中,節錄了其他書籍對於密談的紀錄。比如說信幸與德川重臣本多忠勝之女(小松殿)成親,而信繁與豐臣重臣大谷吉繼之女成親,因此兩人選擇分別投效德川、石田,站上對立的位置;也有一說提到昌幸對家康懷恨已久,因此趁機投效石田軍,而信繁也贊成此決議;另有紀錄提到,信幸跟信繁兄弟激動地爭論不休,甚至演變到手按刀劍、一觸即發的局面;還流傳一個故事,雖然昌幸嚴命任何人都不得進入,但真田家臣河原氏非常關心密談狀況,於是河原右京亮綱家便前去確認情況,昌幸見此大發雷霆罵道「不是交代任何人都不許進來嗎?你來做什麼!」並怒擲木屐。昌幸丟出的木屐打落綱家的門牙,害得綱家就此缺了門牙。雖然不能確認這些傳述的真偽,但如此事關重大的會談,當時真田父子三人間談論的氣氛想必是緊張到讓人窒息。
三人商議之後,昌幸與信繁撤軍返回上田,選擇加入石田軍;信幸則率兵前往宇都宮,選擇加入德川軍。此時昌幸下令,把贊同加入東軍或西軍的家臣分為兩組,並提到「雖然真田一分為二,但勝負關係著家族的延續,此舉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就這樣,昌幸、信繁與信幸分道揚鑣,即為世稱的「犬伏訣別」。兩邊都擔心對方會分兵來襲,昌幸與信繁連忙趕回上田,信幸也嚴命全軍加強戒備,真田父子很快就以敵對身分看待彼此。
昌幸與信繁父子不走中山道,選擇經由吾妻街道返回上田。據說是擔心在中山道可能會碰到其他德川勢力的大名。當昌幸父子途經上野國沼田時,昌幸試圖路過沼田城並趁機入城。據說昌幸打算透過奪取沼田城,藉此擾亂德川勢力並動搖信幸。此時信幸的妻子(小松殿)留守城內,全副武裝地嚴正拒絕昌幸的要求,揚言「意圖入城者,就算是公公也不輕饒」。如此一來,就算是智謀過人的昌幸,也只能打消念頭,說明自己別無他意,只是想看自己孫子一面。據傳小松殿將孩子帶到城外,讓昌幸見到孫子後,就請他離開沼田了。
與石田三成進行交涉
昌幸父子擔心德川軍阻攔去路,選擇從犬伏走小路趕回上田。如昌幸所料,沼田到大笹(群馬縣吾妻郡嬬戀村)的路上碰到德川軍的支隊。據說信繁在此擊退德川軍,但實際情況是真田父子藉助了昔日家臣吾妻眾橫谷左近的力量,才得以順利通過吾妻谷。昌幸回到上田之後,在八月一日答應要從直轄的松尾領地中,劃分知行領地給橫谷。
另一方面,家康得知信幸與昌幸分道揚鑣,於七月二十七日賜予信幸褒獎。家康在信中提到「這次安房守(昌幸)雖然懷有異心,但閣下能為德川恪盡忠心,實在令人激賞。令尊(昌幸)的小縣郡領地,將毫無疑問地封賞給信幸。盼望今後閣下能立下更大的功績。」家康承諾打倒昌幸之後,會將小縣郡封賞給信幸。
昌幸返回上田之後,一邊著手準備與德川軍作戰,一邊與石田三成密切聯絡。昌幸雖然加入西軍,但一開始對三成的行動抱持嚴厲的態度。當三成的使者稟報舉兵之後,昌幸在七月二十一日的回信中嚴厲責問「閣下未曾與在下商量,就掀起這樣滔天大事,敢問意欲如何?」。於是三成在七月三十一日寫給昌幸的信中,先深切地向昌幸致歉「引起閣下不快,實在深感歉意。但是家康駐留大坂之時,實難分辨敵友。加上為了避免打草驚蛇,行事不免綁手綁腳。因此未能事先與閣下商量。吾至今也深感後悔」,隨後又請求昌幸協助豐臣勢力「盼望閣下莫忘太閤昔日的恩情,如今只希望閣下能夠加入我軍襄助一臂之力」
大谷吉繼在同一天也發信給昌幸,信中提到「自己會負起責任,保護昌幸與信繁的妻子。盼望閣下能夠加盟我軍」。此處提到的昌幸之妻,即世稱的「山之手殿」,死後法名為「寒松院殿」(有一說認為她是近江武士——宇田下野守賴忠之女。三成的妻子也是出身宇田氏,昌幸有一女嫁給三成的義弟宇田賴次。如果「山之手殿」確實出身宇田氏的話,就能理解三成與昌幸之間的關係。也不難理解,吉繼為什麼要特別照顧真田的人質。但此說法缺乏確證,留待日後考證)。而信繁的妻子更是吉繼之女,吉繼與昌幸、信繁間的交情深厚,所以大谷氏特別保護真田的妻室。
關於昌幸的選擇,還有與信幸訣別一事,昌幸似乎對三成保密了一段時間。三成從七月十七日到八月二日之間寫給昌幸的書信,至今還留有八封,信中的字裡行間無非是要勸誘昌幸加入西軍,比如「希望閣下能對秀賴公盡忠」、「現在正是報答已故太閤之恩的時機」。由此可見,昌幸尚未明確回答三成,自己將會加盟三成方。昌幸之所以不願透漏自己的決定,應該是因為昌幸想要確認如果加入豐臣方,自己會得到怎樣的優遇。昌幸這樣自抬身價的做法,可說是他在戰國亂世求生存的交涉之術。
終於三成在八月五日寄給昌幸的信中,明言會將整個信濃國交給昌幸,包含小諸、深志、川中島、諏訪等地。而三成收到昌幸送交到佐和山城的書信後,立即在八月六日的回信中保證,除了信濃一國,昌幸能「憑武力或是才智」(原文為「弓矢にても才覚にても」,意指為任憑自己的武力、或是戰功)統領甲斐。藉由這封書信,昌幸得到允許,可以自由在甲斐、信濃境內發動軍事行動,壓制領地擴大自己的統治範圍。
昌幸真正的宿願不只統治信濃一國,還包括甲斐國,這一點可以從《長國寺殿御事蹟稿》的紀錄得知「甲州為信玄公的故鄉,正是我打算隱居之地」(原文「甲州ハ信玄公の生国なれハ、我隠居所にすへしとおもひしなり」)。可見昌幸想要取得自己敬愛的信玄公的故鄉,並在此地度過餘生。
此時昌幸終於向三成表明,說明信幸決定投向德川方,不會與昌幸同進退。因為後來三成方所送來的書信,收件者的名字只有昌幸、信繁,不再並列信幸之名。
昌幸成功向石田三成交涉,承諾昌幸有權將甲斐、信濃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八月十日的書信中,三成要求昌幸加緊準備戰事,以實現願望。要想讓這個約定兌現,端看昌幸如何發揮自己的才幹以及器量。
首先要面對的問題,就是該如何擊退隨時可能會攻打過來的德川軍。不過家康要顧著與石田三成為首的西軍交戰,因此由他親征上田城的可能性很低,想必會是由其他支隊進攻。只要昌幸能夠捱過敵軍攻勢、甚至是擊退敵軍,之後的命運就交由東西軍決戰的結果而定。如果西軍取得優勢,局勢很有可能會演變成昌幸佔上風,昌幸可說是將一切都交付在三成的表現上。
昌幸於八月五日向家臣表示,儘管眼見信濃眾一個個都投向德川方,所有家臣仍要同心協力抗敵。決定天下局勢的關原之戰、以及關原之戰的前哨戰――上田合戰,戰事已經一觸即發。
上田城攻防戰
秀忠率領榊原康政、大久保忠鄰、酒井家次等德川家譜代重臣共三萬八千軍力,於八月二十四日從宇都宮出發,預計與自江戶出兵西上的父親家康於美濃會師。秀忠軍沿著中山道西行,在九月一日經過碓冰峠到達輕井澤,二日進駐小諸城。順道一提,傳說這一場戰爭是秀忠的初陣。
面對德川大軍壓境,真田軍只有昌幸、信繁父子率領的區區五千軍力(關於兵力有各種說法,一說為三千),面對眾寡勢殊的局面,昌幸在九月三日派遣使者前往德川陣營,傳話給自己的兒子信幸,表明「自己將剃髮,親自向秀忠投降」的打算。秀忠大為欣喜,考慮到日後還得與石田軍交戰,秀忠不想在重要的戰役之前耗損兵力,便明言只要昌幸交出上田城,就饒昌幸性命。於是派遣信幸與本多忠政為使者,在三日於信濃國分寺與昌幸會面。但一到了隔天九月四日,原本願意投降的昌幸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憤恨不平的秀忠下令全軍進攻上田城(實際上,有可能是因為交涉歸降時的條件談不攏,導致雙方談判破裂。面對昌幸提出的條件,秀忠大怒「昌幸口無遮攔,難以饒恕」(原文為:「存分を申候間不能赦免」),看來昌幸大概提出了許多過分無理的要求)。據說昌幸這一連串的行動,是為了要爭取時間強化軍備,並企圖激怒初次上陣的秀忠。
秀忠率全軍攻向上田城,並在九月五日命令真田信幸攻打戶石城。信幸領命,攻打素有堅城之稱的戶石城,城內的真田軍得到消息後棄城而走。傳說真田信繁是當時的城中守將,信繁得到父親昌幸的許可,為避免手足相殘而棄城退兵。
秀忠於九月六日將本陣設在染屋原(又稱染屋台、染屋馬場台,位在上田市古里),終於要正式攻打上田城。有許多軍記物記載這場戰爭,但缺乏正確的史料可供考證。在此先行說明,以下的論述是基於《寬永諸家系圖傳》、《長國寺殿御事蹟稿》所撰寫而成。
秀忠命令牧野康成、忠成父子(上野國大胡城主)、鎮目惟明(武田遺臣)、朝倉宣正(今川、武田遺臣,後為德川忠長家老),在上田城周邊進行刈田掠奪。真田軍見狀後開城出兵,向德川軍開槍射擊。當憤怒的德川軍開始反擊時,真田軍連忙向城內逃跑,德川軍見機不可失,一路追擊到上田城邊。但這其實是昌幸激怒敵人的計謀,不久德川軍就遭到城兵反擊,在真田軍的箭雨及槍尖下傷亡慘重大敗而歸。鎮目、朝倉等人中了昌幸的挑撥,擅自出兵開啟戰端,兩人遭到秀忠嚴厲斥責,被降職成為上野國吾妻郡的城番。
另一方面,真田昌幸為了逆轉敵眾我寡的局勢,在領地內廣發公文號召領民從軍「只要斬下敵軍首級,就能獲得一百石(收穫量)的知行領地,此事絕無虛言」。據說許多農民與町人(工商階層)受號召而參戰,真田軍因此士氣大振。雖然放棄戶石城,不過據傳昌幸事先設下戰略部署,在虛空藏山(上田市上野的虛空藏山,並非上田市上塩尻的虛空藏山城)、上田城側面的森林中佈下伏兵,並在神川上游設堤堵住河水。
真田昌幸預先做好準備,費盡心機想用激將法把德川軍引到上田城,再給予迎頭痛擊。為了誘敵深入,昌幸、信繁父子下險棋,親自帶領士兵到前線偵察敵情,刻意讓德川軍發現兩人蹤跡。眼見敵方大將出陣,德川軍便再度掉入昌幸的陷阱,渡過神川追擊昌幸父子。真田軍與德川軍前鋒展開戰鬥,且戰且走吸引敵軍深入。大久保、酒井、本多諸將為了支援前鋒,也陸續渡河追擊,真田軍加快腳步撤退回城。戰況演變成德川軍追擊真田父子的局面。
昌幸確認德川軍全軍都渡過神川之後,下令拆除神川的水堤,命令伏兵反擊正在攻城的德川軍。前有從上田城射出的箭雨、槍彈及敵軍攻擊,又遭到埋伏在城門旁樹林的伏兵夾擊,德川軍陷入大混亂。加上埋伏在虛空藏山的伏兵,趁機攻打位在染屋原的秀忠本陣。德川軍的指揮體系失靈,狼狽不堪的德川軍只能倉皇失措地逃往小諸城。前有暴漲的神川,後有真田的追兵,德川軍的將士陷入恐慌,多數溺死於神川。
上田城攻防戰開戰的九月六日,其實秀忠從日根野吉重(諏訪高島城主)、石川三長(松本城主)的軍隊中分兵,攻打冠者岳山(又稱子檀嶺城、冠者城,位在青木村當鄉)。此舉是為了控制上田與松本之間的青木峠關口,除了打通聯絡道路,當德川軍攻下上田城前往美濃時,還能防止遭敵軍側面襲擊。但是這場戰役也不順利,據說德川軍遭受痛擊大敗而歸。
德川軍在各地遭到真田軍襲擊,落得臉上無光的窘境。儘管秀忠仍執著於攻打上田城,但在本多正信的勸諫之下,秀忠終於在九月七日放棄攻城。秀忠命森忠政(海津城主)、仙石秀久(小諸城主)、石川三長(松本城主)牽制昌幸父子,而自己則率軍走險峻但是較為安全的役行者越山道,前往諏訪之後再穿過木曾谷,終於在十七日抵達妻籠。但是關原之戰早已於九月十五日結束,秀忠率領的德川軍本隊,最後還是沒能趕上關原的決戰。

 

 

 

作者簡介:
平山優 昭和39年(1964年)生於東京都新宿區。立教大學文學研究所日本史學碩士。專攻為中世日本史。曾任山梨縣埋藏文化財中心的文化財主委、山梨縣史編纂室的審查員、山梨大學兼任講師、山梨縣教育廳學術文化財課的審查員,現任山梨縣立博物館副主委。 著有《武田信玄》(吉川弘文館・歴史文化ライブラリー)、《山本勘助》(講談社現代新書)、《天正壬午之亂(天正壬午の乱)》(学研パブリッシング)、《圍繞於武田遺領的動亂及秀吉的野心(武田遺領をめぐる動乱と秀吉の野望)》(戎光祥出版)等著作。 譯者 月翔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因沉迷日本戰國時代史,於三十而立之年,拋下工作旅居京都一年半,遊歷日本各地古城、憑弔昔日古戰場。曾參訪大坂之陣四百年祭、日本三大真田祭等歷史祭典,並於關原之戰合戰祭典,飾演石田三成部下護主奮戰。現任日語領隊導遊,安排時間翻譯及撰寫日本戰國史書籍。創立「月翔的戰國淺度旅行」,閒聊日本戰國史軼事及歷史旅行。 https://www.facebook.com/SengokuTravel/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