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

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
國際書號(ISBN): 9789570531909
作者: 金革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90214
頁數: 376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140.0 HK$126.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作者簡介:

金革(김혁)
1982年出生於咸鏡北道清津。4歲時母親過世,5年後他又失去了父親,唯一的血脈哥哥至今仍生死不明。7歲時得知母親是繼母而開始感到徬徨,那時他學會了抽菸。一直到1995年進孤兒院之前,都在街頭流浪過著放浪生活。人們稱過著放浪生活的孩子叫「花燕」。

孤兒院畢業後,為了填飽肚子幾次來往中國,他不知道那會是天大的罪行。那年他17歲。在離開據說很難活著出去的咸鏡北道會寧全巨里第12教化所後,決定賭上性命逃出北韓。雖然為了找尋食物、追尋自由而前往大韓民國,但在當地,他是個異鄉人,被賦予「Purple Man」一詞。不被認為是屬於北方的紅,也非南方的藍,他被認為是中間的、大約是紫色程度的人類。故事曾在2010年被製作為動畫〈Purple Man〉。

想聽懂南韓人的玩笑、一起談笑風生的他,僅僅為了理解當地人的語言和文化而進入大學。一開始無法跟上進度、吃了不少苦的他,逐漸對學習產生興趣,開始懂得學問的樂趣。2012年以〈北韓花燕研究〉拿到西江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北韓.統一政策學系的碩士學位。

對他而言,「理念」不重要,只要能不挨餓、自由自在地呼吸、做著想做的事情活下去,那就已經是天國了。若沒有意外,打算完成博士學業後,以北韓學專家的身分走下去,認為那就是自己人生該走的路。

目前於統一.教育委員忠南協議會擔任專任講師。


目錄:

I 竊取自由的少年

第一章 歧路

第二章 少年
幼年記憶
知道繼母的存在
撿食和要乞食,還有偷食
父親的選擇

第三章 我是花燕
孩子啊,你是誰?
花燕的生存法則
再也見不到的哥哥,那些和他一起的時光

第四章 不是人
非法越境罪
罪犯也是人
咸鏡北道會寧全巨里第十二教化所
再也無法回頭的江

第五章 Purple Man

II 北韓花燕研究

第一章 為何是花燕?
1.花燕研究目的
(1)研究花燕之目的
(2)關於花燕的現行研究
2.花燕的研究範圍

第二章 花燕是什麼?
1.花燕的概念
(1)花燕的產生及相關現行理論
(2)花燕的條件
(3)花燕的對象
(4)花燕相關用語
2.花燕的產生背景
(1)一九五〇~一九八〇年代:因政治階級區分產生
(2)一九九〇~二〇〇〇年代:因經濟危機導致花燕擴散

第三章 花燕的類型與特徵
1.花燕的行為類型與名稱分類
(1)花燕的行為類型
(2)花燕名稱分類
(3)花燕的區域內類型與居住型態類型
2.花燕的特徵
(1)花燕的四項特徵
(2)訊息流通和區域移動
(3)花燕的組織化
(4)花燕和商人之間的合作與矛盾
(5)花燕生活的自主性

第四章 管制中的變化
1.對花燕的看法
(1)非社會主義行為者
(2)花燕的一體兩面
2.管控的擴大和瓶頸
(1)傳統管理方式
(2)管理的變化
(3)管理的弱化和瓶頸

第五章 花燕研究總結

參考文獻


內容試閱:

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我因為非法越境(意指脫北)的嫌疑,被拘留在咸鏡北道穩城的某個安全部裡。在接受審判前的八個月我都在那裡度過,然後被依非法越境一年、買賣貨幣一年、走私一年的罪名,在法庭被宣告三年有期徒刑。直到大赦令頒布之前,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至二○○○年七月六日為止,我在咸鏡北道會寧的全巨里第十二教化所度過了八個月。

第一次被拘留時,大約是晚上九點左右,戒護員送來我的晚餐,是難以下嚥的玉米糠飯。即使那是剛用完餐的時間,其他囚犯卻爭先恐後地對我說如果不吃就拿給他們吃。一看,大家都彷彿只剩下一副骨頭,力氣只夠在監獄地板爬行。看著他們我真的吃不下飯,於是我把飯給了一個看起來最虛弱的人。

裡頭大約七、八成的犯人都是因非法越境罪入獄,其他的兩、三成則是經濟犯或殺人犯。牢房總共有十個,每間可以收容十到二十名犯人。

四月八日下午,戒護員傳喚我的名字。我曾聽說,十七歲要出獄的可能性還很高,因此抱著一絲的期待起身。但是,事情卻不如我的預期,他遞給我一把剪刀,要我剪頭髮。剪頭髮其實有特別的原因:過去監獄裡經常充斥著頭蝨、頭蝨卵和跳蚤這些小東西,有時它們給囚犯帶來的痛苦,比戒護員的教化還要大上許多倍。

在監獄裡基本上不容許有「動作」。囚犯必須坐好,並將雙手放在膝蓋上乖乖地待著。若因為抓了身上那些恣意橫行的跳蚤或頭蝨,身體動了一下,就必須被戒護員處罰一整天,甚至還要挨棍子。那時我才知道,不是只有見血才叫做殘忍的拷問。一整天乖乖地坐著不動,還得受害蟲折磨的痛苦,沒經歷過的人根本插不上嘴。人們因此變得越來越虛弱,不少人都因為受不了肉體和心靈的雙重痛苦而想尋死。

為了擺脫害蟲折磨,人人都想剪頭髮。只不過,削髮也成了一道證據,告訴世人「我現在是囚犯,被剝奪人權了」。我覺得眼前一片黯淡又難受。真的沒辦法避開這條路了嗎?難道,我就得去接受審判,然後去那個被詛咒的人間煉獄了嗎?削髮的人被認為是有罪、必須接受審判的人,大家戲稱他們是即將前往教化所的「桌球」。

監獄裡的規定非常嚴苛,沒有任何一件事是自由的:早上六點起床,七點結束用餐後就開始一天的教化行程。其中最辛苦的,莫過於跳蚤和頭蝨的教化帶給肉體的百般苦痛。大約晚間七點結束用餐後,九點半左右就寢,頭絕對不能躺在床鋪上面;若沒有確實整理乾淨也不能睡覺。每當此時我就會想起家裡的地炕,至少還能溫暖、舒服地躺著睡覺。有幾個夜晚,我也在黑暗裡獨自哭泣,以前從來沒有一次那麼迫切地思念過父母親。每當我難受又痛苦時,只要一想到父母,悲傷的感覺就會越發膨脹。有時,還真想一頭撞上牆角或鐵窗一死了得。這個痛苦彷彿看不見終點。

只要在監獄裡稍微做錯一點事,或者讓戒護員稍不滿意,囚犯就會馬上受罰,處罰的重點在肉體的痛苦。戒護員會不出聲音地貼在牆上,注意誰做了他們覺得刺眼的行動,只要被他們盯上,馬上就會被叫起來教化。他們讓囚犯手往鐵欄杆外伸,然後拿來槍架或是一種五乘五格的木塊,不分青紅皂白地打下去,囚犯的手會變成黑青色腫起來,然後流血。因此,戒護員和被收監的囚犯之間總是瀰漫一股緊繃的氛圍。

那時,在我們監獄裡有一名茂山人,經常遭到戒護員毆打和欺負。戒護員每天都可以挑出小缺失揍他、懲罰他。據說他原先性格就高傲又不懂得屈服,經常和戒護員槓上。戒護員越是不給他飯吃、越是欺負他,他就更加頑強地反抗。他用頭拚命撞鐵欄杆,最後一片血肉模糊地昏了過去。

我也曾經做了幾次遭禁止的行為然後被戒護員發現。有一次,我用打火機的鐵片做成刀子,結果被裡頭最壞的戒護員抓到。他將我的左手臂抓出鐵欄杆外,用我做的刀硬是從我的左手臂上直直劃了下去,纖細的手腕裡流出好多血。又有一次我做了銅針,正當我做到第十二根針時,被戒護員發現了。戒護員用那些針亂刺我的手,針尖穿過我的手背,從手掌心出來。他一直刺著,直到心滿意足後,才又去了別間牢房。雖然我很想抗議,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每當視線移到那雙被針任意戳爛的手,就不禁想著為什麼這雙手會被戳得泛黑、發青?為什麼我得受這種詛咒?實在好冤枉!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一九九八年九月左右,她在我看守的玉米田裡偷了玉米。那個女人流著淚說她的孩子們已經餓了好幾天,而她自己也已經餓了兩天了。我就這樣放走了那個女人,但是她又再次回來找我。女人哭訴她那當國境守衛隊的丈夫去世後,她就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生活。她向我提議,若我沒有下榻的地方,可以在她家過夜。餓得精疲力盡的女人和孩子讓我感到十分不忍,那個女人以在她家睡覺作為交換條件,提出兩個要求:一是我得幫忙找來糧食,另一個則是幫忙砍柴。我稱呼三十多歲、接近四十歲的她為姐姐。

當天晚上,我開始在農場的玉米田裡偷竊。七歲女孩和五歲男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
HK$140.0 HK$126.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