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分流:現代世界經濟的形成,中國與歐洲為何走上不同道路?

大分流:現代世界經濟的形成,中國與歐洲為何走上不同道路?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716529
作者: 彭慕蘭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90704
頁數: 568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217.0 HK$195.3(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推薦語錄:

這是一本傑出的書,在豐富且紮實的證據與優雅論證的支持下,對傳統概念發起了認真仔細且極具毀滅性的進攻。
──金世傑(Jack A. Goldstone),喬治梅森大學公共政策學院教授
作者簡介:

彭慕蘭Kenneth Pomeranz
唯一兩度榮獲美國歷史學會費正清獎的重量級學者。耶魯大學歷史學博士,師從知名漢學家史景遷,曾任教於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現為芝加哥大學歷史系教授。曾以本書與另一本著作《腹地的構建》(The Making of a Hinterland: State, Society, and Economy in Inland North China, 1853-1937)獲得美國歷史學會的費正清獎。另與史蒂夫.托皮克合著有《貿易所打造的世界》(The World that Trade Created: Society, Culture and the World Economy, 1400 to the Present)一書。


目錄:

‧導讀  漫談《大分流》╱陳國棟
導論  歐洲經濟發展的比較、關聯與敘事
第一部 有著驚人相似之處的世界
第一章 歐洲領先亞洲?從人口、資本積累與技術解釋歐洲發展
第二章 歐洲與亞洲的市場經濟體
第二部 從新風氣到新經濟?消費、投資與資本主義
第二部的導論
第三章 奢侈性消費與資本主義的興起
第四章 看得見的手:歐洲與亞洲境內的商行結構、社會政治結構、「資本主義」
第三部 超越亞當.斯密與馬爾薩斯:從生態限制到持續性工業成長
第五章 共有的限制:生態不堪負荷的西歐與東亞
第六章 廢除來自土地的限制:美洲這個新一類邊陲地區
‧解說 為什麼中國沒有資本主義?《大分流》之後的反思╱林明仁

附錄
致謝
注釋
參考書目


內容試閱:

漫談《大分流》╱陳國棟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站在當下,回顧晚近數百年的歷史,儘管可以有不同詮釋,但是還是可以有一些能共同接受的認知,例如:東方與西方各自發展,十六世紀以後雙方才展開相互間的密集接觸。先是款步而行,繼而加速前進。到了上個世紀後半,由於貨櫃運輸、網際網路、跨境旅遊……等等活動的發達,不同社會彼此分享的共同點越來越多,差異性越來越少。這種歷史進程有人以一個簡單的名詞來概括:全球化(globalization)。
往細的方面去看,在這五百年的前面階段,東、西方還是以各自發展為主,而東方(以中國為代表)在經濟表現上領先西方(以西歐為代表)。轉捩點差不多就發生在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從那個時代以後,西方的工業化、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科學文化……勃然而興、沛然莫之能禦,如火荼毒地左右了世界。
無數的學者想要為十八世紀末啟動的「大分流」找尋一套合理的解釋。有的檢查全面性的要素,有的則指出當中的哪一、兩項才是關鍵性的作用者。彭慕蘭的《大分流:現代世界經濟的形成,中國與歐洲為何走上不同道路?》一書也想為這樣的疑問找答案,並且在方法上採用一種不尋常的比較方式,不單單只做抽離性的比較,而且也考慮被拿出來比較的指標在各自體系中的狀態;不只以被拿來比較的單方面為基準作比較,而是做出雙方都被當作比較基礎的相互式比較。作者彭慕蘭把這種方法稱為「交互式比較」(reciprocal comparison),自覺到透過這樣的處理,能做到更具兼容性、避免掉掛一漏萬的論述。
「分流」這一用詞是說本來走同一條路,現在分開來各走各的路。這種提法,牽扯到世界上不同經濟體(國家或區域)的經濟演變進程與特定時間點上的處境。我們配合書中的內容,用簡單的經濟學的語言來加以概略描述如下:
經濟演變進程如果長期發生進步的現象,我們就稱之為經濟成長。關於經濟成長,經濟學家通常區分出傳統成長與現代成長兩種模式。也有一些研究者,如同彭慕蘭所屬的加州學派那樣,還加上第三種,稱作「亞當‧斯密式」的經濟成長。
簡單地說,「斯密式成長」的重點是分工創造經濟成長;至於現代成長(modern growth)的重點則是新科技、新制度創造經濟成長。在許多討論中,也不乏稱之為「熊彼得式成長」或「顧志耐式成長」者,分別得名於經濟學家熊彼得(Joseph Aloïs Schumpeter, 1883-1950)和顧志耐(Simon Kuznets, 1901-1985)。傳統經濟成長不是沒有朝科技創新、區域分工、工序分工、技術創新、制度改革……等方向走,但是這些情況的發生零零落落、斷斷續續。傳統成長曾經存在於西方,也曾存在於中國。歐美研究者一般也深信一直到十八世紀為止,中國沒有落後於西歐,甚至於還一度領先。但是現代科學帶來日新月異的密集發明與創新之後,現代經濟成長就出現了。顧志耐把現代經濟成長稱作「持續成長」(sustained growth)。「持續成長」一旦開始,西方世界就取得經濟、軍事、政治等各方面的領先,其他邦國望塵莫及,所以說是「大分流」。
現代科學的起步肇始於西方的科學革命。科學革命這個主題,學術界既有的討論早已汗牛充棟,而且也不是本書的重點,暫且勿論。不過,現代科學不但帶來接踵而至的發明與創新,而且很早在十八世紀後半就啟動了工業革命。而帶動或者擴大工業革命的力量,包括了煤作為高效率能源被使用與歐洲人海外殖民地在原料和市場兩方面作出的貢獻。《大分流》的部分重點也就針對這兩件事來著墨。
相對於西方在工業革命之後,在優勢經濟條件下發展出來(或者已經現身而趁機加以強化)的資本主義、帝國主義……佔居支配性位置的同時,東方的中國卻在十八世紀末以後「停滯」(stagnated)不前,並且受到西方列強的壓迫,因此為何中國不能在十八世紀以後走出一條和西方相似的道路也就是值得深入剖析的課題。
英國學者李約瑟(Joseph Needham, 1900-1995)很早就詢問過:「雖然中國古代科技曾經對人類做出許多重要貢獻,但是為什麼在近代中國卻沒有發生科學革命和工業革命呢?」其實,二十世紀初以來,中國學者如竺可禎(1890-1974)、馮友蘭(1895-1990)……等等也都認真思考過這個「大哉問」。李約瑟早在一九三○年代開始研究中國科技史時就已經意識這個問題,而於一九六四年發表〈東西方的科學與社會〉那篇文章時詳細論述了這個問題。有趣的是一位非常特別的美國經濟學家肯尼思‧包定(Kenneth Ewert Boulding, 1910-1993)在一九七六年一篇題為〈變遷的大法則〉(The Great Laws of Change)的文章中徑直把這個問題稱作「李約瑟難題」(Needham Problem),無意間成為一個廣被接受的用法。業師史景遷(Jonathan D. Spence)也碰過這個難題。他在回答一個讀者投書時,乾脆引用科學史學者席文(Nathan Sivin)的話說「要去解釋沒有發生的事簡直就像小說一樣嚴肅!」很多人也主張應該問為什麼歐洲先發展出來現代科學,而不是去問為什麼中國沒有發生。
因此,我們也同意彭慕蘭使用「交互性比較」方法的意義與價值。
比較這件事有兩個前題:一、拿來相比較的雙方都必須以一定的概念化方式整理出某些特徵;二、要對這些特徵建立起某種度量(measure)標準。做到這兩點後,產生出可以比較的數值,差異性便自然產生了。問題是一個經濟社會的特徵如何確立?不同的原因能產生相同的結果,拿結果的數據來比較,能有什麼意義?
《大分流》一書使用比較方法來分析中國經濟落後的問題。比較的項目頗為不少,包括人口、技術、資本、土地、市場、消費模式、企業組織、社經結構……。上海社科院的杜恂誠覺得彭慕蘭所做的比較研究有缺點,因為他使用的數據大多還是靜態性的,沒有作動態性考察。杜恂誠所言不無道理,但是彭慕蘭費心建立的數據還算具體、清楚,畢竟能讓我們對十九、二十兩個世紀在不同時間點上,中國與西方的差異表現一目了然,極適合作為往深處探究的基礎。
《大分流》原著出版兩年多之後,作者彭慕蘭為第一次翻譯的簡體中文版作序,他說:「這並不是一個可以期望任何作者作出定論的課題。在我的著作受到非常多的稱讚的同時,它也引起了相當大的爭議。」沒錯,這本書既然染指一個極大、極受注意的課題,並且受到極大的重視,當然也招引許多討論與批評。《大分流》一書的根本論點如何?它招致怎樣的批評呢?在在都值得注意。「大分流」究竟是怎樣造成的?絕對的答案肯定是沒有的,但是作者所探求的問題顯然足夠重要、足夠有趣,也就值得讀者關心與探索。
其實不管是深入鑽研還是只有點到為止,本書所涉及的問題都十分多元。我們不可能在此抽絲剝繭地討論任何一個問題,因為沒有那麼多的篇幅,也不想先讓個人觀點喧賓奪主。不過,我們不妨還是隨意舉個例子來啟動大家的發想吧!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