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那些事

出版社︰ 水靈文創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426725
作者: 中天電視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電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品;林美利?小說改寫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03-22
頁數: 272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106.7 HK$96.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3/28起,晚間八點於中視頻道、九點於中天綜合台開始撥出。

「對於你,我收藏著、我保有著。從過去,到永恆。」

趙家駿和方晨曦是在同一眷村裡長大的青梅竹馬,他們的父親大老趙和老方,當年從大陸東北的老家跟隨國民黨軍隊一路征戰,最終被迫退守台灣,從此落地生根。

民國六十年,趙家駿和方晨曦十七歲。兩人皆背負著倆父親的期許──必須考上好大學的壓力。但兩人卻同樣做出了不升學,要負擔家計的決定。向來不太干涉孩子交友狀況的老方夫婦,認為方晨曦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受到趙家駿的影響,於是開始限制兩人過於密切的往來。曾經友好的兩家人,關係也逐漸有了疙瘩。

趙家駿心裡其實有個默默欣賞的女生──羅琳。羅琳的將軍爸爸過去是大老趙和老方的部隊長官。懸殊的身家背景,讓趙家駿心?對她不敢有任何妄想。一度,趙家駿以為這就是愛了。直到方晨曦身邊,突然出現了追求熱烈的仰慕者──陳文輝,趙家駿才開始正視自己心裡,因為方晨曦被陳文輝追求所引起的種種不快……

而讓陳文輝心中最不服氣的,就是方晨曦對趙家駿一往情深的傻勁和執著。他用盡所有的溫柔和浪漫,依然無法讓方晨曦用看向趙家駿的眼神來看待自己,這讓他氣餒,更讓他氣憤,對趙家駿也越來越看不順眼,兩人的大小衝突從校園延伸到校外,再延伸到人生……
   
十七歲,在正值青春芳華的年歲裡,不約而同地體會到人生疾苦。有人從此一厥不振跌到人生谷底、有人堅決咬牙不認輸,卻也有人把人生中最美的時光停留在永遠的十七歲……。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是個熾熱的下午。
夏日蟬鳴吵得讓人心緒浮動不安,偶有微風吹過樹梢拂面,才帶來陣陣舒爽涼意。
家駿穿了一身吊嘎仔、短褲,腳踩木屐,引領著大寶、狗子,和行動略有不便的方台生,從屋外經過時,裡頭正放著激情快板音樂《今天不回家》。
大寶和狗子原本一臉暢快地嗑著土芭樂,被屋內音樂聲吸引住,停下動作,隔窗探頭張望著。
只見舞池中擠滿了一群穿著喇叭褲、花襯衫的少男少女。他們隨著高亢嘹亮的音樂聲,在偌大的空間裡奮力地扭腰擺臀著。天花板上方的電轉風扇像是拚了老命的在轉吹著,但仍舊吹不熄這群少男少女的熱情。
大寶和狗子見了,忍不出臉上露出欣羨神情。
「有什麼好看的?不就一堆曠男怨女瞎攪和嗎?」
家駿一臉不屑評論著,狗子聽了,壞笑起鬨著:「『怨女』」就是有一堆咩等著我們去拯救的意思囉?」
「哇賽!家駿哥,帶我進去開開眼界嘛。」台生聞言大喜,收妥手中的漫畫《烏龍院》,拉著家駿的臂膀央求著。
「沒興趣。」
家駿轉身要走,屋內音樂突然戛然而止,周圍只剩下原本的蟬鳴叫聲,接著裡頭傳來陣陣驚呼與爭吵聲。
家駿一群人正覺得納悶不解時,裡頭傳出了激烈的叫囂聲與打鬥聲。隨即伴著尖叫聲,一堆男男女女從室內慌張奪門而出,屋外此時一陣混亂。家駿、大寶和狗子下意識的立刻將台生護在身後閃避人潮,避免他受到任何傷害。
文輝和阿偉兩人寡不敵眾,被一群面露兇光的混混從屋內追打出來,
「老大──!快跑啦!」阿偉被一群人圍著打之際,還不忘關心文輝幾句。
「沒門!向來只有我打人、別人跑!」文輝也沒那麼好打發,咬牙切齒的自對方手中,搶下一根棍子奮力迎戰,卯足了全力狠打對手。
狗子見這幅景象,早就失去泡妞的興致,抖著嗓低聲在家駿耳邊說著:「我們撤了吧,搞不好等等條子就來了……」
「拿好,靠邊站,免得你姊找我算帳。」家駿將手中嗑了一半的土芭樂塞到台生手上。
台生又惶恐又疑惑,還沒能來得及反應過來,家駿已隻身往混戰中走去,左閃右踢,替文輝反擊對抗,還不小心挨了對方幾記。
他就是看不慣多個打一個!
一旁的大寶和狗子兩人見狀,二話不說把芭樂、漫畫等手上的東西都塞給台生後,隨著家駿衝進人群裡開始一陣混戰扭打。
「家駿哥小心!狗子哥往右邊閃!大寶哥快趴下──!」躲在一旁的台生心裡雖然躍躍欲試,但礙於行動不便,只能大聲警告著。
「方台生你很吵耶!」家駿俐落地抬腳踹開一個小混混,順手拉了沒站穩的文輝一把。
兩人接著有默契地往對方身後出手,各自又解決一個小混混,家駿腳下的木屐還因為用力過猛飛到一旁。
幾個被家駿和文輝撂倒的混混們掙扎爬起,還想做最後抵抗,大寶、狗子和阿偉也各自帶傷應付那些找麻煩的小混混們,但大家都已經打到有些精疲力盡。
群毆逐漸接近尾聲,遠處忽然傳來警察刺耳的吹哨聲,兩方人馬聽了,趕忙竄逃離去。
文輝伸出手,一把將跌坐在地的家駿拉起來。
「喂!我叫陳文輝,台北來的。你咧?」
「我趙家駿。」
「你不錯,我記住你了!以後這一帶都歸我管,我罩你!」
「扯什麼芭樂?誰罩誰還不一定!」趙家趙推了文輝一把。
警察的哨音聲與奔跑腳步聲越來越近,阿偉上前拉住文輝,示意要他快點離開。
「後會有期!」文輝拱手,朝家駿痞痞一笑後,跟著阿偉轉身跑了。
「神經病!」家駿朝著文輝的背影碎罵了聲。
「家駿哥,警察來了!」台生抱著漫畫和土芭樂,一跛一跛驚慌地走向家駿。
「大寶、狗子,你們兩個帶著台生快走,我來引開條子……」
說完,大寶和狗子兩人很有默契的,一左一右架起行動不便的台生,快速往一旁的小路逃去。
家駿不慌不忙,把打架時散落的木屐用腳往上一勾,一個帥氣動作接好後,好整以暇的赤著腳站在原地,等著警察們出現。
警察一出現,就大聲喝斥站在不遠處的家駿。家駿在心底算著,大寶等人此時應該已經走遠後,立刻轉身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拔腿狂奔──「來追我呀!」

*    *    *

陳舊的瓦房屋舍錯落在市場附近,晨曦正騎著腳踏車在巷弄裡穿梭忙著叫賣著。
「山東饅頭──好吃的包子饅頭──來買好吃的包子饅頭──」
清新響亮的嗓音迴蕩在鄰里間,阿婆大嬸聞聲紛紛走出。
一如往常,晨曦停下車,站在路邊開始兜售木箱裡的饅頭。
轉瞬已經賣掉大半箱,待婆媽都散去後,她便開始數點今日所得。
一群幼童嬉鬧奔跑自她身邊經過,尾隨在後的一名小孩為了跟上同伴,加快腳步,卻不慎失足跌坐在地上,任性地放聲大哭。
晨曦見狀,從木箱拿出兩個饅頭包子,在小孩面前晃盪著。
「饅頭?還是豆沙包?你要哪一個?」
小童這才發現自己餓了,看著眼前的食物猶豫不決,身後突然傳來陌生男子的聲音。
「我要饅頭,十個!」
晨曦和小孩同時尋聲望去,只見滿臉堆笑,雙手張開比著十的文輝。
剛與人幹完架的陳文輝,衣著還未整理好,只好故作瀟灑地向晨曦走近。
晨曦見了不禁眉頭一皺,不知眼前這個是哪裡來的高中生,覺得他有些莫名奇妙。
「十個饅頭,五塊!」晨曦幫文輝包好十個饅頭, 遞給他。
陳文輝滿臉笑咪咪接過,大方掏出五十元紙鈔。
「不用找!」
晨曦聽了,一臉訝異。
「不用找?你知道錢有多難賺嗎?耍什麼闊?不行!非找不可!」
文輝看向木箱裡面的饅頭包子, 隨手一指。
「不然,這些都給我,通通包起來!」
晨曦雖然詫異,不過想著反正有得賺,還是開了饅頭箱準備要包饅頭包子。不料文輝竟伸手一把壓住饅頭箱,朝身後的阿偉勾勾手。
「阿偉,你來包!」
晨曦和阿偉聽了,同時一愣。
「我捨不得妳累。阿偉,動作快點!」
老大都下令了,阿偉只得乖乖上前打包饅頭包子。
「這麼多,你們吃得完嗎?不要浪費哦!」晨曦叮嚀著。
「吃得完,我帶回家給家人吃……」
阿偉一臉狀況外附和道:「連你也才三個……」
文輝倏地一個肘頂,阿偉吃痛,馬上改口:「對對對,天天吃,三餐吃,很快就吃完了……。」
晨曦見這兩人互動搞笑,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我真沒見過你這種人耶。」
文輝看晨曦笑得天真可愛,被她給感染,他忍不住也跟著笑了。
「我陳文輝,耳東陳、文章的文、輝煌的輝,請問小姐芳名?」
晨曦覺得文輝實在搞笑,忍俊不住,伸出手指指天上,俏皮地說:「明天早上的太陽!」
「蛤?我是請問芳名,想說大家交個朋友,妳給我出謎語喔?」
晨曦還來不及看到文輝的一臉納悶,便先看見阿偉身後的巷弄盡頭,出現了大寶和狗子拉著台生奮力奔逃的身影,她頓時心頭一驚。
「我沒時間。」
方晨曦慌張地推起腳踏車,用力踩踏離去。留下二人愣在原地。
「老大,她不理你耶……」阿偉兩手拎著饅頭,望著方晨曦遠去的背影,調侃著文輝。
「『梅』小姐,我記住妳了!以後有事報我名字,我罩妳!」
文輝滿臉笑意傻愣地看著晨曦遠去的背影,就怕她這一離去,隨後就把他遺忘了。
面容清秀、氣質脫俗的方晨曦,在文輝眼中如同是聖潔天使般的美麗。從第一眼,他就知道自己已對她傾心。
「老大,你慘了,你煞到她了吼?」
「囉唆欸你!」
文輝給了阿偉一拐子後,帥氣轉身離去。

*    *    *

「方台生!別跑!」
晨曦一臉狠勁,踩著腳踏車飛快追來,「嘰──」的一聲,已攔在台生三人面前。
「大寶、狗子,你們帶我弟幹嘛去了?是不是去打架?」晨曦板著臉,厲聲質問著。
「沒有!我沒跟他們去打架!他們打!我沒有!」台生慌張急撇清。
大寶和狗子聽了趕緊摀著台生的嘴,台生這才發現自己已說溜嘴。
晨曦聽了,順手一巴掌打在台生頭上。
「你腳不方便,居然跟他們幾個去打架?!」
「不是打架,是路見不平!」大寶趕緊替台生辯護。
「家駿交代台生躲得遠遠的,就怕台生有個閃失,妳會找他算帳……」狗子也慌張的解釋著。
晨曦聽了,氣瞪眼前三人,指著方台生鼻子質問:「你要是出事看你怎麼跟爸媽交代!趙家駿人呢?」
「他……他說要引開條子……。」
好巧不巧,台生才剛講完,遠處就傳來警哨尖銳的嗶嗶聲。
晨曦臉上浮現擔憂神情,騎上腳踏車,獨自往那些混亂聲追去。
她和家駿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這世上還有誰比她更了解家駿的?

*    *    *

晨曦騎著腳踏車,穿梭在民宅巷弄間裡尋找家駿的身影,一會兒,果不其然就聽到家駿求饒的聲音。
「不要追了!麥打啊!挖不係賊仔──!」
家駿自民宅逃出,裡頭老人拿掃把使勁地追打咒罵著他。家駿沒看見晨曦,逕自往另一方向逃去。
晨曦見狀,立刻加快速度騎過去,腳踏車馬上就超過了老人,追上了家駿。
「上車!」
家駿見到晨曦時,像遇見救星般笑了。身手俐落地跳上腳踏車後座。讓方晨曦載著他遠走。
「死賊仔,下次再來就打死你──!」老人一臉怒氣,站在原地,徒負呼呼看著家駿離去。
坐在腳踏車後座的趙家駿,雙手搭在方晨曦的手上,控制著手把。方晨曦整個人頓時被趙家駿圈在懷裡,兩人就像一對小情侶般親密。
家駿雙腳踩上踏板,剎時車輪轉動速度加快,飛也似的,像是迫不及待要翱翔於這個世界。
「十萬馬力!衝呀!」迎著微風,方晨曦心情舒坦,高聲歡呼著。
家駿載著方晨曦,一路騎至田間小路。晨曦的髮香朝家駿撲鼻而來,芬芳了他的世界。
晨曦沿路都掛念著趙家駿雙手上的傷,最後終於忍不住伸手,生氣地用力彈了他的耳朵。
家駿急忙之中剎住停車,摀著耳朵。
「靠!很痛耶!再彈試試看?!」
「彈個耳朵就喊痛,打架怎麼就不痛了?」晨曦雙手環在胸前,怒瞪家駿。
「咦?妳怎麼知道?」
「你當我瞎啦?這雙手上傷痕累累,難道是畫上去的?」
「不是我主動找人打架,實在是看不慣隔壁鎮上的混混老踩到我們這兒來找碴嘛!住港尾村那裡的阿偉你知道吧?帶了一個沒見過的外地人被追打,我看他們兩個寡不敵眾,忍不住就……」
「就自以為是俠客,路見不平是吧?」
「就知道妳懂!看來妳不是只看瓊瑤,還看武俠小說啊?俠義小說是不是比那些風花雪月好看多了?而且比較符合妳──『俠女』的氣質嘛!」
「別跟我瞎扯!台生腳不方便又愛跟著你,你能不能別帶著他惹事?你嫌我媽還不夠討厭你啊?」
家駿也不辯解,笑著低頭,伸手一指。
「鞋帶掉了。」
晨曦低頭一看,鞋帶果真鬆了,立刻蹲下來綁鞋帶。再站起來時,大寶和狗子已攙著台生,三人氣喘吁吁地朝他們走來。
不遠處傳來一聲汽車刺耳尖銳的喇叭聲,眾人下意識閃到路旁。一台車前插著國旗的黑頭車從他們眼前悠然駛過。
黑頭車的車身鋼板黑得發亮,家駿看到自己的身影清楚的照映在上頭,久久無法移開眼神。
而大寶、狗子和台生幾個也下意識地舉起手對黑頭車行禮。直到黑頭車消失在路的那一頭,他們幾個才回神。
晨曦見狀,冷不防的又用力彈了家駿的耳朵。
「看什麼看?回家吃飯了啦!」
「很痛耶!敢再彈我妳試試看! 」
晨曦不服輸,再靠近、繼續做出要彈耳朵的動作。
大寶和狗子不想捲入兩人紛爭,識相地自動退避三舍,一左一右架著台生越離越遠。
而家駿也沒閃避,反而用力抓住腳踏車龍頭。
「你幹嘛?放開!」
「我偏不!」
晨曦使勁兒想搶回被家駿拽住的腳踏車,卻力不從心。
家駿笑著嘆口氣,逕自上了車,帥氣示意要讓晨曦橫坐在車桿上。
「上不上車嘛?眼看就要天黑囉……」
晨曦瞪著家駿,最後終於沒輒地坐在家駿胸前。
家駿看著晨曦的頭頂得逞地笑了,大腳一踩,腳踏車緩緩往前行。
「還說妳不是俠女?這渾身都是漢子才有的汗酸味,一點女人味兒都沒有!」
「你身上才都是汗酸味!」
「我可是真男人!」
「放屁!」
太陽漸漸西沉的天色中,兩人互相調侃的聲音卻一刻也沒停過。

*    *    *

家駿載著晨曦回到眷村口後,下車把腳踏車還給晨曦。
「我就送妳到這兒啦,免得方媽媽看見了不開心。」
「是我送你吧?這明明就是我的車……。」
「使勁兒踩踏板,把我們倆送回村子的可是我一個人耶!」
兩人說笑逗嘴間,老方也騎著腳踏車回來了。
「家駿!整個暑假沒見你,你幹嘛去了?」
「方伯伯好久不見!我跟大寶、狗子去幫忙補漁網,一天能賺十塊呢!」
老方回身往木箱裡探了探,拿出一包饅頭包子遞給家駿,家駿明白老方的心意,推拒著:「方伯伯,我有賺了點錢,能跟您買……」
「囉唆!拿去!」
晨曦見狀,逕自從老方手裡接過饅頭包子,不由分說就往家駿懷裡塞。
「聽見沒?我爸讓你拿去,扭捏什麼?又不是大姑娘!」
家駿總算點點頭,和老方父女倆溫暖地相視而笑。
父女兩人有心想瞞著晨曦的母親,但對於這些事兒,秀嵐心裡不是不清楚的。
晚上老方吃過飯洗了澡,換上一身乾淨的草綠色軍汗衫走出來後,秀嵐見了他,不滿地拍了拍帳冊。
「我們家的饅頭是拿去打狗了還是怎樣?這個月怎麼算都短收一百塊……。」
老方和晨曦聽了,心虛地對看一眼,彼此都心知肚明是對方不時接濟出去了。
「俺最近大手,可能用多了麵粉揉饅頭……」老方搔搔頭,困窘說道。
「你個老方是真大手,方晨曦妳也不遑多讓,你們父女倆以為我不知道?還不是你倆偷偷拿去給那個酒鬼大老趙父子了!尤其是妳──方晨曦,人家都說女兒是賠錢貨,妳呀,別那麼不長眼,對趙家那小子可千萬別上心……」
「媽──我跟家駿從小一塊兒長大,就幾個饅頭怎麼了?幹嘛講得好像我跟他怎麼了……」
「妳給我小心點,離那小子越遠越好!」秀嵐白了她一眼,警告著。
「俺跟大老趙是一個連上的兄弟,沒了老婆還養個兒子,俺們能幫幾個饅頭真是不過份的……」
秀嵐聽了不滿意,手往桌上一拍,大聲教訓起父女倆:「你們父女倆簡直一個樣,沒出息!依我說,別老想著回鄉,我們好不容易才逃到台灣,過上安定生活。接下來該做的是往前走,放眼世界!尤其是晨曦,妳功課不差,腦子也靈活,幹嘛不加把勁兒考個好大學,將來考公費出國留學去……」
「我不考大學!」
「妳說什麼?妳成績好幹嘛不考?老方,你也說說她啊!」秀嵐聽到方晨曦說這些話,惱怒了。
「我們家能供得起兩個大學生嗎?我打聽過大學的學費,要是我唸了,那台生怎麼辦?他那腳是一輩子好不了的,除了唸書,將來當個老師或公務員,我不敢想他還能做啥……」
「所以呢?因為妳是女孩子,前途就不重要了?妳倒是說說,妳不考大學要做啥?」
「我要跟爸爸學做饅頭包子!」
晨曦此話一出,老方跟秀嵐倒是默契一致地搖頭否決:「不行!」
「妳一個女孩子家別幹這麼辛苦的事兒,聽妳媽的話,好好唸書考試!」老方一臉嚴肅說著。
「就算妳爸供不起妳,也還有妳媽在,妳以為我成天只知道打扮和打牌啊?我起會跟會不都是為了替妳跟台生攢學費嗎?少跟不成材沒出息的人往來,聽見沒?」
晨曦聽出媽媽的意有所指,也明白爸爸的擔憂,手裡拽著本瓊瑤小說,起身不回應。
「我去睡了……」
晨曦進房,一看她和台生共用的雙層床上空無一人,就知道台生又溜出去了。
「台生──你別偷看漫畫到半夜,暑假過後就是高中生了,早點睡啊!」
外頭傳來秀嵐叮嚀的聲音,晨曦走出,開個門縫小聲回應。
「媽,他睡了,別吵他。我也要睡了。」
晨曦說完,對秀嵐傻笑了一下,確定她相信了,才把門關上。
接著,晨曦將衣服放在一旁,然後把兩張床上的棉被,都折成長條形,彷彿是有人躺著的形狀那樣。弄好了以後,熟練的把燈關上,從窗戶跳了出去。

作者簡介:
中天電視股份有限公司 (簡稱中天;CTI Television Inc.)台灣衛星電視台,隸屬於旺中集團,旗下有中天新聞台、中天綜合台、中天娛樂台三個台灣境內頻道及中天亞洲台、中天北美台兩個境外頻道。總部位於台北市內湖區的時報廣場大樓。 中國電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電視公司以追求卓越、創造領先、服務社會為經營理念,致力深耕台灣娛樂市場,以搭建台灣娛樂產業邁向在地化與國際化、精緻化與多元化、前瞻性與親近性為長遠目標。 林美利 著有《蘭陵王:原創故事小說》與《真愛配方:電視小說》等書。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106.7 HK$96.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