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到過的地方:細田守的動畫世界

沒有人到過的地方:細田守的動畫世界
出版社︰ 木馬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3593720
作者: 地圖studio監修/日經Entertainment編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02-22
頁數: 272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116.7 HK$105.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做沒有人做過的題材,去沒有人去過的領域;
這才叫創作。

電影導演 宋欣穎、
奇幻科幻作家 伍薰、
電影剪接 陳曉東、
【中華科幻學會】理事長兼會長 難攻博士、
奇幻小說家 瀟湘神、
《虎爺》動畫製作團隊 虎爺山大王
――誠摯推薦

在我心中,細田守才不是什麼動畫導演,他根本是個深不可測的大魔法師。
――【中華科幻學會】理事長 難攻博士專文推薦

※特別收錄16頁彩色插圖,包含《跳躍吧!時空少女》、《夏日大作戰》、《狼的孩子雨和雪》以及最新作《怪物的孩子》,四部經典作品一次收藏!

從《跳躍吧!時空少女》開始,細田守以三年一部電影的規律產量,帶來水準極高、題材多元的精彩動畫,儼然成為後宮崎駿時代最令人期待的動畫導演之一。他的電影究竟有何魔力,能征服日本甚至全世界的動漫迷?而在改編浪潮一波接一波之下,他又是用什麼方式尋找靈感,不斷為觀眾製作出高品質的原創作品?

★靈感是聊出來的!?請大家「打開心靈的抽屜」!
「把製作人、編劇等等集合在一起聊天,然後不斷請大家打開心靈的抽屜,把裡頭所有東西拿出來,徹底了解每個人的想法。這麼做不但客觀,還能蒐集意見,挖到可當成創作靈感的媒材!」

★只有導演一個人喜歡的題材,行不通
「一個企劃能否成立,有個很重要的元素:自己覺得有趣的概念,是否也能讓製作人和其他工作人員覺得有趣?如果無法打動這些共事的夥伴,必定也沒辦法傳達給觀眾。」

★打安全牌換句話說,就是隨處可見
「如果想做原創,若不是稍微有點挑戰性的內容,觀眾可能連看都不想看。所以一定要讓他們看了之後大聲說:這跟其他電影都不一樣!要是不能做出這種水準,沒有人會多看一眼。」

★想要進軍全球,怎麼跨越文化的藩籬?
「我們常常都會提到所謂大眾題材。而大眾題材就是只要是身而為人就會面臨的問題。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對此有共鳴,不就應該拍成電影嗎?」

日本動畫界「怪物級」超級新星,
動畫大師「宮崎駿」接班人;
然而,他只想帶著冒險精神尋找無人發現的電影新大陸,
描繪出全新的地圖!

本書以全方位解析動畫導演細田守的電影哲學。收錄役所廣司、宮崎葵等知名演員為動畫配音時與導演之間發生的趣事,並訪問到曾擔任《第八日的蟬》和《為了N》編劇的奧寺佐渡子、《神劍闖江湖》真人版導演大友啟史等人暢談對細田守作品的想法,一次了解細田守導演的十年動畫之路。

關於「地圖工作室」――
細田守與其電影的多部製作人齋藤優一郎共同創立的工作室。這個名稱代表細田守對電影的哲學――帶著冒險精神航向動畫世界中的未知領域,尋找無人發現的電影新大陸,並在那塊大地上,描繪出一幅全新的地圖。

推薦
細田導演作品的特色就是能歷久不衰……無論何時觀賞,就算時代不同也不會改變。
――知名演員 役所廣司

盡全力做出最好的作品,就是最好的宣傳與銷售手法。
――渡邊隆史

門檻低,意義深,這就是細田導演的創作特色。
――《第八日的蟬》、《為了N》編劇 奧寺佐渡子

與時代的脈動一同呼吸,讓奇幻與寫實以絕佳比例融合,在作品的世界中藏入創作者經過千錘百鍊後的心思。
――《神劍闖江湖》真人版導演 大友啟史

他製作的雖然是動畫,延續的卻是日本電影的歷史與傳統。相信日本電影的力量,用動畫的手法與全世界一較高下。
――東寶電影製作人、《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作者 川村元氣

推薦序╱難攻博士(【中華科幻學會】理事長兼會長)

「細田先生,對您而言,電影是什麼呢?」
「未來吧,未知的世界。即將來臨,卻仍然未知的世界。」
──NHK プロフェッショナル仕事の流儀(第273回 希望を灯す、魂の映画;2015,08,03)

我還非常清楚地記得2007年三月的某個下午,那張燦爛陽光下跟天一樣澄藍的《跳躍吧!時空少女》海報。當時我的並不曉得,這部劇場版動畫將在日後被列入我一生摯愛的「荒島電影清單」裡頭、成為迄今早已反覆看過想過笑過淚過十幾遍的首選經典。
當時的我並不曉得上面的一切,就從那張青春無敵的宣傳海報前面匆匆走過,眼睛餘光毫無警覺自己很可能的錯過。每思及此,我總忍不住想跟女主角紺野真琴商借一下跳躍時空的能力,回到那個燠熱的三月下午,重重地朝自己頭上來個提神醒腦的「騎士踢」!
是啊,每個人一生當中總有幾次驚險萬分的跌破眼鏡吧,就像我差點錯過細田守導演跟他的《跳躍吧!時空少女》一樣。感謝老天保佑~
我想起了頭一次按下《跳躍吧!時空少女》播放鍵的瞬間(而那已是多年以後),帶著漫不經心也沒什麼期待的輕慢態度,隨著第一個影像的落拍,然後是一秒一秒又一秒的畫音流過……
我不曉得這個名叫細田守的導演究竟施了什麼法術,我只曉得自己的思緒開始集中、自己的高傲開始臉紅、自己的胸口開始起伏、自己的情感開始激動──
我曉得自己這輩子絕不可能創作出如此細膩溫潤的動人之作。
片尾,奧華子清麗的〈柘榴石〉(ガーネット)旋律迴盪耳邊,而我卻一心只想瞭解細田守(這個我還不認識的導演)究竟是個什麼樣的魔法師,還有他在我身上到底施了什麼法術。
坦白講,在這個網路嚴重壓縮臆想空間的時代,很快地我就掌握了關於細田守導演的「所有資訊」:金澤美術工藝大學畢業、被吉卜力動畫工作室兩度拒絕、《霍爾的移動城堡》帶來的崩盤挫敗、從六部戲院爆發的《跳躍吧!時空少女》奇蹟……我求知若渴地再買《夏日大作戰》來解饞,在跟家人一起觀賞《狼的孩子雨和雪》時努力憋著眼淚哽住哭腔希望沒人發現,然後從此變成忠貞不二的細田守迷兼傳教士……
身為一個向來讓結構思考主導大腦運作的理性閱讀者,我總是很難想像在劇場動畫這種分工細密、組織龐大的集體創作當中,導演要如何將採自生活裡那些最為細膩敏感的小小觸電(一個眼神、一個小動作、一句喃唸、一句口頭禪、一次尷尬、一次小確幸),通過繁複無比的電影工業製程絞碎研磨之後,還能精準命中觀眾內心最柔軟最隱密的感動靶心?
在我心中,細田守才不是什麼動畫導演,他根本是個深不可測的大魔法師。

2015年八月三日,就在細田守導演第四部劇場創作《怪物的孩子》上映之際,NHK製播了第273回的《行家風範》(プロフェッショナル仕事の流儀)〈點亮希望,魂的電影〉(希望を灯す、魂の映画),公開了他們貼身記錄整整300天的《怪物的孩子》私房製作過程。我看著細田守導演租下一間四疊半寬僅有一窗的小室,拋下妻子與牙牙學語的小孩,孤身一人與咖啡跟香菸為伴,面對著一堆白紙和一台筆電,苦行僧般仔細斟酌《怪物的孩子》每一個分鏡細節,畫了又擦、改了又塗,嚴謹到連角色側臉的唇線也來回琢磨、講究到連角色相遇的場所也搜索枯腸,就這樣燃燒了人生裡的幾乎整整一年。
這個人根本是拿自己的人生在說故事,這個人根本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做動畫。
我想,這或許就是大魔法師不傳之秘的奧義所在了吧?說「不傳」可能不夠精確,該說若沒有經歷過細田守式的人生、沒有具備細田守式的人生觀,根本不可能誕生出這些奇蹟似的作品,至少對我來講。
《跳躍吧!時空少女》是鄰家女孩尋常故事中的一點點不尋常,但你肯定在哪兒見過紺野 真琴;《夏日大作戰》是東方社會再熟悉不過的大家族嘈雜,而你肯定也在哪兒遇過陣內一家;《狼的孩子雨和雪》講的是每一個平凡母親的故事,但你一定在哪兒能找到自己媽媽的影子和自己成長留下的痕跡;而《怪物的孩子》更讓我在臉書上寫下這段發自內心的感言,關於如何看待自己的「孩子」──

「坦白講,許多人都理所當然地認為『孩子該教』,而身為大人的我們,就是那個『教導者』。
你也從沒懷疑過,是吧?
九太(蓮)雖然是熊徹名份上的『弟子』,論年紀與資歷當然也應該只是『學生』,但說到底,我倒覺得熊徹從九太身上學到的,要遠比九太從熊徹身上學到的要多得多得多。
也許你不太懂我在講些什麼,那不要緊,因為在承承教會我這些之前,我也不會懂。
『孩子』會教你很多,關於你未曾想過的、關於你早已忘記的、關於你從沒經歷過的、關於你得先爬下高高在上的自傲與自負蹲低身子張開眼睛和耳朵才能看見聽見的純真道理。
我得把自己當成一間『人生銀行』,將『孩子』存在我身上的這些一點一滴的靈性保管好,等到他長大了遺忘了失落了空虛了的時候,連本帶利地還給他,然後希望他繼續經營這項業務,一代傳過一代。
不能不說,我喜歡細田守對『人生』觀察與描繪的細膩,果真其來有自。
在《怪物的孩子》故事當中,我一直無法阻止自己投入熊徹這個角色(不是指武藝高強的部分),我一直臉紅地看著熊徹跟自己的重疊,看著那些(因為叛逆孤獨地自闖自學而造就的)中二幼稚舉動,當然,這些年來我也學會了承認自己的天真單純。
我更慶幸自己還能保有在『孩子』面前承認自己也還是個孩子的天真單純──
否則,我根本不可能從『孩子』身上學到那麼多。
我知道我是熊徹。
就算只能變成九太的九十九神,那也是一種幸福。」

導演細田守的四部作品,其實都沒有什麼宏大的規模跟史詩的野心,我們總能在那些電影的熟悉角落裡,發現自己日常生活的莞爾所在──
他的街角,就是你的街角;他的遇到,就是你的遇到。
在他的電影裡,你看不到什麼宮牆千仞、山高路遙或萬馬奔騰的史詩場景,而往往只有一畝被燦爛陽光細心守護著的綠色田園。順著微風抬頭,你總會望見一朵屬於夏季的積雨雲……而「積雨雲會成長的,從一小朵雲逐漸擴大。電影裡的主角也一樣,或許只是一小步,仍然不斷成長、前進。這次的作品中也以逐漸擴大的積雨雲來象徵成長的意義。」非常典型的細田流敘事法^^
他的心動,總會是你的心動;他的希望,也終將變成你的希望。
「人生,勿輕言放棄。」是他在那段記錄片中耳提面命的嘮叨:「只要堅持活下去,就會有好事情發生。想告訴大家,這世上還有許多值得去體驗的事情。」
這段話很沈重嗎?一點也不,沈重可不是導演細田守的風格───

「對哦,我的電影在最後一幕主角一定帶著笑容。」

這才是我認識的細田守。

目錄
◆前言
奧田誠治 日本電視放送網 事業局 總製作人
跨出步伐、站穩腳步――跳躍!接下來走向「世界」!――決定在細田守與地圖工作室賭上一把的理由

◆第1章 2015年
向夏季動畫下戰帖
――以《怪物的孩子》在日本以及全球一決勝負!
製作人的話1 地圖工作室.齋藤優一郎
動畫的商業模式研究 日本國內首次公開! 賣座新作的舞臺背後
東奔西走、慢慢形成的新商業模式
證詞1 高橋望(日本電視臺事業局電影事業組擔當組次長)
在吉卜力的招募測驗中初見細田導演吉卜力與地圖工作室的共通之處
●最新作品研究 怪物的孩子
演出人員專訪
1熊徹╱役所廣司 演員
2九太(少年時期)╱宮崎葵 演員
3九太(青年時期)╱染谷將太 演員
4楓╱廣瀨鈴 演員
5一郎彥(青年時期)╱宮野真守 配音員

工作人員專訪
1動畫導演╱山下高明、西田達三
2美術導演╱大森崇、高松洋平、西川洋一
3配樂╱高木正勝

彩頁 欣賞細田守導演的彩頁插圖《跳躍吧! 時空少女》

◆第2章 before地圖工作室
因《跳躍吧! 時空少女》而誕生的「細田團隊」
製作人的話2 地圖工作室.齋藤優一郎
證詞2 丸山正雄 MAPPA負責人
代表細田導演風格的挑戰精神 希望他能在新的地方繼續創作新作品
證詞3 渡邊隆史 KADOKAWA影像事業局動畫企劃部總製作人
與細田導演一起,不斷打開心靈的抽屜攜手走過十年,就像蘋果公司的創業路
●作品研究1 跳躍吧! 時空少女
●作品研究2 夏日大作戰

◆第3章 2011年
兩人一同成立「地圖工作室」
製作人的話3 地圖工作室.齋藤優一郎
作品研究3 狼的孩子雨和雪
細田守導演報導轉載1 《跳躍吧!時空少女》、《夏日大作戰》導演,進入全新境界
細田守導演報導轉載2年度暢銷作品推手 2012GRANPRIX
專訪 細田守 地圖工作室 動畫電影導演
從成為動畫電影導演,到成立「地圖工作室」

◆第4章 演出者、編劇、創作者暢談細田的作品
專訪 1黑木華╱女演員 2奧寺佐渡子╱編劇 3大友啟史╱電影導演

◆第5章 《怪物的孩子》製作完成
細田守╱動畫電影導演
齋藤優一郎╱地圖工作室製作人╱代表取締役

◆結語
川村元氣 東寶 電影製作人
重新檢視製作電影的基礎,每三年想參加一次的團隊

內文試閱:
從成為動畫電影導演,到成立「地圖工作室」
細田導演初次深度專訪報導──細田守導演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才立志製作動畫、成為動畫電影導演、成立「地圖工作室」呢?
*引用(日經娛樂!)二○一三年四月號報導的採訪內容

雖然立志成為畫家,仍難敵影像的吸引力

小學六年級畢業時不是都要在畢業紀念冊寫下將來的夢想嗎?很多人都寫在日本地圖那一頁。當時我的夢想已經很具體了,我寫「我要當動畫電影的導演」。為什麼呢?我出生於一九六七年,小學畢業剛好是一九八○,在前年,也就是一九七九,是動畫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年。夏季有《銀河鐵道999(THE GALLAXY EXPRESS 999)》(林重行導演作品),冬季有《魯邦三世  卡里奧斯特羅之城》(宮崎駿導演作品),雖然我還只是個小學生,看完這兩部電影卻大受感動。
此外,電影的介紹冊上還刊登了電影的設計圖――也就是分鏡。看到後我終於了解:「原來動畫電影是這樣做出來的!」同時心想「分鏡圖感覺好酷喔!」於是立志「想成為做這種電影的人」!

我本來就很喜歡畫畫,當然也喜歡動畫。一般來說,喜歡畫畫的人多半「想當漫畫家」。不過,不知為何我不怎麼想當漫畫家,而想拍動畫電影。我猜大概是因為「影像」的緣故吧。圖像會動,這對我來說是非常特別的,看到也令我興奮不已。
不過,就算想成為動畫導演,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如果是畫家,身邊至少還有美術老師或是類似背景的大人,比較懂得該怎麼入門。因此,當我升大學時選擇報考美術大學,基本上也是希望成為畫家,感覺好像比較實際。
雖然立志成為畫家,但影像對我來說仍有著難以抵擋的吸引力。大學在電影社也嘗試自行製作拍片,非常好玩喔。影像製作是沒辦法靠一個人完成的,大夥兒從分工合作開始就開心得不得了。畫家呢,基本上不就是一個人埋頭創作嗎?這種事情我從小就經歷過了。我其實不太善於跟別人互動,而在分工合作的影像製作過程中……該怎麼說呢,就是有種一個人創作時感受不到的「樂趣」。大家朝著共同的目標努力,對我來說這也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我就讀的是金澤美術工藝大學。在這類美術大學裡,有許許多多很有個性的人。雖然美術系多半都是些自我中心的傢伙,但該怎麼把這些人才整合在一起,是非常有意思也令人期待不已的。再說,美術大學的學生雖然都習慣單打獨鬥,但團隊合作的樂趣倒是有種新鮮的感覺,參與者多半也願意接受。
我們學校規模比較小,當時整個學院只有一百四十四人,所以跟同屆的都很熟。其他像是學長姐、學弟妹,也大概都知道是哪些人。因此很容易知道誰比較有趣、誰比較漂亮、誰比較好商量。如果是規模大的大學,或許只能在社團裡活動,但小學校就是有這種好處。

進入東映動畫,跟著許多導演,學到很多

進入大學後念到一半,我還想成為畫家,但在獲得拍電影的經驗後,就開始考慮「我想當導演」。於是,後來我就進了東映動畫(現在的東映Animation),來到動畫製作第一線。但因為我好歹也是美術大學畢業,一開始被分配到繪圖的工作,擔任動畫師,工作內容就是在其他動畫師畫好原畫後製作中割(填補原畫與原畫之間的工作)。
此外,我還有機會去協助很多導演的作品。在東映有個好處,就是這裡有非常多位導演。對於這樣形形色色的導演,光看作品或許無法完全認識,但實際接觸後就會知道他們的優點和有趣之處;反過來也會知道缺點,例如工作步調太快或太慢等等這些負面教材,都讓人非常受用。尤其,自己擔任過動畫師就知道動畫師的工作有多辛苦,會想盡可能當個優秀的導演。想把自己的勞力貢獻給一個打從心底覺得值得為他付出的人。在那樣的環境下工作自然會這麼想。
那段時間,有拍攝《聖鬥士星矢》(一九八八)、《七龍珠Z》(一九九三)劇場版的山內重保導演,還有《美少女戰士》(一九九二)、《少女革命》(一九九七)的導演幾原邦彥等幾位前輩。在他們手下工作學到很多。其他還有很多不同類型的導演,每個導演的風格都不同,各有差異。去了解每一位導演構思故事背景和世界觀的方式,又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是很有意思的。
從這個角度來說,東映動畫對我而言是個很好的學校。當年的東映少說也有五十位導演,能夠看到每個人各自的風格,真的學了不少,會有很多老師告訴你導演這個工作要做些什麼,電影又是什麼。當然,我並不是要說有人會主動教你,但身邊就有這麼多能學習的對象,真是慶幸。直到現在我都還常懷念那個地方,因為那裡真的是個好環境。
一般有心想學習的年輕人一定會想要拜業界優秀或知名的人才為師,希望獲得傳授。過去我也曾這麼想,畢竟這也是一種學習方法。不過,如果只在單一位大師門下擔任助理,不就只能學到一種方式嗎?就我個人來說,在一個能見識到各種不同風格與實踐方式的地方比較好,如果有五十個人,就會有五十種不同的呈現方式,由於每種都不同,會比較容易了解、掌握所謂的呈現是什麼,藝術又該如何表現。
更重要的是,即使跟在偉大的藝術家身邊,跟他做著同樣的事,也未必能達到同樣的效果。反之,既然沒辦法做出一樣的事,不如就學習各種類型的做法,用自己能理解的方式達到可以表現的程度,以及想要表達的內容。我認為這樣是比較正確的。

第一部電影有種「總算走到這裡了」的感覺

當然,我進入東映動畫最終的目的並不只是想學習。前面提到的《銀河鐵道999》也是東映動畫的作品,我還很喜歡《穿靴子的貓》這部東映的長篇動畫。不過,嚴格說來,《銀河鐵道999》並不是東映長篇。
在東映動畫的歷史上,從一九五八年在戲院上映的第一部電影作品《白蛇傳》,到《神龍之子太郎》(一九七九),這段時間主要都是以民間傳說為題材,片長八十到九十分鐘的電影稱為「東映長篇」。《銀河鐵道999》雖然是片長超過兩小時的長篇作品,卻不稱為「長篇」,而叫「電視劇場版」。公司裡有不少人對東映動畫的劇場版作品有一分憧憬,很多做漫畫原著改編的電視動畫的人,當初進公司的夢想也是有朝一日能做到像東映長篇那樣的作品。一邊聽有參與的前輩講解東映長篇是怎麼拍出來,還看到很多資料,真是非常好玩。
當時跟現在是完全不一樣的時代,「過去是這麼費心製作,現在真的沒辦法了。」也是有人這麼說吧。《神龍之子太郎》之後,就沒有東映長篇了,但還是常聽前輩或是身邊的人說「就算現在沒辦法,總有一天還是要做出像『東映長篇』的作品。」於是,自己也不知不覺也像其他前輩一樣以拍攝東映長篇為目標。或許未來自己也有機會來到那個境界,所以要先儲備好實力,等待那一天到來。於是,我在一九九六年參加考試,成為導演。

第一次獲得拍電影的機會,就是一九九九年的《數碼寶貝大冒險》。我從擔任動畫師的時期就參與東映劇場電影「東映動畫博覽會」的片子。當我表明了對電視沒有意願,而是想拍電影後,製作部長問我:「要不要試著做一部在動畫博覽會上放映的短篇作?」我聽了高興得不得了。整個博覽會也不過只有三、四部作品,其中一部竟然是我的,這對我而言便是我電影的處女作。當時的心情是:我終於也來到這裡了!過去學習的一切成果終於有機會發揮。我產生一股強烈的意志,對自己說:「我一定要拍得很有趣,做出一部很棒的電影。」
《數碼寶貝大冒險》的幸運之處在於:它不是已經在電視上播映了好長一段時間,然後才交給劇場版的導演來負責。博覽會上的公開播放其實是在電視系列之前。一般而言,東映劇場版的中心目標是要讓長期在電視機前收看的觀眾,有機會在劇場這樣豪華的場地欣賞動畫。不過,在電視動畫系列還沒問世時,創作的自由度也相對較高。也沒有所謂的「試映版(Pilot)」,因為當時仍在討論要不要製作電視版本。我不太清楚電視臺的組織架構,總之,得在三個月前才能決定播放與否。然而,由於是跨媒體,必須在電視系列開始播出時,劇場版配合其時機上映。因此,即使不確定電視版要不要播出,還是非開始進行劇場版不可。搞不好到時就不播放電視版了,但劇場版一上映,就不能後悔。因為這樣,就只做了二十分鐘的短篇。但我總算能拍攝第一部電影了。我在東映長篇的歷史上能有一部電影作品,實在非常光榮。之後,那股「想拍長篇」的情緒越來越強烈。當然,擔任過電視版導演對於在動畫業界的資歷也很重要,同樣是值得驕傲的。不過我卻沒有這段經歷,或許我曾有過機會,但我還是比較想拍電影。
後來,我因為種種狀況離開了惠我良多的東映,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搞不好會走到死巷子裡。但我還是「想拍電影」,這股信念孕育出《跳躍吧!時空少女》以及之後的作品。一路走來,我一直堅持「想拍電影」這個信念。

第四個位子坐著「電影之神」

要拍《跳躍吧!時空少女》時,我說是要拍動畫電影,有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到這時還想改編成動畫?」因為包括大林宣彥導演在內,這本原著已經多次改編成影視作品。然而,我認為每一個時代都應該有能反應出該時代的作品,隨時隨地都要為這個時代的年輕人創作出給他們欣賞的片子。因此,我是以要讓這個世代的人也感到新鮮的宗旨下創作,沒想到竟然那麼暢銷,還大受歡迎那麼久,至今富士電視臺的黃金時段仍會播放。這部電影以一種前所未有、難以想像的方式讓更多人看到。
是因為有《跳躍吧!時空少女》,才有「那部片」嗎?就是我忍不住自問「過去影史上有『一大家子拯救世界』的電影嗎?我想沒有吧。」而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拍了《夏日大作戰》(二○○九)。
拍電影時有部分真的是要等到最後結果揭曉才會知道的。觀眾喜不喜歡也得等觀眾看了才知道呀。如果先有電視版才拍成電影,心裡多少會有個底,但原創作品真的無從得知。我認為,既然是這樣,要是不是稍微具挑戰性的內容,觀眾可能連看都不想看呢。必須要讓觀眾看了之後揮手大喊著說:「這跟其他的電影都不一樣!」或是「這部片好有趣喔!」要是不能做出這種水準的作品,沒有人會多看一眼的。打安全牌換句話說就是隨處可見。所以我認為必須隨時保持挑戰的心。
當初因為對東映長篇懷有憧憬,因此想拍電影,後來也真的拍了,但這條路越走越覺得電影真是好難,深切感受到它的難度簡直沒有極限。另一方面,獲得許多意想不到的支持,也是電影的有趣之處。所以每次我都會這麼想,在導演、製作人和編劇討論內容的會議上共識三個座位,但其實「還有另一個座位」。如果問我另一個座位上是誰,我想就是「電影之神」。電影的命運就看電影之神的心情好壞來決定。即使做好萬全準備,盡了人事、做了各式各樣的宣傳、並且認為「這下絕對沒問題!」但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電影之神手上。
從這個角度來看,第四個座位上的電影之神似乎很喜歡《狼的孩子雨和雪》(二○一二)。這真的非常幸運。無論是《夏日大作戰》或是《跳躍吧!時空少女》,過程中都有很多不安與擔憂,但我想必受到了電影之神的眷顧,最後都能順利完成,而且還獲得下一次機會。
當然,拍電影未必每次都這麼順遂,票房失敗的機率也很高。我覺得既然是這樣,就該拍出會讓觀眾覺得「來看這部片是對的!」的電影。約會時看的電影絕對不能失敗呀!一定要拍出「邀人一起去看,接下來去吃飯的時光也變得更愉快」的電影才對。

希望能在地圖工作室創作出能一同思考人生的電影

因為《跳躍吧!時空少女》這部片,我獲得參加國外的影展的機會,開始更常思考日本的環境。如果電影是一種吸收了當地人情緒的產物,那麼,看到各國導演以各自國家的狀況為題材來創作電影時,我都會思考:日本的狀況又是怎麼樣的呢?我們意識到這樣的問題了嗎?每次出國,我都特別會反思日本的情況。
因此,我就會想:會不會有些東西在日本因為太貼近生活,因此沒被注意到,搞不好那其實是全球共通的題材?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對此有共鳴,不就應該拍成電影嗎?例如,不管是哪個國家的人,一定都有親戚吧?親子關係與孩子的成長也是全世界的人共同的體驗。我們經常會說「大眾題材」,也就是只要身而為人都會面對到的相同問題。有時候,身在日本會很難客觀地去看日本的狀況,但若是到了國外看電影,就能看出一些端倪。《夏日大作戰》或是《狼的孩子雨和雪》的主題在日本而言,會被認為是非常具挑戰性的嘗試,但若是強調出來到海外仍能引起共鳴的因素,家庭問題就會是個很重要的題材,也非常吸引人――而且到最後反而會覺得「只有這個主題了吧」。其實在國外也能看到非常多這樣的作品。
在拍攝《狼的孩子雨和雪》時,我成立了「地圖工作室」。這是個非常小的地方,也可能隨時會消失,但我們的將來會怎麼發展,或許就像我前面提到,得看另一個座位上的電影之神的臉色。成立一間公司並不代表從此就能獲得自由,或保證創作的主體性不受動搖。因為所謂主體性從一開始就已存在,就算開了公司,預算也不會是無上限,最終結果還是會跟過去一樣。
只不過,即使有重重限制,但能和一群夥伴一同創作電影,還有更重要的是:我想做出能讓更多人看到、而且看過的觀眾都會覺得「這部電影真不賴!」的作品。又或是做出能讓大家共同思考人生的電影。
透過電影,未來還能認識更多人,一起去分享這個世界上各種有趣的東西,我覺得這樣真好。

 

作者簡介:
細田守 1967年生於富山縣。1991年進入「東映動畫」(現為「東映Animation」)後,在動畫師一職上表現傑出,後轉任動畫演出(近似副導演)。2005年離開東映,先後發表《跳躍吧!時空少女》(2006年)、《夏日大作戰》(2009年),兩部作品皆在日本國內外榮獲諸多獎項。2011年創辦動畫電影製作公司「Studio地圖」,2012年親自擔任導演、劇本與原作的《狼的孩子雨和雪》,更成為觀影人次達340萬、票房超過42億日圓的暢銷作。 譯者 葉韋利 1974年生,水瓶座。 慣於跳躍式思考的隱性左撇子。 現為專職主婦譯者,熱愛翻譯工作。 享受低調悶騷的文字cosplay與平凡充實的生活。 譯者葉韋利工作筆記FB專頁:www.facebook.com/licaworks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