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同志孩子

出版社︰ 三聯
國際書號(ISBN): 9789620432361
作者: 蘇美智
出版日期: 2012-06-08
出版社: 三聯
語言: 中文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108.0 HK$97.2(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對父母來說,得知子女是「同志」(同性戀者),不啻情天霹靂。有家長說,寧願兒子讀書不成、寧願他蠢鈍、寧願他壞,總之不要是「基」。家長除了覺得子女不能成家立室外,也怕他們受歧視,人生路難行。在《我們的同志孩子》一書,九個參加香港小童群益會性向無限計劃的「同志家長支援服務」的家庭,訴說他們的故事,希望讀者能從另一個角度,重新審視同志議題。 真實的人生,往往出人意表。有父親好不容易接受兒子是同志,正煩惱怎樣向親友交代,怎知親友們一早知道,只是怕他不接受;有孩子還未「出櫃」,父母倒過來引領他出來;有對孿生子,弟弟是走得很前的同志,哥哥是虔誠基督徒...... 九個同志子女出櫃的故事,每一個都令人深受感動。 究竟是甚麼力量驅使父母跨過那世俗的高牆,與孩子攜手面對艱難險阻?每一個故事都明確告訴你:是愛的力量,是父母對子女無私的愛。有着愛,同志父母繃緊的心就會釋然,選擇重回孩子的身邊。 「如果,對於這本書我還有什麼野心的話,就是希望『同志的父母』這個不能自決的身份,能夠成為一個溫柔的切入點,引領大家從另一個角度,全新審視同志議題,然後,重新看到同志背後的那個人──而不單單是他的性傾向。組裡一位家長說得好︰『如果可以選,我猜他也不想跟別人不同,(當同志)又不是有什麼特別叻……而且同志一樣可以是好人。』 ……在那些又笑又喊的敍述中,你會看到爸爸媽媽的智慧,以及親子路上很多不同的可能──有爸爸形容自己中了『終身痛苦獎』,一直希望兒子改變性傾向;有父母老早猜中兒子的性傾向,反過來告訴兒子,他們都接納;有爸爸在漫長歲月裡,跟自己矛盾心情打了一場又一場硬仗。 你也會看到中國人緊密的家庭觀念給父母帶來的重擔,但是一種我們姑且稱之為『心照』的文化,卻成就了家庭中最安靜又可愛的包容。你或許還會跟我一樣,驚訝於長者心頭之寬──當中幾個家庭裡的婆婆級人馬,不約而同都對同志兒孫的性傾向有容乃大。她們在悠悠歲月煉成的生活闊度,叫人驚豔。」(摘自蘇美智「導讀」)

推薦語錄:

推薦語: 二十二年前,我跟媽媽出櫃,兩母子大哭一場。我跟媽媽說:「那不是你的錯,也不是我的錯。我只是想誠實地表達真我,追求我認為的幸福生活。」今天,我的父母都離開了,我不知道他們究竟接受了多少,但我感謝他們一直都尊重我的選擇,給我空間去讓我成為我。雖然我沒有自己的孩子,但作為一個成年人,我希望跟所有的父母一樣,為孩子們締造一個沒有懼怕或歉疚的成長空間,讓孩子們在關愛與寬容中長大。 —歌手黃耀明 父母要面對自己的子女是同性戀者,相信定必困難重重。但作為父母的我們,不是曾經許下諾言,此生會無條件地愛自己的孩子嗎﹖為何會嫌棄自己的孩兒呢﹖書中九個家庭的父母,用最真實的經歷告訴大家︰只要用愛接納子女,與他們並肩同行,即使關關難過,也終會關關過。 —資深傳媒人鄧藹霖


目錄:

小曹讀小學時,曾經有女孩子喜歡,也曾柴娃娃的玩結婚遊戲。但他總是不自覺地對男老師特別留意。我問,你什麼時候開始懷疑自己的性傾向?小曹答得爽快︰「我從沒懷疑,那(喜歡男孩子)是很自然的。」 大曹也沒懷疑過自己的性傾向。他說自己讀幼稚園時,便懂得「追女仔」了。像所有青澀小男生一樣,大曹在初中時對性產生好奇。他會跟同學一行四、五人,眾志成城籌夠錢,再踏單車出發,選定一間報攤進攻──買鹹書去。小曹旁觀了這一幕︰他們琢磨很久,終於推出一個長得最老成的同學去買雜誌,那同學成功得手的一刻掩不住興奮,遙遙向守候的夥伴咧嘴,高舉勝利手勢,很惹笑。 那些得來不易的「戰利品」,小曹翻幾頁便放下了,因為「全是女人,沒興趣」。 曹媽媽是在小曹中三那年,知道兒子的性傾向的。她看到小曹跟其他男孩子舉止親密,心生疑竇。 曹媽媽說︰「我忍了很多晚,決定直接問他。」 小曹說︰「我高估了她的接受程度。」 曹媽媽說︰「他答得瀟灑,我立即哭了出來,好失望。」 小曹說︰「她哭我又哭,我們手拉手一起哭。她還邊哭邊問,你長得這樣靚仔怎麼會這樣?」說罷,他笑了︰「長得靚仔倒是實情。」 小曹一直認為媽媽很開放開明,而這觀感事出有因。小時候,大曹小曹看到衞生巾廣告問媽媽,她從不迴避,娓娓道來這件女性恩物的用途。小曹還記得,從前看八卦雜誌的「心理測驗」時,曹媽媽曾興起問︰「你贊成婚前性行為嗎?」小曹一貫地答得爽快︰「贊成啊!」媽媽驚訝得在臉上浮起粗體感嘆號,但沒附上連場責難。 曹媽媽說︰「那時他們問很多問題,我常常要組織怎樣答,才讓他們滿意收貨。答不上來的,我說要想想怎樣答才能令你們明白,下星期再問我好了。到了下星期,他們真的會記得問。」媽媽的態度正面,原來也跟電視節目有關。那時有一個香港電台推廣性教育的節目叫《性本善》,她常常追看。 「也許就是少看了一集關於同性戀的!」小曹說完,大家絕倒。但這未必是笑話。 其實,那時曹媽媽身邊也有同性戀的同事,她從不抗拒。某次在電台節目聽到一位女同志的分享,曹媽媽還在心裡讚歎她勇敢。但是,當事情發生在自己兒子的身上時,「死基佬」、「乸型」這些負面標籤即時跑出來︰「人家知道會怎看?他的前景會怎樣?日後會被看低一線啊!」 她好心痛,反覆問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是因為失敗的婚姻嗎?那種煎熬的狀態是︰每日在上班途中思潮起伏,回到公司暫且擱下不想,但是一下班,那些負面想法已經在公司門口排隊伺候了。小曹向學校的班主任說了媽媽的困擾,對方安排曹媽媽見社工。最後,小曹承諾嘗試改變。 曾經認真的想過為媽媽改變嗎?「沒有,那只是社工的提議。我確定自己沒法變。」小曹答得坦率。 此後有一段日子,一家三口變得好冷清。「從前很多話,問他什麼他都坦白答,感覺是坦蕩蕩的沒隱瞞。但是出櫃後,每次見面,那件事便湧上心頭。」 沒多久,大曹向媽媽報告︰小曹又開始跟男孩子「煲電話粥」了。 這時曹媽媽只能認命。「我知道再變不到什麼,況且,要他改變等於苦了他。我開始問自己︰可不可以接受?」 「我又跟大曹說,無論細佬在學校裡怎樣被人欺負,你都要幫他。」 分題︰神愛同志嗎? 大曹說︰「小曹讀書聰明,很多同學只會問他功課,不會欺負他。」 與其說小曹因為性傾向招惹同學歧視,不如說,好辯的性格令他惹毛了某些老師。中一時,他曾經因為英文成績不夠好,被老師褫奪班長職務。他不忿地要求復職,還發動生平第一次簽名運動。校內的宗教氣氛保守,小曹的應對之道,是博覽批判基督教的書籍。 「我從未被基督教感動過。中一時已經有刻板印象,認為基督教反同志,一定會跟我處於敵對關係。偏偏身邊很多老師的表現,都印證了這個想法。」 這小子銳氣難當,會一身戰鬥格地挑戰宗教科老師對性的看法。他邏輯性強,提問尖銳,而且特別喜歡用聖經金句來反駁老師,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要不是因為他的學術表現出色,常常拿取這些那些獎項,也得到同學支持,他的日子會加倍不好過。 但小曹沒想過,令他最難過的宗教力量,就在他家裡出現。 大曹對小曹的性傾向,一直是清楚的。第一次失戀時,大曹還是第一個安慰小曹的人。 小曹的初戀在中六出現,只維持了七個月。某次小曹跟那個男孩子單獨在家時,對方毫無預警地宣佈想跟他變回朋友。起初小曹還頗冷靜,但是目送男孩的身影閃進升降機之際,他忽然想到這或許是最後一次見他了,哭得天崩地裂。 這時大曹剛巧回家,一個箭步跑上去摟住弟弟,說︰「不要緊,這些人走了沒關係,還有我和阿媽。」 小曹說︰「你回來時連門都未及關上便立即摟住我了。」 大曹說︰「那時我很心痛。」 小曹說︰「但是第二次(失戀)便不是那回事了……」 說得準確些,還未及第二次失戀,大曹對小曹已經換了一副模樣。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壹家傻蛋
HK$164.0 HK$147.6
(9折)
死在香港:流眼淚
HK$118.0 HK$106.2
(9折)
HK$108.0 HK$97.2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