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賊史觀下的中國

出版社︰ 木馬文化
國際書號(ISBN): 9789869457255
作者: 高島俊男
釘裝: 平裝
出版日期: 2017-04-19
頁數: 320
庫存狀態︰ 有庫存
銷售價︰ HK$120.0 HK$108.0(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為什麼在中國,
不顧民心、非關正義的「盜賊」可以左右朝代興替?
這和中國文化的本質究竟有何關係?

日本研究者以獨有「盜賊史觀」,
探究中國五個盜賊皇帝
——劉邦、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與毛澤東——
的反叛之路!

「中國有一個盜統,柳下跖、陳勝、劉邦、張角、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毛澤東,相繼不絕。」——高島俊男

中國歷史上有兩大內部勢力,即「紳士」和「流氓」。紳士是知識分子,他們成為官僚或政治家,構成統治階級,追求「道統」。流氓則是社會遊民,聚眾結黨成為盜賊,並可能成為皇帝,實踐「盜統」。半部中國歷史,就是「道統」粉飾「盜統」的歷史。
而《盜賊史觀下的中國》就以中國的五個盜賊皇帝——劉邦、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與毛澤東——探究這種「盜統」究竟如何形成。
【盜賊皇帝的鼻祖】劉邦——出身農家的無名鄉巴佬,在蕭何、樊噲等人擁護下,成為盜賊集團首領,於楚漢戰爭後,統一秦亡後的天下,建立漢朝,是為盜賊皇帝的鼻祖。
【和尚.盜賊皇帝】朱元璋——自幼家貧,曾為和尚,後參與紅巾軍反抗蒙元。在文武能人輔佐下,統一南方,北伐滅元,建立明朝,大殺功臣,成為坐上龍椅的乞丐和尚。
【流寇.盜賊皇帝】李自成——明末流寇領袖,在牛金星、宋獻策等人襄助下,殲滅明軍主力,並建立大順,成為人氣最旺的李闖王,後被地方民兵所殺,屍首不知何處。
【耶穌.盜賊皇帝】洪秀全——背負十字架的落第書生,創立「拜上帝會」,率眾反抗滿清,建立太平天國,自稱天王。後於天京病逝,太平天國於其死後旋即滅亡。
【最後的盜賊皇帝】毛澤東——以馬克思主義為意識型態,率領中國共產黨擊敗國民政府,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動反右運動、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誅殺開國元老,是為最後的盜賊皇帝。
而藉由「盜賊史觀 / 盜統」的闡發,日本研究者高島俊男也一舉戳破了劉邦與朱元璋等帝王的崇高地位、李自成與洪秀全等造反者的神聖使命,以及毛澤東的中國共產黨的政權正當性,因為這些大盜賊的崛起,其實和民心與正義沒有多大關係,而是與領導、戰略、財政、時運甚至國際關係等因素更為密切!
為什麼只有在中國,充滿暴力、非關正義的「盜賊」可以成為皇帝?又是什麼原因,讓中國歷史上循環般地出現盜賊集團,主宰朝代興衰?盜賊推翻政府、自立為王的歷史,在將來的中國是否會再次出現?《盜賊史觀下的中國》一書,不僅讓我們得以明瞭中國底層社會的運作邏輯,更以「盜賊史觀」此新視野,重述了劉邦、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與毛澤東等盜賊皇帝的反叛之路!

目次

序章_何謂「盜賊」?
「山東建國自治軍」╱久經世故的克勞╱盜賊不可或缺的智囊╱試為「盜賊」下定義╱與正義.不正義無關╱為什麼會出現盜賊?╱治安狀況變得如何?╱官兵都是些什麼人?╱盜賊坐大的條件╱運輸工人和商人是必要的「資訊網」╱盜賊王朝╱勝者為官兵╱由「匪」變為「官」╱從「盜賊」到「正義的鬥爭」╱何謂「農民」?╱翻譯的問題

第一章_盜賊皇帝的鼻祖——陳勝、劉邦
盜跖——盜賊傳說的起源╱燕雀焉知╱起兵的名演說╱昔日的同袍╱半年失天下╱無名的鄉巴佬╱年齡也不詳╱大叔的起兵造反╱著名的鴻門宴╱無情的父親╱儒者的出頭╱大漢帝國的威儀

第二章_坐上龍椅的乞丐和尚——朱元璋
當盜賊起家╱和尚情結╱天下大亂╱紅巾軍╱相貌兇惡的志願者╱太祖二十四人眾╱實力第一,排行第三╱禁止掠奪深得人心╱首都南京╱四名高級秘書╱湖上決戰╱張士誠的敗退╱大明帝國╱展開肅清╱於是一個都不在了╱四十二個可愛的孩子╱建文帝逃往何處?

第三章_人氣最旺的闖王——李自成
同情弱者╱滿人的登場╱盜賊的猖獗╱何謂流寇?╱綿延數十里的車隊╱正史的材料是小說╱以外號知名的老大們╱傳說中的八年╱車箱峽詐降事件╱滎陽大會╱潼關南原的大會戰╱魚腹山的窘境╱攻城與大炮╱攻打洛陽╱闖王不收稅╱牛金星與宋獻策╱李岩與紅娘子╱李岩是李自成的分身?╱大明帝國的滅亡╱山海關的敗戰╱吳三桂為何倒戈?╱大順皇帝的末日╱姚雪垠的批判╱三角關係的處理╱小說《李自成》的評價

第四章_背負十字架的落第書生——洪秀全
往事如昨╱身負全族人的期待╱夢中的啟示╱耶和華的兒子╱教祖開業╱五人領導小組╱金田村的起事╱李秀成參軍的經過╱「長髮賊」╱加入太平天國軍的人們╱「天京」的新宮殿╱不承認一切私有財產╱天王與東王的鬥爭╱天京事變╱無用的清朝正規軍╱曾國藩創建湘軍╱水軍的重要性╱二度自殺未遂╱曾國荃的如意算盤╱洪秀全的末期╱天京掠奪╱趙烈文的告發

第五章_最後的盜賊皇帝——毛澤東
盜賊皇帝的農民革命╱「造反有理」╱那人就近在眼前╱共產黨與國民黨╱辣椒造英雄╱「槍桿子裡出政權」╱井岡山之路╱不允許流寇主義╱長征╱日軍幫的忙?╱整肅知識分子╱同樣的繼承人問題╱「按既定方針辦」╱「帝國」的特質

後記

參考文獻

 

 


試閱文字
第五章  最後的盜賊皇帝——毛澤東
盜賊皇帝的農民革命

叫毛澤東盜賊皇帝,可能有人會以為我故意虛張聲勢,但,事實絕非如此。據我所知,在香港和美國等地就有許多中國人是這麼評價毛澤東的。

在中國本地呢?這麼想的人一定也不少,只是怕說出來會有危險,所以只能拐彎抹角地說。比如說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稱作「封建法西斯中華帝國」,或把毛澤東稱作「秦始皇」等等。

說得比較明確的是一個名叫王希哲的人。他是廣州的青年知識分子,曾在文革期間和三名夥伴共同貼出一張超長的大字報——〈李一哲的大字報〉,而遭到逮捕。這張大字報表面上批判了「林彪體系」,實際上則批判了共產黨的體制。

王希哲於一九八〇年寫了一篇題為〈毛澤東與文化大革命〉的論文,在國內不能發表,於是送往香港,由香港的雜誌刊載。王希哲為此被逮捕並坐了十五年的牢。

讓我引用其中的一段,讀者們看了以後就會明白,毛澤東是盜賊皇帝,這絕不是我個人標新立異隨便說出來的。

另外,王希哲在文章裡稱盜賊為「農民」,盜賊奪取天下為「農民革命」,那是中國獨特的說法。此外,由於王希哲信奉馬克思主義,因此這篇論文是以馬克思主義的觀點寫成的。

「必須注意的是,毛澤東在背後成功地指導的這場革命,不過是場農民革命。雖然是在共產黨的指導下進行的,就其內容而言,卻不出農民革命的範疇。

毛澤東推翻了地主政權,但推翻地主政權這件事,過去的農民也曾成功過。朱元璋成功了,李自成成功了,洪秀全也差一點兒就成功了。此外,井岡山之路也不是什麼偉大的發明,在大小五井的對面,我們應該可以認出水泊梁山寨的影子。毛澤東這個書生比那些教條主義者更厲害的是,與彼得堡的起義之路相比,水泊梁山好漢聚義之路對他來說印象更為深刻。

如果我們把毛澤東當作一名農民領袖來看,就沒有不得不批評他的地方。毛澤東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空前絕後的農民領袖。他後來當上中國的皇帝,完全是農民領袖的階級必然性使然,一點兒也不必感到吃驚。

但是,如果我們把毛澤東當作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來看(他本人是這麼認為的),把他當成應該是無產階級政黨——共產黨的領袖來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個無產階級領袖、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的功績,並不在於一個農民領袖也能做到的事他做了多少,而在於一個農民領袖做不到的事他做到了多少。

……如果是這樣的話,毛澤東是否做出了應有的貢獻?——沒有。一丁點兒也沒有!

毛澤東去世的時候,他留給中國人民的,只有毀滅的經濟和恐怖的公安而已。」

王希哲說的話再重複一遍就是:過去的盜賊首領們,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他們的目標就是奪取天下當皇帝。毛澤東其實也一樣。但當上皇帝以後的毛澤東盡做一些負面的事,正面的事一件也沒做。如果說是馬克思主義者的革命,那就應該留下一些正面的東西(在王希哲而言是往「經濟的繁榮」和「政治的民主」方向發展的功績)。那樣的功績一點兒也沒有留下來的革命,即使說是一場革命沒有錯,但那也絕對不是馬克思主義的革命,僅僅不過是和朱元璋、李自成等同樣的「農民革命」而已。

王希哲說的沒錯。

毛澤東的傳記十分有趣,他的人生的確是波瀾萬丈。但那是和歷史上眾多盜賊首領或開國皇帝的傳記大同小異的一部傳記:出生於王朝末年的一個英雄豪傑,組織自己的集團,或者侵佔既有的集團為自己的私黨,以實力打倒國內的政敵,登上皇位,然後開始肅清開國的功臣們,最後破壞自己一手建立的私黨,把天下變成自己一家的天下。也就是說,毛澤東傳記之所以有趣,根本不在於什麼共產黨解放了人民、人民站起來了之類的胡說八道,而是在於和他比起來,朱元璋、李自成看起來也就不過像個小毛賊,在於這樣的一個大盜賊怎麼把中國搞得一塌糊塗,怎樣使普通的中國老百姓苦不堪言,痛不欲生。

在這裡我還想先順便提一句。二十世紀是世界許多地區都逐步進行了現代化社會建設,自由、人權還有民主等思想在無意識中,或多或少地不斷深入到人類腦子裡的時代。但只有中國這個地方,完全落後於那樣的歷史進程,整個社會還是和五百年以前、一千年以前沒有什麼不同,只要出現一個荒唐無道的暴徒,就能隨意把整個社會搞得天翻地覆,所以才會被毛澤東糟蹋得那麼厲害。

「造反有理」

讀者們看到上述的內容,如果就此以為毛澤東是一個粗暴野蠻沒教養的人,那就錯了。毛澤東這個人,在粗暴這一點上確實是非比尋常的粗暴,但他絕不是一個野蠻沒教養的人。甚至可以說,他是一個相當文雅而有教養的人。這一點是他和歷代的盜賊皇帝最關鍵的不同之處。

日本有「文武兩道」這一說法,但中國沒有。不但沒有那樣的說法,中國人根本就從來沒有想過要把「文」和「武」對等看待。對中國人而言,「文」是理想,而「武」則是應該被否定的,一種負面的東西。

「文」也有各種各樣,但最重要的就是做文章和寫詩的能力。那可不是簡單隨便學學就能行的。不會作詩文的人,就算再怎麼會繪畫,愛在竹林裡散步,也絕對不會被認可為傳統知識分子。

毛澤東是一個能作詩文的人。

二十世紀初期,中國開始出現除了傳統的學問以外,也學過西洋文化的知識分子,魯迅等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此外,還有一些受過西洋教育,被稱為「洋秀才」的人。讀馬克思、恩格斯著作,屬於西洋教育的一部分。但毛澤東完全沒有受過任何西洋教育。

如果以為毛澤東是馬克思主義者就一定讀過馬克思的書,那就大錯特錯了。他恐怕頂多只翻閱過中國人寫的「馬克思主義簡明手冊」之類的小冊子而已。《毛澤東選集》中也有一些引用了不少馬克思主義用語的學術論文,但那些都是毛的「洋秀才」秘書,例如其中比較有名的陳伯達等人寫的。僅僅因為毛澤東在會議上宣讀過,就被當作是毛澤東的著作收錄起來。那些文章和日本首相的施政方針演說是同樣的意思。

毛澤東曾經說過:「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條萬緒,歸根到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造反有理」的意思就是「反抗或教訓地位高於自己的人是一件好事」,也就是鼓勵孩子忤逆父母,學生毆打老師,職工圍毆老闆。不過,那是以社會一般認為下對上必須絕對服從為前提的。

如此隨便的總結,馬克思要是地下有知可能要不服氣。但對毛澤東來說,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真髓,也是毛澤東實際上實行的。但他絕對不允許自己的手下反對自己。那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要真是那麼簡單的話,就根本沒有找馬克思去借理論的必要,自古以來的中國盜賊都是那麼做的。

據說,史達林曾說毛澤東是一個「人造奶油馬克思主義者」。假裝自己是奶油,實際上根本不是奶油。說這話的史達林自己是不是奶油也不好說,不過,毛澤東恐怕連人造奶油也算不上吧!大概只能說是辣椒醬之類,不用說,這種醬搭配中國的饅頭要合適得多。

那人就近在眼前

所以說,毛澤東這個人完全沒有受過任何西洋教育,是一個純粹的傳統中國文人。

毛澤東最擅長做的一種詩叫作「詞」,和中文裡的「詩」不同,但廣義上來說都是詩。詞的規定比詩還要嚴格,非常難做。過去的日本人也模仿中國人做詩,但詞卻怎麼也學不來。「詩」和「詞」的日語發音相同,所以為了加以區別,日本的中國文學研究者在念「詞」這個字的時候都習慣用中文發音。

毛澤東當然寫了很多詩,但他寫得更多的是詞,而且寫得非常好。不只是寫得好而已,還充滿了英雄氣概。不但豪邁,他的用詞遣字更是令人驚歎。

在這裡給大家介紹一首在他眾多作品當中最著名的詞,題為〈沁園春.雪〉,是他一九三六年在延安做的。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大意簡明扼要地說就是:中國的大自然很美。自古以來諸多英雄豪傑試圖將中國據為己有。成功達到這個目標的秦始皇、漢武帝、唐太宗、宋太祖,還有元朝的成吉思汗,全都非常勇猛,但他們卻缺少了文化教養。難道就不能有一個既有文化教養又能得天下的人嗎?你看,那個人就近在眼前啊!

他說的沒錯。中國歷史上的開國皇帝們,都是以實力奪得天下的,無疑都具備了超群的腕力、膽力、組織力、統帥力等等,但要和當代一流的文人比起來,他們沒有一個擁有可與之相提並論的文化教養。在別的國家,人們可能不在乎,可是在中國,缺乏文化教養是不能讓人滿意的。如今,具備了那些條件的人,正準備把美麗而充滿魅力的中國據為己有。

毛澤東具備文化條件的證據正是這首詞。被稱為「詞」的這種詩,每一個詞牌(以這首詞為例就是「沁園春」)的詞句配置規則、限制都不同,格式非常複雜,但毛澤東的這一作品不僅克服了上述難關,還以優美而華麗的古典用語去駕馭那些有可能是殺伐、傲慢的內容。有如此本事的開國皇帝,確實前所未見,絕無僅有。

但是,一九三六年寫這首詞時四十四歲的毛澤東,才剛剛結束二萬五千里逃亡之路,好不容易擁有一個小小的根據地。帶著一萬多名殘兵的他,僅僅是一個偏僻地方的小頭目而已。他準備怎麼得到天下呢?

毛澤東已經胸有成竹。

把毛澤東從江西的根據地趕出來,讓他不得不走上痛苦的逃亡之路的,是蔣介石的國民黨軍。要直接打贏他們怎麼看都是不可能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日本軍作為志在入主中原的第三勢力出現了。日本在關外建立了一個傀儡政權——「滿洲國」,進一步入侵中國的中心地區,只是時間的問題了。這日本軍的武力比蔣介石的武力還要強大。

弱者和強者一對一對決,弱者很難勝出,但是,如果中間多出了一個強者,變成三角關係,只要好好利用形勢,最弱者也可能有勝出的機會。在這一方面,不懂馬克思主義卻熟悉中國權謀術數歷史的毛澤東,是不會重蹈不學無術的李自成的覆轍的。和日本打八年,和蔣介石打四年,前後加起來才不過十二年,毛澤東就把新國家的皇位拿到手了。

整肅知識分子

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中國,出現一個軟弱無能的政府,人們如一盤散沙自由發展,相信中國的狀態至少會比現在好得多。這一點,只要放眼全世界,看看那些在根本談不上大有為政府的領導下的許多國家這數十年來的發展就能一目了然。把戰爭剛結束時的中國和現在做比較,有人說多虧了共產黨國家才有了進步。但是,要跟過去那個時代相比,無論哪個國家都肯定是有進步的。在中國,毋寧說是共產黨阻礙了國家的進步。

正如王希哲所言,建國後的毛澤東,積極的貢獻一項也沒有。相反,他搞了一大堆破壞。其中最嚴重的莫過於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鬥爭」、一九五八年起的「大躍進.人民公社」,以及一九六六年起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反右派鬥爭」,是對知識分子的肅清。雖說是肅清,但不是把人殺掉,而是將人送到強制收容所,或者降格為農民等等,也就是剝奪人們發揮能力的平台和機會,有人說受害者有三十萬人,也有說七十萬人左右,甚至有人說多達一百一十幾萬人。

毛澤東自己就是知識分子,或者就因為他自己是知識分子,所以討厭知識分子。據說他認為有思想的人只要有他自己一個就夠了,其他人只要按照他的命令去執行就可以了。

確實,中國的知識分子自古以來就十分任性、高傲、意見多、不老實,是非常難對付的一群人。但要治理好一個國家,又不得不依靠這些人。因此,歷代的統治者都只能忍著心裡的不痛快,讓知識分子幫忙治國。不過,只要給戴頂高帽子哄著,就是對盜賊王朝也好,夷狄王朝也罷,他們都會竭盡忠誠為之服務,那就是中國的知識分子。

毛澤東對知識分子的肅清並非始於「反右派鬥爭」,而是一九四二年在延安時曾一度進行的「整風運動」。
對日抗戰開始後,純真善良的青年知識分子們,以為以延安為中心的共產黨統治地區,即所謂的「解放區」,是實現了人類理想的一個像烏托邦那樣的地方,所以不斷向「解放區」集結。

然而,他們實際到了那裡以後才發現,以黨幹部為統治者的階級制度已經牢牢地形成,幹部們吃香喝辣,一般黨員態度懶散,完全看不出任何抗日的鬥志,而一般老百姓們則被大批突然到來的共產黨員搶走糧食,看上去死氣沉沉、毫無生氣。年輕的知識分子們覺得不滿,開始四處聚集發牢騷,於是,一場針對他們而來的「整風運動」就展開了。據說有將近二萬人被殺或者自殺。被嚴厲整肅以殺雞儆猴的,是發表了質疑文章的年輕學者們。

指導這一運動的是毛澤東的《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簡稱《文藝講話》)這篇演講。內容是要大家對共產黨不要有任何批判,而應該一味吹捧,但那樣的內容,居然一度在日本也被認為是指出了人類文學藝術的新方向,而受到極度讚揚。

現在看來,這場「整風運動」就像是場十五年後「反右派鬥爭」的預演。反右這次就是全國範圍了,只要看起來有可能對共產黨的所作所為有半句批評的知識分子,就會被槍口頂著狠狠地挨批鬥。

中國這個國家,雖然人口眾多,但構成國家「元氣」(根本的精氣、活力)的還是知識分子。剝奪知識分子的「元氣」,造成人心背離,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本身的「元氣」大傷,接下來國家就只能靠恐怖和惰性繼續統治下去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此開始走下坡,因為,死的人固然並不多,但反右派鬥爭對國家活力造成的影響卻是最為巨大的。

「大躍進」和「人民公社」是同時進行的。

「大躍進」是讓好幾億人,以自己體力的極限,甚至超越極限,不顧一切地去工作,以使國家的經濟力量一舉提升起來的一場運動。以製鐵(現代化的製鐵所很少,所以完全是以土法煉鋼)和水壩的建設等水利工程為主要項目。他們的算盤是,一天做十天分的工作,那麼一年就能完成十年分的經濟增長。事實上,由於太急於求成,製造出來的鐵和建造的水壩基本上都不能用,而且還破壞了山林。因為煉鋼需要木頭當燃料而胡亂砍伐樹林,造成的負面影響更大。

「人民公社」則是和太平天國的《天朝田畝制度》一樣,是將天下的土地都收歸公有(黨有),然後把收成平均分配給每個人的共產主義。由於不能有任何不平等,每個家庭把自家的灶打壞,每個村搭一個食堂,所有的人都必須吃相同的東西。但是,農民們的土地被沒收後,成了共產黨的農奴,大部分的人就不努力好好幹活,效率就低落了。有人說,沒有想到實施人民公社制度的二十年期間,數億農民在沒有組織也沒有相互聯繫的情況下,竟然那麼一致地持續實行怠工。

「大躍進.人民公社」是毛澤東提出並強行推動的唯一具建設性的,在他本人看來是卓越超群的政策。但毫無疑問,他的政策徹徹底底地失敗了。三年期間,有數千萬人活活餓死。不過共產黨不允許人說「餓死」,而說是「非正常死亡」。日本到今天還有人說「共產黨至少做到了讓幾億老百姓衣食無憂」,說這話的人簡直是無知到了極點。

「大躍進」搞了三年就被取消,「人民公社」,雖然進行了廢除食堂等些許修正,卻還是持續了二十年。「文化大革命」則持續了十年,直到毛澤東死後這場大騷亂才終於結束,但這場浩劫是為了什麼而發動的呢?它並沒有像「反右派鬥爭」或「大躍進.人民公社」那樣,能見到明確的意圖。有人說其目的是為了打倒劉少奇,確實有那樣的可能性,但如果僅僅為了這個目的,那麼這場動亂實在鬧得太大。毛澤東實在太胡搞了!

作者簡介:

高島俊男 東京大學畢業,中國文學研究者。對三國、水滸、唐詩背後的社會及歷史有相當深的研究,著書甚多。一九九一年以《水滸傳》獲「大眾文學研究賞」,一九九五年獲「講談社散文獎」,二〇〇一年以《漱石的暑假》獲「讀賣文學賞」。 譯者: 張佑如 北京大學歷史學博士。曾任News98節目主持人、日本松下政經塾研究員、NHK國際放送新聞編譯、播報員等。現為自由撰稿人,主要從事翻譯、寫作與歷史研究。著有《留學北大》。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同作者閱讀
HK$120.0 HK$108.0
(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