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圖者的生命觀察:一位工作20年的法醫心得。新聞跑馬燈後的真實故事,解剖刀下的生命啟發

拼圖者的生命觀察:一位工作20年的法醫心得。新聞跑馬燈後的真實故事,解剖刀下的生命啟發
國際書號(ISBN): 9789571378046
作者: 楊敏昇
釘裝: 平裝
頁數: 256
庫存狀態︰ 沒有庫存,可訂貨
銷售價︰ HK$117.0 HK$105.3(9折)

如需訂貨,送貨時間為7-21天,如有庫存則3-5 天內可送達。

購買數量︰  
   - 或 -   
作者簡介:

楊敏昇

新竹地檢署法醫
CRT遺體修復團隊顧問
玄奘大學/元培醫大兼任助理教授

出身自司法人員家庭,原本攻讀放射、醫檢領域,最後卻「不務正業」改拿解剖刀,協助法醫研究所和檢察署調查各類爭議案件死者的死因,甚至成立遺體修復團隊,替死者維持生前的美好面容;也因此,旁人總說他很「特別」,但他卻說自己只是個站在不同角度看生死的平凡大叔,但這一看,就看了20年。曾協助處理921大地震、國華航空空難、陸軍空騎旅空難等大事件,也是台灣殯葬改革推手之一。著有《遺體處理學》等書。


目錄:

推薦序
自序

壹 踏上理解生命之路
01 在人生的道路管了一個大彎
02 法醫「先修班」
03 必經的震撼教育
04 踏上理解生命之路
05 從生死學到遺體修復
06 只信緣分,不信鬼神

貳 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
01 天秤的兩端
02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03女兒,我不想忘記妳
04 人倫悲劇
05 是誰害的
06 阿良
07 像我這樣的人
08 妳的樣子
09 高材生的命案

? 生命所不能承受之輕
01 歐吉桑教會我的事
02 6吋悲傷
03 我想有個家
04 變成兇宅
05 921大地震
06 601旅空難事件
07 走了14年,回家的路
08 養在籠子裡的貓
09 沒說再見的離別
10 活著
11 家的樣子


內容試閱:
◎歐吉桑教會我的事

那個身影,有些駝背的靠坐在法醫室門口的椅子,層層疊疊的資料就擱在手邊,遠看像是做足準備的律師,氣勢如虹的要和你來場生死辯。

已經過一個多月了吧?
確切的日期早已被厚厚的公事覆蓋,但被歐吉桑緊抓,激動盤問的畫面揮之不去。

歐吉桑的兒子陳同學是個聽話的乖孩子,品學兼優,退伍前就應徵上著名科技公司的工程師,待遇優渥,前途一片看好,大學老師驕傲地為他在台北舉辦一場慶祝會,慶祝退伍也慶祝似錦前程。
聚餐結束時夜已深,陳同學開心的與大夥告別後驅車回新竹;凌晨三點鐘,擔心夜歸會吵醒酣睡中的父母,因此轉了個大彎,準備繞去南寮海邊待著,計畫天亮後回家,再與剛起床的父母道早安。
然而,一個轉彎,意外緊接發生,陳同學在產業道路上與對向來車對撞,對方是為了生活必須趕早市的菜販,兩個鄰居同車,行駛在如常的生活作息上。

這場車禍,為三個平凡家庭迎來悲痛的無常。

趕到地檢署時,三方家屬哭喊,指責對方不是,愁雲慘霧罩頂。在還沒有酒駕罰則的年代,車禍對錯的衡量較為相對,在車流量大的產業道路,酒駕那方刑責就會重一點。為了公平起見,我要求三方都抽血檢驗,明顯的,陳同學酒駕,兩位菜販沒有酒精反應,且幸運的,一位菜販存活下來。
正當我因為其中一位菜販的消息稍微鬆一口氣時,突然,有人使勁地抓住我―是陳同學的父親。歐吉桑力道大得像要把我靈魂搖晃出來,嚴刑拷打的審問。

「打死我都不信,我兒子這麼優秀怎麼可能喝酒開車?他從來不喝酒啊!」歐吉桑歇斯底里喊著。
但科學證據是一記熱辣的耳光,陳同學身上就是驗出一點酒精反應,檢察官詢問過昨晚聚餐的同學老師們,他們止不住眼淚,自責地承認,確實因為氣氛熱烈而勸了幾杯酒。

「楊法醫,一定搞錯了吧?我兒子很乖的,怎麼可能酒駕?」歐吉桑的情緒由激動轉為疲軟。我明白那不是問句,而是化為文字的哭嚎。我只能沉默地站在一旁,讓歐吉桑的第二次審問慢慢消失在空氣中。
處理完陳同學後事後,歐吉桑開始每天到地檢署報到,風雨無阻地坐在法醫室外的椅子上,顯然是針對我而來。

第一天看見這個情況,不免心跳加速,提高警戒,沿著牆壁慢慢接近:「阿伯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禮貌性的問候,也不忘衡量能夠逃跑的距離,以備不時之需。
「楊法醫你好你好,辛苦你了。」歐吉桑臉上堆滿笑容,客氣地和我握手說:「沒事,我就來這邊看看,不打擾,你忙。」

連續幾天早上,歐吉桑都是笑笑地打過招呼,就靜靜地坐在門口。
雖然我毫髮無傷,卻無法停止模擬遭到歐吉桑攻擊的各種情況……他是不是會拿硫酸潑我?還是會拿短刀刺殺我?每天戒慎恐懼,甚至有幾天和母親借了護腰,偷偷綁在腰上,想著:若被刺殺,應該還能起保護作用吧?

我猜不透歐吉桑的下一步,歐吉桑又安靜得像宇宙,只是穩穩盤踞在地檢署的一角,我們就這樣諜對諜的過了幾個星期。

大約一個月後,一天早上,歐吉桑拿了一些資料敲敲辦公室的門:
「楊法醫,不好意思能不能請教一下?」
也許是因為連日來相安無事,原先的戒心消失,已把歐吉桑的存在當成辦公生活的一部分。
「沒問題,請進請進。」
「是這樣的,我看這份資料,它有提到大體有可能在幾個小時內,因為一些原因而釋放出一點類似酒精的成分,所以我在想,我兒子那個一點點的酒精成分是不是這樣來的?」歐吉桑清了嗓子慢慢地說。
原來,歐吉桑每天都坐在門口讀資料,等待論點充分時再找我討論。

有點心疼,這個與我父親年紀相當的老人家,深陷在兒子的死亡無法自拔,想在百分之九十九已確認的事實中,找到百分之一的翻盤機會,證明他的兒子純潔如初,滴酒不沾。

也許不捨驅使我與歐吉桑親近,時而請他寬心,也與他討論大體的各種可能性,但我心裡清楚,陳同學體內的酒精不是任何大體產生的變化,就是生前的那幾杯酒。
幾次討論後,歐吉桑像是吃了顆定心丸,對自己翻盤的勝算萌生信心,再也沒到地檢署報到。

車禍的訴訟很漫長,偶爾到法院開庭時,會遇見歐吉桑正要出庭,我們短暫寒暄後各自忙碌。一次又在法院偶遇,歐吉桑興高彩烈地跑來:
「楊法醫,我跟你說我又找到新的證據了!我去請教清大的教授,他說大體的變化有可能會有產生某種成分……」
雖然歐吉桑精神抖擻地講述一切新發現,但我明顯感覺到歐吉桑的衰老,他銀色的髮絲在燈光下閃閃發亮,臉上即便是笑著的,眉心間的皺摺也沒有鬆開的跡象……
「白頭髮怎麼變那麼多?」我問。歐吉桑報以沉靜的微笑:「沒關係,老了就是會有白頭髮。」歐吉桑低著頭沉默一會,像是在搜尋適當的字眼,接續我像家人般的關懷。
「楊法醫,我不是為了錢,是希望給我兒子還個公道,我相信我兒子開車很小心,一定是他撞我們的。」歐吉桑吸了一口氣,聲音中帶著無力。

頓時,我腦海閃過職涯中所有的檢驗細節,我擅長與死亡對話,找到證據,釐清死者生前最後的遭遇;但若有緣分,該怎麼協助活在死亡陰影下的家屬?雖然輔導家屬並非法醫的職責,只是,自從歐吉桑抱著層疊資料闖進我的辦公日常,他早就在我生命留下深深印記了。
快速掃描歐吉桑的身影,歐吉桑的眼神透著堅決,卻看不見生的氣息。如果頭頂覆蓋的一片銀白是證據,也只是歐吉桑心靈死去的軌跡。我努力抑制想掉淚的衝動,歐吉桑卻簡單揮揮手,走進法庭。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兩年後的一天,我一如往常忙碌於鑑定文件埋首公文。地檢署的學弟突然進我辦公室,如鯁在喉。
「發生什麼事?」我小心試探。
「學長請過來一下。」學弟面色凝重地走出辦公室,我忐忑不安地跟了過去。
「學長,你記得以前常常來找你的歐吉桑嗎?」
我下意識地往角落的椅子一看,「記得,怎麼回事?」
「我今天驗到他。他心肌梗塞,猝死在家,研判可能是積勞成疾。」

據家屬所說,歐吉桑生前的每一天都在懊悔,懊悔自己找不到有力證據為兒子平反,短短兩年間,黑髮已全變白髮……我靜靜地聽著學弟轉述,巨大的悲傷從心底湧出,恍惚中,我好像看見歐吉桑抱著成疊的資料對我揮手,陽光灑在銀白的髮絲,發出雪亮光芒,歐吉桑沉靜地笑著。

與生命的自我對話
日後,因為教授生命教育的緣故,我時常舉歐吉桑的例子,希望學生們能同感於這份珍貴的生命啟示。學生在上完我的課時,都會給我不錯的教學回饋,例如:「老師,如果我爸爸像你一樣該有多好」「謝謝老師總是能有溝通的空間」,收到這些回饋時,我反而會嚴肅地跟學生講:「你們這些小孩,從現在開始要學會對家人好,你們這些人每個禮拜來聽我嘮叨,還這麼感激我,可是我講的話和你們的父母沒有兩樣。」

年少時總會嫌父母管太多很煩,可是一旦出事,無條件為自己奔波的就只有父母。每當接觸到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案子,有的為孩子心碎到遍體麟傷,有的為孩子散盡家財……這些父母都會讓我想起歐吉桑。
也不曉得學生們能夠聽進多少耳提面命,但我從歐吉桑的經歷中學會愛惜父母的關懷──因為父母的愛,真的是這世上最珍貴的禮物。
 
 

如果您對本書本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會員評分︰ 劣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